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7章 庶子高门(41)三合一
    庶子高门(41)

    四爷没回来,林雨桐也不敢就这么在屋里坐着。就怕来人查看,自己在屋里什么也听不见,再叫人给闯进来。要是出去看吧,这屋里的水缸被挪开了,洞口大开。四爷回来还要走这通道呢,难道能就这么封上?

    她只能站在门口。想了想又将灶台里带着火星的柴拿出来,放在院子里。之后又搬了柴火过来,在院子里点起了篝火。又放了两个木墩子在火堆边,收拾妥当了,就将屋门给关上,人坐在院子里,等着消息。

    不大一会子,就有人进入了视线。这些人都是暗卫,身上的功夫却不敢小觑。林雨桐远远的看见人影朝山上来,等逐渐到了近前却听不见一点脚步声,就知道他们这些人的厉害了。

    来人一看就是往常给他们挑水送东西的小伙子,昨儿林雨桐也才知道这小伙子叫小蝮。

    蝮,是一种毒蛇。能用蝮作为名字,就知道这小伙子的真实面目可不是面上看上去那么单纯无害。

    “小蝮来了?”林雨桐站起身来朝对方招手,“怎么回事?地龙翻身还是怎么的?地动山摇的,吓的人都不敢在屋里呆着。想下山去,偏偏你们弄个大石挡路,这不是成心将我们堵在山上吗?”说着,她就开始抱怨,“我长这么大哪里见过这个阵仗,你们说着屋子还能住吗?我们还敢住吗?谁知道会不会半夜人睡的正香呢,房子就塌了下来。”她指着火堆,“看看,大晚上的逼得人在外面烤火。这大冬天的烤火……火烤胸前热,风吹背后寒。你们这些住在山下的人,肯定是感受不到的。下面没风,你们过的倒是滋润了。我说,你们到底是想怎么着啊?要杀人就干脆点,一刀砍了,咱们死的也利索点。要是嫌弃血呼啦的,你们给条白绫,给杯毒酒,都行啊!别叫人在这里受零碎的罪。慢慢的将人往死了吓唬,这可不仁义……”

    小蝮急着想插话,可这位奶奶说起话来,一口气下来就不打磕巴的。好容易他才摆摆手,“奶奶,奶奶,您倒是容小的说句话啊。”

    “你说……你说……我拦着你了吗?”林雨桐拿起柴火往火堆里添了两根,回头对屋子方向道:“爷,解完手出来顺手拿点柴火。小蝮来了……你倒是快点……”

    小蝮朝里面看了一眼,“四少爷在里面……要不我去给奶奶搬点柴火?”

    “恭桶跟柴火放在一个地方的吧。”林雨桐不可思议的看向小蝮,“我说你们这有谱没谱了,人解个手都不让人消停,这还不是折腾人?”

    “哎呦我的奶奶,这真是没处说理去。”小蝮说着,也捡了跟棍子拨弄柴火,“真没事,就是山上的石头滚下来了……”

    林雨桐赶紧往山上看:“这要正从我们的上面滚下来,这还得了?”

    “您和四少爷住的地方,上面就是一个天坑,坑里积水成了一个湖了。哪里有什么大石块。”小蝮朝上面指了指,“不过那湖您也别靠近,里面养的东西可有点凶……”

    “你们这儿就没有不凶的。”林雨桐叹了一声,“就连这石头都跟长着腿似得,到处的飞……”

    小蝮笑了笑,也不接话,就朝屋里看:“四少爷是在里面吧?”

    “不在屋里能去哪?”林雨桐头也不抬的拨弄这火堆,“上不去下不了,我们倒是不想在这里的,你能送我们回去?”

    “哎呦我的少奶奶,您可别难为小的,这我还真做不了主……”小蝮说着,就朝屋子门口走了两步,“要不,我给您看看,这屋子有没有被震的裂缝了?”

