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61章 庶子高门(45)三合一
    庶子高门(45)

    老太太去了,可是恍惚听着,临去的时候,给金成安留下话了,叫他结芦守孝三年。

    结芦守孝,那就得远离京城。一去三年,这可就跟权力中心更远了。

    楚氏急的在屋里转圈圈,“这可如何是好?老太太这是糊涂了!”

    “住嘴!”金成安猛地睁开眼睛,看着楚氏的眼神像是带了刀子,“你要是有老太太一分明白,家里就不会是如今的样子。”

    这话可真是打在脸上了。

    “我明白事儿?你叫我明白什么?”楚氏冷哼一声,“这家里的事,你有多少事是告诉了我的。就连我的儿子媳妇年前被人带走,你是一句交代的都没有。这会子却嫌我不明白事了。这家里里里外外,大大小小的事,哪件不要我操心。我什么时候处理的不明白了?”拿我跟老太太比,老太太这么多年,何曾管过一天的事。自己进门的时候,太婆婆还健在,家事一直在她老人家手里攥着,根本就没交给婆婆过。后来更是直接给了自己。自己主持中馈这么多年,还比不上一个整天吃斋念佛,不知道半点俗物的老太太?“如今,儿子都娶媳妇了,眼看就有孙子了。你倒编排起我的不是了……”

    金成安起身,一甩帘子,大踏步的走了出去。整天计较这些鸡零狗碎的事,算计府里这点多寡,要不是因为楚源,自己怎会娶了这么一个蠢妇。

    金守仁和四爷等在书房,见金成安进来,金守仁就赶紧迎上去:“爹!要不要找外祖父商量一下,看这事该怎么办?虽是老太太临终的吩咐,但若是皇上夺情,留下来继续任职也不是不可。忠孝忠孝,忠自然在孝的前面。”

    金成安的身子一下子就僵住了。虽说这是实话,也确实是急着为自己出谋划策,但听到从儿子嘴里说出的话,心里还是有些别扭。今儿,能撺掇自己不必理会老太太的遗命,那么明儿,等自己留下遗命的时候,他是不是也能选择不听从呢。他张口就想训斥,可见老四也在,不好当着庶子的面折了他世子的面子,只淡淡的‘嗯’了一声,就阴着脸扭头看四爷:“你是怎么想的?如今年纪也不小了,自己也算是顶门立户了,总得有点自己的想法才是。不能在父兄的荫庇下得过且过的过日子。”

    四爷心道,这是心里不自在,不舒服了,到自己这里来找存在感了。他起身拱手行了礼,这才道:“虽说忠孝难两全,可父亲在老太太病重之时,也在为大行皇帝和皇上尽忠。如今,大事已定……”正是该功成身退的时候。这话在嘴里滚了一遍,出口便成了,“父亲无愧于君王重托,正是该回来为老太太尽尽孝才是。”

    金成安就朝四爷看去,这孩子刚才说‘大事已定’。

    是啊!大事已定!留下来做什么呢?

    在皇上面前晃悠,提醒皇上说,您做过的那些恶心事,我都知道。

    这不死擎等着板子往屁股上打吗?要真是只是一再的打压,这还好办,就怕这位皇上下起手来,太狠太毒,要是丢了性命可就真没的玩了。

    这家里,除了老太太,还真又出了一个明白人。老四倒是看的明白了。

    金成安过去坐下:“你说的是!为父为君尽到了臣子的本分,也该为老太太尽一尽为人子的本分了。”

    都说知子莫若母,老太太这两年眼睛不行了,看不见了。但这眼瞎心不瞎,什么事情在她老人家的心里都明镜似得。她这是断了药,给自己的退提供了一个借口。

    见长子还要说话,他忙摆摆手:“不要多言。此时就这么定了。我跟你们二叔一起走,这家里就得你们先守着。行了,都去忙吧。”

    四爷起身,就拉着金守仁往出走。

    “老四,你说父亲这……”金守仁叹了一声,“这等将来回来,朝廷上哪里还有父亲站的地方?”

