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31章 庶子高门(15)一更
    庶子高门(15)

    林芳华眯着眼睛看向林雨桐,还要说话,就被老太太打断了,“好了。有多少正经事等着忙呢,哪有闲工夫磨牙。咱们该商量商量俩个丫头的嫁妆……这国公府这两天就会打发媒人上门……”说着,就看了云氏一眼,“这事你应酬就行。给两个丫头的嫁妆,这事……”

    “老太太……”林长亘突然出声道:“二丫头的嫁妆已经交给林福林寿去办了,您老就不用操心了。”

    林芳华马上抬头看了一眼林长亘,又委屈的看向老太太,这话是什么意思。老太太明明说两个丫头的嫁妆,到了哥哥这里就成了二丫头一个人的。这是一点都不准备给朵儿准备吗?

    云氏的心一下子就踏实了。二丫头是嫡女,给一份嫁妆这也是应当应分的。可要是给外甥女也一份陪嫁,那这事打她这里就过不去。连在一边候着的赵姨娘,也没有说一句话。这家里到底要留给自家儿子的,少花一份,家里就多留一份。凭什么要负担齐家的姑娘。齐家本家还是有叔伯的嘛。哪里什么都依靠舅舅,没这样的道理。

    老太太一噎,脸上就有些不好看。在屋里众人的神情她都看一遍,心里更憋气,只得道:“那我一辈子的体己,就留给朵儿……你妹妹孤儿寡母,没有个依仗……”

    林长亘看了老太太一眼:“当年舅舅家出事,您可是把自己的嫁妆全都给搭进去,还从家里支了两万两银子的。”说着,看向缩在一边的赵姨娘,“表哥最后将您给的那点东西都给赌输了,差点把表妹输给人家,还是咱们家花了三千两银子将这事给平了的。您手里的东西,哪些是您的私产。”就差说老太太手里的东西都是从公中克扣出来的。

    “混账!”老太太被人把根底给抖了出来,顿时脸上就下不了,“我生养了你一场,你倒是跟我一笔一笔算起帐来了。我生了你一场,你得给我多少银子?我养了你一场,你又得给我多少银子?你给我细细算算,等算明白了,咱们再说话。”

    这就是不讲道理,非要给林芳华补贴了。

    林长亘一下子就被噎住了,这话还怎么往下说?再往下说,可就真成了不孝了。这话传出去,夺爵都是轻的。

    林雨桐却冷笑一声,“老太太这么一说,还真是有些道理。要按老太太的说法,给多少都不多。这根本就不是钱能衡量的事。照我说,欠了您什么就该还您什么。您不就是觉得父亲欠了您的命吗?那就让父亲将命还给您不就完了。反正家里都被您掏空了,不是补贴娘家,就是补贴闺女。剩下的儿孙都活不下去了,总得想个折吧。要不叫父亲为了儿孙牺牲一把,将命直接还给您,好歹到了柏哥儿这里,还能留下点家产把日子过下去,是吧?”

    不就想耍光棍吗?不是想无赖吗?咱们就无赖对无赖。

    这话一出,云氏就用帕子按住嘴角,她真怕一不小心笑出来。赵姨娘隐晦的看了一眼林雨桐,这死丫头怎么跟她娘似得,就这么硬生生的跟老太太往一块撞呢。

    林长亘复杂的看了一眼林雨桐,平时不言不语,这一说话,还真是跟甘氏的品格像了个十成十。他心里一叹,就扭头去看老太太,见她看着二丫头,眼里冒火,嘴唇都开始颤抖了。就赶紧接过话头:“老太太,您这可是要逼死儿子啊。这家里要是按着老太太的意思,家里的祖业可真就败了。儿子将来怎么去见林家的列祖列宗。再说了,妹妹当年出嫁,那也是十里红妆。我没亏待了她,她如今就只这一个女儿,将她的嫁妆给朵儿陪嫁了,难道不够?要真是妹妹陪嫁不起,我半点都不给外甥女,是我这当舅舅的心狠。但是妹妹手里明明什么都有,而儿子有三个闺女要出嫁,家里的情况您也不是不知道……儿子还得把祖宗传到儿子手里的东西给传下去。您要真是逼儿子,儿子不敢不孝,可到时候真的只得在祖坟边上找个歪脖树吊死了。”

