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6章 庶子高门(10)二更
    庶子高门(10)

    四爷看着嫡母叫人送来的两件披风,皱了皱眉。一模一样的衣服,他在金守仁的身上见过。出门在外,巴巴的叫人送了两件并不算是合身的衣服。什么意思?

    “你说,这是夫人专门打发人快马回去取的?”四爷不可置信的看向贵喜。

    贵喜点点头:“没错!夫人院子的小扣子说的。”

    打发人快马回京,就是为了取一箱子衣服。那为什么不是顺手将各自的衣服拿来,偏偏拿了不合尺寸的来。还都是照着金守仁的尺寸做的。

    这就不对了。

    四爷指了指衣服:“原模原样的放好,锁起来。”他倒想看看这位夫人是想掩盖什么。

    他摇摇头,有些人做事,欲盖弥彰了还不自知,让围观的人都从心里感到焦急。

    贵喜边收拾衣服,边低声回禀道:“世子爷一直在夫人的房里,到现在都没出来。”

    四爷点点头,看来今儿在慈安寺,还真是发生了自己不知道的事,跟披风有关。难道披风被金守仁送给齐朵儿了?要不然楚夫人为甚要这么着急的掩饰什么?

    “糊涂!”四爷没有觉得齐朵儿是未婚妻,更没有被戴了绿帽子的自觉,反而客观的评价了一句金守仁。

    正心里寻思着事情呢,贵武就推门走了进来。贵喜一见,就知道这是有话说,他利索的将衣服都收起来,抱着小泥炉去门口烧水沏茶守门去了。

    见贵喜出去将门给带上了,贵武才小声道:“少爷,打听了两件事,都是关于林家的。”

    四爷将手里的书放下:“你倒是机灵。说吧。”

    贵武低声道:“齐家太太带着齐家姑娘也赶来了水云观,是赶了夜路才到的。另一件事……就更蹊跷了。林伯爷的亲随打发人收买了水云观的人要给恒亲王的侧妃送口信……”

    “这消息你都能打探到?”四爷对贵武有点刮目相看。

    贵武不好意思的挠挠头,“知道少爷的心思,自然得花费精力关注林家的事。”只关注一家,他就是什么时辰放个屁,你都有办法挖出来。世上从来没有经得起查问的事。

    四爷不管贵武是怎么办到的,他好奇的是,林长亘怎么会联络恒亲王的侧妃。要是他是恒亲王一党,有什么不能跟恒亲王说的,掺和到后宅里去做什么?莫名其妙。他皱眉问道:“这侧妃是什么来历?”要是这侧妃的出身跟林家扯上关系,也就解释的通了。

    贵武好似十分惊异四爷竟然不知道这位侧妃:“您真的一点都没听说过?”

    一个爷们不知道人家的小老婆值得这么大惊小怪吗?

    贵武从四爷的脸上看到了答案,顿时就来劲了:“这个侧妃,可是大大有名的人物。据说,恒亲王还是皇孙的时候,正是年少风流的年纪。一次,他晚上做梦,梦见了一位仙女,跟那仙女在梦中相知相许,相约百年。却不想梦醒了无痕,什么都没有了。不管恒亲王怎么想办法入梦,那个梦都没有出现。恒亲王再也没能见过梦里的仙女。可越是不能见,越是相思!甚至后来,他娶妻纳妾后,恒亲王都坚持不肯圆房,立誓要找到这个仙女。后来皇上登基了,恒亲王由皇孙变成了皇子了。那一年,皇上派恒亲王去巡视江南,不想刚出了京城,在通州码头边的客栈里,遇上了刺客。恒亲王在护卫的掩护下,逃了出来,上了小船。那船上的渔夫,为恒亲王挡了一箭被射死了,只留下一个十六岁的姑娘划船带恒亲王离开。等躲开了追杀的刺客,恒亲王这才顾得上看这个渔家女,却不想一看之下大惊,这姑娘不就是他梦里的仙女吗?于是,恒亲王就带着这个姓甘……”

    “姓什么?”四爷立马收起漫不经心,坐起身来问了一句,“你说着渔家女姓什么?”

