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4章 庶子高门(48)三合一
    庶子高门(48)

    “老夫人,其实,要想揭开甘氏的真面目也不难,只有再请一个人进宫,这事保管能成。”林芳华压下嘴角的笑意,“眼看这册封在即,孟家那边是个什么情况还不好说,即便能找到人,人家也愿意,但这路途遥远,再加上最近总是听说什么春汛春汛的,要是路上赶上了,再耽搁点功夫,那可真是耽搁事了。倒是我说的这个人,就在京城,好找的很。”

    “你说的是谁?”柳氏当即就站起来,“这京城里的人都给我算上,不管是谁,如今哪有不给我李家脸面的?你只管说来,我打发人去请了便罢了。”

    好大的口气!

    林芳华心里撇嘴,对这样的张狂实在有些看不上。面上却一副十分认同的样子,点头道:“甘氏生的那个姑娘,嫁给谨国公庶子的便是。”

    “她?”柳氏没见过这个姑娘,不免有些疑惑。

    “母女俩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林芳华赶紧接了一句。

    “啊!”柳氏想起甘氏还是小姑娘的时候的模样,真是可人的很,“也好,我这打发人去请。”

    林雨桐正跟三喜说话,“你是说林芳华见了那*庵的虚谷子,就直接去了李家?”

    三喜点点头,端起桌上的茶就连着灌了两杯,“是!看的真真的。”

    *庵跟李家有什么关联呢。

    三喜不免说起了这个虚谷子:“听说会看心病。诊金又贵的很。但还总有些女眷,低调的过去,遮头盖面的,也不知道进去的是哪家的人。更不知道是不是看好了,倒是那庵堂慢慢的阔气了起来。想来是好了。”

    林雨桐心说,什么看心病。不过是事先能将这京城女眷在后宅的事情打听清楚罢了。哪里有什么看心病的仙姑?分明就是骗术罢了。

    如今林芳华跑去找什么虚谷子看心病,又是为了什么?

    正没有头绪,满月从外面进来:“主子,李家打发了人来,说是李家的老夫人请主子去一趟。”

    林雨桐愕然了一瞬,随即明白了。这是要看看自己这张脸吧。

    这主意肯定是林芳华提出来了。

    但即便林芳华提出来的,这位柳氏也未免太自大了。林雨桐不由的轻笑一声:“你告诉来人,就是家里正在守孝,不好出门。”老太太的孝期还没过去,上别人家就是失礼。再不济,谨国公府也是宗室,她这心里还真是一点成算都没有。

    满月应了一声,转身就出去了。

    等送走了李家的人,林雨桐就打发三喜再去请石中玉,这事情越发的不对了。

    石中玉的面前是一身贵妇人打扮的虚谷子。

    “你真是胆大,就这么着也敢进京城。”石中玉嗔怪了一句,“叫人瞧见了可怎么好?”

    虚谷子呵呵一笑,脸上的神情顿时就生动了起来,“瞧见了也无碍,谁能想到我是虚谷子。”姑子的打扮跟贵妇打扮,瞬间能将一个人打扮成两个人的模样。

    石中玉上下看了看,也就点点头:“事情怎么样了?”

    “还是主子了解这林芳华的品行,三言两句,她倒信了十成十。”虚谷子嗤笑了一声,“我准备了一大堆的话,反倒省了。”

    石中玉哼笑一声:“幸亏她跳出来了,要不然还真不好找一个这么急着攀龙附凤的人出来。”

    两人正说话呢,一个婆子就走了进来,“掌柜的,姑娘打发人来了。”

    石中玉愣了一下,就起身:“你暂时就住在这里,我先去看看姑娘有什么吩咐。”

    林雨桐等着石中玉的功夫,不想又来人了。

    满月低声道:“说是皇后打发来传话的。”

    皇后?

