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50章 庶子高门(34)一更
    庶子高门(34)

    脆果看着一盘子醋溜的豆芽都被主子吃光了,心里松了一口气。只要能吃的下去就是好事。

    “都下去吧。不用在屋里伺候了。”齐朵儿又去了内室收拾出来的佛堂。

    脆果应了一声,摆手将屋里伺候的所有人都带了下去。

    齐朵儿这才用手捂住肚子,慢慢的闭上眼睛。她的月事自从成亲就没来再来过,就算她再迟钝,也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她*的事并没有告诉母亲,她不知道要怎么开口来说这件事。而看楚夫人对她的态度,她也知道,那天晚上的男人一定不是世子。

    她捂住肚子,用手猛地捶打了起来。真要是叫人知道了,可怎么办?这孽胎一定不能留着。到时候,可不光是打掉孩子,就是自己,也是一个死字。

    想到这里,她心里一狠,手上越发的用劲,自己对自己下手,再狠也是有限度的。这捶打的肚皮疼,浑身都冒汗了,好像一点也用处都没有。

    “为什么?为什么这孽胎就是不掉呢?”齐朵儿失神的跪在蒲团上,不知怎么就想起父亲的那个姨娘了。那年的冬天,那个姨娘走在路上摔了一跤,身子下面就一滩的鲜血,抱着肚子直喊肚子疼。

    摔一跤?对!只要摔一跤!

    齐朵儿想到这里,脸上不由的带出几分笑来,她对着上面的菩萨磕了三个头,“菩萨保佑!菩萨保佑!”

    天色慢慢的晚了,除了风声,再没有其他的声音。安静的叫人心里发毛。

    “脆果!”齐朵儿朝外面喊了一声。

    脆果正坐在火盆边上打盹,听到喊声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嗳……来了。”她搓了一把脸,用帕子将打盹时流出来的哈喇子印记擦了擦,这才快步朝里面走去,“主子……”

    齐朵儿已经将大氅穿好了,“跟我去后院厨房一趟……”

    “厨房?”脆果上前扶齐朵儿,“主子,想吃什么,叫厨房送来便是了,怎么却想起去厨房了……”

    “母亲的胃口不好,我想亲自去给母亲下碗面吃。”齐朵儿说着,就扶着脆果往外走,“谁也别惊动,就咱们俩个,悄悄的去便罢了。”

    这是主子的孝心,不好拦着。再说,只是去后园罢了,能有什么事,她也就应了。

    主仆两人穿过回廊,才到了后院门口,齐朵儿猛地停下脚步,“你瞧我,怎么给忘了。表妹那里有发出来的蒜苗,前两天我吃着就挺好,你回院子,打发个小丫头过去要几根,现等着用呢,别耽搁,赶紧去吧。”

    “主子,您一个人行吗?”脆果朝后院看了一眼,不怎么放心。

    齐朵儿伸手推了她一把,催促道:“快去吧。没看见厨房亮着灯呢,人影晃动的,能有什么事?”

    脆果也没多想,“那您小心点,我马上就回来。”

    齐朵儿看着脆果跑走了,她才松了一口气。她看了一眼屋檐下两侧的游廊,却没从游廊上走,而是下了台阶,从天井里穿过。

    厨房所在后院,天井里是有一口井的。每天从这里打水,就算是再谨慎,水也还是会洒出来一些。天气又冷了这么些天,这井边只怕早就冻了一层厚厚的冰了。前几天还从丫头那听了一耳朵。说是如今取水,都得好几个人,在井边取水的人将水提上来,站着不能动,得直接将水桶递给台阶下站着的人,然后一个递给另一个。这就足以说明这一片的冰层有多厚。

    她提着心,一步一步的走了过去,才七八步远,猛地脚下一滑,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身子就不受控制的向下倒去。

    猛地一疼,她不由的闷哼一声。紧跟着,肚子就疼了起来。她不知道该是庆幸还是难受。

    这一声哼,厨房里的人马上就跑了出来。

    “这谁啊?大晚上的,跑天井干什么去了?”一个婆子提着灯笼走了出来。一看井边不远处倒着一个人,就骂道:“作死的,谁不知道院子里根本就下不去脚,有游廊不走,偏跑进去,哪里来的冒失鬼。”

    脆果急匆匆的跑回来,到了后院门口,就听见婆子的叫骂声,心道一声‘坏了’!