    林雨桐心里一紧,刚要说话,四爷掀帘子从里面出来,“不用麻烦你了,我刚才看过了。她一个妇道人家,胆小。你别介意!”说着,就拉着小蝮,“你来了,也就是说没事了。屋里能呆了。正好,你帮我铲点雪将这火堆给埋了,风大,有一点火星子飘出去,这山都得给烧了。”说着,就看林雨桐,“你先回屋呆着,乱七八糟的跟人家小蝮说什么呢?”

    林雨桐心里一松,嘴上却轻哼一声,转身进屋,还将门摔的震天的响。一进屋子,林雨桐赶紧将水缸挪出来放好,将四爷换下来的衣服收进来,又赶紧撒了点其他的药遮住了一些血腥味。这才坐在灶膛前面,将火重新捅开,添水,烧水。

    果然,不大功夫,小蝮还是跟着四爷进来了,眼睛不经意的一瞟,没发现什么特别的。就笑着跟林雨桐道:“少奶奶看还需要什么,您说话,咱们想办法给您办去。”

    “算了,大冷天的,凑活凑活就得了。”林雨桐说着话,就起身,将昨儿卤好的肉切了一大块用碗盛了给递了过去,“给,拿回去尝尝。老叫你这么上上下下的跑,我们也不好意思。”

    小蝮倒诧异了,这位少奶奶其实还挺接地气的。

    四爷从林雨桐手里接过来,直接塞给小蝮,“行了,拿着吧。我们这里没事,既然不是地龙翻身,我们也能安心的睡了。你也早点回去歇着吧。”

    小蝮接过来,挠挠头,就抱着碗下山了。

    林雨桐长出了一口气,好悬!差一点点就进去了。再要进去,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拦了。

    “睡吧!还能睡一觉呢。”四爷拉着林雨桐上炕,“没事了!”

    都四五点了,还能睡多长时间?

    小蝮是几拨人中回复的是最晚的。

    狄长老忙问:“怎么回事?怎么耽搁了这么长的时间?”

    暗卫是有自己的一套流程的,小蝮忙将上了山之后所见所闻,一点都不改动的说了一遍。

    “你是说……你上去的时候,并没有马上见到那位四少爷。”狄长老追问了一句。

    小蝮点点头:“属下当时也怀疑了。但当时这位少奶奶没有一点异样。属下要进去,她也没拦着。只是刚好四少爷就出来了。此时四少奶奶回了屋子,属下跟四少爷将火堆用雪给埋了。然后就一起进了屋子。屋子里没有什么异样。”

    曾长老突然道:“我记得那个屋子,水缸下是有密道的。虽然有一小段被咱们给废弃了,人不常过去……”

    小蝮摇头:“不可能!属下看了,水缸里有大半缸的水,水连带水缸,三百斤都打不住。就算这位四少爷是个高手,可这水缸移动,也不可能一点痕迹都没有吧。屋子的地面都是压平的干土,能没有痕迹?再说,这移动大半缸水,水会一点都没洒出来?可屋里的地面绝对是干爽的。”

    这倒也是!

    一边的吴长老却摆摆手:“这些都不是紧要的,只刚才你们一提,我倒是想起来了。这废弃的暗道里,会不会……”会不会就是藏人的地方?

    狄长老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对!怎么没想到这么一个地方呢?走……去看看……”

    四爷正睡着呢,一下子就坐了起来,“我总觉得哪里没做完,现在想起来了,脚印!咱们的脚印会不会留下了?”

    林雨桐翻个身:“咱们俩出去穿的鞋我都放进空间里了。而且我穿的鞋都是穿了大码的。里面塞了棉花才能不掉。所以,不怕他们比对。就算是水缸底下的台阶上有脚印也没事……”

    四爷一下子就躺下了。没错!有脚印不奇怪。毕竟进来的人不四下看看出口,是不可能的。也不符合人的行为习惯。要是将脚印全都抹去,才真是欲盖弥彰呢。

    细细的琢磨了一遍,确实没什么问题,两人这才安心的睡下了。

    而三位长老此时面对这石室里二十具尸体,才真的是蒙了。

    驼背的是罗锅,这个很好认。其他的十九人,死的最为惨烈,是金甲八和他的十八卫。

    狄长老手里的鞭子一下下的打到罗锅的背上,“这个畜生……将他剁了,仍在山里喂狼去!”

