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21章 庶子高门(5)
    庶子高门(5)

    林雨桐听了夏荷的话,就看向陈嬷嬷:“您看……家里就剩这几个主子了,都想出门,可叫我怎么拦着。大姑奶奶在府里住着,但这出门代表的是齐家。我能挡着姑奶奶插手家务事,可没干涉长辈行事的权力。再说了,客人出门,主人家拦着,也不是待客之道。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理自然是这个理的。

    可这一正一反的理都叫你说完了,自己还怎么说。

    陈嬷嬷皱了皱眉头:“那姑娘的意思呢?”

    林雨桐笑道:“您要实在怕姑奶奶如此行事不妥当,那我跟大姐陪着去也行。这不是快到我娘的忌日了吗?不能回老家祭奠,在庙里上柱香也是应该的。”

    甘夫人的忌日?

    这府里还真没怎么办过。没人提起过,夫人也没主动揽事。就这么糊里糊涂的过了这么些年了。可二姑娘主动提起了,这还真就是事。

    别说二姑娘该去,就是大姑娘三姑娘柏哥儿都得去。

    小主子出门,家里剩下的唯一的长辈姑奶奶跟着照看,也就不突兀了。

    可叫陈嬷嬷操持先夫人的事,她真是怕回来跟夫人不好交代,但如今却又退却不得。要早知道是这样,当初直接给大姑奶奶安排一辆车不就完了,做什么非要多此一举的过来问问。真是闲得慌了。

    看着陈嬷嬷跟吃了苍蝇一样的退下了,林雨桐瞬间就明媚了起来。对夏荷摆摆手:“去回你们姑娘吧。明儿早点起。”

    夏荷赶紧退了下去,这个二姑娘真是了不得。如今打着这个幌子出门,非恶心死姑奶奶不可。

    锦绣院。

    林雨枝正指挥着春梅将衣服都拿出来。

    “我记得不是有一件水红的吗?”她指着箱笼,“再找找,再找找看。”

    春梅看了看外面,就低声道:“姑娘,那件水红的,是夏裳。料子轻薄的很。如今入了秋了,又下了两场雨,明儿天不亮就出门,那衣服哪里能穿的出去?”还不等冷死。

    林雨枝顿时就有些泄气,咬牙道:“那找找,再找找看……”说着,就亲自看,找出来的衣裳颜色不是太重,就是太浅,没有一件合心意的。她记得,上辈子齐朵儿这个时候也曾出过门,好像就是去了慈安寺。那天,她出门的时候,就穿了一件月牙白的袄子,一件水红的长裙,披着一件嫩黄的披风,衣裳上的绣纹她已经记不清了,但那颜色透亮的,她怎么也忘不了。可等她回来的时候,身上却裹着一件黑色绣着云纹的大披风。后来,他见过金守仁有一箱子这样的披风。那时候,她就怀疑,这两人在慈安寺肯定发生了什么。所以,这次她一定得盯紧了。

    主仆俩翻看了半天,才从箱子底翻出三年前的一件旧衣裳,水红色的,但是早已经不鲜亮了。而且,尺寸也小了。

    “算了,收起来吧。”林雨枝摆摆手。打扮成一样的,自己也成不了她。

    夏荷回来的时候,就见屋里乱糟糟的。她笑道:“难不成姑娘已经知道了,再找素服?”

    林雨枝一愣:“什么素服?”

    “二姑娘说恰好先甘夫人的忌日就在这几天了,明儿一起去慈安寺上柱香。”夏荷说着,就赶紧将在云霞院林雨桐说的话一五一十的转告给了林雨枝。

    林雨枝脸上露出奇怪的神色,好半天才道:“素服好!素服好!”看来,有些改变未必就是坏事。

    连春梅都松了一口气,麻溜的将今年新作的竹青色的衣裙拿出来,“姑娘看看,这个行吗?”

    素服能有什么看头,林雨枝摆摆手,“随便什么都行。”

    第二天天还不亮,就都起身了。

    厨房里一晚上都没歇着,熬了一夜的素汤底。林雨桐早上起来就着它泡了两块饼吃了。

    林福低声道:“叫人打听过了,国公府出门要晚些。”

    “咱们早动身一个时辰。”林雨桐摆摆手,“省的追在人家后面跑,实在太难看了。”

    林福赶紧应了,退下去请姑奶奶和大姑娘赶紧些。

    林雨桐自己吃完了饭,这才梳洗换衣服。鸭蛋青的素面袄子,黑缎面的裙子,只用了一块白玉压了裙角。乌油油的头发编成一个大辫子,用银线搓成的发带缠了。身上再没有其他的首饰。

    临出门,三喜又给林雨桐将白段子披风系上,就行了。

    但看在林雨枝的眼里,还是带上了几分惊艳。她埋怨春梅:“你看看人家是怎么搭配衣裳的,再看看你们,一点心思也没用。”

