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2章 庶子高门(46)一更
    庶子高门(46)

    林雨桐再抬眼仔细的打量这个人,总觉得哪里别扭。瞅了半天,才发现问题出在哪里了。这人一身麻衣,上面打着各色的补丁。穷苦人家,这样穿着本没什么问题。即便有些人家家境小康,干粗活的时候,也会换上这样的衣服,省的将好点的衣服给磨坏了。因而,在外城见到这人的人,没什么好奇怪的。可这人偏偏叫林雨桐觉得违和,这违和的地方就在他衣服上的领子。别的地方的补丁,最好的补丁都是棉布补上去的。可只有领口这个地方,是用锦缎做的。白色的锦缎,虽然也不是那么崭新了,但补在这么一件衣服上,还是叫人觉得奇怪。

    这就跟当年人为了穿西装,而做的假领子是一个道理。

    林雨桐马上了然,她失笑道:“这人有官职在身?”只有如此,才能解释他身上的假领子。等官服往外面一穿,露出来的,可就正好就是凌白的领子。谁能看见里面穿的是百衲衣?

    四爷这才点点头:“没错!不仅是官身,而且品级还不低。”

    “啊?”这下林雨桐更惊讶了。一个当官的落魄到靠着假领子来维持体面,这就已经叫她觉得不可思议了。如今,竟然告诉自己说,这还是个品级不低的官。这人是怎么混的?“真清廉?还是故作简朴以出头?”

    “真清廉!”四爷指了指那黑脸壮汉,“户部侍郎郭常和。”

    户部?

    这可是天下最肥的衙门了。他竟然能把日子过成这个德行。“真是人才呐!”林雨桐摇摇头,“在这么紧要的地方,竟然能折腾的没人给他送礼。这都不是一般的人才。”她说着,就想起什么似得,问道:“跟同僚的关系如何?”要把人都得罪了,那这人在官场上估摸着也走不远了。

    四爷知道林雨桐想什么,就撩起车窗上的帘子,看着外面道:“奇就奇在这里。他这样一个异类,跟同僚的关系竟是极好。”

    那这就更不对了。要知道这人情往来,可是维系关系的纽带。可这人情往来,就少不了走礼,他这样的家境,“难道将银子都干了这个了?”

    四爷笑道:“不管他将俸禄银子都干了什么了。这人情往来也是正事,容不得半点马虎。他要真这么做了,也算是人之常情。只要他没贪污,守的住清贫,就足够了。大节上没有过失,至于小节,不用太在乎。”

    可她还是不免对此人的那些所谓的‘小节’更感兴趣。

    林雨桐顺着四爷的视线看过去,只得先说正事:“你想用这个人替代楚源。”

    楚源还没挪开,这会子就已经找到合适的代替的人了?

    四爷一副本该就如此的样子,“皇上拿下楚源之后,这个位子上,他就得简拔一个新人上来。要想叫这个人听使唤,就得给他足够大的恩典。郭常和难道不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施恩嘛!这个人的条件也确实是足够了。他为户部的侍郎,要是接下来顺畅,就该是尚书,之后要是有机缘,有造化,才敢说觊觎丞相之位。这看似只有两步,可想走上去,何其艰难?若是肯提拔,尤其是越级提拔,那这恩典不可谓不厚重。再加上他这样的家境,若是给以厚赐,那可真说得上是恩同再造了。

    “而这人还有一个别人没有的优势。”四爷指了指院子里正在推磨的两个少年,“那两个孩子都不是郭常和的亲生儿子。他跟夫人成亲二十多年,没有子嗣,也没有纳妾。而是过继了族里的两个孤儿做了嗣子。”

    没儿子选择过继,这在哪里都不值得说是优势。但在如今这位永康帝心里,只怕是觉得找到了同命相怜的人了。

    林雨桐挑眉,“我明白你的意思了。”

    岂不知两人在车里说话,而在院子里忙着的郭常和也已经注意这俩马车半天了。马车虽然看起来普通,可这青布棚子的马车,也不是等闲人家能有的。况且看那拉车的马也算得上是体格健壮,站在马车边的下人,从衣着到行至,小户人家可养不出这样的人来。

    他朝一边招手:“大郎,你过去,请马车里的客人进来喝杯茶。”

    被唤作大郎的小子,十五六岁的样子,见父亲指了人家的马车,也就笑着过去了。这里经常会来一些父亲的同僚和下属,他们慢慢的,也不觉得这有什么可丢人的了。于是放下手里的活计,将手在衣襟上擦了擦,这才小跑这出了院子。

    那妇人嘴里叹了一声:“还喝茶呢?哪里还有茶叶?”

