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42章 庶子高门(26)一更
    庶子高门(26)

    林芳华这‘狗屁’二字一出,可谓是惊煞众人。

    楚氏看了林芳华一眼,却对林长亘道:“林家真是好教养。”

    这可就不光是说林芳华,林雨桐也被扫尾了。

    这还真是没处说理去。林长亘没话可说,就算有话说,也没办法跟一个娘们直接对上吧。他就觉得,要是甘氏在就好了,甘氏要是坐在身边,这会子十个楚夫人都不够甘氏给怼的。这会子别说甘氏了,就是云氏她也没带。再说了,带上了也没用。就云氏那脾性,这会子给人直接骂到脸上了,又是身份高的人,她除了涨红了脸唯唯诺诺的,不停的致歉也做不了其他的。

    林雨桐一副羞恼又不敢多言的样子,好半天憋出一句:“……当着众位长辈的面,我表个态。府里的产业我们不要了……”说着,畏惧的看了一眼楚夫人,往四爷身后一躲,推搡着四爷出头,“你说句话。”

    四爷对着上面拱手,小心的扶林雨桐坐下,“是,我们不要。我们什么都不要。”

    楚夫人的脸一下子就拉下来了。这两人这话一出自己成什么了?本来自己刚才说话,就是不想给庶子太多的产业。随后,就含沙射影的说庶子媳妇的没有教养。大家会怎么想?会不会想自己这是为了这点产业故意找庶子媳妇的茬呢。

    媳妇刚进门,吓的往后躲,连该她们的那一份都不敢要了。这还不能说明问题吗?再说了,这最近楚夫人苛待庶子媳妇的事,其他的人影影倬倬的都听到一些闲言碎语。当然了,这处在话题中心的当事人往往是最后知道的。就比如说楚夫人,对外面的事,她还真是不知道呢。

    林长亘又被林雨桐拽了一下袖子,就接话道:“不要就不要吧。回头我再给你们两口子添补点产业。”说着,就起身,对着几位长者行礼,这才对金成安道:“就这么着吧。我这姑娘姑爷也不要贵府的产业了,这里也就没我们什么事了。我们还是先走吧。”我们什么都不要了,所以,您也别叫楚夫人为了这点东西不光挤兑我闺女了,甚至连林家也一起挤兑了。我们走还不行吗?我们不受你这话。

    这不是以退为进吗?这老丈人都能给女婿产业,那这当爹的,真能叫亲儿子空手出门啊。还要脸吗?

    金成安被逼到墙角了,就有些不悦的看向楚氏,正要说话,楚源轻声咳嗽了一声,紧接着就训斥道:“当着这么多人一家子人吵来吵去像个什么样子?”嘴里说着话,眼睛看的却是四爷,“你母亲心里不是滋味,当小辈的理当体谅,你们怎么还吃心了?等你们做了父母就知道了,这给子女分家,那长辈心里都是什么滋味。真是恨不得你们都没长大,一家人守在一处。你们觉得委屈了,你母亲还觉得这好好的儿子怎么娶了媳妇就忘了娘了呢。”

    真是会说话。

    老狐狸就是老狐狸,没说楚夫人对,也没说楚夫人不对。光从给儿孙分家长辈的心态来说这事,那楚夫人怎么激烈都不算过分。这为了分家闹的不好看的多的是,这点算什么?

    孩子们小的时候,大人跟着发愁,这什么时候才能长大?见他们不懂事,淘气那劲,恨不能吹口气他就大了。可等孩子大了,翅膀硬了,想扑腾着翅膀走了,这当爹妈的心又不一样了,恨不能时光倒回去。

    从人心来说,楚源这话是对的。说的这个道理,都是人之常情。瑜亲王除了点头,真没法说别的话。

    能说对庶子,嫡母的心思真不能这么套用吗?还没老糊涂呢。

    楚源看了一眼楚氏,又扭头道:“就按之前说好的吧。平分成四份。”说着,看着一直低头没言语的齐朵儿,“这孩子也不容易,既然娶进来了,就是希望她能支应门庭。什么都不会,你们慢慢教着就是了。院子挨着院子住着,有什么事搭把手就行了。将产业交到孩子手里,慢慢叫学着吧。”对林芳华,他连眼角都没扫。跟这样上不了台面的泼妇,计较什么?