    曾长老抬头看看木槽子,又看看被利器砍断的铁锁链,“看来这位金甲九不是个简单的。”神兵利器是有,但能将这么粗的铁链子削成这样,没点真功夫绝对办不到。

    吴长老将这些尸体都检查了一遍,“明儿就先将尸体收敛了吧。这事得赶紧跟皇上说一声……”

    狄长老一把压住吴长老:“不要越俎代庖!该怎么办,自有后来人。”

    “就是不知道这位新统领什么时候露面。”曾长老摇摇头,“我现在倒是有点担心其他的。”

    “什么?”狄长老回头问道。

    曾长老四下看了一眼石洞,“罗锅将金甲八及其十八卫关押在这里的时间已经不短了,也就是说,这段时间在外面的都是替身。他们却都是听命于罗锅。而罗锅又是什么人呢?他的主子是谁?”他摇摇头,“这个我们一点门都没摸到。如今只能这么推论,这段时间,这些替身经手的事情,哪一件最蹊跷?要论起蹊跷,最蹊跷的,莫过于对金成安这些家眷的安置了。按照惯例,这里其实是不能进外人的,可这次偏偏就违规带进来了。咱们想着金成安如今的位置紧要,虽说,觉得不大合乎规矩,但还是破例了。不光是破例带进来,而且还得当祖宗一样被供着。我现在倒要问问,这真的是皇上的意思吗?如果这不是皇上的意思呢?难道这只是罗锅的意思呢?”

    狄长老和吴长老面色当即一变。如果这都是罗锅的意思,那岂不是说罗锅背后的人是金成安?而如今的金甲九又很可能是金成安的子侄兄弟。照这么往下说,岂不是说明,暗卫很可能已经成为某一方势力的囊中之物。更要紧的是,如果这一猜想被证实,那就说明,皇上的处境大不妙啊!

    “难不成这真的是阴谋?”狄长老看着罗锅的尸体,“那这罗锅被杀,难道跟之前那‘黑狸’一样,是用同伴的项上人头在做投名状?”

    其他两人点点头,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

    要真是罗锅跟金甲九是一伙的呢?先是找到了金甲八身上的令牌,然后罗锅就被他的主子亲手给杀了。之后这人再放下断山石示警,叫他们清理了冒牌的十八卫。有了这么些脑袋做投名状,谁还会怀疑他?

    “这事啊……大条了!”狄长老拍拍脑袋。

    随后的几天,这整座山给人的感觉都是肃穆的。很显然,这是在办丧事。

    小蝮挑水上来,腰里缠着白布。这是带着孝的。

    林雨桐将家里卤制的肉都放在坛子里,盖好,然后放在外面给冻上了。见小蝮好奇的往这边看,她不好意思的笑笑:“对不住,不知道你们办丧事。麻烦你多送些素菜上来……”这是要跟着吃素吧。

    小蝮心里的感官顿时就好上很多,眼圈红了一下,头就赶紧低了下去,“好!有现磨的豆腐,我一会给您送来。”

    四爷嘱咐了一句,“我们下去不方便,你带些香烛纸钱上来,我们遥祭一回,也是我们的心意。”

    看着小蝮下山,林雨桐就低声问四爷:“什么时候露面?”

    “头七晚上,在灵堂。”四爷深吸一口气,“这都是有规矩的。只是……这些暗卫,阴谋诡计见多了人,想取信他们,还真是不容易。”

    “要我陪你去吗?”林雨桐不放心的问了一声,可一问完,她就后悔了。这金甲的通道都是不能外传的,只属于金甲一个人的。怎么能带人呢?

