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3章 庶子高门(27)二更
    庶子高门(27)

    林雨桐坐在炕上,将书一册册的小心拿出来,摆在炕上。在库房她就发现一个问题,书本的纸张看起来都变的脆了,好像指头一戳,马上就破了,碎成一片片的碎片一般。纸这种东西,放的时间久了,出现这个问题一点都不奇怪。可这也要结合环境的。如果这才干燥通风的地方,变成这个样子是合理的。但这书是放在阴暗的库房里十多年,不是被虫蛀了,不是潮的发霉了,而是变脆了了。这就有问题了。

    箱子又不是密封的多好的箱子,并不能阻隔潮气。它更不是香樟木的,能保证里面的东西不生虫。一个普通的箱子在这样的环境里存书,偏偏出现这个现象,只能说这个主人对这书看的非同一般的重要,应该是在书页上做过特殊处理的。可要说书的主人将它看的重要,为什么不能给换个好点的箱子,这很难办到吗?樟木箱子能花几个银子?

    这不是很矛盾吗?

    如今想来,这矛盾的地方恰恰说明,这书的主人的确是看中这书,但却偏偏不想叫人知道她看中这书。越是随意的处理,才越是不引人注意。要是这么想,似乎就解释的通了。

    “守在外面。”林雨桐扬声吩咐三喜。

    三喜还没应声,四爷却掀了帘子进来了。见林雨桐这架势,他就顺手将门从里面关了。

    “这么快就回来了?”林雨桐抬头看了一眼,就赶紧收回视线,小心的先把手里的书放下。又抬头看看窗外,这才恍然,都已经半下午了吧。

    四爷扶着林雨桐从炕上下来,“你这是还没吃午饭,先去吃饭,这东西我弄。”

    林雨桐递给四爷一把小剪刀:“这书页里没什么问题,拆了装订线看看。”

    等林雨桐吃了饭进去,炕桌上已经放着一小堆碎皮子了。

    “什么皮子?”林雨桐拿起一块,“倒像是羊皮,但比羊皮轻薄。”而且没一点毛,只有一层皮囊子。上面画着看不出任何规则的线条,“这是地图?”

    四爷‘嗯’了一声,“只有拼出来,才知道这是哪里的地图?”

    结果两人熬了一晚上,这地图愣是没拼出来。

    “是不是地图不全?”林雨桐烦躁的问道。这地图,每一块,只有拇指盖大小,一共一百零八块。这个琐碎啊。

    四爷将这玩意一推,“收起来吧。大概是机缘不到。”

    林雨桐只能将这玩意放在小匣子里收了,“这到底有什么东西要藏的?得什么样的宝藏,才叫苗家这么小心。”

    四爷好似对着地图也没那么看重,往炕上一躺,伸了伸懒腰:“有这东西咱们能走捷径,没有这东西,也没多少关系。我倒是想着,这马场可能真不光是养马的地方……”

    那倒是,养马就能养骑兵。

    林雨桐低声道:“这国公爷和楚丞相只怕跟北辽有勾结。他们到底给北辽提供什么,才能叫北辽给他们做这样的幌子。”

    “盐铁粮,总会占着一样的。”四爷翻了个身,“赶紧睡一会,熬了一晚上。”

    看来他今儿是不打算出去了。

    两人一觉睡起来都晌午了,一起来,就见丫头们在外间轻手轻脚的收拾东西。

    “这是做什么?”林雨桐见三喜将东西都归置到箱笼里了,像是准备搬家一样,就急忙问道。

    三喜尴尬的看了一眼四爷:“夫人打发人来说,昨天就叫人收拾最东边的宅子了。昨晚上连夜的干,这不……说是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叫人来说明儿咱们就能搬过去了。”

    这就是下逐客令了。

    可搬家哪里是那么容易的事。

    林雨桐听着外面的寒风,“雪还下着呢?”

    满月点点头:“嗯!还不小。”

    这又是大风又是大雪的,先不说连雪的将这东西都搬过去又多艰难。就只屋子不烘暖和了,人哪里受得了。这楚夫人办事还真是……没地方说理去。

    四爷朝外看了一眼:“二老爷那边也搬了?”