    “姓甘!”贵武收起刚才讲述八卦的兴奋,低声回了一句。

    四爷往椅背上一靠,桐桐这辈子的生母也姓甘,至于容貌,也不难猜测。尽管他只看了一眼桐桐现在的长相,但也知道确实当得起倾国倾城这四个字。他心里有了一个倍感荒唐的猜测,于是就看着贵武,催促道:“你继续往下说。”

    贵武见四爷郑重,反倒不敢像刚才那样满嘴放嘴炮了,不好意思的解释道:“这都是茶楼里的说书先生说的,大概也不准……”

    “没关系,你往下说。”四爷摆摆手,一点也不在意。这里面露出来的消息已经不少了,关键是看人会不会听,有没有脑子抽丝剥茧。

    贵武这才咽了咽唾沫道:“恒亲王觉得那个梦,就是要给他和这个姑娘牵线的。这是上天早就注定的姻缘。于是带着这个姑娘回京,跪请皇上将她册立为侧妃。十多年来,恒亲王独宠这位甘侧妃,即便一直没有孩子,也没有宠幸别的女人。据说,恒亲王妃看破红尘,在府里立了女观开始修行了。整个王府都是这位侧妃在打理。不过,在外面,这位侧妃的风评并不好,已经过世的皇后也十分不喜欢恒亲王的这个侧妃。都觉得这是妖媚惑主的主,不是个贤良人。可恒亲王却不管不顾。外面都说,恒亲王是爱美人不爱江山。明知道没有子嗣就继承不了大统,可还是我行我素……”说着,就摇头叹息,“去年,咱们家老夫人大寿,小的也看见了一回恒亲王。真是个和善的主子。丫头们将汤汁洒在恒亲王的衣服上,他不仅没发怒,还先问那丫头烫伤了没有。说是怪他自己,是他碰到丫头的,还跟管家求情,说是别难为丫头,临走了,还打发人又是赏药,又是给了赏银。”

    四爷就不由的笑了,下面的人觉得这位仁厚宽和,上面坐着的人觉得这位没有觊觎之心。照这么看来,恒亲王上去的可能性倒是比端亲王大。

    他现在猜到了林长亘和这位侧妃的关系了,虽然觉得狗血的很,也确实是不知道这里面的细节,但是这样关系的两个人,递话是想说什么呢?

    男女之间,到了这个份上,唯一的纽带就是孩子。

    他有理由推测,应该是跟桐桐有关。看来,光盯着下面还不行,这风也可能从上面刮起来。

    甘氏接到林长亘传来的消息,已经是第二天了。

    她先是觉得惊讶,既而又嗤之以鼻。他早干什么去了!现在才想起说一声,是不是有些晚了。当年,要不是以为来追自己的人是他,自己怎么会轻易的被林芳华算计到。如果没有意外,又怎么会陷入恒亲王府十五年。

    一个根本就不能人道的王爷,也不过是找了绝色的自己来打掩护罢了。

    不是王爷不宠幸别的女人,而是这些女人不能入他的眼了。这个理由,所有人都信了。不是有句俗话吗?宁啃仙桃一口,不要烂桃一筐。

    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恒亲王的真面目。

    何嬷嬷警惕的四下里看看,这才小声道:“只怕姑娘那里……真出事了。”

    甘氏皱眉:“你以为恒亲王要给这孩子说亲,只是为了叫我难受的?那你可真小看他了。端亲王给齐家说话了,谨国公就给了端亲王面子,跟齐家结了亲。恒亲王不试试谨国公,怎么知道谨国公的屁股坐在哪边的?”说着,她的脸上就露出几分厉色,“谨国公府的小一辈,只有四个公子。老三是二房的嫡子,是谨国公的侄儿,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要是给老三做媒,谨国公只凭一句话就能推辞了。所以,这做媒,只能在谨国公的儿子中选。庶子已经定亲了,只有世子。可世子的婚事牵扯太大,要是谨国公答应了,那这投入的资本就太大,这不是表明了偏向恒王吗?皇上知道了会怎么想?还敢叫谨国公统领内卫吗?反过来,万一谨国公只是纯粹的重视世子的婚事才不答应着婚事,恒亲王这么试探岂不是弄巧成拙,跟谨国公要闹掰吗?即便他自己不恼,谨国公因为没给他面子,心里也会不自在。这却不是他想要的。所以,根本不能用世子的婚事试探谨国公。那么,只有那个已经死了的二少爷金守义,才是最合适的人选。谨国公要是不想卖恒亲王面子,只一句不耽搁人家姑娘就完了,谁也逼迫不得。但谨国公要是卖这个面子,就说明他自己暂时没有什么倾向哪个王爷的意思。恒亲王就还有拉拢的可能。而这个婚事可能就会变成拉拢的手段……”