    楚氏对这个父亲是打心眼里害怕的。自打楚源说话,楚氏头都没抬过。

    金成安点点头:“就按岳父说的办……”

    四爷突然出声道:“父亲母亲和大哥不计较,我却不能坦然的受着。这么着吧,我将分给我的一半的产业拿出来,交给母亲。这算是儿子孝顺父母的。”奉养已经先给了,之后可别拿不孝说事。

    金成安手顿了一下,颇有深意的看了一眼四爷,这孩子是怕为这个东西以后添麻烦吧。自家那夫人什么德行她很清楚。几个儿子分的家产一样,那以后还真有将庶子当成‘亲子’一般关注的可能。这是花银子买清净呢。

    瑜亲王看了金成安一眼,“那就这么写了……”

    “等等……”坐在一边一直没说话的靖安侯突然说话了。

    众人都不解的看了过去,人家家里分家,家里人都没意见,你一个外人,有什么话要说道的?

    这靖安侯的身份还真是叫人不能忽视。为什么?因为他是文慧长公主的丈夫。

    因为楚家被降爵的永安县主是这位的闺女。所以,靖安侯跟楚家的关系不睦。按说,跟楚家的关系不好,怎么倒跑到谨国公府主持分家的事了?

    谁叫金成安和楚源这对翁婿对外并不和谐呢?跟岳父交情不好,但跟金成安关系好,也就不足为奇了。

    但就算你跟金成安关系铁,分家这事,你这也掺和不上啊。

    靖安侯指着匣子里被分成四摞契纸,状似随意的道:“你这东西不对啊。要是我没记错,你们家这四小子的生母当初是正经下了聘礼纳进门的。那好似不是什么没名没姓的人家吧。”

    既然不是没名没姓,有聘礼,就该有嫁妆。

    但是嫁妆呢?

    这些产业里没有啊。

    靖安侯看向四爷:“你父亲早就交给你了?”

    四爷迷茫的看向金成安,没有说话。他还真是灯下黑了。从来没想过这个身份的母家是什么出身。原来想着既然是进来做妾,哪怕是出身体面,也不过是商户或是六七品人家出身的庶女吧。可叫靖安侯这一问,好似就不对。

    他这是暗示楚夫人侵吞了妾室的嫁妆吧。

    但四爷却在金成安的眼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恼怒,他心里就有谱了。只怕这里面牵扯的根本就不是楚氏能知道的。

    楚氏果然涨红了脸:“苗氏的东西都在库房里封存着呢。回头就全都让老四拿走。一些粗笨的家伙谁稀罕?”

    “粗笨?”靖安侯就看向楚源,“苗家的产业就剩下‘粗笨’两个字了?”

    瑜亲王愕然:“苗家?苗家的马场那可真是了不得。”

    不说是苗家自己马场里的马,就是每年从关外带进来的马,那就不是个小数目。

    成郡王低声问道:“当年苗家那位当家的儿子都死绝,就剩下一个小孙女,孙女没出嫁,苗当家就去了。难不成,这苗氏就是苗当家的亲孙女?”

