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8章 庶子高门(32)一更
    庶子高门(32)

    林雨桐听到了恒亲王一声很轻的笑,“你赶紧将衣服给穿上,这天多冷啊。”

    “啊呀……我……”林芳华马上低头将衣服往身上拢,半侧着身子不敢看恒亲王。

    恒亲王起身:“你……”他实在想不起这女人是谁。说是见过自己,但她说的事都是十多年前的事了。谁记得谁是谁呀?再想想这里是国公府,能在这里出现的女人,那这个范围就很小了。可这国公府的女人他都见过的。但可以确定的是,眼前的这个女人绝对没见过!难道不是国公府的人?那这还真是有点麻烦了!要是知道这女人认识自己,刚才句不该出来的。他心里懊恼,但还是试探道,“你这样……能自己回去吗?”

    林芳华想起来的时候在园子里转悠半天,就有些赧然:“应该……应该能找回去吧。”

    那就是对这府里不熟悉了。

    自己来这府里是绝密,绝对不能叫外人知道。这个女人偏偏就是谨国公府的外人。要是走漏了消息可怎么好?是杀了她呢?还是杀了她呢?

    这几乎就是不用怎么选择的选择题,恒亲王的手又朝林芳华伸了过去,林芳华只忙着穿衣服,也没注意已经有一只手快到了她脖子跟前了。

    “王爷……”不远的地方传来随从的一声轻唤。

    恒亲王的手一下子就顿住了,微微侧头往后看看了。林芳华被这声音吓了一跳,她还真不知道还有人,可这一扭头才发现恒亲王的手就在眼前了,“王爷?”伸着手,这是要干什么?

    恒亲王嘴角又挂上笑,伸手过去替林芳华将衣服整了整,“万一钻了风进去该着凉了。”他的动作很轻柔,整理完还帮着掸了掸她肩头的灰尘。昨晚这些,才若无其事的将手收回来,“你要是能回去,那我就先走了……你真的行吗?”语气里的担心叫人的心都要跟着化了。

    林芳华愣了一下,就不由自主的点点头。

    恒亲王轻笑一声就从里面出来,随从紧随其后跟了出去。

    “怎么回事?”恒亲王一出来就收了脸上的表情,皱眉冷声问道。

    随从低声道:“回王爷,假山里还有人,属下已经留了人看着了,看里面的人到底是什么人。要是有妨碍的,再下手也不迟。”

    恒亲王的脚步一顿,扭头咬牙道:“妇人之仁,即便都杀了又如何?”

    随从面色一变,压着声音道:“属下最开始觉得藏在暗处的是四个人,可紧跟着,有一个人的气息一下子就收敛了起来。属下担心这是个高手,一旦咱们失手了,到时候闹开了,咱们也无法保证王爷能全身而退。主子您来谨国公府的消息但凡透出去半点,可能真的就要坏了大事了。因此……”

    林雨桐要是听到这话估计能惊出一身冷汗来。这四个人除了楚怀玉主仆三人,剩下的就是她自己了。她被林芳华给惊的失了心神,没想到一瞬间的事情都叫人家给抓住了。

    恒亲王听着这解释才勉强点点头,转移话题问道:“先走的那个男人没有发现什么端倪吧?”

    随从嘴角抽了抽:“……肯定不会。男人在那种情况下,除了把身下的女人恨不能叫祖宗,哪里还会有其他的念头?”主子可真能逗!就不信您在那种时候还能分心他顾。

    他的潜台词太丰富,叫恒亲王的手不由的紧紧的攥在一起,冷冷的瞥了他一眼。

    这随从打了一个冷颤,到底哪句话又说错了。他不由的小声问道:“要不要属下回去将那个女人给……”他说着,就做了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恒亲王冷哼了一声:“你长脑子了吗?”他停下脚步低声吩咐道:“查那个女人是谁?叫人看住她……那不是个聪明的人,应该没有大碍。”聪明人就不会叫破他的身份。但同样,蠢人向来好对付。就今儿那女人,两句好话,就能哄的不知道东西南北,就先这么着吧。“倒是假山里的其他人,给我盯死了。看看都是什么人。”

