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7章 庶子高门(1)
    庶子高门(1)

    淅淅沥沥的雨声,仿佛很远,又仿佛很近。

    这样的声音觉得熟悉,熟悉的林雨桐想要落泪。

    她觉得眼皮很重,想睁开却又无能为力。这是发烧了。就是闭着眼睛,不用号脉,她也能准确地判断如今的身体状况。

    刚想要尝试的看看自己的空间还在不在,‘吱呀’一声,好似门被推开了。

    听到这个响动,林雨桐的第一感觉就是这家的家境不好。高门大户,谁家的门会发出这样的声音?

    轻微的脚步声响起,一股子脂粉味传来。她心道,这不是现代,现代的都用香水,谁用脂粉?但随即,她又对自己之前的判断心里存了怀疑。这样的脂粉味道,虽是不名贵,但是也绝对不是穷苦人家能用的起的。看来还真未必就是家境不好!

    这边还在琢磨,突然额头被一只冰凉的手摁住,叫她瞬间就打了一个哆嗦。

    “发热了?”床边的人低声嘀咕了一句,语气多少有点不耐烦。

    紧跟着又有一个脚步声传来,声音还不小:“要是不好了,就得赶紧跟夫人回禀一声。”

    林雨桐眉头皱了皱,称呼‘夫人’,至少得是官家。那么这个听上去很年轻的女子,大概就是丫头了。看这粗糙的伺候人的手艺,就知道对这个主子没什么敬畏之心。

    果然,就听床边的人道:“不用!怪麻烦的,打盆冷水,用帕子冰一冰就行了。以前都是这样,不打紧。”

    林雨桐心里骂娘,发着烧,用冷水一个劲的冰,这说嫌弃她死的慢还是怎么的?

    她这心里一急,眼睛就睁开了。模模糊糊的,映入眼帘的是青色的绣着缠枝藤的帐子。

    “姑娘醒了?”床边的人愕然中带着惊喜,“姑娘可算醒了,您不知道奴婢们多着急?”

    真没看出来!

    “水!”林雨桐懒得计较,嘶哑着嗓子轻声的说了一句。

    站在圆桌边上的一个丫头就赶紧倒了一杯水过来,给林雨桐喂到嘴边:“您慢点喝。”

    茶水冰凉,带着一股子涩涩的味道。低头看了一眼,茶水发黄,带着点浑浊,应该是泡的时间长了,最起码是隔夜茶。

    林雨桐只喝了一口,就又躺下,“我无碍!你们都退下吧。”

    两个丫头对视一样,就应了一声,转身退了出去。

    林雨桐见屋里没人,才深吸一口气,也不知道四爷跟来了没有,现在又在哪里。

    她习惯性的伸手,想从空间里拿水,没想到水真的拿出来了。

    空间跟来了?

    这叫林雨桐多少有点惊喜。之前她已经做好了失去空间的心里准备。

    看着那个像是小了一号的黑色挂坠,就知道这次消耗了多少能量。不过看着空间中散落的数不清的能量碎石,她大致就有了猜测,这是爆炸之后,误被自己的空间捕获带回来的。

    她伸手将挂坠拿出来,在手里摩挲,不由的就想起方可欣。她的空间即便没被夺走,估计也变小了很多。她吃过亏,即便有这空间,也会谨慎使用。况且,能不能保留下还真不好说。人们一旦发现能量石能将土地变的肥沃,那么一定会开采的。当世界到处都充满能量石辐射的能量的时候,给她的那点能量石其实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她当时的给能量石的时候,心里就有这样的猜测。她只是希望,那能成为她留给一家人的最后的补偿。至于危险……齐咏那个女人吃了她先后两次给的药,活不成了。而四爷又在那份公布的视频影像中,加入了一些东西,将矛头指向高层。相信他们也会被愤怒的民众撕得粉碎。整个世界会混乱一段时间,然后会形成新的规则。有了这些大事在前面挡着,谁还会在意林家?世界那么大,哪里都一样,处处都能安家。连信息卡都失去了作用,谁能知道谁,谁还能认识谁,换个环境,也一样生活。林家人只要不是傻子,就知道该怎么过活。

