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3章 庶子高门(47)二更
    庶子高门(47)

    林雨桐莫名其妙,“这么些年了,李家也没动静,怎么偏偏这个时候,想起翻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了。再说了,皇后我也见过……”说到这里,她的话都顿住了。皇后跟甘氏的感情好,那是基于知道永康帝的真实情况。可这样的情况,皇后能告诉李家吗?必然是不会,也不敢。所以,按照正常人的思维,甘氏这样的宠妃,是应该叫人防备的对象。再加上册封后宫在即,先一步把甘氏压下去,才能让皇后迅速的站稳脚跟。这样的逻辑,完全是说的通的。

    可叫李家这么闹,皇后跟甘氏再好的情分,只怕也扛不住吧。

    就连林长亘,也觉得林雨桐之前不是挺精明的吗?这会子怎么会问起傻话了?“不把你娘的短处摆在明面上,李家觉得皇后之位不稳当吧。”

    所以,李家要将甘氏曾经是林家妇的事情捅出去,闹的人尽皆知,最好再按上一个抛夫弃女,贪慕富贵的名声。

    林雨桐想到这里,也颇有些无奈。李家为皇后这么做,似乎也未可厚非。但知道这内里情由的人,就不免觉得真是有些憋气。

    有理的变成没理的。这都是什么道理?

    她皱了皱眉:“这些事,父亲是怎么知道的?再说了,这些年,从来没听说过我娘的外家还有人啊。”

    林长亘就尴尬了起来,“早两年孟家还是会打发人来瞧瞧你的。后来,老太太跟孟家起了一点嫌隙,就断了来往了。”

    能打发人看外孙女的女儿,没因为甘家出事就彻底撇开,照这么说,孟家也不算无情无义吧。

    “孟家的人呢?”林雨桐也不跟他在老太太的问题上纠缠,“孟家的人如今在哪?”

    林长亘松了一口气,不太确定的道:“应该在西北吧。当年孟家也被甘家牵连,举家回了西北的老家。”

    那这就奇怪了,那么些人家都被甘家牵连,为什么只有林家的受到的牵连最小。难道是因为甘氏的‘早逝’?

    林雨桐也不跟他翻老账,却又追问了一遍,“父亲是怎么知道的?”

    林长亘叹了一声,“说起来都觉得丢人。先是齐家别院的人来接老太太过去。这大冷天的,我自是不放心。本不想叫她去的。可架不住老太太又是哭闹,又是绝世。我这就亲自送她去了。林芳华找老太太,说是……说是跟皇上有过……想要想办法进宫去。可她一个寡妇,怎么能伺候君上?这不是将主意打到你娘身上了吗?既然有先例了,那再多她一个也不算什么。”

    那你就这么看着那母女算计?

    仿佛是知道林雨桐的意思,林长亘连连摆手,“这都是事后,我从伺候老太太身边的嬷嬷那里听来的。想阻止已经晚了。我叫人打听,才知道老太太跟林芳华拜访过李家。李家也打发人去采买了,去的地方正好是西北。我这才想起孟家来。如今,也只有我和孟家能指正你娘的身份了。我这边,自是不会说什么的。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我也盼着她好。只是孟家,要是孟家的老人都去了,剩下的人品行如何,可就说不准了。”

    论起不安,林长亘只怕是最不安的。媳妇没死跟了别人,一旦宣扬出去,这脸面……

    他有些疲惫的站起来:“跟你娘说一声吧。叫她防备着些。实在不行,到时候,我出来说话。她要是想认你,将关系摆在明面上,那我就说是因为甘家,我怕受牵连,所以休了她。又怕别人说我趋炎附势,是个小人。才叫她隐姓埋名假死的。她要是不想将关系摆出来,那我就坚决不认,再将老太太和林芳华逼死罪臣女的事嚷出去。只说有些相似,也就罢了。”

    说着,就抬步往外走,“你好好过日子吧。我也担心这事传出去,你的名声跟着……”他回头看了看四爷,“好好的待她。”

    四爷伸手挡住林雨桐,这才跟着林长亘起身,将人送了出去。

    等四爷回来,林雨桐已经梳洗完,换了衣服了,“怎么送人送了这么半天?说什么了?”

    四爷也进去先去梳洗:“没事,顺便传信出去,叫人查一查孟家的事。”

    “针孔可漏如斗风,蚁穴可溃千里堤。”林雨桐一边给四爷递更换的衣服,一边哼笑,“这林芳华还真是小人物能泛起巨浪。”

    四爷却道:“这个人用好了,有奇效。你传话去宫里,看甘氏怎么说?”

