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5章 如此世界(26)二更
    如此世界(26)

    人的肢体语言比内心更真实!

    方可欣虽然看似跟林嘉和亲密,但更信任的却是齐咏。

    那这就不对了。

    很没有道理嘛!

    林雨桐笑着上前,拉了方可欣的手:“妈,担心死我了。”说着,就将林嘉和挤在一边,“您可别只疼姐姐,不疼我。”

    说着,抱着方可欣的胳膊就往里面走。

    林嘉和被挤在一边,皱眉看着母亲和妹妹跟齐会长进去,顿时就有些无奈:“莫名其妙!”这是说林雨桐。

    林天泽一把拉住林嘉和,低声道:“别冲动,看小妹行事。”

    “什么意思?”林嘉和看向林天泽问道。

    林天泽低声道:“妈妈刚才没有看我一眼。”

    林嘉和皱眉,“真的?”

    林天泽点点头,这也就是他没有第一时间叫妈妈的原因。

    林嘉和的嘴就抿了起来,妈妈不会这样的。

    “快进去。”她的嘴角僵硬了片刻,催促道。

    这里该是齐咏的办公室,简洁明快。

    林雨桐的手搭在方可欣的手腕上,细细的号脉。紧跟着,她心里就咯噔一下,这脸可以骗人,但是这脉象骗不了人。这根本就不是方可欣的脉象。

    之前她给方可欣号过脉,有明显的肾虚症状,叫自己给她调理,没有一年半载也好不了。而眼前这个人,肾气足,偏有些腰肌劳损。才几天不见,就添了腰肌劳损了?

    她心里冷笑,脸上却笑眯眯的。又从口袋里摸出栗子,剥了一个,给方可欣喂到嘴边。

    方可欣不由的张开嘴,林雨桐手快速一动,连着药丸也给喂了下去。

    这才猛地起身,站起来看着齐咏:“齐会长,药我给你们都下了。老实的将我妈妈交出来,我既往不咎,要不然,对不住,两小时以内,你们会死于心脏枯竭。”

    齐咏面色一变,才笑道:“你妈妈不是在那坐着呢吗?这孩子,真是会开玩笑!”

    ‘方可欣’强笑道:“你这孩子,怎么回事?连妈妈都不认识了?”

    林雨桐看向‘方可欣’,“我不觉得我妈妈一周的时间内,就添了腰肌劳损的毛病。你是谁我也没兴趣知道,只是最好识相点。我可不是那蠢货,连自己个的妈妈都不认识。”

    林嘉和的脸上闪过一丝羞愧,看着齐咏:“齐会长,怎么回事?”

    齐咏好整以暇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林雨桐的眼神带着几分欣赏:“我果然没看错你。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慧。”说着,就厌恶的看了一眼‘方可欣’,“这人太蠢,长的跟你妈妈很像,可却全没有你妈妈的气质。”

    林雨桐冷笑:“相像,但不等于一模一样。这要不是按着我妈妈的样子整过容,可就真的见了鬼了。那我止不住要问你一声了,你处心积虑的找到一个跟我妈妈想象的人,还专门整成她的样子,这谋划了可不是一天两天了。说吧,你究竟想干什么?”

    齐咏眼里的冷光一闪而过,“你觉得呢?”

    四爷拉着林雨桐坐下:“这个很好猜。你不是还将林嘉和教导的对你崇拜有加吗?要是我没猜错,你知道楚怀做*实验不是一天两天了,等你知道他的研究发现,有血缘关系的人转移空间成功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时候,你就动心了。楚怀想从他女儿身上移植,但是没有成功。最大的障碍,在你看来,是因为楚怀是男人!要是我没记错,楚风从前说过,他妈妈的遗体,跟他妹妹是放在一起的。我再做更大胆的推测,就是楚怀很可能试图将他妻子的空间移植给他女儿,并且有了一定的收获。可是,毕竟他的妻子已经去世多年,效果并不好。而你,在知道这些消息的时候,就动心了。这要是在长辈去世的时候,能顺利的剥离空间给晚辈,这空间一代一代的传承,不会少,只会越来越多。于是,你就想试一试!机缘巧合之下,你见到了一个跟林妈妈相似的人,而她的女儿,又恰好因为工作的原因,就在你的身边。你想在必要的时候,李代桃僵。用假的方可欣代替真的林妈妈。你会调走她的丈夫跟儿子,你会支开她的小女儿。林嘉和对你敬重信任,你即便告知她要做个手术,她都不会怀疑。只要你不告诉她,躺在隔壁的是她的亲生母亲就行。或者,你这次派她去不死山,不是为了叫她去抓住楚怀,而是要将她甚至包括桐桐一起送到楚怀的手里。之后,你再黄雀在后,悄悄的将楚怀抓起来。之后她们母女……若是手术成功了,你就高调对外宣布。若是不成功,那么实验还会继续下去。只要藏的掩饰,不会有人怀疑的。就算有人怀疑,你手里不是早就找到替罪羊楚怀了吗?”

