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9章 庶子高门(43)二更
    庶子高门(43)

    金成安跟楚源相互对视一眼,心里都有些骇然。这一变故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

    想到罗锅的消息已经迟到了好些天还没有送过来,他的心就不由的砰砰跳了起来。难道暗卫营那边出了变故?皇上应该不会疑心到自己身上才是。这么想着,心里就更安稳了些。他的视线看向跪在皇上身前的恒亲王,心里不由的泛起了凉意。

    这位如果真的成了太子。那可就变得名正言顺了。一个名正言顺的太子,大概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像自己这样的人。因为正是自己这样的人,见过了他私底下的肮脏与污秽。

    这段时间的接触,他也看出来了。恒亲王可远不是看上去那么宽和。等将来他真的上位登基,自己岂不是成了他第一个要除去的目标。

    没有了自己,就没人知道他这些不光彩的过往了。

    皇上艰难的扶起恒亲王,“儿啊,你唯一一点叫朕放不下心的,就是至今没有子嗣……”

    子嗣,是恒亲王最不愿意叫人提起的话题。

    他眼里的阴霾一闪而过,此时他终于明白了皇上的意思。皇上之前应该是真没想过要立自己为太子,如今提出来,只怕是已经察觉到什么了。他的手从皇上的手心里收回来,低声道:“儿子……儿子不孝……儿子之前就上折子,想将大哥家的顺儿过继过来。儿子现在还是这个意思……”说着,他就真的跪了下去,“请父皇准许,将大哥的庶长子过继给儿子……”他的语气一顿,回头看了一眼李湘君,“就记在王妃名下,从今往后,就是儿子的嫡长子……”

    这话一出,大殿里就是一阵惊叹。都说恒亲王厚道,可谁也没想到,他厚道实在成这样。

    李湘君的眼里就有了泪意,马上就站了出来,对着皇上跪下,“求父皇恩准。儿媳保证,自此以后待这孩子如同亲生骨肉……”她这一跪,真是真心实意的。她看着丈夫眼里也有了暖意,王爷到底还顾念着自己这个原配妻子的。半辈子了,如今能有一个儿子,也省的膝下荒凉。将来连个祭扫的人都没有。

    皇上看着李湘君满意的点点头:“你是个好孩子。朕要册封你的丈夫为太子也没见你如此……”

    恒亲王一把抓住李湘君的手,插话道:“是儿子对不住王妃。能有个孩子,是我们夫妻这些年来共同的愿望。”说着,就拉起李湘君,对着面色奇怪的端亲王行礼,“大哥!还请大哥割爱。”

    而这位被念叨在嘴里的端亲王庶长子金云顺,早已经不知所措了。

    他是皇长孙没错,但出身并不好。他生母只不过是端亲王的侍婢。而且,就算过继,人家都选年纪小点的,可过了年,他都十六了。已经算是成年人了。

    选这么一个记得住自己爹娘的孩子做嗣子,这根本就不合逻辑。

    端亲王却知道,选一个成年的孩子过去,才是最符合逻辑的。他们这是怕自己不服而造反吧。可要是亲生儿子记在对方的名下,还是嫡长子的待遇,那么,自己犯得上折腾吗?与其折腾,不如保存实力支持自己的儿子上位。而他选庶子,不选嫡子过继。却是不存好心的。这是给自己留下一个天大的隐患。庶子出头,压在嫡子头上,嫡子心里能舒服?就算知道礼法上是两房了,可对着一个本不如自己的人弯腰,如何肯甘心?有了王妃和嫡子拖后腿,自己就处处都受掣肘。

    不能不说这个算盘真的打的很好。

    皇上叹了一声:“我儿仁厚……此事准了……”说着,就看了一眼郭毅,“宣旨吧!”

    恒亲王心里一跳,难道皇上早就准备好了?他缓缓的跪了下去,耳边传来郭毅的声音:“……恒亲王仁爱敦厚……册封为东宫太子……”他心里的石头一下子就落下了。还没等他舒一口气,声音就传了过来,“……太子妃李氏所出嫡长子……册封为皇太孙……”

    皇太孙?

    李湘君愕然的抬起头来,而跪在端亲王身后的金云顺浑身都抖了起来。这就成了皇太孙了?