    四爷看着金守仁摇摇头,“父亲决定的事,大哥还是不要跟楚丞相提为好……”

    金守仁眼睛却一亮:“怎么能不提呢?幸亏你的提醒了,我这就打发人去楚家。”

    四爷看着已经窜出去的金守仁,眼睛眯了眯。贵武在后面跟着,低声问道:“爷,您这是想叫世子去求助呢?还是不想叫他去求助?”

    四爷瞪了贵武一眼:“等你能看明白了,你也能当爷了!”

    回到院子的时候,见林雨桐不在,就问丫头道:“你们主子呢?”

    “大姑娘……不是!是世子那边的一个姨娘来了。”满月低声回了一句。

    这是说林雨枝吧。

    满月奉了茶,“要去告诉主子一声吗?”

    “不必了!”四爷端起茶,喝了两口,就起身道,“等你主子忙完了,就告诉她,我在书房。叫她忙她的,不用管我。”

    满月忙答应了,起身送四爷出去。

    东花厅里,林雨枝坐在林雨桐的下首。屋里并没有丫头伺候。

    “二妹,我不瞒你。”林雨枝面上没有丝毫的异色,“我是装的。”

    林雨桐心说,我能不知道你是装出来的吗?她摆摆手,“你想做什么,都是你的事。这些事情,你不必跟我讲。”

    “二妹!”林雨枝站起身来,抚着微微有些显怀的肚子。“二妹,这孩子生下来,于你也是有益处的。”

    林雨桐就有些不耐烦了,“之前,能帮你的,我都已经帮你了。如今的路,你是自己选的。是好是歹,你都得自己受着。我不会插手的。”

    林雨枝嘴角动了动,好半天才道:“也没有什么事,就是想来问问你,如今的的新皇,可是恒亲王?我怎么恍惚的听着,好似还有皇太孙?”

    上辈子绝对没有什么皇太孙的。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怎么好端端的,多出一个皇太孙来呢。她如今什么都还好,就只一点不好,那就是消息太闭塞。楚夫人对她像是养猪一般的养着,那还是看在肚子里的孩子的份上的。自己唯一的依仗就是这孩子的造化大。若是有了太孙,这孩子的造化又在哪了呢?

    于是,她的表情越发的焦急起来,“都是丫头们私下里嘀咕,我听来的。可这些丫头们她们懂什么……”

    林雨桐点点头,“没错,是有皇太孙,如今应该叫太子了。大行皇帝将端亲王的庶长子过继给皇上了。就是这么一码事。”多余的,她却不肯多言了。

    这话一说完,就见林雨枝陷入了沉思。林雨桐没心思陪她在这里坐着,起身叫了三喜,“送姨娘回去吧。你亲自送过去。”

    林雨枝一愣,还要说话,就被林雨桐打断了,“如今,虽然已经是二月天了,但还是冷的很。有身孕的人,还是不要出来晃悠的好。要是万一有个好歹……”她看了看林雨枝的肚子,“我可担待不起。”这府里不欢迎这个孩子的人多了,不自己躲起来,先把孩子生下来再说,四处打听这些东西能做什么?凭她那点水平,还想改变什么不成。

    “我……”林雨枝一把拉住林雨桐的袖子,“我还有最后一件事求你。帮我把春梅从林家要来……”

    林雨桐就纳闷了,自己长了一张圣母脸吗?“你自己能从林家要回来,为什么非得让我出面。你无非就是想告诉世子夫人,叫她别过分,别随意的伸手。否则,这府里还有我这个嫡亲的妹子在,你真要出事了,自有人为你出头张目。可你怎么不为我想想。姐姐给人家做了侍妾,我的脸面在哪?你叫我跟世子夫人这妯娌之间如何相处?不要再打着姐妹的幌子挑战我的极限了。”话没说完,林雨枝的脸色就不好看了起来。林雨桐不去管她,只对三喜道:“将姨娘送过去,告诉世子夫人一声,叫她看管好妾室,别再放出来到处晃悠了。”