    看来京城知道苗氏这事的并不多。

    金成安脸上闪过一丝遗憾,就叹了一声:“事情还真是……一言难尽。别的就先不说了,就那马场……它大都建在咱们大周和北辽的边界上,一年年的,慢慢的就被北辽给吞了。这上哪说理去?还能为了自家的私产影响两国邦交?这些事都没法提了,现在……已经不是早先了。原来的马场如今都在北辽境内了……说起来,也是可惜……想起来真是惭愧的很,孩子姨娘给孩子留下的东西,我这个当爹的没给护住,倒叫我跟孩子没法子交代了……”

    这话一出,大家都不说话了。这话听着觉得玄乎,但确实不是没有可能。国与国的界限,在有些区域是相当模糊的。尤其是交界常发生武力冲突的地方。今儿我朝你那边多移动了二三十里,明儿你朝我多移动了三五十里。很正常!要是马场设在这里,那这里就该是草原,水草丰美。汉人不一定稀罕,但这对辽人却不一样。即便这地方被占了,边防军也未必就往心里去。以前苗家是有自己的护卫的,在这中间的地界还算能护住食。可这苗家男人死光了,这马场自然就慢慢的势弱了。道理好似也能说通。

    四爷的瞳孔却猛地收缩了一下,金成安既然说被北辽侵占了,自然就不怕人去查证。那些地方只怕真在北辽境内。但金成安怎么可能将这么要紧的东西轻轻松松的让给北辽呢?是谁也不可能办这样的蠢事。除非金成安跟北辽有默契,或者说两者之间有某种交易。

    就听金成安叹了一声:“……前几年,我在辽东给重新置办了个马庄……不能跟苗家当年的马场比,小是小了点,但也是我这个当爹的心意。才想着私下里给老四的……”

    四爷马上摆摆手:“我身子不好,去不了辽东那地方。也一点都不懂打理,爹留着吧。要是为觉得不合适,您将城外的庄园给儿子也行。”

    金成安心里一下子就落下了,“行!肉烂在一个锅里,多啊寡啊,没那么些计较。”

    靖安侯看着四爷,颇有深意的笑了一声,很有些意味莫名的意思。

    这事就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插曲,就这么看似轻描淡写的过去了。

    可其中有些人的心却跟着翻腾起来了。尤其是二老爷金成全,别人或许不知道,但他是知道的,苗氏进门他从没听说过嫁妆是带着马场的。但今儿大哥却没否认这一说法。这叫他只觉得后脊梁发凉,这家里还真是有很多事是自己不知道的。就像是自己瞒着大哥一样,大哥只怕瞒着自己的更多。那马场呢?真被北辽侵吞了?

    这边不管人心里怎么想,瑜亲王在一边已经将契书写好了。等四爷将契书拿到手里,随意的瞄了一眼,就递给林雨桐,叫她收起来。

    那边林芳华见产业拿到手里,就看了齐朵儿一眼。齐朵儿轻轻摇头,林芳华就不再言语了。这个时候不能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将楚夫人逼得太狠了。再说了,楚丞相的眼神也太可怕了。即便视线不准你,也叫人一身冷汗。

    家产就算这么给分了。

    林雨桐直接回了院子。四爷在前面要陪客的,今儿请了有身份的人来,置办席面,好好答谢,都是应该的。男人都去了前面。

    “主子……”三喜递了热茶上前,“不少人都来打探主子的意思……”

    “打探?打探什么?”林雨桐莫名其妙。

    “这分家了,这下人怎么带?”三喜问了一声,“如今不挑拣几个得用的,往后想找得力的只怕也不容易。”

    林雨桐哼笑:“哪里能由着咱们挑拣?等着看吧,夫人不能这里利索。只怕打发来的不是□□来的探子,就是身上有各种毛病的。不用指望了。这伺候的不在于多,够用就行。不管谁怎么问,你都别吐口。这府里的下人几辈子了,牵牵绊绊的,关系复杂了去了。其实我压根就没打算用。要是给了合心意的就留着,不合心意了,我抬脚就卖。”

    三喜一噎:“那这其他人可得恨死主子了。您也知道这牵绊多,这其他几房指不定就有人家亲人呢。”

    林雨桐白了三喜一眼:“我不会对内卖吗?”

