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3章 如此世界(24)二更
    如此世界(24)

    林雨桐是被冻醒的。

    她浑身上下,觉得从骨子里透着一股子冷意。

    慢慢的睁开眼睛,想想起之前发生了什么。她想看四爷怎么样了,但身上却软绵绵的。觉得身上沉,才想起四爷在最后是抱着自己的。

    她伸出手,搭在四爷的手腕上,这是受了内伤。

    五脏六腑都受到了大力的冲击。再伸手一摸,这还发着高烧。

    林雨桐摸了摸自己,感觉也是一样的。

    冷,这是到了这里之后很少有的感觉。保温措施好的叫人分不出四季来。

    但现在是真的冷,像是数九寒天的感觉一样。

    她起挣扎着起身,扶了一下四爷,见他一点知觉都没有,又看看完全颠倒过来的飞行器,林雨桐觉得,没摔死,真是走运。

    这里不能呆了。

    她小心的靠靠近飞行器的门口,门已经被摔坏了,破了一个大洞,一推就推开了。

    可往下一看,林雨桐倒吸一口凉气。这飞行器落在了一片树上。被粗大的树枝支撑着,才没掉下去。可这里距离树下有十多米。要是没受伤还好说,凭着轻功也能下去。现在,一个不好,就得摔下去。况且,自己至少得带上四爷吧。

    心里发愁,眼睛要收回来的时候,才发现一个大问题,这树上一层白色的东西,竟然是霜!

    才春天怎么会有霜呢?

    不对!不对!

    这里根本就没有霜!冬天说来就来,什么时候有霜这种深秋才有的东西了。

    林雨桐看了看信息卡,上面显示的位置,离安全区并不远。这也就意味着这样的变化并不是飞行器降落的地理位置发生了很大的偏差的原因。而是真的在一夜之间,气候就发生了变化。

    一个不死山爆炸而已,真的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吗?

    林雨桐搓搓双手,哈哈气,叫自己暖和一点,这才转身慢慢的退回来。

    这会子她顾不上其他人的死活,只想着人即便待里面,怎么才能叫人都好受点。最起码暖和点也好啊。

    飞行器上肯定有备用的能量板的。林雨桐找出来,见完好无损,就更换上。可是每一块放上去,都显示能量不足。

    怎么会呢?崭新的东西,怎么会能量不足呢?

    等伸手想从空间里拿备用的能量板的时候,手一下子就顿住了。自己空间里的几块大石头,碎的碎,裂的裂,空间里到处都是碎渣。

    她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难道别人的空间都被夺走了?