    三喜扶着面色铁青的林雨枝出去,心里叹了一声,大姑娘这是何苦呢?再说了,自家主子又不是救苦救难的菩萨,还能有求必应不成。

    楚怀玉打发了三喜之后就不由的笑出来,“这样的蠢货,既然想留下就留下吧。你说,同一人家出身的姑娘,相差怎么就这么大呢。这位四弟妹可是个人精子。”

    而林雨桐在三喜带走了林雨枝后,就回了屋子。听说四爷在书房,林雨桐没去打搅。他最近在忙着重新编制密码符号,还有完善传信识别的办法。因为他怀疑,旧有的东西,金成安大概已经知道的七七八八了。

    可将固有的东西重新替换掉,他自己忙就不说了,但就对所有的暗卫来说,重新学习也是个艰难的过程。很多东西是他们都习惯了半辈子的,突然要变,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关键是,很多人还在任务当中,并不能随时的撤回来重新叫他们来熟悉这些新规矩。所以,在一定程度上,还不能搞一刀切。原来的东西还得用,但怎么来完善它,叫它能跟新的规定衔接上,才是个大问题。

    已经二月了,天气也慢慢的和暖了起来。林雨桐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忙。

    自家庄子上,得重新梳理一遍。之前不管是谁的人,这管事不能用心任事的都被林雨桐给换了一遍。也不留这些人在庄子上了,直接将卖身契给发还了,该干嘛就干嘛去。

    “主子就得这么治一治这些人。”满月撇嘴,“离了主家的庇护,我看他们怎么过活。”

    三喜点点头:“说的也是,外面如今的粮食价钱都翻了两番了。没点家底的,光是这个春荒就得把家底给刮干净了。”

    林雨桐原本还随意的听着,听了这话,一下子就愣住了,“你说什么?”

    三喜纳闷的道:“粮食价格翻了两番了。”

    林雨桐的手一下子就顿住了,这些大臣都是吃干饭的,京城的粮食价格涨成这样,他们也不闻不问。

    正说话呢,四爷进来了,“帮我收拾一下,我出门一趟,晚上回来的可能有点晚。”

    林雨桐挥手将丫头们都打发了,才进了里间,叫四爷将衣服换了,他应该是急着去暗卫营吧。“可是为了粮食价格的事?”

    “比这还凶险。”四爷一边换衣服一边道,“我刚从外面回来,京城多了许多御林军巡逻。”

    御林军?!

    禁卫军是戍守皇宫的安全,御林军却是负责整个京畿的防卫。

    如今出动御林军,肯定是有什么变故了。最怕的就是这一动作闹的人心惶惶,激发民变。

    林雨桐给四爷收拾好:“你不用担心家里,自己小心就行了。”

    “安心吧。爷什么时候办过以身犯险的事?”四爷说着,转身就走,“外面乱的很,你就在家里呆着吧。不管什么事也别出门。”

    送走不放心自己的四爷,林雨桐在屋里转了几圈,自己能做点什么呢?

    “来人……”林雨桐朝外面喊了一声,随后,三喜就快步走了进来。她这才低声交代,“请石掌柜来一趟。”

    三喜见林雨桐小心,就道:“我明白了,进来的时候一定会谨慎的。”

    石中玉来的很快,“早想来看看姑娘了,可你们这府里又出了丧事,我倒不好上门了。”

    林雨桐拉了石中玉坐了,将婚前石中玉给自己的那个玉佩又递给石中玉。

    石中玉一愣:“姑娘这是何意?这可是主子的一片心意。”

    林雨桐摆摆手,“你误会我的意思了。”她将玉佩递过去,“这些钱应当花在刀刃上。娘现在在宫里,既不是皇后,也不再能做宠妃。她得在宫里站稳……”说到这里,话就不能再往下说了,“你只玉佩给我娘看了,她就懂我是什么意思了。”

    石中玉这才接过来,“我回去就想办法通知何嬷嬷。”

    林雨桐就点点头,“另外,我还有几句话,要对你说。对不对的,你自己琢磨。”

    “姑娘何必这么见外,有话尽管说就是。”石中玉说着,脸上就带了正色。

    “你以前,一直在交好后宅女眷,这一点做的很好。”林雨桐看着石中玉,“但如今不一样了。你的视线应该从后宅里慢慢的抽出来,然后多朝外面看看。”

    “朝外面看看?”石中玉一时没能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朝外面看?看什么?”