    像是这种儿子在世子那里当差,闺女却在二房,等到了老子却偏到自己这边来了。不把这些关系给剔除利索了,这家即便分了,也分不了那么清楚。

    前脚吃了饭,后脚就有人知道你吃了什么,吃了几口。

    所以,她压根就没打算要这些人。

    打发了满脸无奈的三喜,林雨桐盘点契书上的产业。京城三进的宅子一套,三间的旺铺一个,城郊三百亩的庄子一个,五百亩的庄子一个。两百亩庄园一座。另外有三千两银票。

    别的就真的没了。

    算了一遍,还真是没有自己带过来的嫁妆多。但这产业对小户人家来说,就是天文数字,几辈子都挣不来。可对于在国公府出身的人,这点家当里一年的出息,只能说刚够过日子的。算上下人,百八十口人过日子呢,开销本来就大。再加上宗室的人多啊,这人情往来几乎天天都有,银子哗哗的往外流。

    正算计着这些产业该怎么经营,三喜带着白嬷嬷进来了。

    白嬷嬷抱着一个老旧的匣子,匣子上放着一把钥匙:“四少奶奶,这匣子是当初苗姨娘进门时的嫁妆册子,这钥匙是库房的钥匙。夫人吩咐说,叫老奴跟少奶奶交接一下。您看……”

    林雨桐叫三喜给白嬷嬷搬个杌子坐,她自己则打开箱子,将嫁妆册子拿出来,随意的翻了一遍。

    这上面的东西,还真看不出什么来。都是规规矩矩的嫁妆。但按着嫁妆册子上的东西,满打满算也就是一万两银子就能置办出来。

    “那就去看看。”林雨桐说着,就将匣子推给白嬷嬷,“咱们先叫丫头们给库房的东西重新登记造册,然后咱们再对照册子。”

    这库房里的猫腻多了去了。同样的玉佩,同样的瓷瓶,这以次换好的多了去了。

    白嬷嬷憋气,这还是怀疑夫人动手脚呗。

    两人各带了四个丫头,也不管冷不冷,就直接去了库房。

    库房这门看起来确实是很多年都没打开过的样子,等门一打开,风一关进去,灰尘一下子就扬了起来。

    林雨桐躲的及时,也被扑了一脸。

    等了半天,满月才进去将墙角的油灯给点了起来。里面除了沾满灰尘的笨重家具,还有几十个箱笼。归置的也还算齐整。

    林雨桐将家具上的灰用一根指头轻轻拨开一点,露出木头的纹理,是鸡翅木的。

    这鸡翅木,就是老榆木。东北这东西不算稀罕。而苗家要是在北边有马场的话,这东西就更不难的了。怎么会拿这东西给姑娘做嫁妆呢?

    白嬷嬷看林雨桐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鄙夷,她们还真以为这苗家是家财万贯不成。这样的家具,就是小户人家,也能给闺女陪嫁几个这样的箱子。

    林雨桐示意三喜将箱子打开,三喜则叫林雨桐靠后,这灰尘太大。

    等连着开着好几个箱子以后,几个丫头脸上都带了失望。箱子里面都是一些布料毛皮。这东西放了这么些年,哪里还能用?这楚夫人也是够损的。一般人家,要是遇上这样的情况,会先把这些不耐保存的东西折价,然后将折价后的银子给后辈存着。这位倒好,就叫好好的东西干放着糟践。

    满月在另一边又打开了几个箱子,一个里面有半箱子成色不一的金银裸子,半箱子各色的首饰。另外两箱子像是书册。

    林雨桐还没怎样,几个丫头先不好意思了。这书册感觉手一碰就像是要碎了一样。

    “其他的倒是罢了,这书可要好好的存着。”林雨桐说着,就缓步上前查看。

    白嬷嬷嘴上应着:“少奶奶说的是……”心里却不屑,又不是什么名家珍品,古玩字画,好好存着能怎么滴?那一箱子书,能换二十两银子吗?

    林雨桐走到近前,低头看了一眼,眼神却猛地一闪,“行了,其他的都能慢慢整理,只这书你们也不会收拾,先带回去吧。”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