    刚才是柳氏,现在是皇后。

    林雨桐真是佩服柳氏的胆子,这明显就是假传懿旨的吧。这一来一去根本就不够去皇宫里打个转的。她轻笑一声,“去将人请进来。”

    来的人林雨桐还真见过。上次去恒亲王府的时候,王妃的身边是有这么一个丫头在伺候的。

    林雨桐就看向这丫头:“是皇后传了口谕?那就请使者宣旨吧。”

    这丫头眼神一闪,哪里有什么口谕?只不过是这次出宫,皇后叫自己侍奉老太太算是替娘娘尽孝心了。打发自己来的是老太太,哪里是皇后的意思?她看向这位奶奶,如今她这么一问,可就把自己给将在这里了。要是承认了,将来一旦追究起来,罪责就在自己。可要是不承认,老夫人交代的事情就没办法完成了。于是,只得道:“奴婢是奉老夫人之命来的。许是皇后娘娘传口谕给老太太也未可知。”

    林雨桐就轻笑一声:“你这丫头,倒是又几分机灵劲。那好啊!既然真是皇后娘娘的意思,我不去就是大不敬了。劳烦你在这里等我一会,咱们这就进宫。”

    不去李家而是直接进宫,这丫头面色顿时就一变,这可怎么办?

    刚想要说话,林雨桐已经打发满月:“带去花厅奉茶。”

    就是将人看起来的意思。

    石中玉跟着三喜一进院子,就看见这么一幕。一个明显穿着宫女服饰的丫头,都快哭出来一样。

    因而,进了堂屋,她不免就直接问了:“宫里来人了?怎么回事?”

    林雨桐指了凳子,示意她先坐,然后才道:“我正要跟你说这事呢。什么宫里来人了,不过是李家打着幌子私下里行事。这位柳氏你可了解?这怎么行事这么不靠谱。”

    说起这京城里各家的*,石中玉那真是熟悉的很了。她张嘴就能将这里面的事情给说的清清楚楚,“这柳氏,一直就没当过家。以前她婆婆在世的时候,什么都一把抓。很看不上柳氏,连子女都是婆婆抱过去教养的。后来,她婆婆去了,府里一直是二房当家。如今这才自己当家几天?可不就是从昔日不得宠的王妃成了皇后之后才开始的。被压制了大半辈子,一朝得势,张狂一些是有的。至于李家的男人,这会子只怕正在云里飘着呢。等脑子清醒过来了,这柳氏也就张狂不起来了。李家的男人还不至于糊涂的分不清轻重。”

    可等从云上飘下来,估计这柳氏已经折腾的差不多了,想后悔也晚了。

    林雨桐点点头:“那这宫里我还非去不可了。”不去,柳氏就不算是假传懿旨。去了,可就给她坐实了。“对了,有个事我正想问你呢。你听说过虚谷子吗?”

    石中玉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位小主子找点还找的真准。怎么连虚谷子都知道了。想起主子特别叮嘱过,不要叫姑娘知道,她就直接打哈哈,“听过倒是听过,就是没打过交道。”

    林雨桐也没往心里去,“这虚谷子能糊弄这么多人,这绝不是她一个人能办到的。至少她身后有一队的人为她收集消息,打听别人的*。以后,你还是注意点。”

    石中玉心里苦笑,自己可不就是虚谷子身后站的一队人的领头的。她骗了那么多人,有些人心里明显存疑,但还是选择相信。但这位小主子,看事情还真是洞若观火。一听大概,就知道她们都是怎么运作的。她有些心虚的赶紧应了,就转移话题道:“那姑娘叫我来是为了……”虚谷子的事?

    “不是。”林雨桐摆摆手,“宫里我真得走一趟了,我尽量的拖延一会,你先去给我娘报个信吧。”

    柳氏连懿旨都敢假传了,可见主意是拿定了的。与其将主动权让出去,不如拿在自己手里好。

    石中玉马上就站起来,“拖延小半个时辰就够了。我这就去传话。”

    看着石中玉离开,林雨桐这才起身去了内室,梳洗更衣。因为家里还守着孝,她穿的自然极为素淡。看着桂芳选出来的衣服,林雨桐指了一套:“月牙白的太素净,就鸭蛋青的。”又选了一套白玉的首饰点缀了两件。