    四爷拉着林雨桐的手来回的揉搓,“没事!放心……”身上穿的这些谁能轻易伤到他。竟是瞎担心。

    可真到了头七的晚上,林雨桐还是将能装备的都给四爷装备上了。这不是恨不能武装到牙齿,是真的武装到牙齿了。

    可真等四爷走了,林雨桐才猛地想起一件事来。上次他们都会打发人来试探,那么这次呢?既然已经猜测新的金甲可能是四爷等人,那么,试探只怕是少不了的。

    这次又该怎么将人给打发了呢?

    她还真有些挠头?能不能先下手为强,在山上的路边埋伏好,偷袭之后,再赶到金守仁和金成全他们住处的附近,将去试探他们的人也一并给迷晕了

    可这不是不打自招吗?人家本来只是猜测人选可能在这几个人之中,若是试探的人被暗算了,这不是明摆着告诉人家他们的猜测是正确的吗?

    再说了,算计别人,林雨桐还有几分把握。可这里是哪里?这里是暗卫营啊。在这地方搞偷袭,这不是鲁班门前弄大斧吗?一旦失手,后果都不敢想。

    四爷这会子没功夫想这些事。或者说,他已经习惯了林雨桐站在他的身后了。自己在家的时候,她能安静的待在一边,一天忙活一日三餐的事一点也不觉得枯燥繁琐。可自己一旦离开,将后背交给她,那同样也不需要他操心。她一准站的直直的,风吹不倒,浪掀不翻。

    他从容的将暗门打开,外面的光线一下子就照了进来,他并没有任何不适应。因为他脸上的面具,可不是简单的材料做的。就是眼睛上,也是一层透明又坚硬非常的薄膜。

    外面的人都抬眼看着,那个暗门就这么在他们眼前打开了。出来的人身材高挑修长,脸上带着一张银白的面具,这面具将人的整张脸都遮住了,想看清长相那是万万不可能的。

    “见过统领。”众人齐齐的跪下。四五十个人,声音在石室里回荡。能进来见统领的,都是负责一方面或是一队人马的管事,在暗卫营都是有官身的人。

    “免礼!”四爷的大袖袍一甩,就阔步走了出来。

    三位长老不由的对视一眼,这声音清越的很,但就是雌雄难辨,是男是女这会子都听不出来。显然,这不是本来的声音。有些人能说腹语,有些人能控制嗓音,有些人更是会口技,模仿别人模仿的惟妙惟肖。但将声音控制成这样的,还从来没见过。

    这就更叫人觉得神秘了。

    四爷不管这些人怎么想,该有的仪式还是要走完的。他拿起香烛,在蜡烛上点燃,然后恭恭敬敬的给这位已故的金甲上香。

    狄长老看着一板一眼的四爷,就不由的心里泛起了嘀咕。这要是金甲八是被威逼的,最多就是将令牌搜出来。可这有些东西,却需要口口相传,绝不会记载下来的。那么,这有些规矩,除非是金甲八亲口所说,否则,别人休想从他嘴里套出来。

    而且,据说,这有些暗门的开启方法十分奇特,只要走错一步,就会触动机关,到时候,那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所以,这金甲的传承,即便没有外人参与,也能被大家承认的原因就在这里。只要上一代金甲不认可,哪怕是生命受到威胁,被胁迫,只要故意说错一星半点,就能杀人于无形。

    眼前这个金甲九,顺利的放下了断山石,之后又顺利的开启了断山石,而如今,来的日子和时辰,以及祭奠的仪式,都没有半点问题。

    这叫他们不由的对之前的推断不确定起来。

    四爷也不去看后面几人,祭拜完,就起身,朝东侧而去。东侧紧连着的是一个议事厅,这议事厅也只有金甲手持令牌才能打开。凡是遇到大事,都是金甲与长老在里面议事。它走了过去,将令牌插|进凹槽里,用袖子遮挡住众人的视线,他们只看到那只手不停的转动,却根本不知道这需要怎么转动才能打开。