    “你……”老太太铁青着脸指着林长亘,还真敢威胁她了。林长亘起身就跪下了:“您是想要儿子的命还是想要其他,您说句话。”

    眼看事情要僵住了,就听齐朵儿接话道:“瞧舅舅说的。”她娇嗔的笑着,左右看看,才从林芳华身后站出来,“怎么您还跟外祖母认真了?这事,都是老太太没把话说明白。”她笑语嫣嫣的走出来,将林长亘给扶起来,“是我娘将银子给老太太收着,想叫舅舅代为操办。”说着,就看向老太太,笑问道:“是吧,外祖母。”

    老太太看着外孙女祈求的眼神,到底是‘哼’了一声,“手心手背都是肉,我就是那么狠心的娘。”

    齐朵儿就扶着林长亘在一边坐了,然后靠在老太太的身边,“好了!您也别气了,牙还有咬到舌头的时候呢。您要是还气,打几下舅舅的手心消消气。”

    “我老婆子还嫌手疼呢。”老太太到底顺着台阶下来了。

    这一打岔,就将事情给岔过去了。

    老太太摸了摸齐朵儿的小脸:“你们也别怪我偏疼朵儿,她就是比你们加起来都贴心。”说着,还似有似无的看了林雨桐一眼。姑娘家嘛,就得是朵儿这样的。二丫头那样跟她娘一样硬邦邦的性子,注定是要吃亏的。

    林雨枝就在林雨桐耳边道:“看到了吗?这才是齐朵儿。你真要跟这样的人当妯娌,可得长点心。”

    林雨桐点点头,却抱着茶杯不再说话。自己真是没什么跟这老太太磨叽的心情。见林芳华看过来的视线带着得意,她就更觉得无奈。就是再圆滑,再会处事,跟自己也没有一文钱的关系好吗?

    虽然打岔将今儿这冲突糊弄过去了,可谁都看得出来,这母子的裂痕却不是那么容易弥补的。

    一顿饭吃的颇为压抑,尽管齐朵儿左右逢源,坐在母子两人的两边协调,但实质上跟用胶水糊弄的粘在一起一样,轻轻的一碰,就又开胶了。

    吃完饭,林雨桐跟着林雨枝从里面出来,姐妹俩也没说话,就这么静静的走了一路,在岔路口要分开的时候,林雨枝还是小声道:“别小看齐朵儿,谁小看她谁都是要吃亏的……”

    说完,带着丫头施施然的走了。留下林雨桐真是有些看不明白这位的心思。

    “姑娘,咱们回吧。”三喜在后面提醒道,“夜里风凉……”

    林雨桐刚要应答,就见对面林寿走的急匆匆的过来:“二姑娘,伯爷请您去外书房……”

    找自己?

    林雨桐挑眉,十几年都没管没问过了,现在叫自己去做什么?她第一反应就是这肯定跟这个甘侧妃有关。甘侧妃对自己婚事的突然插手,可能是林长亘没想到的。

    林长亘的书房,字画书籍倒是真不少,但这要说这品味,林雨桐摇摇头,真不怎么样。

    她随意的坐在椅子上,林寿端上来的茶,她也没用。

    等了不大功夫,林长亘就进来了。林雨桐起身,欠了欠身。

    林长亘有一瞬间的不自在,尴尬的笑了笑,才坐了,“你也坐着吧。”

    林雨桐坐下,就看向林长亘:“父亲有事?”