    四爷回来的时候,林雨桐已经穿戴好了。

    三言两语的跟四爷交代了一遍,林雨桐就起身:“我去一趟。这事迟早都得揭出来,与其等着不知道好歹的孟家人来,不如我去。”好歹话该怎么说,这全在自己的掌控之中。

    四爷上下打量了一番林雨桐,沉吟了半晌才道:“也好!你去吧。我这就去一趟林家,见见林长亘。”

    一旦闹出来,林长亘必然是要被问及的。可这话该怎么说,也是一门学问。

    两人说着话,四爷就亲自送了林雨桐上马车。三喜跟满月拉着已经快哭出来的传话的丫头,也跟着上了马车。

    而此时的宫里,永康帝正跟甘氏吃午饭,何嬷嬷就急匆匆的进来,要附在甘氏的耳边说话,永康帝就似笑非笑的道:“有什么话,不能当着朕的面说吗?”

    何嬷嬷看了甘氏一眼,才低声道:“不敢欺瞒陛下,是老奴听说,皇后娘娘宣了谨国公府的四少奶奶进宫了。人只怕已经到了宫门口了。”

    这话一出,不光永康帝愣住了,就是甘氏也愣住了。

    “这该不是皇后的意思。”甘氏赶紧起身,“你这就将人给拦住了带过来吧。”

    永康帝却抬手道:“慢着!”

    甘氏不由的看向面色阴沉的永康帝:“陛下,这真不是皇后的意思。要是您一直是恒亲王,那我的身份自是没人关注。但您现在是皇上了,我这身份,就是再想瞒,也瞒不住了。”

    永康帝的手慢慢的钻攥紧:“那你想如何?”

    “不是我想如何?”甘氏挥手将伺候的人都打发了,低声道:“我就想问问陛下,您打算如何?这孝期一旦过了,只怕就该有大臣上折子让您充盈后宫了。这后宫,向来跟前朝是分不开的。各方都需要安抚的。这后宫进人,是不可避免的事。如今是李家,这还好办。等将来冒出来的是宗室,是勋贵,是大臣,是戍守边疆的将领,他们要是为了自家的利益,揪住我的出身不放,您怎么办?还真能只说要独宠我……说到底,我这张挡箭牌已经越来越不好使了。与其这么拖着,叫他们都一个劲盯着我,从我的身上找突破口,再来编排我是抛夫弃女?到时候,您也会成了抢夺臣下妻室的人。所以我说,既然有人要闹,就不如在没正式册封以前,将这事情给圆过来。要不然,咱们都得提心吊胆。结果不是我欺君,隐瞒了身世。就是您欺民,为了遮挡这所谓的丑事。您要成为明君,就不能有任何的污点。”

    永康帝的手慢慢的松开了,看向甘氏的目光也柔和了两分,“如此一来,这出身……就成了你的短处了。少不得你得受委屈,听些闲言碎语了。”

    甘氏这才低头:“你是知道我的,我什么时候在乎过这个。”

    永康帝就摇摇头,对何嬷嬷摆摆手:“那就去吧,先把人接过来。”然后这才扬声对外面的人喊了一声:“传旨意下去,请诸位宗室进宫。”

    说到底这也是家事。在宗室面前讲这事说明白了,也就行了。

    林雨桐进宫是没有肩舆的,只有之前的丫头在前面带路。应该是刚进后宫,远远看见何嬷嬷小跑着过来。林雨桐也就不管那丫头了,只站在原地等着何嬷嬷。

    那丫头瞅了一个空隙,撒丫子就跑。出事了!出大事了!得赶紧跟娘娘说一声。

    何嬷嬷看了跑走的丫头一眼,就气喘吁吁的给林雨桐行了礼,“皇上已经知道了。娘娘在宫里等着姑娘呢。咱们快去。”

    等到了漪澜宫,三喜和满月看着甘氏的脸,都有些愕然,之前两人虽然陪着林雨桐去过恒亲王府,但却并没有见过甘氏。如今见这位娘娘的长相,两人都有些惊疑不定。等听到自家主子喊了一声‘娘’,两人顿时就跪下了。