    端亲王看着恒亲王嘴角就勾起了嘲讽的笑,你是成了太子了,但那又如何,我儿子是皇太孙!

    这天下放在你的手里,是暂时的!最终还是要落到我的子孙后代身上。

    就连大殿里原本巴结着端亲王的人都松了一口气。要按照这么算,之前的做法也没有太大的不妥之处吧。

    恒亲王脸上带着笑意,但心里却揪成一团。

    自己知道自己的事,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有孩子了。可自己知道是一码事,被人认定不会有孩子是另一码事!皇上真的就这么认定了自己一辈子都不会再生孩子!这满朝的勋贵大臣是不是都认定自己无能?

    还有,这圣旨可是提前就写好的。也就是皇上之前问自己,只是客气的问问,他早就拿好主意了。

    那自己这个太子算什么?

    成了太子真的就万无一失了吗?没了自己,这天下不是还有太孙吗?

    自己听话了,他会支持自己。那自己要是不听话了,是不是他随时能废了自己,反正有太孙嘛!

    父皇啊!你这还是想辖制儿子!你这还是不想放了手里的权力吧!

    “太子千岁千岁千千岁!”

    “太孙千岁千岁千千岁!”

    整个大殿都跪满了人,就这么跪在自己的脚下。恒亲王脸上的笑意浓烈,心里却冷笑,到底只是千岁!而且还不是唯一的千岁!

    看着一边的太孙扶起跪着的端亲王,他脸上溢满赞赏的笑,手却在袖子里狠狠的攥在了一起。

    大殿里觥筹交错,唯一的变化就是李湘君的侧面坐了一个皇太孙。

    之前还被同情的李湘君,此时却被羡慕和畏惧的眼神包围着。丈夫是太子,儿子是太孙。这就注定了后半辈子无与伦比的尊荣。

    甘氏朝坐在上面的皇上看去,心里升起敬佩,本来马上就要兵戎相见局面,被他就这么轻巧的给化解了。如今,他依旧是高高在上的皇帝。即便病体缠身,即便手不能提笔,嘴也含混不清的说不了太多的话,但谁还敢小瞧他。

    这才是权谋吧。

    “顺儿……”恒亲王满是慈爱的看着金云顺,“你被册封为太孙,很该去敬你皇祖父一杯,这才是礼数。你皇祖父身子不好,用茶就好……”

    金云顺一愣,见这位新父亲满是宽和,就赶紧不好意思的起身,端着茶壶走了上去。

    李湘君满是担忧的看着,好似怕这位新上任的皇太孙在人前失礼一般。

    甘氏轻轻的摇摇头,真是想儿子想的魔障了。殊不知这世上,羊肉从来都贴不到狗身上。

    她嘲讽的笑笑,不由的想起闺女,心里才觉得多了几分暖意。刚要叫侍女将壶里的酒暖一暖再拿过来,结果一抬头,视线从高台上的皇上那边一扫,身子一下子就僵住了。

    此刻,皇上身边坐着一个年轻的妃嫔,手里正端着酒壶,给皇上斟酒。她刚才分明看见之前递酒壶过去的那个婢女拿着酒壶轻轻的转了一下。

    那个动作虽然小,但她确实是看见了。这酒壶应该是鸳鸯壶。

    有人要谋害皇上!

    谁?谁要谋害皇上?

    她心里闪过这样的念头,一抬头,就看见皇上颤颤巍巍的将酒杯送到了唇边,然后一口就喝了下去。

    “啊!”她轻轻的惊呼了一声,手里的杯子也掉了下去。

    恒亲王转过头来,警告一般的低声道:“小心些!”

    甘氏眼里满是惊恐!

    是他!是他对皇上下手了!

    明明都已经成了太子了,为什么还要对他自己的亲生父亲下这样的毒手?

    脑子里一团的乱,心里的冷气直往上窜,嘴角动了动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的时候,就听见一声凄厉的叫声:“皇上!陛下!”

    她愕然的看过去,就见皇上捂着肚子,嘴里不停的冒着鲜血。

    皇上的眼神落在端亲王身上,又转到恒亲王身上,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看着端亲王愣住了,而刚册封的太子恒亲王却一个箭步蹿了过来,“父皇!父皇……”

    恒亲王的手一把推开郭毅,抱住皇上眼泪马上就下来了,“叫太医!叫太医啊!”