    齐咏眼睛眯了眯,看向四爷,然后对林雨桐道:“你这丫头,眼光倒是不错,找个个脑子好使的后生。”她拍了拍手,然后看向林嘉和,“嘉和,如果我现在告诉你,这就是我的打算,没有太大的出入,你会怎么想?如果我现在还坚持,坚持让你做手术,你还愿意不愿意。一旦成功,这就意味着空间不会真的消失。可以一代一代的传承,几代之后,这空间该有多大。这件事对人类意味着什么,你应该好好掂量。你不是问我什么是大义吗?孩子,这就是大义!不管被人怎么误会,我们都要走下去。时间会证明我们是对的。只要心底无私,什么都不要怕。人类一路向前,总得有不怕死,甘于牺牲,也敢于牺牲的先烈。孩子,那一年,我身体不好,你知道为什么吗?那是因为,我真的自己尝试过了。我母亲的遗体,我一直保存的很好。在我知道楚怀的研究,知道他给他已经去世的妻子和活着的女儿做了手术,真的有一部分空间转移成功了,只是不太稳定。我就动了心。我也叫人给我和我母亲做了手术,确实有一些效果。但也可能是因为另一方已经没有生命,所以,空间微小,而且十分不稳定。”说着,她语气一顿,“而我的身体还没有康复的时候,你母亲来看我,我那个还没有融合的空间,突然就消失了。而你母亲的神情当时十分痛苦。后来,我听说她的空间又小小的发育了一次。我知道,那根本就不是空间发育了,而是她有能力夺了那个微小的空间。这是从来没见过的事。一定有什么秘密在你母亲身上。我这才动了念头,想一探究竟。你知道的,这一个发现对人类意味着什么?我这些年教导你的,你不会都忘了吧。孩子!我没有女儿,我要是有女儿我一定对跟女儿一起做手术的。况且,你现在没有空间了,但是你妈妈的空间还在。我相信,她爱你,肯定愿意将空间给你。孩子,我了解你妈妈。”

    林嘉和不可置信的看向齐咏:“您这说的是什么?为了大义,我可以牺牲我的寿命,可以牺牲我的生命,但凭什么要我牺牲我妈妈?你的道理,我明白。你是长辈,是老师,我认同你的一些观点,但是这件事,对不起,我办不到。我宁愿死,也绝对做不出你所说的事情。齐会长,我不会答应,我妹妹也不会答应。你留着我妈妈,根本就没用。这样的事,其实不用这样偷偷摸摸的,你当初只要征集志愿者,尤其是在外区征集志愿者,肯定会有人愿意的。一个人的空间小,不能晋级。但是母女两人的合并,就未必没机会。女儿奉养妈妈,又都能回到安全区,您再给些福利,我想,愿意摆脱外区困境生活的人肯定很多。为什么要偷偷摸摸的呢?即便现在,你在外区,找这样的志愿者,也肯定能找到的。她们都被你们关起来了,为了换取自由,她们会答应的。真的,没必要扣押我妈妈。”

    林雨桐看向齐咏:“她的话未必没有道理。空间都是靠意念掌控的,那么最起码,两方都得在心甘情愿的基础上。当初你说,一方已经去世,所以空间小了,还不稳固。这不就是说,你的意念控制不了对方的空间吗?很显然,因为对方是死人,没有意志。她的空间跟你的才会排斥。你想是不是这个道理。这真不是勉强就能勉强来的。”

    她这些话,全都是瞎掰的。空间融合,是需要能量石的。而方可欣的空间,不知道是什么愿意,估计也有一颗能量石。否则根本不可能吸走别人的空间,也根本就不可能在中心区里,还没有被夺走空间。

    不过这话,却叫齐咏的脸色有些惊疑不定。

    “但你妈妈的空间是不一样的。”齐咏摇头,“她的空间能吸引别的空间,也没有在这次大灾的时候被夺走,一定是有原因的。不研究明白这个问题,我不会放人。”

    林雨桐皱眉:“恐怕我没说清楚,我现在不是跟你谈条件。你服用我配置的毒|药……”她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就笑道:“还有不到一个半小时,就会毒发身亡。不管要研究什么,你得先活着才有以后,你说呢?”

    齐咏哈哈的大笑起来:“我说了,我不是为了私利。为了大义,连嘉和都能牺牲生命,我为什么就不能。别人可以牺牲,我也可以牺牲。而我没完成的愿望,自会有我的同伴去完成。我没什么好遗憾的。”说着,就看着林雨桐摇摇头,“我一直很看好你。你是个聪明有能力的后辈!我想着,要是培养我的继承人,你才是最合适的人选。可惜了,你这孩子私心太重,跟你妈妈一样,没什么大志气,只想着守着一个男人过自己的日子。原来想着,你还小,还能调|教,现在看来,是没有机会了。”她的语气更多了几分语重心长,“说着些,你大概都不懂。我也不勉强。但是孩子,人都得有信仰和理想,我为了我的信仰和理想,我愿意付出我的生命。我希望你有一天,也能拥有自己的信仰和理想。并且,也有献身理想的勇气。”

    疯子!