    正看的出神,就听到一声熟悉的铃铛声,这是暗门打开了。

    灵堂里的众人都松了一口气。看来这个金甲是真的得到金甲八承认的。

    “长老们请进来议事。”四爷回头看了三位长老一眼,就朝里面走去。

    四爷将里面的火把都点了起来,才看着这三位老者相继走了进来。三人脸上都有些惊疑不定。四爷也不管他们,只坐在上首的一个铺着虎皮的椅子上,“都坐吧。”话音一落,他就在椅子的扶手上按了一下,这议事厅的门就关上了。保证谁也进不了,更偷听不到。

    这机关确实是精巧的很。

    狄长老先走了过去,坐在自己的椅子上,其他两人才紧随其后。

    四爷的眼睛微微闪了一下,看来这三人以这位狄长老为首。

    “三位长老可有疑意?”四爷随意的坐着,开口就开门见山的问道。

    狄长老垂下眼睑,曾长老就问道:“不知统领对此次暗卫营出了这样的事怎么看?”

    四爷轻笑一声:“第一,老巢已经被人摸到了,而你们却不知道对方是谁。第二,老巢早就被人摸到了,而你们却丝毫没有察觉,以至于在有心算无心之下,被人给算计到了。第三,能被人摸到老底,就证明先是自己人出了问题。第四,这出问题的自己人,可能是先几代的金甲中的其中一人。否则,不可能知道这么多隐秘。另外,除了金甲,别人在外面可没有直系亲人。我可不认为,会有人为不相干的人谋划。第五,要尽快确定前几位金甲的身份。这个应该不难吧。金甲交割的时间都是有记录的,再去看看这个时间点上,宗室里哪位过世了。这个范围就很小,就不信找不出这个人来。找出来之后,看看他的子孙后代的情况。若是皇上信重之人,这府里应该也埋着咱们的钉子。如果咱们的钉子没有发现异样,那只能说明,人家早就知道这是钉子,或者钉子已经背叛。你们就可以将人撤回来另外想办法了。此后,这一家就得成为重点的监控对象。第六,从罗锅和那假的十八卫身上下手,如果对方的势力已经成了气候,那么,作为一方势力,他们身上应该有特殊的标识。这或许就是一个突破口。”说完,就看向另外三人,“这些,够了吗?”

    作为试探,这个答案可还满意吗?

    这三位长老交换了一下视线,就不由的朝上面坐着的人看去。这个人看不出年纪,但从说话的气势上来说,应该是年纪不轻了。至少也应该在三十往上。

    吴长老倒是收起了两分轻视的心思:“您说的这个……先几代金甲不忠之事……此事……事关重大,不敢轻易下结论,但就罗锅和十八卫身上,确实是有一样的标记。”

    四爷心道:要不是心里有把握,也不会在第一次亮相的时候提出来了。这么想着,嘴上却道:“可是肩膀上的梅花状疤痕?”

    吴长老点点头:“正是!”

    四爷就点头:“那就从这个梅花状印记开始查吧。范围就在皇室宗亲中,想必查起来并不困难。”

    狄长老眼睛就微微一眯,这位新统领本就出自皇室宗亲,他这般坦然的语气,难道这些人真的跟他没有关系?可也说不准这些疤痕是他之前早就准备好,如今在他们面前故弄玄虚呢。他轻声咳嗽了一声,吸引了众人的注意力,却突然道:“新统领怎么看待金成安?”