    “都一样。”三喜看了一眼这屋子,“东边那边倒是也有火墙地龙,可这样的天咱们上哪弄火炭去?听说二夫人去找大夫人要了,大夫人给了两百斤。”

    对了,还有火炭。

    两百斤够干什么的?这脸打的!

    有时候难为人的招数真不一定要多高明,有用就行。

    “那就搬吧。”四爷摆摆手,“摆饭,一会子我出去想办法弄炭去。”还能为了这点东西给她低头去?

    林雨桐就笑,这在哪日子都不好过。

    恒亲王府。

    甘氏亲自端了汤给恒亲王递过去,“皇上这两天如何了?王爷可见到人了?”

    恒亲王顺手将汤碗接过来,点点头:“见到了,看着有些咳症。”

    甘氏点点头,恒亲王是个特别会做戏的人。听说,晚上在皇上那里当孝子当的特别顺手。白天祈福,晚上就守在皇上的大殿外。皇上不叫进去,他就站在外面的大厅里,晚上也叫人搬了铺盖卷铺在大厅里睡。皇上到底顾忌着天气实在冷了,就叫他进了里面待着。这下他可更尽心了,皇上一咳嗽,他就摩擦前胸,给锤后背,替皇上难受的直抹眼泪。亲手熬药,亲自试药,给皇上喂到嘴边。半夜伺候皇上起夜,半点都不借别人之手。天天晚上都合衣躺在龙床下的脚踏上,守着皇上片刻不离。可等天不亮,这位一准准点消失。皇上醒来绝对见不到这个孝顺儿子。而端亲王在朝堂上忙的不亦乐乎,听说已经动了六部的两个侍郎了,侍郎往上就是尚书。这是给六部放上了自己人,随时都准备接替皇上定下来的尚书呢。两相对比,尽管知道这个孝顺儿子的目的也不能那么单纯,可心里莫名的还是觉得舒心。这露出獠牙的儿子,可没有乖顺好掌握的儿子讨喜。

    如今,这守在皇上身边的好处已经显现出来了。皇上身体到底是个什么状况,他都知道的一清二楚。

    恒亲王端着汤碗刚要喝,却一下子就愣住了。

    甘氏看了一眼,就将碗端过来,试了一口:“怎么了?不干净?没有吧。”

    恒亲王看着甘氏毫不犹豫的喝了一口,脸上的神情就柔和了两分:“以后别这么冒失。不是汤不干净,我突然想起,皇上喝完药将药碗递过来的时候,里面剩下的药汁子轻微的有点震荡,就跟水波纹似得……我端着汤,这汤也不荡……”

    甘氏的眼里闪过一丝疑惑,“什么意思?”说着,就看了一眼汤碗,轻轻的放在桌子上。

    恒亲王‘蹭’一下就站了起来,然后将手往袖子了一藏,胳膊整个曲着给甘氏看,“这些日子,我没见到父皇将手露出来过。”

    不露手?难道因为天冷?皇上住的地方能有多冷?

    甘氏的眼里闪过了然:“王爷是说皇上的手抖的厉害?”

    恒亲王眼里的亮光一闪:“恐怕比不受控制的抖……还严重……”他的手比了一个缩成团的样子,“中风了!皇上他很可能中风了……”

    说着,他先是呵呵一笑,继而哈哈大笑,像是疯了一般的笑了开来。边笑边跺脚。

    何嬷嬷在内室外担忧的朝里看了一眼,又开始发疯了。

    甘氏看着笑得不能自抑的恒亲王,突然出声道:“那么王爷打算怎么办呢?”

    恒亲王的笑声猛的戛然而止,转过脸过来看着甘氏,伸手摸着她的脸,“你说本王该怎么办才好?”

    甘氏轻笑一声,低声道:“如果我说谨国公府的楚夫人对我的女儿有些苛责,想请王爷找金成安给我这可怜的女儿出头,王爷会怎么想?”

    恒亲王的手一下子就捏在甘氏的下巴上了,眼里闪着几丝冷意。但继而就又笑了起来,“好好好!好办法!”他笑着,看向甘氏的眼神就带着几分警告,“你的确是聪明,但是你要知道,本王也不是那么好利用的。”

    甘氏脸上的神色不变,只将恒亲王的手轻轻的拂开:“我倒想知道,我怎么利用王爷了?如果我告诉王爷,谨国公和楚家很可能背后并不干净,王爷还会以为我是为了给自己的以后谋划什么吗?”她垂下眼睑,想起林雨桐叫石中玉传来的话,就道:“王爷在,我有日子过,尽管这日子不算好过。但王爷要是不在了,我就真没日子可过了。这点轻重我分不清吗?我要的,也不过是……将来保那孩子一个平安罢了。”

    恒亲王眉头就皱起来了:“谨国公和楚家?你是怎么知道的?你跟府外有联系?”