    林雨桐有一瞬间都觉得自己是反|动派了。

    不过,遇上这么一个悍不畏死的人,还真是让人抓瞎。

    她那些所谓的狗屁道理,真让人懒得辩驳。

    林雨桐深吸一口气:“就是你宁死,也不愿意将我妈妈交出来,是吗?”

    齐咏笑笑:“孩子,你别动脑子了。没用的。一个人怎么能撼动整个人类世界呢。你妈妈的特殊,我已经对上层公布了。就是我同意,别人也不答应。别费劲了。”

    林雨桐脸色一下子就变的很难看,站起身来,就想扇她两巴掌,这种闺蜜,简直叫人毛骨悚然。他妈的比抢老公的闺蜜还叫人恶心。

    四爷却一把拉住林雨桐,然后看着林雨桐的眼睛:“这里呆腻味了吧。”

    林雨桐点点头,这个世界真的叫人觉得腻味。

    四爷就抱抱林雨桐:“那咱们走,好不好?”

    林雨桐愕然的看着四爷,明白这话的意思了。“如果……如果……”如果不能遇见你,可怎么办?

    四爷轻轻的抚着林雨桐的头发:“会的!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咱们的功德老天看着呢。”

    林雨桐看着四爷认真的眼睛,就点点头。

    别人不懂四爷说的是什么意思,但林雨桐却知道了。

    她对着四爷展颜一笑,心里一下子就轻松了起来。

    “你真的想知道我妈妈的秘密。”林雨桐放开四爷,扭头看向齐咏。

    齐咏一时不知道林雨桐什么意思,就点点头,“不止我想知道,大家都想知道。”

    林雨桐伸手双手,一手拿着梨,一手拿着苹果。

    屋里的人一下子就站了起来!

    “你……你的空间……”齐咏的面色一下子就变了。

    而林嘉和和林天泽,先是一惊,既然就都站在林雨桐身边。

    “死丫头!你疯了!”林嘉和都快哭了,现在露出这个空间,谁也不会放过她。

    林天泽握紧拳头,第一次恨自己这么无力。

    林雨桐将苹果和梨塞给两人,“润润喉吧。”然后才看着齐咏笑:“怎么?不好奇吗?我离震源很近,我的空间为什么在呢?与其你们费心去研究我妈妈的空间,不如我直接告诉你。你知道我妈妈那人,就像你说的,你了解她。她信任你,要是真有什么秘密,不会不告诉你。既然没说,这就说明她根本就没意识到。那么你再怎么研究,估计也是徒劳无益。放她出来,我给你答案。”

    齐咏缓缓的坐下,看着林雨桐的眼神有些灼热,“这个,我得跟上层汇报。”

    林雨桐笑笑:“其实,这玩意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你要觉得,你们关押的那些外区的幸运儿的空间不顶事,也可以叫上她们。我的空间突然发育,她们的也可以。我用这个秘密,换取我妈妈,这个你们可以考虑吧。”

    齐咏猛地站起来,“此话当真?”

    林雨桐点点头:“我妈妈在你们手里,你有什么可担心的。”

    “好好好!”齐咏起身,“你们等着,我现在就去通知大家。”

    看着齐咏脚步匆忙的出去,林嘉和看向林雨桐,“你真的知道什么秘密。”

    林雨桐笑而不语,“你慢慢看着不就知道了。”

    等齐咏再回来的时候,林雨桐递了一颗药丸过去:“你现在还不能死。”

    但吃了它,你也活不过两天。

    齐咏不知道林雨桐暗含的意思,还以为是两方达成协议,从来逃过一劫了。她笑的很欣慰:“不管为了什么,你能说出秘密,我都很欣慰。”

    我谢谢你的欣慰。

    林雨桐拉着四爷的手,心里只有释然。

    一个多小时之后,通知的人还没赶到,坐在一边的‘方可欣’就抽搐了几下,咽气了。

    齐咏这才愕然的看向林雨桐,原来她给她喂的药是真的能毒死人的毒|药。瞬间,她的后背就被冷汗打湿了。

    林雨桐拿出吃的喝的,“多长时间没好好吃饭了?赶紧吃吧。”

    林天泽看着林雨桐,低声问道:“你不会干傻事吧?”

    林雨桐笑了笑,没有说话。林天泽越发不安了起来。

    林嘉和皱眉道:“你太冲动了。你现在这样,以后可没安生日子过了。他们还不得天天盯着你。”

    不会给他们这个机会的。

    林雨桐拍了拍林嘉和的手:“放心吧。”

    吃饱喝足,这一等就等到了晚上。

    屋里点着一种植物做的蜡烛,光线昏暗。外面响起脚步声,紧跟着,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了。

    方可欣一身狼狈的走了进来。

    等看到三个孩子,她像是母狼一样冲着齐咏扑了过去,“你要做什么都行,哪怕将我切成碎片!但你要是敢伤害我的孩子,我就先弄死你……”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