    进去一看,果不然,自家主子就那么四仰八叉的摔在地上,挣扎着要起来,但身下实在是太滑了。

    “奶奶!”脆果吓的声音都变了,三两步就窜了过去。

    那婆子一听,心里就咯噔一下,赶紧沿着游廊跑过去,这才从门口的台阶上下去。跟脆果两人,拉住躺在地上的齐朵儿的手臂,就这么先把人拉到不滑的地方,才扶她起身。

    “奶奶,还好吗?”脆果拍了齐朵儿身上的土,“先回房,叫大夫来瞧瞧。”

    齐朵儿强撑了站直了:“没事!不用大惊小怪。没伤着,咱们走吧。”说着,就对那婆子道,“赶明,叫几个小厮,将这冰好歹清理清理。”

    那婆子没口子的应了,见确实不像是有事,心里就一松,真要是摔出个好歹,她们这罪责可就大了。

    齐朵儿一路走回屋里,强撑着没叫人看出不妥来。到了屋里,她再也忍不住呻|吟了起来,身下一股子热流从身上往下流。虽然疼,可疼的叫人觉得解脱。

    “主子!”脆果脸色一白,“到底摔伤……”

    “不是……是来月事了,准备月事带子。”齐朵儿强笑了一声,“没事,就是赶巧了……”

    脆果脸上就露出喜色,这月事再不来,她才该犯愁呢。

    香梨将要蒜苗的丫头打发了,就跟三喜禀报了一声,“大晚上的,过来要两根蒜苗,真是叫人不知道说什么了?”

    三喜也没往心里去,这种事还真不必惊动主子。

    林雨桐此刻将拼出来的地图的一角拿给四爷看,“……我跟咱们以往收集的地图做了对比,收获并不大,这山脉即便改变不大,但是这河流改道,却不是新鲜事。”

    四爷摇摇头:“这地方,肯定不会是什么名山大川,要不然,就不会画出这些地图来标识了。慢慢拼吧,拼出来再说。”

    林雨桐翻看着手里的羊皮,“你说,咱们拼起来都这么的费劲,那其他人呢。我总觉得肯定有什么捷径……但咱们好像没找到。”

    她曾觉得,这羊皮的背面一定用什么办法做了记号,只要按照这些记号,就能很快的拼凑起来。可事实上,她各种办法都试过了,火烤显影,还是什么也没找见。

    “那就证明咱们并没有找到真正的钥匙。”四爷将东西给林雨桐推过去,“别费劲了,太费眼睛。”

    这东西又枯燥,又繁琐,不费这个劲。

    正说话呢,院子火光大亮,脚步声很杂很乱,还带着嘈杂声。林雨桐和四爷对视一眼,就赶紧将羊皮收了。四爷已经穿了衣服往出走了。

    等林雨桐整理好自己出去,只见院子里都是兵丁,打头的是个武将打扮的年轻人。一个个的举着火把,手持着刀刃,那刀刃在火把下闪着寒光。

    这是怎么了?金成安的事被人发现了?

    林雨桐听着动静,隔壁的世子院也乱着呢,这就是说确实是冲着谨国公府来的。

    她脑子里不停的翻腾着,这只是因为金成安的事呢,还是恒亲王跟金成安勾结的事也一并被人知道了?

    自家院子里的人少,倒也不显得乱。都站在廊下或是自己和四爷身后,没有吵嚷。隔壁的吵嚷声哭喊声却不停的传了过来。

    四爷朝站在台阶下的将军拱拱手:“不知道将军深夜造访,所谓何事?”

    那将军上下打量了四爷一眼,又朝林雨桐看了一眼,呵呵的笑了两声:“四少爷,四奶奶,咱们无意冒犯。只是对不住了,上面有命,在下也只是听命行事。还请您二位跟我们走吧。您放心,只要您移步,这屋里的东西,这满府的下人,我们都不会动的。”

    林雨桐从空间里将放着身契的匣子偷偷拿出来,塞给三喜,“愿意走的就让他们走,不愿意走的,去找石掌柜。她会妥善安置的你们的。”

    三喜忙放进袖筒里,“主子……”

    “别怕……这些人这么客气,出不了事。”林雨桐低声解释了一句。

    要真是抄家入罪,这些兵丁可不会这么客气。而如今这些人,对财物半点都不动。这就有意思了。

    四爷点点头:“那就走吧。”半点也不多问。

    这事出突然,谁也想不明白个所以然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他伸出手拉林雨桐,两人牵着手往出走。

    倒是那位将军又多看了两人一眼:“好!两位不叫在下为难,在下也不敢为难二位。请!”

    林雨桐拉着四爷的手,将匕首,袖弩给四爷往袖筒里塞。

    到了门口,才发现整个国公府都被封锁了起来,路两边都是举着火把的兵丁。此时的门口停着好几辆马车。

    “请吧。”那将军将马车的帘子撩起来,看着四爷道。

    四爷先跳了上去,进去看了看,才伸手拉林雨桐,等两人在马车里坐稳了,朝外面再一看,就见金守仁和楚怀玉也被押了出来,上了前面的那辆马车。

    四爷伸出手,轻轻的放下马车的帘子……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