    四爷就朝狄长老看过去:“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你怀疑我的真实身份跟金成安有关,许是他的兄弟子侄。我不承认,也不否认。因为我根本就不需要向你们展露我的真实身份。而且只要我活着,你们就无权查问我究竟是谁。这一点,我记住了。我也希望你们记住。这是底线。”说着,看向狄长老的眼神就带着警告,随即话音一转,“当然了,你们是前辈,是长辈。既然开口问了,我要不说点什么,咱们这第一次见面,可就要不欢而散了。你们心里不舒服,我这心里也不畅快。”他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坐着,轻笑一声,“你们的怀疑是有道理的。但我要是承认我是,你们就信了吗?可我要不承认,你们就不怀疑了吗?除非我这面具去了,叫你们看看真面目,否则,告诉你们什么,你们都不会轻易相信。至于说这金成安,我倒真有些话要说。这个人侵吞了苗家的辽东的马场,已经十多年了。这些……你们都知道吗?你们放在谨国公府的人就没有什么消息给你们?应该是没有吧。要不然,皇上也不会对他这么信重。我如今这话,可都是在揭谨国公府的老底了。说这些,并不是取信你们,想叫你们相信,我跟谨国公府无关。恰恰相反,你们要怀疑,尽管怀疑,这点怀疑一切的做法和心态在暗卫这里算是一个优点了。其实,我跟金成安有没有很深的关系,这一点真的这么重要吗?这皇家,谁跟谁不是骨肉呢?兄弟反目,父子相疑本就是常态。即便我是金成安的至亲,难道就一定会相亲相融吗?不要纠结这些细枝末节了。盯住他吧,皇上如今的处境可不妙。至于上书皇上的事,我自会处理。”说着,就看向三人,“还有没有其他的问题?”

    曾长老和吴长老都看向狄长老,然后才摇头低声道:“没问题了。”

    四爷看了三人一眼,“那今天就到这里吧。”话音才落下,屋里的灯一下子就灭了。

    等风灌进密室,三人就睁开眼,密室的门已经打开了,光线从密室的门照了进来,议事厅朦朦胧胧的。可原本坐在上首的统领,却已经不见了。

    三人不敢多留,赶紧从门里出去。刚出来,议事厅的暗门又一次紧紧的关上了。

    却说,四爷走了不大功夫,林雨桐担心会有人上来查看,就只得出去,藏在院子的角落盯着通往山下的路。等确实见到有黑影往山上走的时候,立马就窜回屋里。

    这次四爷是去办事去了,回来的时间还真不好说。怎么才能制造出四爷在屋里的假象呢?

    林雨桐抹了一把脸,将门从里面关严实了。窗户也用窗帘挡住。这才吹灭了炕桌上的油灯。

    小蝮远远的看见亮着的灯一下子就灭了,心道:今儿晚上怎么吹灯了。

    以前都是亮着灯睡的。一整晚一整晚的亮着灯。

    每次都不能顺利见到人,这叫他心里也泛起了嘀咕。越发的轻手轻脚的靠近过去。

    可谁知还没到屋子跟前,他一下子就僵住了。屋里传来的声音叫人面红耳赤。

    “……嗯……嗯……轻点……求你了……轻点……啊……”

    小蝮是个十六七岁的小伙子,但却是个小太监。小太监怎么了?到了年纪,心里也跟长了草一样,偏偏连个宣泄的办法都没有。以前出任务,也听过别人的墙角。可从来不知道女人的叫人这么好听。这位少奶奶一直都是个爽利的人,虽然声音也好听,但听着她说话的语气和神态,人的心里升不起旖旎的心思。可如今这声音还是那个声音,可这调调,又柔又媚,一声声的叫的人心里跟猫爪子挠一样。他心里失神了一瞬,一屁股就坐在窗下的台阶上,腿都软了。

    “……我的爷……你慢点……慢点……”

    林雨桐叫的口感舌燥,端起茶杯喝了半杯子水。轻轻的撩起窗帘往外一看,这家伙怎么还不走?