    林雨桐这才低声道:“看看外面的世道民情。就比如如今,外面粮价格翻了两番,大街上到处都是御林军。这背后又牵扯了哪些事?你将这些原原本本的传回宫里,这才是我娘如今最想知道的事。”

    石中玉心里有几分不明白,但还是什么也没说,默默的先记在心里。

    等甘氏接到消息,已经是晚上了。她手里抚摸着又送回来的玉佩,转手交给何嬷嬷,“你收着吧。以后凡是要用银子了,你就从这里面取吧。”

    “姑娘这是何意?”何嬷嬷躬身接过来,这比银子可不是小数目,她大概真不知道这是多少银子,才还回来的吧。

    甘氏摆摆手,“嬷嬷,您跟了我这么些年,怎么还没有一个孩子明白?”

    何嬷嬷就笑道:“当年老奴跟着主子去听老爷讲学,老爷不也说,这不管做什么,都得有一份悟性吗?老奴就没这份悟性。”

    甘氏不免失笑,“罢了。不说这个了。你打发人,请皇上务必过来一趟。”

    何嬷嬷见主子脸上的神色凝重,就赶紧退了下去。

    “哈哈哈哈哈……师妹跟朕真是心有灵犀。朕正说要来找你,你就打发人来请了。”皇帝进来,一身明黄的龙袍,让他身上整个人都显得神采飞扬。

    “什么事这么高兴?”甘氏亲自过去,递了热帕子过去。

    “年号定下来了,就叫‘永康’。你看如何?”永康帝用热帕子捂在脸上,却不急着取下来,而是就那么盖着,躺在榻上,等着甘氏说话。

    “永康?”甘氏点点头,“这个年号取的好。”她笑着,就又拧了一个热帕子给他换了敷在脸上,“这叫我想起小时候的事来。”

    “一个年号,怎么倒想起小时候的事了?”永康帝将热帕子往下拉了拉,露出一双眼睛出来看着甘氏。

    “您还记得,当时我爹问您这国之根本是什么,您当时是怎么回答的吗?”甘氏轻声细语,仿若说的只是那昔年的往事。

    “怎么会不记得?”永康帝一下子就将脸上的帕子拿下来,然后坐起来,“朕当时说,农桑为国之根本。当时,朕也就八岁吧。”

    甘氏点点头,“是啊!当时跟您一起的,还有端亲王。当时端亲王言,戎马可得天下,故而,戎马应是国家之根本。所以,爹爹就决定收了您为弟子。”

    永康帝不由的就哈哈大笑起来,“他向来是看不进书的,在府里,启蒙的先生也有讲学,只他不肯听,即便听了,也只作乱风过耳,半点不往心里去。而朕当时确实记得几句圣人之言的。”

    甘氏点点头:“圣人云,百人农,一人居者,王也;十人农,一人居者,强也;半农半居者,危也。缘何陛下八岁都能记住的道理,如今怎么偏偏给忘了呢。”

    “什么意思?”永康帝收起脸上的笑意,看向甘氏,“将你的话给朕说清楚了。”

    甘氏将手里的帕子放回水盆,将挽起的袖子又轻轻的放下,这才坐在永康帝的对面,“陛下,如今已经二月了。春回大地,万物复苏。农人们都已经开始平整耕地,准备耕种了。这些事,在我看来,自是重中之重,要中之要。”她说着,就轻叹了一声,“我也知道陛下担心的是什么。可您真是多虑了。这天下的百姓,每天为自己的衣食之事,尚且忙不过来呢,谁有心去管坐在皇位上的天子是哪个?民以食为天,只要能叫他们吃饱肚子的皇帝就是好皇帝。安民、抚民尚且来不及,怎可以兵压民?”

