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10章 如此世界(21)一更
    如此世界(21)

    对于林嘉和的暴怒,林雨桐不以为是。她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既然你们没有伤害我们的意思,那么今儿晚上,在西边,布置好的陷阱又是怎么回事?”

    “陷阱?什么陷阱?”石云愕然的看着林雨桐,“我们犯不上给你们布置陷阱。”

    “不是你们?”林雨桐冷笑一声,“不是你们那就更可笑了。我们的行踪你们还告诉过什么人?如今看来,不光是我们暴露在人家面前,就是你们,只怕也是误信他人了。你们是不是跟实验室里的什么人联系过?”

    石云和林嘉和对视一眼,神色就变得凝重了起来。

    “这是想抓住你威胁我?”林嘉和不由的看向林雨桐,“你以后要小心才对。”

    “该小心的是你们!”林雨桐摆摆手,看向林嘉和,“你要真是我姐姐,也别说什么废话了。安排我带人离开这里。我担心妈妈。”

    方可欣被林嘉和带到沟里了,肯定会被齐咏这个女人利用的。至于利用她做什么,她现在还想不出来。自己是齐咏安排进不死山的,跟来的人是齐咏选的。等方可欣发现了齐咏是别有用心,她顾虑到自己的安危,也不会不听命与她。这种用子女做人质的法子,她可是一点都不陌生。

    林嘉和嘴角抿了抿:“基地在实验室内部。不是我不答应,是没这个能耐。”

    就是说,自己想出去,还非参与这个计划不可了。

    林雨桐就看向四爷,见四爷垂下眼睑,这才对着林嘉和点点头:“我要是死了,也是被你们这些没长脑子的人带累死的。”

    说着,就起身,拉着四爷回房:“累了一晚上了,都歇歇吧。”

    到了屋里,两人都不说话。屋里进了其他人,说话就不方便了。只能在手心里相互写字,相互交流。然后两人就真的睡了。这一觉,一睡就是一天一夜。醒来的时候,都是第二天的早上了。

    林雨桐弄了吃的,两人在屋里饱餐了一顿。屋外就响起了敲门声,“该起来了。什么时候了,你还睡的着。”是林嘉和的声音。

    四爷和林雨桐从屋里出来,客厅里的气氛很沉闷。

    常兴皱眉问林雨桐道:“组长,咱们现在听谁的命令?”

    林雨桐看了一眼林嘉和:“咱们现在是别人的俘虏,自然得听别人的招呼。”

    石云就道:“林组长,我们可没这个意思。”

    林雨桐摆摆手:“直说吧。你们想怎样?”

    “大模大样的去实验室。”林嘉和看着林雨桐,“这实验室还是齐会长的,明面上,他们不敢将咱们怎么样?反倒是偷摸行事,若是被人家抓了,杀了,到时候他们只当咱们是小贼,一句不知情就推脱过去了。谁能为咱们做主?”

    葛杨看着林嘉和,不可思议的道:“那万一对方一点都不顾忌咱们是齐会长派来的人,直接对咱们下手呢?”

    “这样也好。”林嘉和脸上多出几分凛然之色来,“如此,齐会长也就有借口发难了。更不必有什么顾忌。”

    竟是有几分视死如归的意思。

    其他几人都看向林雨桐,等着她说话。

    林雨桐能说什么?要基地真的在实验室内部,那这地方非去不可。更何况不管是林嘉和还是对方都不会允许自己在这地方瞎溜达的。双拳难敌四手,有些时候,妥协是必须要做的。

    还不等林雨桐说话,石云就道:“你们想自己走出去,是不可能的。山的外围,布防着许多防御阵地。进来容易,出去难。这就是为什么飞行器不接近不死山的原因。只有特定的飞行器,才能被允许飞入这里。你们的体力再好,再能躲,再能藏,还能躲藏一辈子?”