    这难道就是先夫人。

    何嬷嬷招招手,叫了两个丫头过来,将这俩丫头先带了出去。

    甘氏对林雨桐道:“你身边的丫头也太不济事了。”很是不满的样子。

    “听话就行。”林雨桐不在这个话题上纠缠,只问道:“您可想好了。真要说出去,不管怎么解释,人的劣根性也只会将这事往污糟不堪的地方说。闲言碎语,甚至更不堪的都有。”

    甘氏拍了拍林雨桐的手:“不怕!我就担心你受不了这样的话。”

    林雨桐笑了一声:“又不会当着我的面说。真等有人敢在我面前说三道四的时候再说吧。”

    甘氏就哈哈大笑:“你都能这么想,我这当娘的难道还不如你了。”

    话不是这么说了的。

    甘氏却不跟她讨论这个,只打发何嬷嬷:“传膳!”

    林雨桐这个点进宫,肯定还没吃午饭。甘氏拉着她坐了:“我刚才也只吃了一半,半饱不饱的。今儿这事,只要一跟宗室商量,就不知道要扯皮到什么时候。先把肚子填饱了再说。”

    菜色不多,但样样都是新鲜的。

    甘氏见林雨桐吃的香甜,就道:“摆在明面上也好,我也能时不时的叫你进宫,咱们娘俩也能说说话。就是吃的用的,我也有明目给你送过去了。光是有这两条好处在,就没什么好犹豫的。”

    正吃饭呢,何嬷嬷就急忙进来,“主子,皇后娘娘来了。”

    甘氏按着筷子的手一顿,好半天才叹了一声,“嬷嬷伺候桐桐吃饭,我去见见她。”

    说着,就起身,端起茶簌了口,用帕子抹了嘴就出去了。

    林雨桐将嘴里的炒青瓜咽下去,就朝珠帘外看了一眼,对何嬷嬷道:“皇后这是被娘家给坑了。”

    何嬷嬷没法接这话,只道:“皇后一直都是个实心人。”

    李湘君见甘氏出来,就马上道:“你相信我,我没这个意思。跟我娘……根本就说不通。”也说不清。这里面牵扯到的内情,只能带到棺材里去。

    甘氏一笑:“没事!这是迟早我得面对的。我还想常见到我那丫头呢。有利有弊,端看怎么选了。挑明了也好,整天当一个活着的死人,又有什么趣呢?”

    李湘君嘴角动了动:“你能这么想,我心里好歹能好过点。以后……不能再让我娘进宫住了……”这次是挑出这事,要是哪天一不小心发现了皇上的秘密,李家就真的万劫不复了。

    甘氏却不会说人家母亲的不是,只提醒道;“皇上请了宗室,只怕一会子就该叫咱们了。你还是先回宫去等着吧。咱俩一起过去,总归是不好。”

    李湘君拉着甘氏的手:“今儿是我娘的不对,我在这里跟你陪个不是。但是这次,还得求你给我个面子。”

    这就是不想叫甘氏揪着柳氏假传懿旨的事情不放。很明显,皇后将事情给扛下来了,这懿旨没有被假传,而是她真的传了口谕。

    甘氏点点头,她早就想到这一点了,“我知道了。这事我不会再提。”

    等皇后走了,林雨桐才里面出来,还没说两句话呢,就来人说是皇上请了。

    永康帝坐在上首,看着下面的宗室众人,“请各位来,是为了册封后妃之事。”

    瑜亲王就道:“册封后妃,是皇上的私事。咱们就不好多言了。”

    永康帝抬手压了压:“宗正先别忙着说话,听朕把话说完。要真只是这么一点事,朕也就不会请诸位前来了。”说着,就叹了一声,“侧妃甘氏,这些年在朕身边,侍奉朕……十分合朕的心意……”

    谁知道话还没说完,就有人急匆匆的来报:“陛下,李大人携夫人前来请罪,就跪在大殿之外。”

    永康帝的脸一下子就落了下来。怎么偏偏这个时候过来,还以这样的方式出现。真是作死的。想提前将这事处理了都不行。

    林雨桐远远的看见大殿的台阶下跪着三个人,其中就有林芳华,心里就一叹,李家这次被林芳华可给坑惨了。皇上召集了宗亲,意思就是要关起门,将这事给定下调子。如今李家往门外一跪,可不显得就跟皇上是被逼的一样吗?