    “茶叶沫子泡上一大壶,就正好。”郭常和将散落在院子各处的小板凳都往一块拾掇,又将一个小木桌搬出来,就放在院子里。“别看那是茶叶沫子,那也是好茶的茶叶沫子。”要不是那茶楼的掌柜的跟自己熟,一般人还买不到这样的好东西呢。

    什么狗屁好东西?就是给他抠门的死性子找了个借口。

    那妇人不知道什么好茶不好茶,但林雨桐和四爷知道啊。两人被请进来,也没客气,坐下就端起茶碗喝。还别说,是好茶。其实这世上专有那么一种人,就喜欢喝这种茶叶沫子。用大铜壶煮上一壶,一天一大壶。百喝不厌,对正经的茶叶倒是敬谢不敏。

    “是好茶。”四爷抿了一口,就看向郭常和,“难得郭大人今日这么舍得。”

    林雨桐就诧异的看了一眼四爷,什么叫舍得?这家伙难道是个吝啬鬼?

    郭常和无奈只得呵呵一笑,还以为又是哪个同僚呢。没想到来了一对年轻的小夫妻,竟然也知道自己的名号。但这进门就是客,何况还是自己多事请进来的客人。他有些心疼的看着自己那一壶好茶,“见马车在在下的府门前停驻了不少时候,就打发小子去问问。”谁想到还真有这么实诚的人,叫进来就进来的。“二位认识在下,却不知道二位是……”

    四爷就放下杯子,没有自我介绍的意思,只开口问道:“小子有一事不明,特向郭大人请教来了。”

    郭常和眉头一挑:“向老夫请教?呵呵……”他上下又打量了一眼四爷,“但说无妨。”

    “朝廷如今赈灾放粮,那么之后呢?”四爷也认真的看向郭常和,“之后,朝廷该如何呢?”

    郭常和本来对小年轻用考校的语气说话有些不爽快。但等眼前这小子问出这样的问题,他的面色这才端正了起来。如今人人都在高喊皇帝英明,可实际上,危机远远没有过去。“自古义仓存粮,只为灾年应急。而如今义仓皇仓都已经告罄。也就意味着国库再无粮食可以征调。若是再有一点变故,也就意味着国力已经不可支了。”但如今皇上还没正式登基,竟是没有一个人敢将这话说给皇上知道。而礼部这两天又催着户部给拨银子,毕竟登基大殿的事马虎不得。可这之后呢,还有册封太子的大殿,册封皇后和后妃的大殿。新君上位嘛,接下来该是对臣下施恩了。这各种的赏赐下去,可都是要花费银子的。礼部天天催着,工部又要银子准备春汛事宜,兵部说是北辽去年冬天也遭遇了大灾,怕天气和暖了,又的南下抢上一抢了,所以军备也得准备了。户部已经是周转不开了。今儿自己回来的早,就是躲出来的。他叹了一声,“想不到小哥倒是看得通透明白,比那些整天只只知道歌功颂德的老大人们强多了。”

    四爷一笑,却不再往下问了。他知道即便再问,对方也不会说。朝廷上的事,对一个不知道身份的人,说到这里就是极限了。

    林雨桐看了四爷一眼,就笑道:“之前见满大街都是御林军,还以为这是个糊涂的主意。如今听了郭大人的这番话,倒觉得它或许还真就未必是个坏主意。”既然要什么没什么了,那么,调御林军以防不测却也是老成持重的办法。

    郭常和摇头一笑,只又给四爷倒了一杯茶,却不接话。

    尽管他什么也没说,但林雨桐还是从他的神情里,看出了一丝不屑。这或许并不是冲着自己,而是冲着出了馊主意的楚源而去的。

    四爷将杯子里的茶又喝了,才起身道:“郭大人,之前小子问你的问题,你还需好好的斟酌。许是不久,就会有人垂询。”

    垂询?