    林雨桐脸上没有多余的神色,只看着几个人道:“都听见了吧。放机灵点,听她们的安排吧。你们都是男人,*实验也轮不到你们。楚风的话说的很明白,他们现在研究的阶段,还是在有血缘关系的人之间。你们不是人家的菜,所以,别为自己的小命担心。”

    这话也不知道有没有安慰到人,反正众人都安静下来了。

    看向林嘉和和石云两人。

    林嘉和看了一眼胡梅:“将这里的房间都拆了,材料收拾收拾,咱们现在就去实验室。将楚风带上。”

    楚风果然是被她们转移了。

    石云回归,加上林嘉和,连带绑着的楚风,一行十个人,在林嘉和和石云的带领下,一直往东而去。

    下午的时候,才到达那一片林雨桐和四爷曾经来过的坟场。

    坟场里一个个的坟包,但却偏偏没有墓碑。下面埋葬的是谁都不知道。想起那么人去世,骨灰盒里的骨灰却不知道是什么灰,林雨桐就觉得特别的讽刺。

    外面的人不知道,他们的亲人,作为一个无名者,就被随意的掩埋在这里。不管生前做过多少贡献,死后都是一样,没有半点的尊严。

    林雨桐冷笑一声:“我现在要想想,我应该怎么死了?反正不管怎么死,也不想把尸体留下。想着被一群男人将身上的衣服给扒了,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的研究,即便做了鬼,也没脸。古人有一种仁慈,叫做‘留个全尸’。我以前觉得这是假慈悲,现在看来,我才觉得这种仁慈难能可贵。让死者死的有尊严,就是一种慈悲。”她看着林嘉和往前走的背影,突然道:“姐!你说咱们的外婆,奶奶,是不是也都埋在这里?咱们做晚辈的来了,是不是得磕个头上柱香啊。”

    林嘉和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

    “看看,这是奶奶绊你了,还是外婆拉了你的脚。”林雨桐凉凉的道。

    山谷里起了一阵风,卷着枯草,仿佛是女人的呜咽之声。

    文莱猛的朝下一跪:“妈!妈妈!”喊着,就哭了起来。

    谁人无父母,谁人无家眷!

    石云的面色也苍白了起来,不想不觉得什么,一旦想起来,心里就跟压着一块石头似的,叫人喘不上气。

    有愧先人呐!

    林嘉和回过头来,看了林雨桐一眼:“你还是不要说话了。”叫她这么煽动下去,齐会长在众人的心里,成了什么人了?

    这边还没说话,对面的山壁上,就漏出一个豁口来。门悄悄的开启了。

    紧跟着,从里面走出一个人来,是个中年男人,很是儒雅。

    别人还罢了,楚风却浑身都颤抖了起来。林雨桐就知道,这人应该就是楚风的继父,楚怀。

    “林少尉!”楚怀走到林嘉和面前,“齐会长说是会派一个小组过来,就是他们吗?”

    林嘉和笑道:“他们本来也没打算打扰的。寻找新物种的事,跟咱们也没有交集。可谁叫他们刚好碰上楚风了呢。这人说了一些事情,还真是叫我大吃一惊,我想齐会长也会吃惊的。我去而复返,就是希望楚医生能给我一个解释。他指控你做活人实验,这样的事情,齐会长可绝不会允许的。”

    楚怀看了一眼楚风:“这孩子受了点刺激,精神不是很正常,我这才接过来跟我一起生活的。他在e区出了点事,我有包庇的罪责,但其他的绝对是子虚乌有。”

    林嘉和点点头:“我也就随口一说,比起杀人嫌疑犯,我自然更相信楚医生的为人了。”

    楚怀就谦和的一笑,看了跟着林嘉和身后的众人:“这……都要安排进实验基地住?”

    林嘉和点点头:“麻烦楚先生安排一二。”

    楚怀笑着,一声声说着客气的话。

    林雨桐和四爷跟着众人一起,进入了这个实验基地。

    可刚一踏进来,林雨桐空间就响起‘滴滴滴’的提示音。声音强悍的叫林雨桐的脑袋一抽一抽的疼。

    这里的能量石的能量明显已经泄露出来了!