    “姑娘都搭进去了,还能拉拢。守一辈子活寡……”何嬷嬷顿时变得有点激动。

    甘氏的神色却没有多大的变化,只道:“谁告诉你嫁给死人就得守一辈子活寡的?”

    “什么意思?”何嬷嬷一时之间有点不明白。

    甘氏眼里闪过一丝嘲讽:“真到了需要拉拢谨国公府的时候,恒亲王只要透露那孩子跟我的关系,然后再提议,这孩子生下的儿子他将过继到他名下做嗣孙,他对我的宠爱,外面的人坚信不疑,谨国公不会怀疑他的话……”

    “可是姑娘没有丈夫……哪里能生下儿子?”何嬷嬷不解的看向甘氏。

    “没有丈夫没关系,完全可以让世子一肩挑两房啊!”甘氏松开紧握的双手,“这事在民间少吗?不少吧!就是穷苦人家还给早逝的孩子结阴婚呢,更何况有点条件的人家,用这办法给早逝的孩子留点香火,有什么错。谨国公能不动心吗?他们这一支也是宗室,完全有资格将子嗣过继过去的。他要是动心了,你说会不会在要紧的时候配合恒亲王……”

    何嬷嬷的脸瞬间就白了:“姑娘她……”就成了这样的棋子和工具了,“主子,想想办法……”

    甘氏抬起手,捂住眼睛,她一晚上都没合眼,就想着这事该怎么办?不管外面将她传的多么的了不得,事实上,她从来就没有真正的自由过。好半晌,才低声道:“你去悄悄的打听一下那位谨国公庶子的事。然后再做打算……”

    “那庶子不是跟那贱人的女儿订亲了吗?”何嬷嬷愣了一下,才问道。

    “定亲了又怎样?”甘氏眼里闪过一丝厉光,“定亲了,也要想办法将人给换了……我送林芳华那贱人的女儿一个好前程……”

    何嬷嬷这才深吸一口气:“老奴这就去打听打听……”

    此时,林雨桐对着背后的暗潮汹涌还一无所知。她将家里的事处理妥当了,也就清闲了。叫管家从外面挑了不少的书过来,有话本,有游记,有史书,拉拉杂杂的一大堆。林雨桐挑了史书出来,靠在榻上慢慢的看起来。

    秋日的眼光隔着窗户照在人的身上,暖意融融的,她还真有些昏昏欲睡。

    才想打瞌睡,三喜悄悄的进来,低声道:“大姑娘来了……说是要见您。”

    昨儿才甩了脸子,今儿就又来了。林雨桐都想扶额:“那就请进来吧。”她觉的自己快被这位时不时露出的那点消息给逼疯了。

    林雨枝进来,直接坐在林雨桐身边,什么寒暄的话都没说,直言道:“我前几天一直做噩梦……”

    “这我知道,上了香还没好点吗?”林雨桐顺着她的话往下说。

    林雨枝却看着林雨桐:“你就不好奇我做了个什么噩梦?”

    “梦嘛!千奇百怪,光怪陆离,什么荒诞不经的事情,都可能梦到。”林雨桐摆摆手,“大姐白天多在外面走走,也就什么梦都不会做了。”你这都是闲的!

    林雨枝好似听不懂林雨桐的话音一样,脸色越来越郑重,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林雨桐:“二妹听过‘鬼丈夫’吗?”

    林雨桐第一反应就是qy。可见对方的神情不是那么回事,就马上明白过来了,她这问的鬼丈夫就真的只是鬼丈夫。

    她的心落在实处的同时,就又不由的疑惑,她怎么会问了这么一个问题?难道也跟自己有关?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