    那么,自己在空间里的所有东西都不能动用了。

    她先过去,将治疗内伤的药丸给四爷喂到嘴边,用泉心水给喂了下去。自己也都吃了药,这才想其他的办法,看怎么能从这悬在半空危险的飞行器上下去。

    不知道怎么的,脑子里出现了那个姑娘影子。

    她心里一动,降落装置这东西,应该能用吧。每个座位的后面都有备用的,林雨桐拿出来,打开一看,上面还带着设定高度等等的设置项。

    林雨桐先把林嘉和挪到机舱口,然后给绑上降落装置,设置了体重,下降高度,咬咬牙,就将人给推了下去。

    她心里想着,即便降落器不顶用,这树枝在空里挡一挡,也不至于就摔死。自己总能治好她的。

    这么想着,就盯着降落器。看着它避开枝条,带着林嘉和慢慢的下降,然后将人缓缓的放在地上,她心里一松。

    然后挨个的将人放下去。这些人幸运的是,都还活着。只是受伤的程度够呛的,要是自己不出手,在这荒郊野外,拖不了两天就不成了。

    最后,才把四爷绑在身上,设定了两人的体重,慢慢的往下坠。

    才落到地面上,四爷就咳嗽了一声。林雨桐赶紧将人扶住了,找了避风的地方坐下。

    四爷勉强睁开眼睛,见林雨桐还能动,就笑了笑,然后拉着林雨桐的手摇了摇,就无力的闭上眼睛。

    “你歇着,有我呢。”林雨桐给四爷的衣服上偷偷的换上了能量板,至少能保温。然后将帽子面罩都调整出来,这才放心。

    四爷不知道外面的变化,只感觉到身上暖和了,就安心的闭眼睛睡去了。

    林雨桐站在地上,却有些发愁了,这是一片茂密的林子,现在她得想办法给其他人取暖。

    不是她自私,是她一点都不敢暴露自己空间还存在的事。

    大家有空间的时候,大部分人还有底线。但是现在这场变故,要真是夺走了女人的空间,那短时期内,人们肯定是疯狂的。带着空间,是她们的生活习惯。是他们身体的一部分。空间不好或是没有空间,就跟人瞎了眼睛瘸了腿一样,在大部分人的心里,这就是一种残疾。叫她们残疾,叫她们失去赖以生存的东西,谁又能轻易接受。

    这个时候,谁是异类,谁就是公敌。

    林雨桐不想成为异类,更不想成为公敌。

    尤其是在认识到这些人的面目之后,更是不敢相信她们。带着她们离开,不叫她们枉死,这已经是极限了。

    过多的,真的不敢有。

    这么想着,她抹了一把脸。再次确认四爷没事以后,就在这周围,捡起了枯树枝。

    用最最原始的办法,点火取暖。

    树枝很好捡,有些枯枝都已经有点腐了,松软的很。很好点燃。

    架起了篝火,将人都放在火边,看着冻僵的人脸色慢慢的好起来,她才松了一口气。

    她不敢歇着,又去一边多点了几个火堆,这些灰烬埋在土层底下,最是能保温。自己这边八个人要照顾,哪里有一刻清闲。

    晚上的时候,四爷才醒了。

    他看着不远处忙碌的林雨桐,扶着树就站了起来。紧跟着看了一眼信息卡。

    “没用!”林雨桐放下柴火过来,“还是没信号。”想叫救援也不行。

    相信安全区都乱了,没有空间可不是小事。

    四爷抚着胸口,看着火堆,半天才反应过来,“怎么点火了?”

    林雨桐扶着四爷坐下,低声道:“应该是空间都消失了。不知道是不是磁场能量影响,连日常供应能量的太阳能能量板都出了问题,没有能量了。除了空间里放着的没被影响,其他的都不成了。”

    四爷将自己衣服上的能量板拿出来,塞给林雨桐:“那就更得小心了。这应该是材质被同化了,不能再储存太阳能了。”

    林雨桐点点头:“先吃药。”说着,就赶紧把药喂到四爷嘴边。

    四爷一口咽下去,林雨桐喂他喝了几口水,“你先歇着,我想办法将这些人弄醒再说。”

    “等等!”四爷起身,“飞行器上有备用药箱,我上去拿。”

    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

    将降落器上的绳子解下来,扔起来挂在树杈上,然后攀上去。

    看着四爷上去不大功夫,又靠着降落器下来,林雨桐才送了一口气。

    医药箱的东西准备的还算完备。各种药剂针剂都有。楚怀作为科学狂人,医术肯定没有一点问题。他为他自己准备的药品,质量也很有良心。

    林雨桐按照剂量,给每个人都用了药。等到半夜的时候,一声呻|吟声将林雨桐给惊醒了。

    四爷拍了拍林雨桐,示意她躺着就好。此刻,不露头才是最好的办法。

    果然不大功夫,那个呻|吟的声音更大了,紧接着就是悉悉索索的起身的声音。

    再然后,就是长久的静默。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林嘉和的声音,“你醒醒!你醒醒!这是在哪啊?”感觉她在推她身边的人。

    紧接着就是长长的呻|吟声,这是石云的声音。

    林嘉和刚才推的人是她。

    “怎么了?”石云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

    林嘉和有些惶恐:“咱们怎么会在这里?我也想知道这是怎么了?”

