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7章 庶子高门(31)二更
    庶子高门(31)

    其实在寒冬腊月里半夜三更起床是有点二的!尤其还是为了一张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字条。这要是有人玩恶作剧的话,自己跟四爷可就被整蛊了。但想想,应该不会有人玩这么幼稚的玩笑才对。再说了,这府里藏着的秘密太多了,谁知道不去的话会不会错过什么。宁可枉了,也别误了。

    “起来吧。”四爷把林雨桐挖起来,“今儿不去看看,你心里就还得记挂这一码事。你这性子……我还不知道你。”说着,他自己就把衣服套上了,“要不我自己去瞧瞧,你继续睡?”

    林雨桐一下子就麻利起来了:“我去!我去!”

    四爷将衣服给她递过去,“我就知道……”。

    两人没有叫丫头守夜的习惯,所以出屋子一点都没惊动别人。顶着寒风,到了后墙跟下。角门已经被封死了,现在只能翻墙过去了。

    两米半的墙,根本就拦不住两个人。就算两人练功练的不算刻苦,但想轻松的翻墙,还是不难的。稍微借一点力,就能上去。

    刚翻过来,站稳脚跟,就听见隔壁的角门响了一声。

    四爷和林雨桐就都贴在墙上,不动了。下雪天的晚上,其实比其他的时候都亮堂。远远的影子都能看的清楚。两人就看见隔壁世子院的后角门出来三个人。远远一看,就知道是女人。

    楚怀玉裹着大氅,有些瑟缩的跺脚,轻声问道:“有没有看错时辰,是这个点吧。”

    青杏四下看看:“没错,是这个点。稍微有点早,咱们先过去,藏起来,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别太冒失。”

    青萍扶着楚怀玉催促道:“赶紧走吧。早去早回,叫世子知道了,可就麻烦了。”

    楚怀玉哼了一声,“他且醒不了呢。”

    金守仁是有通房丫头的,昨晚就歇着那丫头那。她叫人听了两人的墙根,知道这两个不要脸的折腾了不少时间,子时前才睡下,这会子睡的正踏实呢,哪里就醒来了?

    看着这主仆三个一径朝园子里去,即便林雨桐不知道假山在什么方向,也知道她们去干嘛的。要不是有事,谁半夜三更的往园子里跑。

    看来这犯二的人还不少嘛。

    四爷扶着林雨桐顺着墙根下走,“这写字条的人到底是请了多少人来?”

    林雨桐摇摇头,谁知道呢。

    两人不想叫人知道自家也跟着去凑热闹了,所以,不可能在自家的墙根下留下脚印。直到正院的角门附近,才从墙根下闪出去,快步的往假山的方向奔。远远的看见楚怀玉主仆往这边走,两人躲在一排冬青后,然后才进了假山里面,躲在洞里听着外面的动静。四爷顺手将里面歇脚用的石墩子挪到两边的洞口,挡一下路,省的再被人给闯进来。这洞口都小,里面洞却不一样,非常的宽敞。而且有些是梨形的的,有些是葫芦形的。在暗影里躲着,只要不闯进这一支的洞口,就轻易不会被人发现。再加上这假山好几个洞口,里面都是相通的。这边进不了,他们不会死磕,再走两步从另一边进去也是一样。

    楚怀玉主仆就是如此,在洞口闪了一下,就又走了。还听见一个丫头小声嘟囔了一句,“怕是看园子的将石墩给挪出来了,大概又在里面点火取暖了。”

    急跟着,就安静了下来。除了雪落下的簌簌声,就再没有其他的声音了。这一等,就等了小半个时辰。外面的脚印都被雪盖严实了,才又听见脚步声。

    这次林雨桐听见一个男人的声音:“连个脚印都没有,还没来吗?”