    甘氏昨天就知道消息了。皇后的母亲柳氏跟皇后说这话的时候,被小宫女听了一耳朵。转脸就传到甘氏的耳朵里了。

    这后宫里,如今是什么人都有。先帝的妃嫔还没有出宫,这宫里的宫女太监正是人心混杂的时候。前两天,还想着哪天去给皇后说说。结果昨儿早上去求见皇后,被柳氏给挡了回来,倒是何嬷嬷在外面等着自己的时候,得了这么一个消息。

    她此刻坐在榻上,看着外面被风吹的左右摇摆的枝条,心思不由的飘了起来。接下来,自己的日子大概不会太好过。因为这段过往,是无法更改的。而且,自己还有闺女,如果自己的身份永远都不公之于众,或者是永远都不承认,那么,自己的女儿,就永远不是自己的女儿了。这从长远来看,是没有好处的。

    而眼下的局面,看似对自己不利。其实,自己得到的好处可比失去的多得多。

    第一:自己的身份问题。假的就是假的,迟早都会被人揭出来的。而与其到了要紧的时候再说出来,就不如在册封以前就摆在明面上。要不然,将来一旦有人拿这个做把柄,处理起来可就麻烦了。到那时候,自己跟皇上的关系如何,那是说不准的事。倒不如趁现在自己有功在身,皇上又立足不稳。他正需要自己给他出谋划策理顺朝堂呢。

    第二:就是自己跟桐桐的关系,也能放在明面上来。自己所做的一切,将来都得有人继承。这亲生女儿不放在明面上来,自己将来的一切托付给谁去。要是等将来成事了,再说出来,那可就成了欺瞒天下了。这可不是君子所为。

    第三:那就是出手的是皇后的娘家。尽管这么想心里对皇后有点歉意,但却是事实。李家的影响力已经影响到了皇后的身上。皇后不想跟自己为难,但也知道坐稳皇后对太子的好处。因此,她现在更像是一个皇后,而不是自己的朋友。两人如今站在两个阵营里。收起心里的那点情谊去理智的想象,李家以为这是在跟自己为难吗?其实这事跟皇上为难。自己即便的名声毁了,难道皇上就不怕落下个霸占别人妻子的名声?皇上的性子,自己还是知道的。心里还不定怎么厌恶李家呢。之前皇上不得宠的时候,李家丝毫不因为是岳家就对皇上有一丝的帮衬。如今皇上出头了,李家又为了皇太孙跟皇上捣乱。皇上又该怎么想呢?

    想想这中间的种种好处,甘氏就笑了。在她看来,暂时受一点委屈,是很划算的。

    何嬷嬷低声道:“姑娘叫人传话,说是这里面有林芳华的手脚。”

    林芳华?

    甘氏嘴角就带上了几分凉凉的笑意,“正找不到合适的人选呢。她倒是送上门来了。如此,也好!”

    “您是要?”何嬷嬷的心就咚咚咚的跳了起来,“真的行吗?”

    甘氏点点头:“行!怎么不行?”她起身去了里间,“去吧!去通知虚谷子。叫他想办法搭上林芳华。”

    何嬷嬷应了一声,起身就要走。甘氏又叫住了她:“记住,别叫桐桐知道,这事太脏了。我自己都觉得恶心。”

    林雨桐接到石中玉传回来的消息,只说这是个机会。

    什么机会,她也不知道。

    送走石中玉,三喜就进来了,“主子,林芳华今儿出城了,去了一处*庵。”

    *庵?

    这是什么名字?

    林雨桐低声吩咐三喜,“你告诉这个小花子,只要事办的好,不缺他的银子使唤。不管是他想进府当差,还是想在外面买房子置地,都能给他。只要他盯准了林芳华便好。”

    三喜应了一声,又急匆匆的出去了。

    林芳华之前就听过这*庵的。

    说起来,也并不是什么好名声。据说,这庵堂里有一姑子,叫虚谷子。这人不看别的病,只看女人家的心病。只是想要请她看病,一次的诊金,就是一千两黄金。这人有没有看好别人的心病,这个没人知道。但想必是看好了吧。要不然,哪里有银子将这庵堂修建的如此富丽堂皇。之所以没有传出来,怕也是因为这都是个人的*吧。谁愿意有人将自己的私事宣扬出去的。林芳华今儿来,也正是因为这么些年了,从来没听孙*庵在外面宣扬什么,这就证明这虚谷子的嘴还是很紧的。

    进了庵堂,就被带到一间静室之外。将银票奉上,人家才打发了人将她带进去。

    虚谷子看上去是个三十多岁的人,面容姣好,要不是出家人的打扮,还真是为绝色佳人。

    “坐吧。”虚谷子没有起身,只静静的看着林芳华。

    林芳华坐在了虚谷子的对面:“仙姑可是我的心病。”

    虚谷子盯着林芳华的脸看了半晌:“你也是个苦命之人。”

    林芳华的眼圈一下子就红了,“仙姑?我这心病……您是现在就能治呢?还是要再等些时日?”

    “你听我把话说完。”虚谷子一副不着急的样子,看向林芳华,“你前半生确实是苦命,但这并非你的本命。不知道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变故,本来隐隐的鸾凤之命生生断了。”

    林芳华‘蹭’一下站起来,这话说的真是太准了。她早就觉得,要是自己当年能进宫选秀,命运就不会是这个样子。她急忙问道:“那现在呢?想要补救,可还来得及?”