    她轻叹一声,有些事情,能做不能说。这秘密一旦说出来,这些能量矿,就不会属于大众,而只会成为特权阶层的禁|脔。即便现在自己不炸,要不了多长时间,他们就能琢磨明白不死山爆炸引起的这场灾难的奥秘在哪。那么这些所有疑似能量矿的地方,就会被封存起来。他们通过这个能量强化自己的力量,然后研究空间。强者越发的强了,而更广大的弱者,都是一群吃瓜群众,他们连知道真相的机会都不会有。人性就是如此!社会就是如此!倒不如自己和四爷做一回恶人。也许会有谩骂,也许会有指责。也许永远都不会有人赞同这样的做法。但是只要自己知道,接下来,撒下去的种子能结出丰硕的果实,不会再有人靠着营养液过日子,这就成了。世上从来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有人得利,就有人受损。随它去吧!

    将挂坠放回去,林雨桐取了药,赶紧喝了。这才躺下,想翻翻这原主的记忆,看看这次是到哪了,却不想刚闭上眼睛,外面就传来声响。

    “你们怎么在外面伺候?”一个带着几分威严的女声传了进来,“这就是你们的忠心?”这个说话叫人觉得违和,年轻的声音偏又语气威严古板,怎么听怎么别扭。

    “大姑娘,我们姑娘不让人进去打扰!”这是刚才在床边站着的丫头的声音。

    其实林雨桐刚才迷迷糊糊压根就没看清人的长相。

    “你是粉蝶?”林雨枝看着眼前娇俏的丫头,眉头狠狠的皱了皱,然后轻哼一声,“先让开,我进去瞧瞧。”

    “大姑娘……”粉蝶拦了拦,见这大姑娘今儿不知道是吃错了什么药了,非要看自家姑娘,只得道:“奴婢进去通传一声,看我们姑娘怎么说?”

    “人都烧糊涂了,你们瞒着就罢了,在我面前还敢弄鬼!”林雨枝脸上露出几分厌恶,要不是这些作死的贱婢,上辈子,她的嫡妹也不会烧成了哑巴。最后落了那么一个下场。

    不说屋外的丫头怎么惊讶,就是屋里的林雨桐也十分诧异,这怎么话说的?这原主发烧,这位貌似大姐的人倒是知道了。

    门‘吱呀’一声,又被推开了。这次的脚步声杂乱了起来。

    一双温热的手贴在头上,就听这位大姑娘道:“果真是起了高热了。”她的语气很奇怪,叫林雨桐听不出一点感情倾向。

    这要是跟原主亲近的人,想来丫头们不会拦着,也不敢拦着。可这要是不亲近的人,就叫人更拿不准意思了。

    林雨枝轻叹一声:“春梅,去请个大夫来。”

    春梅有些为难的看了林雨枝一眼:“姑娘,应该跟夫人说一声的。”要不然,这越俎代庖的罪过,可就落在自家身上了。

    林雨枝眉头狠狠一皱。夫人?嫡母?还是算了。

    她看了春梅一眼,眼里全是不容置疑:“快去!有事我担着。”

    请大夫是要花银子的,我的姑娘!可如今哪里还有银子?姑娘的私房银子都叫马姨娘拿去了。这一点姑娘也不是不知道,今儿一觉起来,姑娘就跟变了一个人似得。猛不丁的就要来看二姑娘。说良心话,大姑娘什么时候跟二姑娘对脾气过。今儿这是怎么了?

    林雨桐没听见离开的脚步声,就知道人家大概真有难处。而自己又不想莫名其妙的承一个大人情,于是只得先醒过来了。

    一睁开眼,就看见一个一身果绿的身影。她背对着床,只能从背后看出身材纤细婀娜。

    “怎么不去?”林雨枝皱眉看着春梅。

    没银子的话春梅说不出口,眼睛一抬,正好看见二姑娘睁着雾蒙蒙的眼睛迷茫的朝这边看过来。她心里念了一声佛,赶紧道:“姑娘,二姑娘醒了!”