    永康帝眉头一挑:“你的消息倒是灵通。朕调御林军来京城戍守的事,你知道了?”

    甘氏轻哼一声:“这宫墙之内,什么风刮不进来?更何况是这么大的事!我倒想知道,这是谁您出了这么一个阴损的主意?”

    “阴损?”永康帝哈哈一笑,“你这张嘴啊!怎么?对于楚源,你还有怨气?”

    甘氏心里一动,眉头却越发的皱了起来:“楚源?没想到还是一位老臣!”

    老臣?

    永康帝脸上的神色就奇怪了起来,“是啊!是一位老臣。由先帝简拔,辅佐过先帝的老臣!”

    甘氏就看向永康帝:“陛下,要是我说这楚源是不安好心,您不会也以为我这出于私心吧?”

    永康帝好整以暇的看着甘氏:“有私心是肯定的。但朕允许你将话说完。哪怕是出于私心的攻讦,只要你的话有道理,那就说说吧。说说也无妨。”

    “知我者陛下也。”甘氏十分坦然,半点都没有因为被人揭开心里的小九九而尴尬。只接着道:“去年冬的一场大雪,赈灾救灾,将库存的粮食都已经征调完了。端亲王当时想的是好的,从勋贵大臣,从粮商,从百姓的手里将粮食征调出来,也这确实是度过了当时的难关。可如今,大地回暖,积雪消融,江河湖海的水暴涨,春汛的可能尤其大。这是在京城之外的不安定因素。再说京城之内,天子脚下的地方,粮食如今短缺严重。即便想从外地征调粮食,可是雪水消融,道路泥泞。这路途上运输慢不说,再加上耗损,已然是来不及了。粮价疯长,商家囤积居奇,人人争相购买。这样的日子,普通百姓家里,能撑过几天去?”她深吸一口气,“到时候,京城之外,春汛蔓延,又正是青黄不接的时节。必将导致流民四起。再说京城之内,以如今的粮价,撑不了几天百姓们就吃不上饭,这一旦吃不上饭,可就要生事。这御林军即便驻守京师,难道真要等出事之后,再血洗京城。那这可就无异于火上浇油。激起民变,也只在昼夜之间。到那时,陛下又该如何?”

    永康帝的面色慢慢的沉凝起来,“依你看,朕当如何?”

    “皇上如今连登基大典都没办,自然万事都该求一个‘稳’字!只要天下稳当,这朝堂便稳当。朝堂稳当,您的皇位才能坐的稳当。”甘氏语气一转,带着几分冷意的嘲讽,“这个道理,我这个妇道人家都明白,他一个丞相反倒不明白了吗?稳,于您有利。但乱,又会让谁得利呢?”

    永康帝就想起之前甘氏的示警,金成安早就有不臣之心。乱了,自然就有人能趁乱而起了。“是啊!你说的对!朕也意识到了危局。应对危局,不外乎两种办法,一种是震慑,一种便是安抚。楚源主张震慑,你主张安抚。”他轻笑一声,“都对,也都不对!”他起身,转了两圈,就道:“朕即刻便拟旨,开皇家粮仓,平抑京城粮价。凡囤积居奇者,杀无赦。另外,也该叫工部和户部,抓紧拿一个章程出来,应对各地可能会有的春汛。而御林军……驻扎京城十里之外,以防不测。”如此,方可保万全。

    甘氏一愣,赶紧躬身行礼,“陛下圣明。”

    永康帝点了点甘氏,“不过,你的提醒,朕记住了。这个楚源,的确有些不好琢磨。”

    甘氏就抿嘴一笑,再不多说一言。

    永康帝看着甘氏,不知怎的,突然发出一声感叹,“我最喜欢你的,就是这一点。知道分寸!”明知道自己对楚源已经心生不满了,却不会再针对楚源猛追狠打。这就是分寸。

    看着永康帝离开的背影,甘氏的眼里闪过一丝忧虑。夸自己有分寸,那这自然是映射别人没分寸了。这话是说谁呢?她扭头问何嬷嬷,“皇后又干什么了?”