    林长亘嘴角动了动,好半天才道:“……你大了!好像昨天你还在襁褓里,真是一眨眼的事……你娘看见你如今的样子,应该更高兴。”说着,想起什么似得道:“这婚事,你别多想。甘侧妃……她不会害你的。别管别人怎么说,你都别信那些话。其他的人家真就未必有谨国公府的合适。前些天,我也见了谨国公家的这个庶子,长相气度,倒也过的去。”自家闺女的这长相,真说般配的男子,那真是不好找。能找个过得去的,就不错了。“性子嘛,倒也四平八稳,别的还罢了,至少闲散的日子你是能过的。”

    林雨桐一听他见过四爷了,但却对四爷是这个评价,心道:您这到底是什么眼神。

    “这些年,我这个做爹的……”林长亘看着林雨桐没有半点波澜的眸子,就不由的一叹,“现在说这些也晚了。你有什么想要的……只要我这当爹的能办到,一准给你找来。”

    林雨桐看着林长亘,心里一动,脱口就问道:“我就想知道,我娘……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长亘手里的茶杯一下子就掉了下去,茶水将锦袍都给打湿了,他也没管,只看着林雨桐:“你还真是什么都知道了……不对!你是怎么知道的?”

    “大姑奶奶在屋里骂人的声音能将屋子给掀翻了。若是没有瓜葛,她能那么恨甘侧妃?”林雨桐轻笑一声,“而甘侧妃要是跟林家没有瓜葛,会在流产后的第一时间不想着找大夫,而是逼着楚夫人答应这婚事。”

    原来是这么猜到的。

    林长亘的面色一下子就沉重起来了,“除了这事,其他什么事都行。这事知道了,对你没什么好处。”

    林雨桐哼笑一声起身:“那父亲歇着吧。除了这事,我对其他的事一点也不感兴趣。”

    “你这孩子,嫁妆的事情,我正要跟你商量……”林长亘看着林雨桐真要走,就赶紧站起身来。

    林雨桐摇头:“好汉不吃分家饭,好女不穿嫁时衣。我没什么过多的要求。”说着,再不停留。

    今儿虽然什么都没问出来,但至少可以看出,甘氏离开林家,却并不是过错的一方。要不然林长亘不会想着给自己补偿,老太太不会这么忌惮。

    知道这一点,也就够了。她还真就害怕,甘氏会是一个为了攀高枝抛夫弃女的人。如今看来,她还真不是。

    第二天,谨国公府就打发了官媒来。林家收下了庚帖,将林雨桐的生辰八字递了过去,这件亲事就算是应下了。

    这些事,林雨桐都没有参与。她此时被三喜说的事情吸引了心神。

    “……也不知道怎么传出来的。反正就是传的到处都是。说是谨国公府正在修建家庙,为这以后的二少奶奶吃斋念佛有个地方的。”三喜皱眉道:“还说,这过继子嗣的事情,已经定下了。”

    林雨桐心道:楚夫人明知道齐朵儿不安分,万万不会说出这么绝对的话来的。也不知道这是谁背地里算计了一把。话都传出来了,谨国公府还能怎么办?再说了,林雨枝说了,这金守仁娶的是楚夫人娘家的侄女,要真是给侄女添了一堆麻烦事,估计楚家那边楚夫人也不好交代。

    这对自己是没什么影响,但是对齐朵儿,这算是把后路堵上了吧。

    要是知道嫁过去只能守寡,那齐朵儿还敢这么嫁过去吗?

    林雨桐心里一跳,不知怎么的,脑子里就突然出现林雨枝固执的脸。她暗道一声:这事不会是这大姑娘在背后算计的吧。

    而林雨枝看着空荡荡的首饰匣子却笑了:“别看花了不少银子,但也值了。”

    春梅都快哭了:“要是不尽快赎回来,叫夫人知道了,可怎么得了。这过年的时候,大姑娘三姑娘头上都有戴的,就您光秃秃的,老太太和夫人能不问吗?要真是问起来……”您是没事,可板子得打到她们这些丫头身上。

    “不会等到过年的。”林雨枝轻笑了一声。

    春梅没听明白什么意思,追问了一句:“您说什么?”