    虚谷子摇摇头,就见林芳华的脸色煞白,满心绝望的时候,才道:“补救?实在是有些困难。”

    困难?

    那就是说还有望了!

    “仙姑,求你指点迷津。”林芳华噗通一下给跪下了,“他日,我若是能出人头地,必有重谢。”

    虚谷子赶紧将人给扶起来,“您身上的鸾凤之命似乎……还有些藕断丝连之处,因此,您还是不要再跪了,我可承担不起。”

    藕断丝连?

    自己跟皇上可不正是藕断丝连吗?

    她的手止不住的有些颤抖:“请仙姑想想办法。”

    “也罢了。既然收了你的诊金,就不能砸了自己的招牌。”虚谷子半点都没掩饰她对金钱的执着,可惜的道:“但这次我还真是亏了。”说着,就起身,“你先等等,我去拿一物来。”

    林芳华忙应了,看着虚谷子起身去了里间。

    不大功夫,虚谷子就从里面出来,拿出一个通体血红的似玉非玉的蟾蜍样子的香炉来。

    “这是?”林芳华打眼一看,就知道这东西价值不菲。

    虚谷子摇头道:“这是我师门的至宝。你看着通体血红,正是因为侵染了凤凰神鸟的心头之血。而这蟾蜍肚腹里,是一种能叫这凤凰血脉激发出来的异香。当真龙之身的人靠近的时候,将这香炉点起来,你就心病就算是痊愈了。”说着,就摇摇头,“师傅当年就说,这东西我只怕传不到徒儿的手里,没想到真的应验了。它的机缘到了,我也挡不住。”一副十分不舍的样子。

    林芳华一把将蟾蜍抢过来,“这……只有一只吗?”

    虚谷子点点头,“凤凰是上古就消失的神鸟,就这一只已经算是侥幸,还想要几只?”

    “那这血会慢慢消失吗?”林芳华指着这蟾蜍,问道。

    “这是当然。”虚谷子叮嘱道:“所以,用的时候,一定要小心。第一,屋里不能有其他的女人。”

    林芳华明白的点点头。上古凤凰的血脉其他女人沾染上一点,都有可能也有了凤的气息。这就叫她们又可能也成为皇上的女人。这是她万万不会允许的。

    虚谷子见她郑重,脸上的神色也更加的郑重起来,“第二,一定要有真龙在侧。”

    否则就是浪费。就只这一点东西,她当然得谨慎着用了。

    林芳华将蟾蜍放好:“等将来,我必重谢仙姑。”

    虚谷子摇摇头:“不用了,刚才我算过了,咱们的缘分到了这里就尽了。我也该去云游了。此间的事情算是了了。”

    “这?”林芳华不解的看向虚谷子。她走了,自己怎么知道灵验不灵验。转念又一想,她不会好好的欺骗自己,自己跟她素不相识。再说了,那蟾蜍即便没有神效,卖出去那价钱也不止一千两黄金。怎么算,自己都不亏。

    虚谷子像是明白林芳华的担心,摇摇头:“哎!我在这里盘亘多年,只怕就是为了等你。如今,血蟾认主了,我也该走了。”

    林芳华被这话说的,心不由的摇曳了起来。难道自己真的是那命定之人。

    她从*庵出来,心里就寻思开了。怎么才能见皇上。只要见了皇上,自己的命运才能真的改变。进了城以后,她终于拿定了主意,对外面的车夫吩咐道:“去李家。快!”

    今儿柳氏刚好在家,听说是林芳华要来拜见,心里就先有几分厌恶。这不是个本分的人。但想到宫里的甘氏,她还是道:“叫进来吧。”语气十分倨傲。

    林芳华倒也能放下身段,见了面,纳头就拜。

    柳氏脸上顿时就有了笑模样,“你这孩子,也太见外。快起来!”

    林芳华这才起身,谦卑的笑了笑:“那日,您问我愿不愿意去宫里见见甘氏。我没答应。那不是我的意思,实在是我娘的顾虑太多了。”关键是林家的那块丹书铁券在甘氏的手里。这事谁也不能说。她顿了一下,叹了一声,“但我这思来想去,还是应该去一趟的。当着皇上的面,也好好的说一说甘氏的真面目。”

    柳氏的眼里闪过一丝惊喜:“此话当真?”

    竟是比林芳华还要急切。她在宫里住了几日,自然知道闺女的处境。皇上从来不见自家闺女。更重要的是,如今皇后住在朝凤宫。

    朝凤,朝凤,要朝见凤,自然就不是真凤。

    这就说明自家闺女这后位做的不安稳。

    而甘氏呢?皇上晚上过去陪着,就是一日三餐,也躲在一起用。这如何得了?

    她虽跟自己闺女一起长大,可哪里有一点姐妹的情谊。只自家那孩子是个实心眼,被欺负了这么多年,还当人家是姐妹。她下不了手,就得自己这个做娘的为她出头了。这妻妾之间,不是东风压倒西风,就是西风压倒东风。

    而林芳华在低头的一瞬间,露出志得意满的笑……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