    “这点王爷不是早就知道吗?”甘氏坦荡的道:“楚氏罚我女儿跪在雪地里冻坏了腿,我留在府外的人送消息了。我叫人盯着谨国公府就是为了这个孩子,却没想到叫我知道这么要紧的消息……”

    “你这双眼睛总是能看见别人看不见的东西,这双耳朵总是能听到别人听不懂的话音。”恒亲王挑眉,指了指甘氏的脑子,“我不信这么紧要的东西能被你轻易的窥伺到。只能说你长了一个比别人都聪明的脑袋,论起抽丝剥茧的本事,本王不及你。”他的手放在甘氏的肩膀上捏了捏,见到甘氏不舒服的皱眉,就笑了起来,“不管金成安和楚源想干什么,都不是现在就敢干的。你说的没错,本王无子,要是金成安的野心比原先估计的还大,那倒是好事。对于本王的提议,他拒绝的可能真不大。”说着,就看向甘氏,“等你女儿生下儿子,咱们就过继为嗣孙,你觉得如何?”

    甘氏轻笑一声:“您这可真会算计。我女儿的儿子,对金成安来说,也是孙子。但是若是金成安跟楚家的关系太近了,金成安只怕更愿意扶持楚家女所出的嫡孙吧。到那时,过继来的这个孩子就可怜了,不听您的话还能指望谁呢?”她看了恒亲王一眼,“这都是以后的事情了,不急。我还没想好。”

    恒亲王拍了拍甘氏的脸:“你果然是个有野心的女人。但本王不在乎!”说着,头都不回将桌上已经凉了的汤碗伸手端过来,一口气喝了。顺手将碗往地上一扔,“你等着!不用太久,本王就能叫你坐上皇后的宝座。”

    看着恒亲王的背影,甘氏的眼里幽深一片。

    皇后吗?

    她回身转头朝王妃李湘君住的正院方向看了一眼,自己要做这个皇后,那正经的王妃又该如何呢?

    这话不过是糊弄人的罢了。恒亲王是不会叫自己做皇后的。除非自己有逼得他不能不封自己为后的理由。可一个皇后罢了,自己还真犯不上为这个……

    等林雨桐和四爷搬到东边的院子,都已经过了好几天了。

    也不知道四爷是怎么办到的,反正这三天西山的炭窑给送了不少炭来。上等的银霜炭一千斤,中等的二千斤。柴炭,一万斤。自家用一年也用不清。

    “你是不是卖什么方子了?”这样的天,炭紧张的很,绝不是轻易能买这么些的。林雨桐跟四爷在这新宅子的走廊里走着,想各处瞧瞧。这会子她到底忍不住又问了一遍。

    四爷摆摆手:“就是竹炭。”

    “这玩意本来也有。”林雨桐低声道,“难道这家窑上不会烧?再说了,这东西南方的炭窑稀罕,在京城跟前?上哪弄老竹子去?”再说,这也就是附庸风雅的人用一用,谁平时用这个。太难点燃了。不过作为清新空气的东西,买一些做成竹炭包,放在屋里倒也行。

    “就像是你说的,这竹炭销量有限。烧上一窑,一年都卖不了。”四爷扶着林雨桐上台阶,“这竹炭做竹炭皂还是不错的。方子卖了,我还顺便入了一股。这些事不用你操心。”

    竹炭皂,这说起来简单,但光是里面用的碱就不好做。她脑子里过了几遍,好似草木灰能提炼碱。要是只做一点简单的提炼,那么效果可能不好,但作为低端的产品,这点也就勉强够了。自己把这些都忘了,他倒是都记得。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贵武急匆匆的从后面追来,到了两人跟前,才低声跟四爷道:“恒亲王下了帖子,请国公爷出去喝茶。”

    林雨桐一下子就明白了,自己跟甘氏见面的契机应该就在眼前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