    甘氏的脚步在看见三人的时候,就顿住了,“咱们不着急,等一等再进去。”

    果不其然,不大功夫,就出来两个宫人,将跪着的三个人带着往偏殿的方向去了。

    永康帝知道众人心里不免猜测李家的请罪所谓何事,他也不遮掩了,只道;“再座的都是家人,也就无所谓家丑不可外扬的话了。李家来请罪,为的不是皇后的事,为的是甘氏。因为甘氏被册封的事,李家有些微词……”

    “这李家未免太大胆。皇上的后宫,哪里有他们说话的份。”安郡王摆摆手,“这也太没分寸。”

    瑜亲王就皱眉:“这甘氏可是有什么不妥当的地方?”

    这话才算是问到点子上了。

    众人不由的交换了一下视线,难道这甘氏的出身有硬伤?青楼女子?或是别的什么?

    永康帝正要说话,就听见大殿外传来一声尖厉的叫声:“皇上!甘氏乃是诈死脱身的林长亘的原配妻子。您被这贪慕富贵,抛夫弃女的女人给骗了!”

    这一声一出,永康帝脸上的神情一下子就僵住了,而大殿里也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林雨桐这会子真是愣住了。这皇上的地方,还有人能随便从偏殿里跑出来?她不由的朝何嬷嬷看去,刚才何嬷嬷朝远处站的一个小太监摆摆手,不大功夫,就传来林芳华的喊声。也就是说,是甘氏故意将看守的人调开了,放了林芳华出来的。

    “走吧!”甘氏扬声道:“现在才该咱们进去了。”

    林雨桐突然心里有了一种擦侧,甘氏这就是要将林芳华推到众人面前。可将林芳华推出去又能如何呢?

    她这会子完全猜不透甘氏的心思。但可以肯定的是,林芳华应该是掉进坑里了。她一定不知道,她叫皇上在众多的宗亲里颜面尽失。

    大殿门口,甘氏停在跪在门口的林芳华身边,轻轻的耻笑了一声。

    这一声耻笑,将林芳华心里的怒火一下子点燃了,她满心满眼燃烧的都是嫉妒的火焰。

    甘氏看着林芳华扭曲的表情,这才拉着林雨桐进了大殿。

    大殿里,坐着几十个宗室的爷们。甘氏依旧是挺直了腰身,微微扬起下巴,朝里面走去。她不露怯,但她真是有点担心林雨桐露怯。

    林雨桐什么场面没见过,那一路走来的仪态仿若她才是这个皇宫的主人。

    瑜亲王此刻突然有了一个荒唐的念头,这甘氏的女儿真的是林长亘的?该不会是甘氏跟皇上生的吧。如果这个甘氏真是甘海潮的女儿,那她跟皇上可是青梅竹马。要真是甘氏婚前跟皇上就有点什么,也不是不可能。后来甘家出事了,皇上跟甘氏的事就黄了。这才致使甘氏带着肚子里的孩子嫁到了林家?

    会是这样的吗?

    不光是瑜亲王这么想,就是好些知道当年皇上跟甘家关系的人都这么想。

    关键是以林长亘的德行,也养不出这样的女儿吧。

    一身素朴,没有华服珠宝的装饰,也依旧是光华不可挡。这作态,比宗室那些贵女还像是贵女。

    甘氏还没行礼,坐在皇上跟前的瑜亲王已经低声问皇上了:“您这该不会是想将……这孩子记在族谱上?”

    永康帝一愣,好半天才明白他这么问是什么意思?这才朝林雨桐看去,这一看,心里也难免有些异样。自己要是跟甘氏有个女儿,也该是这个样子的吧。

    瑜亲王见永康帝不说话,还以为皇上是默认了,他叹了一声,低声道:“那当初怎么将这孩子嫁到谨国公那一脉了。虽说是出了五服了,结亲没有大碍。但到底是不好听。您给什么赏赐都行,但就是记在族谱上这一点……不行!”