    随从忙应了一声。

    却说假山里,等林芳华穿好衣服离开,林雨桐就听到楚怀玉带着丫头离开的脚步声。这三人今儿可算是吓的不轻。

    四爷和林雨桐就那么收敛生息一点都不动。先是感觉有人跟着楚氏主仆走了,想必这是恒亲王留下来的人吧。四爷在林雨桐的手心里写了一个‘二’字,也就是说,这假山里还守着两个人。

    可堵在这里迟早都会碰上的。

    ‘大大方方的往出走。’林雨桐感觉到手心里四爷手指快速的滑动。她马上就懂了,于是跟四爷一起动了。两人相互搀扶着直接往正院的方向去。正院的后角门是开着的,看门的在门房里呆着,从外面还能看见昏黄的灯光。两人直接闪身进去,这才觉得紧盯在身上的视线消失了。

    两人不敢耽搁,从正院的拱门穿过,到了世子院,再从是世子院的院墙上翻过去,才算回了自家院子。

    谁知道刚进房门,远远的听见敲锣声。紧跟着,就听见有人喊:“着火了!着火了!”

    怎么会着火了?

    四爷和林雨桐对视一眼,只怕是恒亲王留下的人不确定自己两人的身份,想将主子们惊动起来,他们好在暗处观察吧。

    两人快速的将身上的夜行衣都脱下来,林雨桐将这些全都收好。又动手将头发都散开。这才将家常的棉袍子往身上一套,再去随意的披上披风。外面吵吵嚷嚷的声音越来越大,就听贵喜喊道:“主子,没事,别起来了。不知道是哪个又点火取暖,结果睡着了,火不大……”

    四爷嘴里应着,但还是跟林雨桐出去露了个脸,又打发人将拱门开了,打发人去正院看看要不要紧,这才进了里屋。

    “如此也好?”四爷进来将身上的披风一扔,“咱们留下的脚印也彻底的被来来去去的人给踩乱了。”说着,就心里一动,“这不对啊!怎么感觉这人其实在帮咱们呢。”

    真要跟着他们并不是难事,下雪天光是脚印就是个麻烦的证据。除非自己两人真有踏雪无痕的本事。可对方没跟着,而是用了这么一个办法试探,这看似试探,可来往的人一多,谁还会注意到脚印?不是帮忙是干什么?

    林雨桐的眼睛一眯:“是啊!为什么一进正院这人就不跟了呢?”其实他们都已经准备要是那人一直跟到正院,就少不得要冒险杀人了。“难道……这人其实是……”甘氏的人?

    还真是*不离十。

    外面有多乱,两人都不去管了。如今才四五点钟,还能睡个回头觉。

    林雨桐躺下了,翻了几番,才问四爷:“你说要是没有咱们在,恒亲王是不是得杀了林芳华。”

    四爷听她着语气复杂,就闭着眼睛道:“是不是觉得有些遗憾。要是咱们没去就好了。”

    林雨桐先是‘嗯’了一声,就摇头低声道:“那也不行。咱们不去,估计楚怀玉还是会去的。到时候死的可不只是林芳华。算了,只当是人家的命不该绝吧。”她今儿真是被林芳华刺激的够呛。

    而此刻的林芳华,脸上的神色变得很奇怪。

    先前摸到男人身上穿的是貂皮,但是刚才怎么看见恒亲王身上穿的大氅好似是狐狸皮的。是自己摸错了?还是在洞里的光线太暗,自己看错了?

    她躺在床上,不停的想着刚才的一幕幕。男人的喘|息声,恒亲王的轻语声,好似都在耳边。可这两个声音一会儿重叠,一会儿又好似毫不相干。她的心越揪越紧,只觉得头越来越昏沉,耳边似乎还能听见救火声。她心里就更害怕了,听那方向应该是园子里,不会自己的事被人看见了吧?想到这里,头上的冷汗就下来了,心跳的厉害,好似随时能从胸腔里蹦出来。半梦半醒之间,就看见朵儿她爹七窍流血的朝自己走过来。他眼神冷冰冰的,远远的就伸出胳膊,那一双手上的指甲长长的,尖尖的,还没等自己反应过来,那冰冷的双手就掐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了。

    “她爹!对不住……是我对不住你……她爹……不是……这不怪我……我是被逼的……对……我不是自愿的……她爹……”林芳华浑身哆嗦,偏偏头上的汗都将头发打湿了。

    齐朵儿披着衣服,伸手叫了丫头过来,“给夫人将身上汗湿的衣服都换了,用热水擦洗一遍……等天亮了,好打发人去找大夫……怎么好端端的就发起热了?”