    石云感觉了一下,才道:“拿帐篷出来,衣服坏了,不保暖。”

    紧跟着,就是林嘉和惊恐的声音:“……我……我……我……空间……空间……我的空间……”

    林雨桐在心里就确定了,看来自己预想的没错。只是不知道这次影响的范围有多大。

    还没想明白,就听见石云的声音:“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她的空间也没有了。

    林雨桐感觉被狠狠地推了一下,听见林嘉和嚷道:“桐桐,桐桐!快醒来。”

    林雨桐没有动,直到被推得身上都疼了,她才艰难的睁开眼睛,迷糊的喊了一声:“姐?”好半天又道:“我做梦呢?怎么这么冷。”

    林嘉和摸了摸林雨桐的额头,确实还有点发烧,“没做梦,咱们被什么人给仍在了这里了。”

    林雨桐却无所谓的不言语,转身去推四爷:“你还好吗?”

    “没出息!”林嘉和瞪着林雨桐,“等你没有了空间,看他还对你百依百顺?先看看空间在不在?”

    “生下来就带着的东西,不在能去哪?”林雨桐漫不经心的说着,然后就不可置信的看向林嘉和:“怎么……怎么……”

    “怎么样?”林嘉和抓住林雨桐的肩膀,赶紧问道。

    林雨桐一把甩开林嘉和:“都怪你!我说了,要早早的离开那个鬼地方,你偏不听。现在好了,被楚怀那个混蛋将咱们的空间也取走了。你现在满意了。这都是报应!是报应!”说着,就缩成一团,双手抱住自己的肩膀,瑟瑟发抖。

    四爷适时地醒来,将林雨桐往怀里一裹,不赞同的看了一眼林嘉和,却也不再说话。

    胡梅先是尖叫一声,然后无措的喊道:“现在怎么办?现在怎么办?咱们是被楚怀圈养在什么地方了?还是怎样?”

    倒是醒来的几个男人,更理智一些。

    他们本没有空间,也就没有什么可失去的。身子很软,浑身无力,反正力量对于他们来说,一直也没多少。

    文莱看着苍白着脸,一脸无措的林嘉和,强撑着站起来,“那个……说不定是暂时的,发生了什么咱们还不知道,等弄清楚了……”

    林嘉和眼里就有了亮光:“没错!没错!得知道发生了什么。”

    常兴看着火堆,又看看一边的急救箱,就道:“咱们应该是被什么人给救了。”

    “不止!”叶恒不远处的上方,“那是飞行器。咱们好好的睡觉,是怎么到了飞行器上的,飞行器又是怎么坠落?咱们这些伤员又是怎么从上面下来的?谁帮了咱们?这都是问题。”

    葛杨起不来,但脑子还在:“你们看看周围的环境,这气候不对。还有……这林子里,你们不觉得太安静了吗?”

    这话叫林雨桐心里一动,她自从醒来,就一直忙来忙去,还真没好好的琢磨过这种违和感从哪来。如今被葛杨一说,还真是……这林子里太安静了。

    没有蚂蚁虫子,没有鸟雀嘶鸣,除了风声,再没有其他了。

    这种变化不是人力能完成的。

    这种认知,叫众人都沉默了下去。

    文莱将衣服翻来翻去的看看:“衣服不是因为坏了,而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能量板失效了。现在咱们没有吃的,没有喝的,没有衣服保暖。而天气好像不在咱们的预知范围内。这里还没有信号,咱们唯一能做的就是自己靠着两条腿往回走。”

    其实那倒也未必。

    不死山爆炸,就算再混乱,该派人调查查看总是少不了的。在毕竟的路上想办法求援未尝不是一个办法。

    但话却不能这么说。

    四爷出声道:“每天来往不死山运送尸体的飞行器都会从这条线路上走……”

    话不用说完,大家都明白这个意思。

    几个男人想办法上飞行器,拆一些能用的零部件下来,开始组装简易的信号设备。

    设备都组装完成了,四爷却一下子愣住了,“你们说,这能量板不能用了,这飞行器靠什么航行……”

    这话一出,众人就都愣住了。

    是啊!现在都是靠太阳能的。若是这种物质变了,不能储存太阳能了。那么问题就大了,整个世界意味着瘫痪了。

    不能用太阳能取暖,不能用太阳能做饭,出门没有太阳能的车可以用……

    整个世界都要坍塌了!

