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4章 庶子高门(28)一更
    庶子高门(28)

    恒亲王跟金成安谈话的时间并不长,从进门到出去,不到半个时辰。当然了,要真是关门说上半天的话,皇上该猜疑了。

    贵武过来回了话,四爷就叫他下去歇着了。

    林雨桐正指挥着几个丫头收拾屋子,这搬家重新布置屋子还真是一个麻烦的事,零零碎碎的,看着总像哪哪都不合适。

    “明儿叫人给做几个木槽子,种上一茬青菜,年后就能吃了。要是发蒜苗,估摸着能赶上过年。”林雨桐见四爷进来,就跟四爷说了一声。如今,分给他们的人能用的真不多,满打满算三十个不到,其他那些都被林雨桐还给楚夫人了,爱给谁给谁去吧。

    四爷应了一声:“这个不急。家里没有得用的也不行,赶明我想想办法。”

    林雨桐一算还真是,自己身边就四个丫头,四爷身边一个贵喜书房伺候,贵武管着外事。这一个府里要撑起来,里里外外的好几套班子。也是最近这天实在是太冷了,冻的人没法子出门,什么都得往后缓着。

    她想起什么似得,低声问四爷:“你说,这苗家将底牌藏这那么严实,看来并没有将什么都给国公府。那你说,这苗家的旧人呢?就算是主子死绝了,那么那些旧人了?横不能有这么大产业的人一个旧人都没有留下吧。”

    四爷就马上明白林雨桐的意思:“苗姨娘肯定是没了。”不是谁都跟甘氏一样。再说了,金成安想要苗家的产业,就不会放苗家的主子活着离开他的视线。况且,那些书册种藏着的地图,真有活着离开不会不带走这东西。“不过这旧人……倒确实应该小心的查问了。”说着,就叫了贵喜进来,低声吩咐道:“去跟贵武说一声,看能不能打听到靖安侯常去什么地方。”

    贵喜应了一声,缩着脖子钻了出去。

    林雨桐就懂了,靖安侯在众人面前将苗家的事摊在明面上,这事做的想起来都觉得颇有深意。可这事她插不上手,还是干点力所能及的吧。于是叫了桂芳来:“将咱们存着的皮子翻出来,给你们四个连同贵喜贵武一人做两身灰鼠皮的,给院子伺候的一人一身羊皮的。如果皮子不够就去买,你一个人做不过来,就去找外面的裁缝。也不讲究什么绣花花色,只要抓紧做出来,这进进出出的,一个个的缩着肩膀,像个什么样子?”

    四爷比较干脆,“叫成衣铺子的来,买现成的先凑活着。”

    桂芳一算,都觉得心疼:“那这皮子……还自己做吗?”

    林雨桐就笑:“做!拢共也没多少人。这自己过,就得有自己过的气象。”

    结果第二天,满院子都是穿着新皮袄的下人。四爷跟林雨桐一早起来,要去给老太太问安,尽管前几次的时候,都只是在花厅里坐坐,问一问伺候的丫头婆子老太太的情况。

    他们如今住的院子,只有两个门跟着府里相连。一个是后花园,一个是垂花门一侧的小拱门。通往后花园的门林雨桐早叫封死了。只有这一个小拱门,林雨桐安排了两个婆子在这里守着。拱门边本身就有一排罩房,她将这最靠近拱门的罩房改成了门房。平日里这小拱门是锁着的,自家有人出去,必须从三喜这里领了牌子才能过那边院子。而那边要有人进来,先得敲门,婆子们这才开门放人进来。进来后得在门房等着,不能乱走。等婆子叫了在这里专门伺候的领路的小丫头带路,才能走动。

    今儿两人从小拱门进去,就是一条夹道,从夹道过去,进了另一个小拱门,就是世子夫妻住的院子。再穿过去,就是整个国公府的中路。往里走,第四进才是老太太住的地方。

    两口子到的时候,世子夫妻刚从里面出来。

    小楚氏昨儿晚上打发人给林雨桐送了一篮子冻梨过去,回来就听说东苑管的有多严。她倒是不觉得这样的戒备有什么不好的。管理的严了,就少生事端,在她看来是更方便了。如今见了林雨桐就笑了:“赶明我去你那边取取经去。咱们妯娌还没在一处说过话呢。”

    林雨桐见四爷跟金守仁在一边不知道嘀咕什么,就转过头跟小楚氏客套:“哪天想过来,大嫂叫人隔着门给婆子们交代一声,我也好准备准备,偏了大嫂的好东西,要是不把压箱底的拿出来,只怕说不过去呢。”

    小楚氏就笑。她是个高挑爽利的美人,笑起来带着几分张扬,就见她眉梢高挑,“我可等着呢。你可别竟拿好话甜乎我。”说着,朝大厅里看了一眼,低声道:“里面还坐着一位呢。你不知道吧,如今齐家那位亲家太太住过来了,说是二奶奶一个人孤单,住过来作伴了。”