    得!继续叫吧。

    所以,四爷一路奔回到,沿着台阶往上走,耳朵里就传来林雨桐低一声高一声的呻|吟声,他开始以为是听错了,愣了半天才明白过来。

    还别说,真有几分鬼心眼子。

    “爷……爷……你倒是快点啊……”林雨桐坐在炕沿上,一手拿着茶杯,一手在腿上打着节拍,嘴上一点也没闲着。她最后这句绝对是此时的心声,再不快点,就玩不下去了。

    四爷被她一声声叫的跟摧心肝似得,脚下不由的就快了起来。

    等一上来,林雨桐眼睛刷一下就亮了。赶紧起身,一把拉住四爷叫他借力上来,另一只手已经伸出去将水缸放好了。

    这边刚放好,就觉得身子一轻。

    林雨桐不由的又叫了一声,被四爷抱起来吓了她一跳。刚要抬手告诉他外面有人,结果一扭头,就见四爷亮晶晶的眼睛。

    “胆子大了,这叫声也敢叫别人听见了?嗯?”他贴在她耳边,热气哈在脸上,林雨桐顿时就软了。

    小蝮在外面听着,叫声先是停了,接着就是更大的一声惊叫。再下来女人的声音倒是轻的几乎叫人听不见了,只有男人粗重的呼吸声。

    他不由的撇撇嘴,这个四少爷看起来文弱的很,也斯斯文文的。没想到却不是个怜香惜玉的。这肯定是将少奶奶累的连叫都叫不出来了,他还一个劲的折腾的。看不出这么一个弱鸡仔的人,还有这能耐。

    这么想着,心里就猛地恍然了一下,抬头看看天上的月亮,这耽搁的时间可不短了吧。

    他吸吸鼻子,这才朝屋里看了一眼,有些恋恋不舍的下山去了。

    此时,三位长老刚从议事厅出来。到了外面的大堂,就见之前叫打探的人除了小蝮都已经回来了。

    又是小蝮!这怎能不叫人怀疑?

    一个中年的汉子上前,回禀道:“这位二老爷正跟夫人吵着呢。那位三少爷在一边劝解。为的是什么时候能回去的事。二夫人说,早知道这样,当初就该直接分家。分家了,也好过这样被连累。一家三口都在炕上坐着,属下亲眼所见,错不了。”

    另一个是个二十多岁的妇人,她轻笑道:“我这边比较热闹。这边的世子爷跟世子夫人小楚氏也正在闹脾气。事关那位守寡的二少奶奶。这位二少奶奶之前是小产了,属下已经将身子给她调理好了。这两天身上刚干净了,就亲自下厨,还给世子亲自送了过去。两人在院子里,隔着篱笆,说了半天的话。三个人都在,属下亲眼所见。”

    说完,又等了一会功夫。才说要打发人去看看小蝮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就见这小子一路跑着进来了。

    狄长老一下子站起来,“怎么?可是出事了?”耽搁的时间最长,回来的最晚就罢了,还急匆匆的跑回来。不光狄长老以为出事了,就是其他人也以为是出事了。难道新统领真的是这位四少爷?

    小蝮被狄长老的样子唬了一跳,接着才面红耳赤,吭吭哧哧的道:“……没……没出事……四少爷和少奶奶都在……”

    狄长老顿时就怒了:“在?那你怎么耽搁这么长时间?”

    小蝮左右来回的瞟,眼睛就是不敢看人。

    刚才说话的妇人就咯咯的笑了起来:“这小子一准没干好事!人家年轻夫妻,晚上都在,还能干什么?他肯定是听墙角了呗。不过,你还别说,这位四少爷还真是一位能人,这么长的时间……”她凑到小蝮身边,笑容里带着几分轻浮,“你跟我学学……”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三个长老年纪都大了,哪里会跟年轻人一样胡闹,摆摆手,叫这些没出息的都下去了。远远的还能听见几个人在一起围着小蝮打问细节的猥琐声音。

    林雨桐这次是真的累的喊不出来了。

    四爷下去撩开窗帘看人走了没有,一扭头就见林雨桐提着茶壶对着嘴喝凉茶,“大半夜喝凉茶,回头闹肚子。”

    “我累了两个时辰了。”林雨桐说了一句就躺下了。

    两个时辰,四个小时。驴都没这么能干!

    四爷:“……”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