    葛杨的手一松:“你说的没错,咱们只能靠两只脚来走了。”

    林嘉和的嘴动了动:“那倒也未必。替代能源虽然昂贵,但是应该每年都有大量的储备。也许……”

    众人也只能一边养伤,一边等着林嘉和说的‘也许’能降临。

    男人们没歇着,不停的做着各种尝试,但是女人们就不怎么动了,失去了空间,就带走了她们的一切。

    林雨桐还能时不时的帮着捡柴火,其他人就是不动。

    “你倒是满不在乎。”石云看向林雨桐。

    林雨桐反笑道:“我?我那空间,十几年了,有就跟没有一样。好转过来也才半年。不习惯是有的,但还不至于离了它就活不了。”

    石云一愣,这话倒也是实话。

    饥寒交迫,直到第三天上午,一架特别老旧的飞行器低空缓慢的从远处飞来。远远的都能听到轰鸣声。

    “我靠!这是历史博物馆里的远古的直升机吧?”叶恒喊了一声。

    还真是有点像啊。

    直升机看见下面冒起的烟,就慢慢的降了下来。然后放下悬浮梯。

    几个人都愣愣的,大概觉得这玩意不保险,不敢上去。

    四爷和林雨桐对这样的玩意其实是信任的,利索的爬了上去。直升机两侧,都是硬座,像是军用的。里面坐着四五个人,林雨桐和四爷赶紧进去,让开入口,叫剩下的人抓紧时间上来。

    上面的人脸色都不怎么好,苍白的有些病态。对于两人的道谢,也没回应,只淡淡的点点头。

    等九个人都爬上来,这才启动。方向却不是朝安全区,而是朝不死山的方向。

    看来,这是去查看情况的。

    飞了一天的时间,才飞到不死上的上空。哪里还有什么不死山,只有黑乎乎的平地,还有地面上宽的叫人胆颤的裂缝。

    林嘉和等人脸色都不能用白来形容了,之前还觉得不幸,看看这里的样子,才明白这哪里是不幸,这是大幸!

    回去的途中,从上面俯瞰,才知道变化有多大。直到安全区的附近,还能看见裂缝。

    幸亏现在的建材都轻便,压不死人,即便震了一下,也不会压死人。这要是白天,那么多人都去做任务,在野外,山崩地裂,可不是玩的。

    看那倾倒的树林,改道的河流,就知道能活下来是多幸运的事。

    等回到安全区,才知道整个世界瘫痪是个什么样子。路上都是靠着两条腿走路的行人,有扛着柴火的,有挑着水的。人挤人,到处推推搡搡。

    四爷和林雨桐相互搀扶着走着,远远的看见一辆老旧的军用卡车上坐着不少女人,林雨桐还看见了几个熟悉的面孔。

    陈安,王晨旭好像都在里面。

    “那是干什么?”石云不由的轻声嘀咕道。

    正从身边路过的一位大娘愤愤的道:“都是外区那些人!谁知道她们用了什么手段夺了咱们的空间。一定不能放过她们!”

    林雨桐面色一变,根本不是别人夺了她们的空间,而是外区离震源更远,受的波及更小。

    这个时候,拥有空间就成了她们的罪过!

    人变成鬼,只在一夕之间!这个大娘就是这样的例子。

    “再不能这样了。”林雨桐看向四爷。

    四爷点点头:“是该终结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