    林雨枝一愣,转过身来,就对上了林雨桐的眼睛。

    这位大姑娘鹅蛋脸,柳叶眉,倒是生的格外的齐整。林雨桐朝她笑了笑。

    林雨枝的脸就红了,二妹还是这么美!只可惜,红颜都薄命。

    林雨桐不知道这位看自己的眼神为什么带着可惜,也闹不清楚这个大姐是堂姐,还是庶姐,还是别的什么。但应该不是一母同胞。

    “劳烦大姐跑了一趟。”林雨桐一出口说话,自己就被自己发出来的嗓音吓了一大跳。这声音太好听了。之前只说了一个字,又带着沙哑,她自己还没感觉。但是现在,身体虚弱,声音带着娇柔,软绵绵的说出口,竟然自己先就酥了半边身子。

    林雨枝做在床沿上,笑了笑,“能用到我的地方,尽管开口。”现在帮帮她,只当是补偿她了,以后……自己的心里也能好过点。这么想着,就道:“我正要叫人给你请个大夫……”

    林雨桐赶紧摇摇头:“我已经好多了……”说着,就抬手摸了摸额头,“没刚才那么烫了,就是累的很……”

    林雨枝伸手又摸了摸,不由的‘咦’了一声,“那就好!那就好!”她明明记得这个嫡妹烧了七天没人知道,愣是烧成了哑巴的。自己这一来,怎么马上就见好了?她收敛心神:“那二妹歇着,我先回去。有事记得打发丫头过去说一声。”

    这么热情,叫林雨桐连拒绝都不能。忙虚弱的点点头。看着她带丫头离开。

    “姑娘……”粉蝶上前,“真不用请大夫?”

    林雨桐摆摆手:“你们歇着去吧。守着我过了病气,越发连个得用的人都没有了。”她一点都不想叫这样的丫头在眼前碍眼。

    粉蝶赶紧应了一声,麻溜的退了出去。好像林雨桐身上真有什么病原一样。

    这边粉蝶刚出去,门又被推开。

    “谁啊?”林雨桐翻了个身,“不是说不用伺候吗?”

    “姑娘,是我,紫竹。”紫竹轻手轻脚的进来,但说话的声音却一如既往的大。

    这就是刚开始给她倒茶的丫头,原来叫紫竹。

    林雨桐坐起来,靠在床头上:“什么事?”

    紫竹低声道:“姑娘,有些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

    林雨桐看着这个面相憨厚的丫头,点点头:“说吧。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紫竹这才坐在床边的脚踏上,低声道:“姑娘,您别怪咱们没给您请大夫,实在是以咱们云霞院的处境,不请大夫才最是为了姑娘好。”

    林雨桐好整以暇的坐着,看着这丫头还能说出什么话来。

    紫竹见林雨桐没有责问,就赶紧解释道:“您想啊,您去给大姑奶奶请安,您是晚辈,大姑奶奶作为姑姑,叫姑娘在外面站了半个时辰,本也不是什么大事!可您回来这就病了,还病的这么重,您叫大姑奶奶怎么想?您是知道的,老太太自来就最疼大姑奶奶,如今大姑奶奶守寡回了咱们伯府,老太太就怕家里谁说什么怪话,叫大姑奶奶住着觉得像是做客。您这么一来,可不就是说大姑奶奶以客欺主吗?老太太本来就……您说这事一出,老太太心里能高兴?只怕以后的日子就更难过了。姑娘,咱们跟大姑娘不能比,马姨娘即便现在不得宠了,但好歹十天半月的还能见一回伯爷,有她这个亲姨娘在,大姑娘的日子就不会太难过。您也不能跟表小姐比,这表小姐虽然跟着姑奶奶住在咱们家,又没了亲爹。可人家齐家也是江南大户,家里也还有叔伯。姑奶奶就这一个心尖尖亲骨肉,能不疼爱。老太太又一项怜惜表姑娘没了父亲,怪可怜的。这可是府里第一不能得罪的人。这有人撑腰的人有底气,咱们不能比。就算是羡慕,可谁叫先头夫人去的早了,丢下姑娘这个独苗苗。姑娘难道还能指望如今的夫人给您出头?咱们消停的过日子,就有好日子。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拉拉杂杂的一大堆,透露出来的消息却不少。

    林雨桐拍了拍额头:“行了,你先下去吧。我知道了。”

    等紫竹出去了,林雨桐就觉得脑仁都疼。她得先回忆回忆,这原身到底定亲了没有。要是没有的话,寻找四爷连个基本的方向都没有。

    那才真是抓瞎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