    “我说,咱们今年过年不会在家里的。”林雨枝嘴角的笑意越发的明显了,“不光不在家里了,而且那些红的绿的,金的银的,以后就都用不上来。”这婚事一定会在年前的,要是她没记错,过段时间,天气就会骤然冷下来,多少年都没这么冷过。谨国公府的老夫人受不了这样的气候,大病一场。不光是这位老夫人,就是宫里的皇上也……

    所以,这婚事只得提前,要不然,国公府也害怕刚好遇到国孝家孝。

    林雨枝的话□□梅听的迷迷糊糊的,但如今匣子已经空了,只得先好好的锁上。

    夏荷拉了春梅出去:“要不要咱们先在外面淘换点鎏金的,好歹装装样子。”

    “那东西,打眼就叫人瞧出来了。”春梅皱眉摇摇头,转脸道:“要不找找满月,从二姑娘那里先借上。”就算是今年过年不用,但这平时呢?离过年还有三个月呢。总不能什么首饰也不戴。

    夏荷犹豫了半天,朝里面看了一眼,“就怕姑娘不让。”

    春梅心道:叫姑娘熊一顿,也比叫夫人知道了打一顿撵出去强。拿了姑娘的收拾出去当,能要了她们俩的小命。她咬咬牙,“你别管了。这事我办,你就只当什么也不知道。”

    夏荷就是这个意思。姑娘明显更看重春梅,□□梅私下里办的事她一件都不知道。既然姑娘看重她,她知道姑娘的秘密也最多,这点事,就算姑娘怪罪,也没大碍。

    于是满月这天晚上,就跟林雨桐低声将事情说了:“……我怕当时禀报姑娘,再□□梅和大姑娘面上下不来。就做主将姑娘不常戴的首饰挑了两套借出去了。那都是府里给几位姑娘一起置办的,不看上面的小记号,不会知道那到底是谁的。”

    林雨桐点点头:“办的好。”连首饰都得借着戴了,那林雨枝这开销也未免太大。银子都去哪了?看来林雨枝是半点都没消停。

    等林雨枝见了首饰,看了春梅一眼,倒是没责怪,只道:“没事!我也没打算瞒着她……”以二妹的聪明,只怕已经猜到自己的打算了,但那又如何?谁也不能阻挡自己的脚步。

    这事过去还没两天,又出了一件事,叫林雨桐的心揪了起来。

    “……外面都说甘侧妃不得先皇后喜欢,不是先皇后承认的儿媳妇,才让她在除服礼上小产了……恒亲王最近天天在宫里的奉先殿跪着,说是跟列祖列宗请罪……昨儿上书,说是要过继端亲王的长子……皇上气坏了,要给他赐几个宫女,他也拒不接受……说是,这是答应过甘侧妃的……而且,他对甘侧妃情深义重,谁都不能插足……”

    三喜说着,眼里就有些羡慕:“真想看看甘侧妃是怎样的美人,叫恒亲王痴心若此。”

    痴心?

    林雨桐冷笑一声,真的爱重一个女人,就不会叫她成为众矢之的,就不会叫她担上这些名声。他倒是痴心了,他倒是不爱江山了,可甘侧妃却成了祸水了。

    皇家真要出了这样的女人,会是什么后果?真将皇上激怒了,一杯毒酒下去,就什么都没有了。要不是最后请求过继子嗣的事转移了皇上的注意力,甘侧妃会怎么样,还真不好说。

    自己是曾做过王妃,也曾做过皇后。但当时四爷是怎么做的?

    她的手紧紧的攥住了,甘侧妃只怕在王府过的并不如何顺心吧?

    而同样听到消息的四爷,心里赞了一声。要求过继端亲王的庶长子真是一步妙棋。皇位离端亲王更近了一步。可要是甘氏并不是外界盛传的那般得宠,这个端亲王上位之后,对自己和桐桐究竟算不算是个好消息,还真是不好说了。

    而金成安这个禁卫军统领,是不是已经站队了?若是站队,他又站在哪边呢?这都是对他们未来的生活有至关重要的影响的事。

    正想着怎么探探口风,贵喜就闯了进来:“少爷,老夫人有些不好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