    这个声音林雨桐没听过,但是四爷却听过,这不是胡子琪吗?他在林雨桐手心里写了一个‘胡’字。

    林雨桐就恍然,原来是他。一时间又觉得这货,真是胆大包天了。她现在觉得,齐朵儿只怕也收到字条了。

    自己和四爷是属于知道这府里有秘密的一类人,总害怕错过了什么,才愿意跑这一趟的。而且自己是两人互相作伴,出问题的可能性不大。那么楚怀玉来是为什么?看她的样子是瞒着金守仁的。难道这里面有误会,该不会以为那字条是齐朵儿给金守仁的吧?越想越觉得可能。

    不过,反过来一想,又觉得齐朵儿可能不会来。因为齐朵儿是心里有鬼的。那天晚上她到底是跟谁过了一夜,她其实也是不确定的。她接到字条,只怕心里会害怕,但绝对不会来赴约的。当然了,这也是自己的猜测,也有可能她越是心虚越是想弄清楚呢。

    才这么想完,就听见那外面的人嘀咕了一声‘还真来了’。

    还真来了?看来这货也知道这办法愚蠢。有些拿不准吧。

    可再愚蠢的办法,只要凑效就行。这不,齐朵儿竟然来了!

    她的脑子呢?林雨桐一时之间还真有些想不通。

    同样想不通的还有楚怀玉,她这会子都傻了。她满以为是齐朵儿约了金守仁,谁能想到来的是个男人?这要是叫人知道自己跟个男人半夜出现在同一个地方可怎么得了。狠狠的抓住两个丫头的手,才叫她不至于因为惊吓而发出叫声。

    等听到这人说了一声‘还真来了’的时候,她心里一下子就松了,她倒要看看,这今晚到底要演什么戏。

    林芳华用斗篷将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可还是冷的让人受不了。她谁也没带,就怕这丑事传出去。可自己来了这园子,弊端马上就显露出来了,对人家的园子,自己根本就不熟。又是半夜三更的,转了好半天,才看到一个男人的脚印,还没有被雪覆盖,显然才过去。顺着脚印,她才远远的看见假山。

    不光看见假山,还看见一个男人的身影闪了进去。

    洞里才真是伸手不见五指,跟外面的雪地里有些亮光是不一样的。

    林芳华到了洞口,还是毫不犹豫的进来了。却不想刚进来,就被一个男人抱住,紧接着,一个湿濡的吻就落了下来。她心里唬了一跳,这金守仁看着是个大户人家的好孩子,谁能想到私底下这么不堪。

    她奋力的挣扎,对方却越抱越紧。紧跟着,她就觉出不对来了,亲在她脸上的感觉,这个男人是留着胡子的。那这就绝对不是金守仁。

    只要不是金守仁,她心里就松了一下。紧跟着,她心里闪过一个念头,这府里留胡子的男人,会是谁呢?肯定不是奴仆,这男人身上的大氅,是貂皮的,她能摸得出来。那这人只能是府里的主子。是国公爷?还是二老爷?

    国公爷和二老爷都三十多岁,留着胡子,正是男人最有魅力的时候。

    想到楚夫人高高在上的脸,她心里一下子就觉得快意了起来。只要想到可能是国公爷看上了自己,又跟自己有了肌肤之亲,再想到楚夫人知道这一切的时候那张怒不可遏的脸,她一下子就放弃了挣扎的念头。

    而且……她浑身的力气像是一下子被抽走了一般,再也挣扎不了了。

    三十岁的女人,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偏偏这几年守寡,平时不觉得什么,可如今被男人的气味熏的,顿时有些意动。

    胡子琪见这女人刚开始还挣扎,如今却一副任君采劼的样子。就知道自己这次算是赌赢了。有一有二,就有三有四。这次她可醒着呢,不算自己乘人之危吧。等完事了,知道自己是谁了,往后她就没法拒绝了。

    他的手在这女人身上游走,小巧玲珑,那天晚上,那个女人也给他的是这样的感觉。还有事身上的熏香味道,都是一样的。觉得不会错的。

    不长时间,林雨桐就听见了男人的喘息声,女人的呻|吟声。

    这声音为什么这么耳熟呢?

    紧跟着,她脑子里一声炸雷响起,这不是林芳华的声音吗?怎么会是林芳华呢?

    这不对啊!

    胡大不是跟齐朵儿……什么时候跟林芳华在一起的?