    永康帝嘴角动了动,就将想要解释的话给咽下去了。

    自己一直没孩子,这种误会不光能很好的解释了他跟甘氏之间的事,还能更好的掩人耳目。因此好半天才长叹一口气:“真的……不行吗?只说是寄养在外面,如今接回来的,也不行?”

    瑜亲王摇摇头:“皇上,宗室有宗室的规矩。”

    永康帝这才起身,伸手扶起正在行礼的甘氏,“是朕委屈你跟……孩子了。”

    甘氏愕然的看向永康帝。永康帝握着甘氏的手,就不由的紧了一下。

    在甘氏身边的林雨桐恍若被雷劈了一下,今儿这是唱的哪一出啊?

    大殿里的众人心里不由的嘀咕了一句‘果然如此’。原来今儿不光是为了甘氏,还为了这个皇上的‘私生女’啊。

    被‘私生女’的林雨桐心里一万匹骡子奔腾而过。这是怎么玩的?

    是甘氏跟永康帝商量好的?可也不像啊!

    ‘一家三口’在上面大眼瞪小眼,就又有人通传,说是林长亘来了。

    永康帝眯了眯眼睛,面上一副十分歉意的样子,跟众人解释道:“林爱卿,是个忠臣啊。”

    甘氏拉着林雨桐坐下,给了林雨桐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

    林雨桐看着林长亘进来,看着他目不斜视的跪在大殿里,再听他说的话,林雨桐自己都觉得似乎有些耳鸣了。

    “皇上,当年您交托给臣的事情,臣办完了。如今完璧归赵。”他说着,就看了一眼甘氏和林雨桐,然后就垂眸不语了。

    永康帝十分感念的样子起身,亲自将林长亘给扶起来。他从来都不知道林长亘还有这么长眼色的时候。这个应对简直就是神来之笔。

    林雨桐心说,我的四爷,您该不是看着实况转播,然后再用无线电通讯指挥林长亘的吧。要不然这位不会进来的这么巧,说的话这么合适。

    什么当年交托的事?什么叫完璧归赵?

    仅凭这两句话,想必这大殿里的人马上就会脑补出一个十分狗血的故事。青梅竹马的甘氏和皇上因为甘家的事不能在一起,于是就将爱人托付给了侠肝义胆的林长亘。于是林长亘跟甘氏应该是假夫妻。之后皇上跟甘氏珠胎暗结,生下了女儿。而甘家的事情那个时候已经了了。皇上这才将甘氏接回王府。但终究怕先帝责怪,不敢将女儿给接回来。一直托林家抚养。如此种种。虽然很多逻辑上和时间点上根本就对不上,但这样的事情足够狗血,又正是大家喜闻乐见的。自然就是大家愿意相信的真相。

    只林雨桐看向林长亘的眼神带着诡异,您是真能耐啊。老婆搭进去不算,连闺女您一并送人了。

    似乎看懂了林雨桐的眼神一般,林长亘微微露出苦涩的笑意。自己能怎么办呢、皇上要脸面要顾着,甘氏的日子要想好过点,自己就只能这么说了。

    这边女儿责怪的眼神还没应付完,林长亘就听见外面就响起了林芳华的声音,“皇上,我要要紧的事要告诉皇上……”

    甘氏低头眼睛一闪,就看向永康帝:“无事,就叫她进来吧。有什么话,当着宗室的面说清楚。”

    永康帝眼睛从宗室们一双双八卦的眼睛上一扫而过,“罢了!事无不可对人言。叫进来吧。”十分坦荡的样子。

    林芳华一进大殿,先是被大殿里这么多人吓了一跳,但紧接着,眼神一下子就变的炙热了起来。对着永康帝,声音也不由的柔和了起来:“陛下……”这一声温柔婉转,听的人心里都不由的软了几分。

