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4章 庶子高门(8)二更
    庶子高门(8)

    在天擦黑的时候,林家的马车回到了府里。

    林雨枝下了马车,连话都没跟林雨桐说,带着丫头就直接走了。不知道的还以为两人怎么了。林雨桐心道:只怕这位上辈子也没活多大年纪,要不然性子不会这么毛躁。人多活一辈子并不会变的聪明,但增长的见识和经验本就是智慧的一部分。可看她的样子,还得磨一磨。

    等回了云霞院,香梨就回禀道:“赵姨娘叫柏哥儿在咱们院子里的小佛堂抄了一天的孝经,如今就在佛前供着呢。”

    林雨桐挑挑眉,倒是对赵姨娘又高看了两眼。虽然她心里对甘氏和自己恨得要死,可是大面上做的还算能迷的住别人的眼睛。今儿去寺里,柏哥儿没去,林雨桐也没去催问。结果人家叫柏哥儿在佛前抄经书。还真挑不出什么理来。

    “找一套文房四宝出来。”林雨桐伸开双臂,由着桂芳过来给她宽衣,“再叫厨房做一桌素席面,一起给柏哥儿送去。”

    不就是面子上的这点花活吗?谁不会了?

    赵姨娘看着送来的东西,暗自咬牙,“还真是小瞧了她。原来也不是一味的就知道打打杀杀的横冲直撞,这要圆滑起来,也不输给任何人。”

    翠柳低头,不敢接话。她娘挨了一顿打,反倒不敢记恨那位主子,倒是更担心赵姨娘真的有了害她性命去诬陷二姑娘的心思。前儿自己回去,拿了赵姨娘赏下来的药材,娘愣是不敢用,反而叫爹将药材拿到药铺叫药铺折换成银子。还一再叮咛自己,千万长点眼睛,别得罪那位二姑娘。如今听姨娘又念叨二姑娘,她是半句话也不敢多说的。

    赵姨娘也没心思注意一个丫头都在想什么,突然想起什么似得道:“怎么不见姑奶奶回来?这可真是的,去的时候不一起去,回来的时候也不说一起回来。这还是一家人吗?”说着,就哼笑一声,叫了翠柳:“你去找大管家,就说我的话,叫他赶紧打发人去接了姑奶奶回来。这天黑下来,走夜路出了事可怎么得了。咱们这位二姑娘,还是年轻。万事还得他这个管家多操心。我这个长辈,如今也就只能跟在她身后描补描补了。”

    翠柳低头应了一声,她心道:这自称二姑娘长辈的话还是不要说出去才好,要不然那位小主子还不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呢。姨娘也就是背后要强,真要摆长辈的款,怎么不当面去提点,说到底,还是底气不足。

    她走的利索,等找到大管家,才发现正有人跟他说话。近前一看,才知道是二姑娘身边的香梨。

    远远的还能听见香梨的声音:“……赶紧打发人去。若是路上碰不到人,许是姑奶奶在寺里住下。那就直接去慈安寺,将人安安全全的带回来才好。二姑娘吩咐了,大晚上大家都辛苦,叫大管家叫外厨房给大家准备干粮,另外一人多赏一吊钱,算是给大家的辛苦银子。如果外院不好支取,由内院支出也是一样。”

    林福听的连连点头,“二姑娘想的周全,外院没什么不方便。”

    香梨就福了福身,一转身看见翠柳。

    翠柳就有些尴尬,人家都想的这么周全了,自家姨娘那些话还能说吗?她眼珠一转,连忙道:“姨娘叫我来问问,给大少爷新请的先生,什么时候到?”

    香梨点点头,也没心思听大管家是怎么说的,横竖跟她们云霞院不相干。

    林福还兀自纳闷呢,“今儿早上,赵姨娘不是打发人问了一次吗?”