    难道认错人了?

    可要是认错人了,林芳华为什么不反抗呢?这现在的样子一点也不像是不乐意嘛。

    林雨桐觉得这样的关系真是恶心,想要扔出石子惊醒一下子这对野鸳鸯。可刚抬手,就被四爷一把拉住了。他朝另一个方向指了指。林雨桐一下子就顿住了,他指的那个方向,并不是楚怀玉主仆呆的方向。

    难道还有人?这么近了,自己竟然没察觉到!这虽然跟自己被林芳华的声音给打搅的失了心神有关,但也跟对方身上可能有功夫有关。

    她攥住石子,收敛气息。

    此时胡子琪只觉得人生不能更美妙了。他喘着粗气,总算将这个女人的衣服给剥了了下来,然后猛地用力,两人都发出一声似是欢愉似是痛苦的叫声。

    晚了!

    林雨桐心里叫了一声,满心的不自在。可那边的两人完全没有自觉,在这么多人围观的情况下,折腾了好几回。也不嫌冷!

    胡子琪最开始没察觉到不对,这会子已经察觉出来了,却有点舍不得撒手了。这声音不像是小姑娘的声音,小姑娘也没有这个娴熟的技巧。可尝到了妙处,管她是谁呢?

    他的手按住躺在身下已经不能动的女人,压低声音道:“每月缝五缝十,就在这里等着爷。爷喂饱你!”

    林芳华迷迷糊糊,声音都听不真切了。但这话她记住了。

    胡子琪穿了衣服赶紧离开了,林芳华想起身,却觉得浑身都没力气,连手指都抬不起来。

    正要骂一声天杀的,只顾着痛快,痛快完了,提起裤子就走。可随后,她就听见脚步声了。她心里一喜,就道:“我还当你这冤家走了呢。怎么又回来了?还没够啊?我是真不成了?你是多少年没见过女人了?驴托生的吧!”说着,就痴痴的笑了起来,“弄的人家都疼死了。”

    林雨桐就听见那一行人的脚步声明显的顿住了。紧接着,是一个男人的脚步声,他身后随从的脚步声却听不见了。

    “真那么舒服?”这是个醇厚的中年男人的声音。

    林芳华一转三折的‘嗯’了一声:“冤家,你过来,叫我瞧瞧你的脸。”

    紧接着,林雨桐瞧见一边隐隐有光线传了过来。她都蒙圈了,这是闹什么?这明显又是另一个男人嘛。

    林芳华你干脆一头碰死算了,人你都分不清楚!

    四爷眉头一皱,这个声音他在水云观听到过。要是没记错,这就是恒亲王的声音。他赶紧在林雨桐的手心写了一个‘恒’字。

    林雨桐一下子就张大了嘴。不会这么巧,碰上了来谨国公府跟金成安密谋的恒亲王吧。可不能人道的恒亲王不会受了刺激直接把这扎眼的货色的一把勒死吧。

    “舒服吗?”恒亲王的声音温柔的简直能将人给溺毙了。

    林雨桐目瞪口呆,这变|态的脑回路跟正常人还真是不在一条线上。

    林芳华再想不到自己面前的会是他!那时候她还年轻,曾经见过他。那时候有多想成为他的女人只有自己知道。可因为甘家自己没办法选秀,跟他失之交臂,连远远的看一眼都不能。一瞬间,藏在她心里那久远的只有少女才会做的美梦,一下子就浮现了出来。

    她赤|裸着一下子坐起身来,看着恒亲王,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王爷,王爷!真的是你!原来不是只有我惦记了你这么多年,你原来也记得我的,是不是?我还记得,哪一年三月三去踏春,王爷穿了一件宝蓝的袍子,袍子上用银线绣了十八朵祥云。您的银腰带前面,挂着一个白色绣着桃花的葫芦型荷包……我以为这辈子咱们都……没想到……能跟王爷有这么一回,叫我立时死了也甘愿……”

    林雨桐咬了咬舌尖。

    嘶!不是做了一个荒诞的梦!这是真的!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