    林雨桐直觉得尴尬,你到底是来干嘛的。你想当众揭露甘氏不正经,那你自己就得先正经起来吧。

    永康帝还没有说话,甘氏就轻轻的咳嗽了一声。

    林芳华马上就看了过来,随后马上转头看向永康帝:“皇上,您不能被甘氏给骗了。她当年,才成亲没几天,就跟人勾勾搭搭的。”说着,就看向一边的林雨桐,“生下的这个丫头,一直也不得我母亲的喜欢。谁也不知道,这究竟是不是我林家的骨血。”

    林长亘面色一白,当年她就是这么跟自己说的。唯一不同的是,当日她直接点出了那个男人的名字,就是恒亲王。今儿,相同的手段,相同的话,还是一样极尽污蔑之能事。

    而林雨桐这会子真的有点想笑了。这简直就是神助攻啊,有木有!没看见大殿里众人的神情都奇怪了起来吗?她这会子的指控更坐实了大家的猜测。甘氏跟人勾勾搭搭,这个人就是当今皇上。生下的孩子不知道是不是林家的骨血?应该不是!那是皇上和甘氏的私生女。

    大家没人觉得林芳华在说谎话,这不是前前后后的都对上了吗?

    永康帝自己都愣住了。他这会子真是怀疑,这事是谁提前排演好的。他怀疑的看向甘氏,难道甘氏想为她的女儿谋利,可随即就摇头,这也不对。因为甘氏根本就指挥不了林芳华这个蠢女人。思前想后,在脑子了过了一遍,只能说这真是天意。

    他其实什么也没说,那都是他们自己猜度的。这不算是欺骗。

    于是,永康帝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难得的轻松的笑意。甘氏的事不是事了,连那点隐疾估计以后也没有胡乱猜测了。这不是有‘私生女’吗?

    这么想着,他脸上的笑意,就更柔和了起来,连对林芳华也没摆冷脸:“行了,你起来吧。”

    瑜亲王看看皇上,看看从地上起来的寡妇打扮的人,不想再探究皇上的*了。于是就起身道:“皇上,您请我们来,为的什么,我们都知道了。册封后宫之事,咱们没什么要说的。只一点……”他说着,就看向林雨桐,“入宗谱的事……不成!”

    林雨桐垂下眼睑,差点没笑出来。

    永康帝则是一脸的不悦,看看甘氏又看看林雨桐,一副对妻女没办法交代的样子,“这个……”

    甘氏就起身:“不行就不行吧。规矩总不能破的。”说着,就对着瑜亲王和下面坐着的宗亲福了福身,“给大家添麻烦了。”

    瑜亲王松了一口气,皇上真要纠缠起来,他也不好做。谁叫皇上膝下就这一个孩子呢。如今甘氏肯退一步,这就再好也没有了。

    永康帝一副歉意的样子点点头,对瑜亲王等人摆摆手,“那你们就都退了吧。”

    甘氏拉着林雨桐也要跟着退出去,却不想刚要迈步,皇后从后殿走了出来,看着甘氏的眼神有些莫测,看着林雨桐的眼神也奇怪了起来。

    “你们不需要给我一个解释吗?”皇后看着永康帝,又看看甘氏和林雨桐,“合着我就是那个被蒙在鼓里的傻子!”

    林雨桐心里一跳,这位不会也跟着信了吧。

    甘氏嘴角动了动,好半天才道:“我们是朋友,你信不过我吗?”

    皇后就嘲讽的笑了起来:“朋友?朋友就是用来欺骗的?”

    林芳华看看皇后,又看看甘氏,一时之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她的目标却是明确的,起身对着永康帝道:“陛下,我真的有事要跟你单独说。”她的眼睛闪了闪,既然用甘氏做幌子没用,那就得换个说法,“我知道李家在密谋什么?皇上,我要单独跟你说……”

    密谋?

    皇后和甘氏都愕然的看过去。永康帝的脸色一瞬间就阴沉了起来,“那就跟我进来。”说着,转身就进了后殿。

    皇后的脸色慢慢的白了,这个林芳华到底说的是什么?

    而林雨桐,却觉得甘氏看着后殿的眼神有些奇怪。

    还没等她想明白呢,后殿就传来一阵响声。男人的喘息声和女人的呻|吟声交织在了一起……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