    何嬷嬷低声道:“李家的老夫人进宫了。在朝凤宫住下了。”

    李家的老夫人柳氏,是皇后的母亲。进宫陪伴皇后这也没什么,但是这得皇上开口给皇后恩典,而不能由皇后开口,更不能由李家撺掇皇后开口。

    外面都以为皇上真的敦厚,所以,行事难免有些失了进退。这位老夫人就是如此,女儿虽嫁进了皇家,可并不得当时的王爷宠爱。而且,这位王爷一直也没有在李家面前表露过丝毫的夺嫡的心思。因此,李家早对这个女儿放弃了。可谁也没想到,她还有一飞冲天的时候。如今,倒是有些扬眉吐气了。只是看在别人眼里,就难免显得张狂。

    何嬷嬷低声道:“听说,柳氏进宫跟皇后提了太子的婚事。想从李家和柳家的姑娘中遴选一人……”

    “糊涂!”不等何嬷嬷说完,甘氏就皱眉了,“皇后怎么说?”

    “皇后……没反对。”何嬷嬷叹了一声,“您看,要不要提醒皇后……”

    “疏不间亲,你叫我怎么说?”甘氏哼了一声,“说她的亲娘在坑她?”

    这话哪里能这么说呢?

    何嬷嬷赶紧道:“就当老奴什么也没说过。”

    甘氏又看了看何嬷嬷手心里攥着的玉佩,“像是给你这个消息的宫人,你就不要吝啬了,只管打赏。如今可明白了那丫头送回玉佩的意思了?”

    何嬷嬷这才恍然,这是叫主子折节下交。“可是……”这也太委屈了。

    “痛柔屈不耻,以就大事。”甘氏喃喃的说了两句,就不由的笑了,“如今,石中玉倒是越发不如那丫头了。你明儿传消息给石中玉,叫她听姑娘的调遣吧。”

    何嬷嬷就明白主子的意思了,这是要将石中玉给姑娘了。“这也是她的造化。”

    甘氏笑了笑,没言语。这并不是给不给的问题,而是如今,石中玉的眼界和见识,明显不及那丫头。

    林雨桐坐在炕上,等着四爷。她手里拿着针线,其实根本就没做几针。不时的拨弄一些灯芯,然后朝外面看上几眼。

    四爷回来的时候,脚步很轻。也没叫外面的丫头通报,结果一掀帘子,就看见她盯着烛火愣神,“怎么看着灯,也不怕闪了眼睛。”

    林雨桐这才赶紧起身,上下打量了一眼四爷:“没事吧。没事就好,我给你端饭去。”

    四爷拉着林雨桐:“叫丫头们去。”他说着话就先进了里间梳洗换衣,“你也别跟着提心吊胆了。今儿我顺势选了十八卫出来。之后有事叫他们传话就成。不是十分要紧的事,我就不露面了。省的我一离开你眼跟前,你就跟着悬心。”

    这个当然好了。林雨桐叹了一口气,“见过你挥斥方遒,就舍不得你躲在角落里筹谋。”

    四爷一愣,再是没想到她是这么想的。他失笑道:“谁说挥斥方遒就一点得站在高台上了。就算躲在角落里,也一样能左右天下时局,朝廷动向。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呢。爷都觉得,爷正在升级呢。自己玩的挺好,你就别跟着伤春悲秋了。”

    林雨桐才不信他的鬼话,却也不和他辩驳,出去将丫头们送来的食盒提进来,就打趣道:“叫我听听,接下来你打算左右什么?”

    四爷将碗接过来,哼笑道:“咱们之前的计划不变,第一个目标,楚源。”

    楚家不倒,楚氏就依旧强硬,这府里,他们就势必还会受些委屈。最重要的是,楚家一旦倒了,金成安的大事就得受阻。如今就得压着金成安,不能叫他急着挑出来。要不然跟着他成了乱臣贼子,岂不委屈?