    这是只上级问下级。如今他要应付的上级其实不多。皇上,太子,丞相,尚书。别人即便官大,也管不到他身上。太子不可能,谁也没给过他这个权利。丞相也不可能,他要问也是问尚书大人。难道会是尚书大人?这好似也不对,两人整天见面,谁不知谁的想法!会不会垂询,自己比其他人都清楚。

    难道是皇上?

    随即摇摇头,皇上的想法要是叫别人知道了,也就不是皇上了。再说了,皇上要问就问,何苦派了两个人出来打前站呢?

    那么,他们究竟代表的是谁呢?

    郭常和皱眉道:“你们这是上门来试探老夫,还是想拉拢老夫?”他至少得知道这是谁前来释放的善意吧。

    试探?拉拢?或者两者兼而有之?

    四爷和林雨桐都不再回答他的问话,携手就从小院里走了出来,上了马车,掉头就走。

    只留下郭常和在院子里愣住了。这人是谁?看年龄跟太子的年纪差不多。难道是hi太子派出来的人?可这位太子就真是伸出橄榄枝他也不敢靠上去。他先摇摇头,随即又不免沉吟,这人应该不是太子派来的。太子如今自保都是个问题,其他的就根本顾不上。可要不是太子的人,他们又是谁的人呢?

    刚才听他们说话的语气,似乎是要向上推荐自己。而且语气十分笃定。又屡屡提到跟楚源有关的事。这前后衔接起来,一个大胆的猜测出现在脑海里。难道有人推荐自己接替楚源。那这里面透露出来的另一个信息就是,楚源可能真的要完蛋了。

    想到这里,他不由的在屋里转起了圈圈。

    机会,这对自己而言,是个大大的机会。

    而林雨桐坐在马车上,却觉得郭常和这个人挺奇葩的。看的出来,他确实是个抠门的人,可这么抠门的人,就是不收人贿赂。而在人情往来上,从来没失礼过。“往好了说,这叫勤俭。往坏了说,这叫吝啬。”她摇摇头,“但又不得不说,这是个能控制的住自己*的人。这样的人,心性都坚韧。”

    四爷就笑了,这才是这个郭常和身上最闪亮的一点。

    跟同僚一起,想必在外面也是吃肉喝酒,什么好东西都享受了。可回了家里,还是一如既往能过这种清贫的日子,却不是一般人能办到的。

    “处事异于常人,但却叫众人不排斥与他。拒收了别人的好处,却没有人因此而记恨他。那么,这应该是一个坚持原则,却又不失圆滑的人。”林雨桐就看向四爷,“你这是怎么把这么一个人给扒拉出来的。”

    四爷心说,我将这满朝四品以上官员的档案都翻了一遍,找到这么个可用的,偏偏还是个大奇葩。你当我容易吗?

    说着话,到了午饭的时间,去之前四爷提过的素菜坊吃了素菜,这才往回走。

    到了家,已经半上午了。

    贵喜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主子,可算回来了。亲家老爷来了,都等了半天了。”

    亲家老爷?这是说林长亘吧。

    他怎么了?

    林雨桐和四爷进了花厅,行了礼。林长亘就看了一眼四爷,“姑爷先避避,我跟桐桐说几句话。”

    避着人的话,应该跟甘氏有关。

    林雨桐摇头:“别避着人了,他知道。没什么要瞒着的。你就说吧。”说着,就只挥手,叫屋里伺候的下去了。

    林长亘看了一眼四爷,这才低声对林雨桐道:“这次只怕不好。李家的人去找你娘的外祖家的人。怕是要将你娘的身世给翻出来。”

    李家?如今的皇后娘家?

    这是怎么话说的?为什么啊?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