    那小丫头应了一声,端了热水来,才上前解林芳华的衣服。可刚解开两个扣子,就‘哎呀’了一声,“二奶奶,夫人受伤了。”

    齐朵儿一扭头,脸色顿时就一变,然后若无其事的道:“喊什么,不过是磕到什么地方了,大惊小怪的。行了,你下去吧。我自己来……”

    那小丫头懵懂的看了一眼齐朵儿,见主子的脸色确实不好看,但到底不敢说话,赶紧退了下去。小丫头不懂男女之事,所以不明白这身上的痕迹是怎么回事。但是她却是懂的。

    原本以后母亲说对不起父亲是因为又想起父亲死的事了,可怎么也没想到母亲这把年纪了,会做出这样的丑事。而且这样的丑事是出在了自己的夫家。

    齐朵儿心里又是难堪又是愤怒,这个男人究竟是谁?这半夜三更的将母亲叫出去,会是什么人?是国公爷还是二老爷?想到这两个男人,她下意识的就摇头,“这两个人可不是糊涂的人。”难道会是府里的下人?

    只要想到这里,她从心底就涌出一股子恶心来。

    齐朵儿用力的咬着嘴唇,手里攥着帕子,攥的手指都泛白了。自己都已经这样了,母亲还想着跟人私会。她怎么能这样?

    她想将她叫起来,跟她吵,跟她闹,但她知道,什么都不能做。还得替她瞒着。

    “让你不要脸!”齐朵儿猛地冲上去,一把将盖在林芳华身上的被子给掀开。

    林芳华狠狠的打了一个冷颤,下意识的身体蜷缩了起来。

    齐朵儿的视线落在林芳华身上,里衣穿的乱七八糟的,肚兜和一只袜子都穿反了。她拿起水盆边的帕子,一下子盖在林芳华的脸上,脸上露出几分狰狞来,“你怎么这样!你怎么能这样?”说着,狠狠的在林芳华的脸上用冷帕子擦了几下。

    等心里的这股子邪火发出去了,她这才身子一软,一屁股坐在地上,“如今可怎么办?该怎么办?”叫人发现了,就没有活路了。

    这一坐,就天光大亮。外面传来丫头的声音,她才恍然而惊,马山跳起来,给林芳华将被子给盖上。这一看可了不得了,林芳华脸烧的通红,用手一试,温度实在是吓人。

    “打发人去请大夫!”齐朵儿这才慌神了,“快!要快!”

    世子院。

    楚怀玉头上顶着帕子,对青萍摆摆手:“千万别叫大夫,就这么着吧。熬两碗姜汤来,我先灌下去捂捂汗再说……”

    “这……这怎么行呢?”青萍试了试楚怀玉头上的温度,“有点发热……听您说话,这鼻子都不透气了吧?”

    楚怀玉不耐烦的挥手:“叫你干什么你就干什么,哪那么多话。”也不用脑子想想,这个时候请大夫,这叫那有心人知道了,还不往别的地方想嘛!

    青萍不敢说话,连忙退出去,去了茶房煮姜茶。

    楚怀玉刚躺下,门帘撩起来,金守仁搓着手哈着气进来了,“都这个点了,还不吃早饭?你这是……还没起?”

    楚怀玉抬头看了一眼金守仁,只觉得碍眼,心里就更加的烦躁:“你干脆在她那边将早饭吃了不就完了,何苦来闹我?”