    林芳华住过来陪齐朵儿?这还真是……

    林雨桐就明白小楚氏的意思了,这林芳华好歹是林家的女儿。“这我还真不知道,只知道前几天刚从林家搬到齐家别院,还真不知道如今住到家里了。”

    这就是说被林家扫地出门了。

    “行了,赶紧走吧,不冷啊,在门口嘚吧个没完。”金守仁的声音从一边传来。

    林雨桐一抬头,四爷已经站在台阶上去了。

    小楚氏就轻哼了一声,对林雨桐低声道:“这些爷们都一个德行,他们刚才说话的时候怎么不说冷……”

    林雨桐抿嘴笑笑,目送小楚氏离开。这才将手递给四爷叫她扶着自己上台阶。这台阶尽管在廊下,可总感觉青石板冻的硬邦邦的,滑的很。

    两人进去,这次倒是见到了老太太。屋里封闭的有些严实,为了不叫屋里的味道难闻,又用了熏香,一进门,这气味险些将人给打回来。

    等林雨桐近前了,边上的嬷嬷才小声给躺着的老太太说是四少奶奶来了,老太太就伸出手要摸林雨桐的手。林雨桐眼里的讶异一闪而过,这是看不见了吧。她把手伸过去,拉住老太太的手腕,一摸脉心里就有数了。老太太这是青光眼,时间长了,现在也就能看见一点模糊的影子罢了。而且,在林雨桐看来,这老太太的眼睛已经没有治疗的必要了。要是照顾的好,老太太这寿命也就三五个月,就到了尽头了。

    这一晃神,她的手反而被老太太拉住了。上下的摩挲,“嗯!老四倒是有运道的。这媳妇皮肉最嫩,最滑溜……”

    这都什么跟什么啊!传出去像什么话。

    边上伺候的老嬷嬷尴尬的笑笑,老太太又开口了:“……奇怪……”她捏着林雨桐的手指一根根的摸,“……这里硬……太刚性了……这好但也不好……但是个能安心过日子的人,比老二家的媳妇强,老二家的媳妇不是个安分的,守不住……”

    老嬷嬷在边上赶紧将林雨桐解救出来,“您老还没给四奶奶见面礼呢。”

    老太太一转头,找床头上的柜子一指,“再把那套红宝石的添上,那可是好东西……”

    结果林雨桐糊里糊涂的就从老太太这里拿了两份的见面礼,一套是翡翠的,水头虽然不错,但价值也就那么回事了,这套红宝石的倒真是好东西。

    林雨桐最后还是忍不住叮嘱老嬷嬷:“您给外间换气的时候,将里面的门上换上轻薄的帘子,多少能透气,人带着也舒服些。”

    老嬷嬷惊讶的看了一眼林雨桐,就干净收敛心神垂下了眼睑。

    转身出去的时候,瞥见齐朵儿在外厅一角的佛像跟前跪着呢。显然是在祈福念经。林雨桐一叹,这位倒是豁得出去。但这做戏做的……真有心孝顺,在哪念经不一样?再说了,她想利用老太太这事只怕是不成,老太太眼瞎心不瞎。而老太太的寿数大限将至啊!

    回去后,林雨桐跟四爷将老太太的身体状况说了,这人没了,要守孝的。金成安如今的位子到时候要是因为守孝有了变动,那很多事情就不好说了。见四爷点头,是往心里去了,就转移话题道:“老太太这是会摸骨看相?”

    四爷对玄学这东西,还真没有研究。不过这世上人们探究不明白的东西更多。也不能就将人家一棍子打死,说是迷信。他拉了林雨桐的手,摸了摸手指道:“有些书上是有这样的记载,谁知道真假呢?”

    林雨桐却被吊起来兴趣,“以后有机会一定学一学……”哪怕是去糊弄人呢。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两人在屋里翻腾,看有没有这方面的书。快到午饭的时候了,香梨进来问中午想吃什么,林雨桐还没说话呢,贵武进在外面求见,说是恒亲王妃下了帖子来,请林雨桐明儿去王府。

    四爷叫贵武将帖子送进来。林雨桐这才缓缓的放下手里的书,一点一点将书页铺平,“这么急……”

    贵武将帖子给四爷,四爷打开看了一眼,递给林雨桐,“你看看,确实是王妃。”

    是王妃,不是侧妃。这叫林雨桐一时有些拿不准。

    第二天早早的吃了饭,四爷亲自送林雨桐过去,“你只管去,我就在附近的茶楼等着。估摸时间差不多了,就去门口接你。”

    林雨桐就失笑:“我就那么不济事?不过是见个王妃罢了。”咱见过的王妃多了。

    李湘君得了信,就一边叫张嬷嬷去接人,一边叫人去通知甘侧妃。

    张嬷嬷叹了一声,只能早早的站在内院的门口等着。马车在内院门口停了下来,她刚要上前去迎,就瞥见一边的石壁后,何嬷嬷站在那里静静的瞧着。

    这一恍神,等转过头,就见一个高挑婀娜的身影已经从马车上下来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