    翠柳见香梨走远了,才长出了一口气:“那什么……可能姨娘忘了吧。”说着,福了福身转身就跑了。

    林福摇摇头,哼笑一声,想捡漏捡了个鞋底子摔脸上了。何苦呢?

    这么想着,也不敢耽搁,赶紧安排了十多个精壮的护卫出门,去接这个任性的姑奶奶。

    觉得这位姑奶奶任性的可不止林福,此刻林家老太太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

    “你说你怎么能怎么任性呢?”老太太看着风尘仆仆赶来的闺女,脸都气的发青了,“这里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水云观。这里里外外的,住的都是达官显贵,宗室皇亲,咱们林家在这里算什么?大晚上的,早就戒严了,一点风水草动,都能吹到贵人们的耳朵里去。你呢?这么急慌慌的赶来到底是为了什么?什么事不能等我回去了再说?你今儿都三十了,不是十三岁的小姑娘。怎能任性糊涂至此?”

    “娘!”林芳华的眼泪瞬间流了下来,“女儿不是没办法,也不会出此下策。”

    齐朵儿低着头,怯怯的看了老太太一眼,不敢上前。

    看着女儿跟外孙女的样子,老太太就是铁打的心,也禁不住她们的眼泪。她摆摆手,“先去梳洗吧。换了衣服,再过来说话。”说着,就对梅嬷嬷道,“给准备吃的去。可怜见的,只顾着赶路了,饿到现在。”

    梅嬷嬷赶紧低着头出去了。心道,这可不都是您给惯出来的。这姑奶奶,跟当年没出嫁一样,可见,姑爷没去世之前,也弹压不住这位。要不然这性子不可能一直都这样。

    她刚转出屋子,就跟陈嬷嬷走了个面对面。这水云观住的贵人多了,林家的地方就狭窄。一个套房,东西两间住着婆媳两人,想避开都不能。

    梅嬷嬷出门,陈嬷嬷则进了云氏的屋里。

    云氏早听见小姑子追来了,她知道一定有什么急事,却也不好过去问。刚好陈嬷嬷跟着来了。她自然要将人叫进来,好好的问问。

    陈嬷嬷这才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给说了一遍:“……楚夫人当时就变了脸色,不等我们出门,茶杯子就扔出来了。可见心里有多恼怒。表姑娘这事办得……叫人家撞了个对面。您说说……”她说着,就小心瞅着云氏的神情,见她动了怒,就知道为了什么。姑娘家的名声坏了,可坏在坏在表姑娘住在林家,可不带累了家里姑娘的名声?三姑娘可是夫人的心头肉,这可不是戳了夫人的肺管子吗?于是,她更知道下面的话该怎么说了,“……白嬷嬷刚开始还以为是咱们家三姑娘,问到二姑娘身上,这二姑娘心眼倒也正,只说咱们三姑娘年岁还小,就没了别的话。院里的那么婆子隔得远,都听见了。”

    云氏的脸色这才缓和了下来:“这倒也罢了。总算是没白提携了她一场。”

    陈嬷嬷这才又将林雨桐如何弹压林芳华和赵姨娘的事说了,“您是没瞧见那气势,就那么对姑奶奶说‘我现在还姓林,您如今可姓齐林。’一口一个‘客人’,一口一个‘家事’,分的可清楚了……当着伯爷的面说把柏哥儿挪到云霞院住,伯爷愣是没反驳。说是‘夫人不在,没道理叫姨娘养着家里的哥儿’,您听听,当时将赵姨娘堵的,在院子里撒泼打滚……”

    “好一个二姑娘。”云氏脸上这才有了笑容,“笼络好了她,咱们说不得能添一个好帮手。”说着,就收敛了心神,“这都是以后的事了。你既然来了,就跟着伺候吧。二丫头是聪明人,没有你看着,也不打紧。她也不会拿着手里的权力不撒手。再说了,这家里的人都不是傻子,没有扒着迟早要出阁的姑娘的道理。所以,宁肯叫二姑娘的手伸长着些,只要她能断了赵姨娘的路,咱们捧着她也无妨。如今要紧的倒是,你给我紧盯着那不省心的母女,别叫她们坏了事。”