    金守仁一听这语气,还当是楚怀玉又醋上了,就低声道:“你这人……昨晚是你把我撵出去的。我去了,你这又不得劲。”躺在这里装不自在,这又是何苦呢?“我这一早过来陪你吃早饭,还错了不成?我要真的不来,你说你是不是又有话说?”

    楚怀玉顺手拿了枕头朝金守仁扔过去:“我就是不自在,你想怎么的?吃早饭是吧?叫其他人伺候你吃,我今儿就是不想动弹。”

    金守仁也被撩拨的恼了,一把将枕头接住,又反手扔回去,“去就去!属狗的吧,这脾气……我告诉你,这里不是楚家,我可不惯你这毛病……”

    楚怀玉被金守仁扔过来的枕头一下子砸在脸上,心里憋着火也没言语,又听他在一边叨叨叨,叨叨个没完,‘蹭’一下就坐起来,将炕上的枕头一古脑的扔出去,“给我走远点!”

    金守仁接了一个,然后掀帘子就颠了,“还有劲砸人玩,我看还是没事……”

    楚怀玉在里面气的直喘气。要不是他跟齐朵儿那贱人婚前就有点不清不楚,自己昨天怎么会好端端的踩了一泡大狗屎。本来抓住林芳华的把柄她心里还有些窃喜,没想到后来来了个恒亲王。恒亲王半夜出现在府里,这件事就简单不了。她不是什么不懂的闺阁姑娘,昨晚的事有一字半句牵扯到恒亲王,那这天可能就不是现在这天了。所以,就算知道的再多,除了闭嘴还是闭嘴。受了半晚上的罪,换了一个担惊受怕的结局。他还来凑热闹说风凉话。这什么狗屁男人!

    等到晌午了,楚怀玉一觉起来,觉得身上松快了些了。喝了一杯姜茶,这才想起什么似得,招手叫青萍到跟前来:“将母亲昨儿打发人送来的一篓子鱼挑两条好的,你亲自给四奶奶送去。顺便替我问问她,她那里有没有新式的绣样。”

    青萍马上明白,主子不是想要绣样,而是给自己找借口叫自己一定得见见四奶奶。

    楚怀玉见青萍明白了,就低声道:“……看她还有她身边的丫头……谁身上有些不自在?”

    青萍过来的时候,林雨桐正在暖阁的炕上拼那些羊皮碎片呢。四爷在对面的书房里看书。几个丫头在外间守着做针线。

    等小丫头将人带过来,三喜就将人请到了侧厅里,“这大冷天的,难得这么新鲜的鱼。”虽然冻成冰溜子了,但这到底是新捞上来的。“我们主子昨儿还说,想吃个鱼头豆腐锅,你今儿就送来了,可不是巧了。”

    青萍将篮子递过去:“我们主子可说了,东西不白给,也得从四奶奶这里顺点什么回去。”

    三喜闻歌知雅意,这是要见了主子才能回去交差吧。“那就走吧!你只管看,看上什么就都带走。”

    等进了正屋,见几个丫头都好好的。青萍就赶紧收回视线,跟着三喜往里面去。

    林雨桐已经将碎片收起来了,坐在炕上手里拿着蜜桔正吃的欢快,听三喜说是送鲜鱼来了,就笑道:“这么大冷天的,也就你们主子能弄来这么新鲜的好东西。”说着,就对三喜吩咐,“拿一篮子橘子给青萍,叫她们也尝尝。”她吩咐完,就笑盈盈的扭头看青萍,“知道你们主子不稀罕这些,这是给你们几个丫头的,带回去分分吧。”

    这蜜桔在京城如今也贵的很,倒是林家不知道怎么得了一些,叫人给自己送了一篓子。林雨桐只得将四爷弄回来的莲藕又当做回礼给林家回了一些。

    三喜一边应答,一边嗔怪:“您怎么又吃凉的,肚子疼了可怎么好?一时一刻照看不到都不行……”

    几人说了半天话,才送青萍出门。

    林雨桐等人都出去了,才将半拉橘子仍在桌子上。这楚怀玉反应还真快,这就来试探了。

    也对!牵扯到恒亲王来府上的事,只要不是笨蛋都知道事关重大,而且跟府里的大事有关。她不试探才不正常。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