    林雨桐这下才真的正色起来,“这说的是真的?”真的对楚源下手?

    就是皇上,面对大行皇帝一手简拔起来的老臣,都不好贸然出手的。

    四爷却奇怪的看林雨桐:“爷什么时候说话不算话了。如今的时机刚刚好。一朝天子一朝臣啊!”

    林雨桐恍然。这朝中要是没有应和自己的臣子,只怕皇上的政令,都传不出皇宫吧。楚源虽是因为金成安的关系,跟皇上之间,算是有从龙之功。但是……皇上对这样的老臣,心里存疑。在这样的人面前,摆不出为人君的架子来。他就缺少底气。

    搬开楚源,自然就是给皇上的人腾位子了。

    “这事什么时候办?”林雨桐有些跃跃欲试。

    四爷扒拉着饭:“再推一推。春汛将至,京畿又闹粮荒。即便这楚源有些碍眼,但咱还是以大局为重。一个楚源,只不过是暗藏的疖廯之疾。跟那么多百姓的利益比起来,他算得上什么。”

    林雨桐马上凑过去,跟四爷说了给甘氏传话的事,“也不知道她到底是怎么想的,能不能领会我的意思。可千万别叫我失望才好。”

    四爷放下碗,正色的看着林雨桐。

    林雨桐被他看得毛毛的,用手背抹了一把脸,应该没脏,“怎么了?我哪做的不合适了?”

    四爷就笑了下来,“爷才说自己能左右天下大事,这话出口了,但到底还没做呢。而你不一样啊!你比爷高明!你做的这事,何尝没有搅动风云的功效?”

    林雨桐推了四爷一把:“去!没事拿我调侃起来了。”

    可第二天,得到的消息却叫林雨桐眼中一亮。开皇家粮仓放粮,平抑京畿粮价。御林军从进城撤离。桩桩件件,都证明甘氏确实明白了自己给她递消息的意思。

    而四爷却马上起身:“你也换衣服,咱们去见一个人。”

    见人?

    见什么人?

    林雨桐换了一身素朴的衣服出来,跟四爷两人只带着三喜和贵武就出了门。

    从车窗上往外看,京城跟之前还是有点不同的。

    如今正在国孝期间,不准婚丧嫁娶,不准饮宴歌舞,甚至是不准食肉。如此想一想,这京城的生意可不就没法子做了吗?

    四爷似乎知道林雨桐的心思,笑道:“内城是萧条了,可外城该热闹还是一样的热闹。”

    林雨桐点点头,到哪里都有这样的事。城内怕被人逮住,怕被御史弹劾。可城外,在他们看来,就是‘天高皇帝远’了。再说了,那里三教九流,人员混杂,谁也不问谁的来历。出来碰上熟人的几率也低啊!“在哪都有这样的人,总是尝试着想要钻空子。”

    四爷则不以为意,“有一家素菜的馆子不错。豆腐宴做的,听说是一绝。等会儿办完事了,带你去尝尝。”

    林雨桐还真不知道他带自己来是见什么人,办什么事。结果马车出了京城,在外城转了几圈,就停在一户庄户人家的不远处。这院子没有院墙,只有篱笆墙和栅栏门。马车停在外面,就能将院子里的情景看的一清二楚。

    “叫我看什么?”林雨桐朝院子里看去,除了一个妇人和两个小子在磨豆腐,也没什么人。

    四爷摆摆手,“再等等。”

    可这一等,就是大半个时辰。听到驴叫声,林雨桐才探头去看。

    结果就看到一个一身麻衣,还浑身补丁的汉子从驴上下来,朝院子里走去。

    “你要带我见的人是他?”林雨桐诧异的回头。

    见四爷点头,林雨桐才又看过去,这个黑脸一身补丁的汉子是谁?有什么特殊之处值得四爷专门叫自己来见吗?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