    对于云氏来说,姨娘或许糟心,但还在能辖制的范围内。但最糟心的就是小姑子,这动不动就跟家里的姨娘搅合在一起的小姑子,简直不能更讨厌。如今更是有点轻重不分,带累娘家,这母子俩还是想办法送回齐家更妥当。

    陈嬷嬷赶紧的应了一声,退了出去。

    而对面的屋子里,老太太的歪在榻上都提不起一点劲来。

    “你这是想打坏了二丫头名声的主意。”她的手颤抖的厉害,手里的佛珠都已经拿捏不住了。

    林芳华低声道:“娘,要不是实在没办法,我也不会出此下策。一边是朵儿的性命,一边是二丫头的名声。这轻重……人总得先活着吧。”

    梅嬷嬷看了林芳华一眼,垂下眼睑。这话看似有道理,其实真是自私到了骨子里。为了保住自己闺女的性命,就牺牲别人闺女的名节,这算盘打的可真是精明。想起甘夫人,她心里一叹,那是多厉害的一个人。要是叫她知道有人这么算计她闺女,回头能把你生吞活剥了。

    老太太似乎也想到了谁,压低了声音,靠近林芳华道:“……那个女人……就那么好招惹?”

    林芳华猛地抬起头,低声道:“娘,您可能不知道,她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呢。”

    “当真?”老太太的神色难得的认真了起来。

    林芳华点点头:“咱们当初将人逼的那么狠,难道女儿就真的放心她?那女人最是个睚眦必报的性子,不将她压下去,女儿如何能安心?”

    老太太的脸色都变了:“我不是告诉过你了吗?不要招惹她!你这些年到底干什么了?”

    林芳华嘴角抿了抿:“这些您别管,这个女人,我跟她不死不休!”

    “不死不休?”老太太的手一松,佛珠一下子就掉落在地上,“什么仇恨要不死不休?”

    林芳华的眼泪再也控制不住,“朵儿她爹,死的冤枉!”

    老太太的脸都白了,一把推开林芳华:“你惹的她下了杀手!说!你到底都干什么了?”

    林芳华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半天才颤抖着嘴唇道:“当年,她答应咱们的条件,从家里离开。她要离开就离开吧,非要动心眼,带走咱们家的丹书铁券。说什么二丫头若是好好的,丹书铁券就还给咱们,若不然,就直接交到大理寺去。您和哥哥能咽下这口气,我咽不下。我叫人给她下了迷药,想逼问她把丹书铁券藏在哪了。谁知道半路杀来了程咬金,偏偏碰上了恒亲王将她给救了……”

    老太太指着林芳华:“那么,你之前说的,说她跟恒亲王早就有染的事,是假的?”

    “甘氏那贱人的爹早年做过恒亲王的老师,两人肯定是熟悉的。再加上那贱人的长相,说他们没有眉来眼去,您信吗?”林芳华固执的看着老太太,“要不然,恒亲王将她带回去,她怎么不走了,反倒安心的在恒亲王府当起了侧妃。好不风光!”

    “你……你混账啊……”老太太浑身的力量都被抽去了一般,闭了闭眼睛,“你说,往下说……”

    “齐家有个姑娘进了端亲王府,很得端亲王的宠爱。”林芳华脸上露出几分得意之色,“您知道,恒亲王这么些年了,一直都没有孩子。去年的时候,甘氏那贱人怀上了。要是真有了子嗣,这恒亲王可就没什么劣势了。端亲王如何能干看着恒亲王的孩子顺利出生。可办法想尽了,不知动了多少手段,都被甘氏躲过去了。这贱人太厉害了些。于是,我就给端王府的齐侧妃出了主意……”

    “什么主意?”老太太有了不好的预感,“你说,什么主意?”