    春梅嘴角动了动,到底没辩驳。马姨娘将好料子都收着呢,拿什么做?别看素面的衣服,越是素面的衣服,料子越是要好。

    姐妹俩相互见礼,就都上了马车等着林芳华。却没想林芳华至今还没起身呢。

    林福有些为难,对着林雨桐低着头:“要不两位姑娘去花厅等等。”这起来吃饭梳洗,没有一个时辰都出不了门。

    林雨桐心道,打着为了甘氏才上香的幌子,林芳华这是不乐意了。不乐意没关系啊,你自己慢慢走吧。她道:“那咱们先走一步,慈安寺又不远。你派人多看顾就是了。”要是落在国公府后面落下难堪,可不能怪自己。

    看着马车晃悠悠的走了,林福心里一叹,这个时候姑奶奶闹的什么意气。

    林雨枝看着坐在对面闭着眼睛的林雨桐,再是没想到她的胆子真这么大:“就不怕老太太回来拿了你问话?”

    “问话?”林雨桐笑道,“问什么?怪我为母祈福的孝心太诚?咱们做子女的诚心些是必须的,可没听过小姑子为嫂子祈福要诚心的事。”

    可这要传出去,林芳华的名声该是什么样?住在娘家还对已经过世的嫂子连点面子上的情分都不给。

    不过这事办的,林雨枝觉得真是太得她的心了。

    两人晃悠到慈安寺,已经是半上午了。

    陈嬷嬷从后面的马车上下来,要了一个干净的小院子,才接了两位姑娘下马车。

    慈安寺香火鼎盛,这寺庙又常有达官贵人光顾。因此,庙宇佛像,修建的气派恢弘。

    林雨桐是吃了早饭出来的,这会子还不算饿,要直接去静室念经。林雨枝却摸着肚子说是想尝尝寺里的素斋。一早起来又不是正经的席面,不过是一碗薄粥,两碟小菜,一笼素菜包子罢了。她这是赖着不想去礼佛吧。

    那还真是刚好,根本就不用费劲甩开她。

    等到了快晌午的时候,三喜轻声对跪着念经的林雨桐道:“姑娘,国公府的人到了,姑奶奶应该也马上要到了。”

    林雨桐捏着佛珠的手轻微的一抖,不敢露出别的神色来,只问道:“几时了?我怎么觉得饿了?”

    “晌午了。”三喜朝外面看看,“也该到了午饭的时辰了。”

    “那就出去,随便找个亭子。别污了静室。”林雨桐说着,就站起身,脚步尽量显得不那么急促。

    而刚下了马的四爷,就听听见贵武小声的道:“少爷,刚才我听了一耳朵,林家今儿也在庙里。说是几位姑娘给甘夫人祈福。”

    甘夫人是二姑娘的生母,那么二姑娘肯定来了。

    四爷果然愣了一下,心道,这是为自己来的吧。于是点点头,“叫贵喜去取素斋,你陪我随便走走。”

    金守仁和金守礼看见四爷没跟过来,不免出声道:“老四,干什么呢?不饿?”

    四爷摆摆手:“我随便走走,骑马折腾的腿都僵了。”

    金守礼就嘀咕:“也不知道逞什么能,我想做马车,父亲还不让呢。”

    金守仁宽和的笑笑,对四爷道:“那就去吧,别走远了。”

    四爷目送两人离开,就吩咐贵武:“打听打听,寺里什么地方最僻静。”

    贵武胆颤心惊又有点兴奋,这种私会佳人的事,即便不是自己做,但能亲眼看见也叫人兴奋莫名。麻溜的打听清楚了,才低声回禀:“后山,后山最是僻静不过。”

    四爷的脚步马上就麻利了起来。后山怪石嶙峋,间或的摆放着一些由这些怪石雕琢成的石桌石凳,供来往的香客歇脚。林雨桐坐的位置较为显眼,四爷远远的看见她的坐姿,就知道是她。

    而林雨桐一直注视着路口,看见一身白袍的人。光看走路的姿势,就能认定,这是四爷无疑。

    四爷的眼神一闪,对贵武道:“这边有人,咱们朝那边去。”说着,就指了一个方向。

    林雨桐见背着路口的三喜没发现四爷等人,就起身:“这里来往的人多,怪难为情的,往里面走走。”

    三喜刚才就想这么说的,见姑娘终于意识到这个问题,就搀扶着她往里面去。主仆走的方向,正是四爷所指的方向。

    贵武跟着四爷往里面走,心道:难道自家少爷真不是为了二姑娘而来?要不然怎么远远看见一个姑娘就躲了。难道那不是二姑娘?

    可谁想刚一抬头,就见对面走来的,不正是刚才看见的姑娘吗?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