    就是不知道选在这里做实验室,是偶然呢,还是特意为之。

    林雨桐觉出了危险,这危险不是来自于人类,而是大自然。他们这是作死啊。

    “怎么了?”四爷扶住林雨桐,问道。

    林雨桐在四爷的手上按了按,就道:“没事,一进这里面浑身都不舒服。”

    胡梅听见两人的话,四下打量了一下,“没有啊,这里跟咱们住的房间也没有什么差别嘛!”

    没错,这里虽然是山腹。可是这完全是在山洞里,用建材搭建了房子。只是这个房子更大罢了。看着敞亮的长长的楼道,上下的电梯。这里俨然就是一个藏在山腹之中的办公楼。

    楼里来来回回都是穿着白大褂的男人,见了人也会点点头,客气的微笑。说这些人都是变态,还真是没人会相信。

    一行人被安置在七楼,每人都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

    但谁都不敢单独居住。还是选了顶头的套房,一群人住在了一起。

    常兴进了门就四处查看,想找出这里的监视设备。

    四爷招招手:“行了,别费劲了。”人家的地方,是那么容易被找到的?就算今儿被找见了,明儿还有机会再放回来。你还能二十四的小时不停的盯着。

    林雨桐忍着头昏脑涨的感觉,无力的趴在四爷的腿上。手不停的在四爷的腿上写着字。告诉他自己的感觉。

    四爷不动声色的摩挲着林雨桐的脊背,偶尔停下来,也是在她背上写字,回应她。

    两人做的隐秘,别人看不出这里面的猫腻,只觉得两人在这样的地方秀恩爱,实在碍眼的很。

    林嘉和皱起的眉头能夹死蚊子:“林雨桐,你能不能有点出息?”趴在一个男人的身上,一股子弱不禁风的味道,像个什么样子?大半年不见,行事作风跟换了一个人似得。

    林雨桐头昏脑涨,根本没力气跟她争吵。只扭头看她,别的话一句都不说。

    林嘉和看了一眼林雨桐:“齐会长看重你,还真不知道到底是看重你什么?”

    我谢谢她的看重!

    林雨桐将眼睛一闭,连看都不想睁眼看她了。

    石云拉了一下林嘉和:“行了!你少说两句。我刚才已经跟楚医生说过了,他也同意咱们参观实验室。”

    林雨桐心道:你们现实怀疑人家用*实验,如今又大张旗鼓的要参观。真当人家是二百五了。能留下破绽叫你们瞧出来,他就不会隐藏到现在才露出行踪。如果她们一进来,就先制服这个楚怀,那么还有一份希望能成功。现在嘛!呵呵……她无法跟这样的蠢货合作,她只想快点找到基地,然后迅速的回去。

    因此,等楚怀过来请众人去参观试验区的时候,林雨桐就毫不掩饰对林嘉和的排斥,直言对楚怀道:“楚医生要是现在能安排人送我们回去,我会更感激不尽。对这里的实验……说实话,我适应不了,也没兴趣。知人者智,自知者明。我觉得我是个有自知之明的人。而像我这么有自知之明的人,我觉得占了绝大部分。楚医生,我觉得你应该认真考虑一下。与其留着我们碍眼,真不如将我们礼送出境更好。”

    “林雨桐!”林嘉和看着林雨桐的目光是动了真火了。再是没想到她会说出这么一番事不关己的话来。

    楚怀挑眉看了林雨桐一眼,又看了看林嘉和,“呵呵……林组长这话,倒叫我不知道如何接了。”

    林嘉和收敛了脸上的怒色:“您别理她。她就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丫头。”

    楚怀歉意的朝林雨桐笑笑,表示无能为力。

    这才转身,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大家跟我来。”

    四爷跟林雨桐走在最后,两人手拉着手,相互在彼此的手心了写字。

    “林嘉和不能这么蠢吧。”林雨桐在四爷的手心里写到。

    四爷点点头,拉着林雨桐的手:“许是还有后手?”