    大殿里一下子就乱了起来。

    在大家以为今儿就要这么平稳的过去的时候,变故突生。这真的是出乎所有人的预料。

    “金成安!”恒亲王感觉到怀里的皇上的生命正在消散,他瞬间就站起来,“金成安,封锁皇宫,将混进来的逆贼都给孤砍了,一个不留。”

    金成安咽了咽口里的唾沫,兜来转去,这原定的计划还真的要执行下去了。

    他起身应了一声,紧接着就飞奔了出去。

    不大功夫,整个大殿都被围了起来。如今这大殿里,肯定有谋害皇上的凶手。

    郭毅抱着皇上的身体,眼泪一下子就下来了。太医没来!本该随侧的太医这么长之间都没来,“皇上……”

    皇上的手紧紧的抓着这个大伴,轻轻的比划了一个‘三’字。

    三?怎么会是三呢?

    皇上只有两个皇子,长子端亲王和次子恒亲王啊!

    这是糊涂了吗?

    猛地,郭毅想起那个只在王府里呆了十天就被送走的庶长子。皇上这是不成了,所以,将这位主子都排在里面了。要是按照这个算法,这个‘三’就该指的是新太子吧?

    可是……不是已经册封他为太子了吗?皇上的身体已经这样了,还能撑多久?只谁也不会是新太子吧?

    不等郭毅琢磨明白,皇上的手就慢慢的垂了下去。

    “皇上……皇上驾崩了……”

    大殿里先是一静,接着就是一惊。出了这样的事,在座的各位,谁会被牵连,谁会被迁怒,这都是说不准的事。哪一次权力的更迭,不死一批人啊。

    “皇上啊……”这回大家是真哭了。

    眼花缭乱的变故,叫人根本就来不及反应。

    恒亲王嘴角翘起一个弧度,然后才猛地悲哭一声,朝僵在当场的端亲王冲过去,一拳打在端亲王的脸上:“你这畜生!你这畜生!想当太子你拿去啊!你为什么对父皇下手?你为什么要对父皇下手!没有人伦的畜生……”每骂一句,就挥出一拳头。

    端亲王终于醒过神来了,他猛地翻身将恒亲王压在身下,拳头就往脸上招呼,“谁是畜生?叫大家看看谁是畜生?你这混蛋……”

    还没骂完,头一撇,就见禁卫军已经冲了进来,刀已经架在了他的脖子上。

    楚源此刻也冲过去,一把将端亲王从恒亲王身上掀下去,“端亲王,你敢犯上!”

    恒亲王就着楚源的手站起来,然后就摇摇晃晃的朝皇上跑了过去,“父皇……父皇……你叫儿子可怎么办?你叫儿子可怎么办?”

    靖安侯心里冷笑,今儿真是热闹。要真是端亲王下手的,能不做安全的准备。可冲进来的禁卫军明显站在新太子一边。他轻叹一声,大局已定了!端亲王算是被坑死了!他拉了拉已经快哭晕过去的长公主,“殿下该请太子殿下正位了。”此时表态正好!

    长公主看着亲弟弟被抬到龙椅上放着,想过去看看都不能。如今,伤心是不可避免,但驸马说的,也是正事。她起身,慢慢的走了过去,“太子,国一日不可以无君,好多大事还等着你料理呢。”

    说着,就起身看着下面的众人,“大行皇帝立了太子,正该拥立太子为新君……”她的视线从众人身上扫过,然后转身,跪在恒亲王的身后,“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背对着众人,拉着大行皇帝的手哭的不能自抑的恒亲王嘴角绽放了一个短暂的笑容。

    楚源跟瑜亲王上前扶起恒亲王:“殿下节哀,请正位……”

    紧跟着,二人也跪在了他的身侧,“参见皇上,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大殿里的人都跪了下来,就匍匐在他的脚下。

    甘氏随着众人一起,跪着,喊着。可她的心却翻滚了起来。

    皇上败了!端王也败了!

    败在哪了?

    就败在不够心狠手辣上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