    “那贱人谁都会防备,但有一个人,她绝对不会防备。不仅不会防备,还会让她心神大乱。”林芳华说着,就不由的冷笑起来,“我告诉齐侧妃,只要准备一份加了料的东西,以二丫头的名义悄悄的递进去,准成!”

    “齐侧妃准备了许多粗疏的东西,我又叫云霞院的两个大丫头粉蝶和紫竹亲自去送了。结果,那贱人根本就没防备,小产了。六个月小产下来一个哥儿。这就是报应!她活该!”

    老太太看着林芳华狰狞的脸:“你这是记恨……记恨因为跟甘家是姻亲,让你失去了选秀的资格?”

    “难道不该恨?”林芳华的瞪着老太太,“要是当年不跟甘家结亲,我会顺利的进宫,不管进哪个王府,哪怕是侧妃,也比这些年嫁给一个窝囊废的日子要强。都是因为她,因为甘氏,毁了我的一生……”

    老太太闭上眼睛:“你……你做这些的时候,你就没想过会激怒了她,她将丹书铁券直接上缴,咱们林家可就彻底完了……”

    “不会!”林芳华笑的特别自信,“只要二丫头还在林家一天,她就投鼠忌器!林家是二丫头的根,她就是憋屈死,为了她的女儿,她也得忍着,受着!”

    “可她没憋着!”老太太颤抖着手指着林芳华,“她没憋着,没对林家动手,可对你,下手不也没留情吗?你杀了她儿子,她杀了你丈夫!这难道不也是你的报应!”她闭上眼睛,了然的道:“你说国公府会同意朵儿的婚事,是因为齐家本家出力了。这话又是糊弄我这老太婆的,齐家根本就不知道这码事。只怕给朵儿找个好人家这事,就是你当初帮那位齐侧妃之前就说好的。这算是酬功吧。你是为端亲王府立了大功的人!可你也得罪了恒亲王,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别说齐家,就是林家,要不是还有二丫头,只怕也会招来祸患!”

    “所以!”林芳华看着老太太,低声道,“所以,咱们没有退路了!恒亲王只要坐不上龙椅,那个贱人就什么也不是!”

    “呵呵……呵呵……”老太太摇摇头,“咱们家到了你哥哥这一代,爵位只剩下伯爵,身上还没有实权。你却撺掇的叫家里掺和到那些随时都能掉脑袋的事情里去。你真是好样的!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东西!”

    林芳华一把抓住老太太的手:“如今不掺和已经晚了。端亲王在朵儿的婚事上说话了,下聘礼又下在咱们家。在别人眼里,咱们就是站在端亲王一边的。”

    老太太听了这话,就更跟看傻子一眼看向林芳华:“既然知道这个道理,那你怎么会想着将二丫头往谨国公府推呢。二丫头是甘氏的亲闺女,恒亲王不会不知道。这要是谨国公府因为这一层关系,亲近了恒亲王,那又该怎么办?你这是在帮端亲王还是在害端亲王。谨国公为内卫统领,职位何等紧要!”

    “呵呵……”林芳华站起来,冷森森的一笑,“娘啊,国公府的楚夫人可不是死的。朵儿跟二丫头不一样。二丫头一旦跟甘氏那贱人相认,你看楚夫人会怎么办她不会让庶子有个强力的靠山的。到时候她会怎么做?压制他们都是轻的。再要是动点手脚,叫二丫头有个三长两短,甘氏那个女人会恨死谨国公府的。有甘氏在里面破坏,恒亲王跟谨国公府永远都不会和解。那么,国公府不亲近端亲王还能亲近谁呢?”

    老太太的脸更白了,“我一直都以为你莽撞,没心机……看来,当娘的看自己的闺女,也有看走眼的时候……你这哪里是没心机?你这心机连我这老婆子都怕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