    林雨桐心里一跳,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林嘉和就算是被人洗脑,但该有的智商还是有的。明知道查不出什么来,还大喇喇的去查,为了什么?

    除非她们在明,还有一组在暗。

    要不然,这样的行为就是卖蠢。

    顺着电梯往下,直到了负一层,才算是到了试验区。

    而四爷在出电梯的时候,脚步就却顿了一下。

    林雨桐看了四爷一眼,四爷在林雨桐的手心里写道:少了一层。每一层的楼高,比规定的高度,低了十公分左右。

    建筑的材料是一定的,要是每层的高度有一点不明显的误差,一层层的加起来,就会生生用原材料凭空多修建出一层来。

    只怕这一层,才是真正的实验室吧。

    林雨桐马上就明白了四爷的意思,因此,对现在这个能叫人随便出入参观的实验室,更是没多少兴趣了。

    葛杨轻声道:“你们有没有发现,怎么一进实验室,人浑身都跟没劲了似得。”

    四爷点点头,担忧的看了林雨桐一眼,她现在一定头疼难忍。

    而林雨桐自己,则觉得一进入这里,空间就被一股子力量牵引,像是要从体内挣脱一样。

    胡梅更是瞬间就弯下腰,吐了起来。她的感觉一定也不好受。

    看来,在这里建造实验室,并不是一时兴起或是偶然,而是已经有人意识到了一些东西。

    林嘉和摇摇头,强忍着头疼道:“这里怎么了?磁场异常?”

    楚怀点点头:“是的!此地的磁场确实有些怪异。”

    说着,就指了指墙上挂着的测量磁场的指针:“你们看看就明白了。”

    那指针正在一圈一圈的高速转动。

    推开实验室一号的门,里面摆放着十几个新鲜的尸体。她们的身边都放着一个小磁针,就听楚怀道:“你们看那些小磁针,虽然也转动,但是他们的频率和速率还是会有差异。这应该是空间消散所引起的震荡。”

    而林雨桐此时的感觉却尤其难受,一边觉得自己的空间好似随时都会被抽走,另一边,又有数个细小的力量,像是要钻进她的脑袋里一样,脑袋里面数个针在搅动的感觉,叫她有种想将脑袋拧下来的感觉。林雨桐只得偷偷服下镇痛药。

    从来没有什么时候像是现在这样,觉得空间是个负担,几乎压的人喘不过起来。

    四爷扶着林雨桐就往外走:“不过是死人罢了,有什么要参观的。这些死者身上连个床单也不盖,即便是实验,也好歹有点人性。”

    林雨桐冷着脸,尽量不露出颓然来:“看看!你们都看看!知道自己死后是个什么待遇,心里就安宁了。要看你们看,我什么也不想看。临死的时候,我一定抱一个炸弹,宁肯粉身碎骨死无全尸,也不上这里来。什么东西!”

    林嘉和看着甩上的门,这次倒是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楚怀:“能不能给她们遮挡一下,这也太……”

    楚怀赶紧道:“我们都是怀着虔诚的心做实验的,不敢对死者有半点不敬。这些是我没想周全,一定改!”

    四爷和林雨桐先回到房间,一进屋子,林雨桐就瘫软了下来。

    “那个实验室是假的!”四爷的语气笃定,“每一个女人进入实验室,除了头疼和发自内心的恐慌,再也干不了别的。这是应付检查的好办法。”

    是的!林雨桐在里面也感觉到了恐慌。像是身体的一部分要被剥离一样。

    楚怀这么安排,只能是故意的。

    自然的力量不可阻挡,真要将空间这么剥离出来,他们也同样掌控不了。所以,地下室里的实验室是假的。

    而真正的实验室,恐怕只能往上找了。只能在既不脱离这里的引力,又得叫人能控制这股子引力的地方。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