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9章 寒门贵子(143)一更
    寒门贵子(143)

    京城龙源楼,谁不知道这是逍遥王的产业,跟皇家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今儿,龙源楼里是每月都有的文会,大大小小的才子,都往龙源楼里挤。

    街对面的书坊里,一个十五六岁的青衣公子,看着对面门口的热闹,就刷一下将手里的折扇打开,挑了挑带着几分硬挺的眉毛,冲身后一个十三四岁的黑衣少年喊道:“走!去瞧瞧。”

    黑衣少年跟青衣公子有五六分相像,只是脸上的神情更严肃些。此时他捧着书,随意的从窗口往下看了一眼,才无奈的道:“去可以,你别惹事。叫娘知道了,又得挨骂了。你再往我身上推,我可不应。”

    “小气劲!”青衣公子翻了个白眼,“你不去,我自己去也行。”

    黑衣少年无奈的放下手里的书:“等等!我还是跟着吧。”要不然爹爹该骂了。说着,他敲了敲放在一边的书,对身后的一个小子道:“怀恩,买下来。”

    被叫做怀恩的小子一身灰衣,一点不打眼,只比这位小主子大几岁的模样。一看就是主仆。

    “怀恩,我们去对面,你去吗?”青衣公子低声问了一句。

    怀恩拿着书的手一紧,“去吧!没什么见不得人的。”

    黑衣少年就点头:“那就走吧。”

    等三人到了龙源楼的门口,门口的小厮,就差点给跪了。

    “大公子……”小厮对着怀恩叫了一声。

    这位大公子可是王爷的长子,只是没长在王府里。以前,都说这位不是王爷亲生的,谁知这位大公子越是长大,这张脸越是随了王爷。谁也不敢再昧着良心说这孩子不是王爷的种。可大公子的生母偏偏叫大公子随前夫的姓氏,王爷不乐意。为这个还将官司打到了御前。

    谁知这位大公子也是奇人,不要爹给的姓氏,也不要娘给的姓氏,只说自己从此就叫怀恩便罢了。

    可这也是大公子的造化,皇上和皇后喜欢大公子,就将大公子留在宫里,跟大皇子和大公主一起教养。

    所以,这位大公子在血缘上,是两位小主子的堂兄,身份上,却恪守仆从的本分。

    这位一出现,那就意味着,另两位公子的身份就不用猜了。

    谁不知道大公主好男装。常扮作男子,在外面游荡。

    他的身子不由的更弯了两分,“小主子里面请。”

    一身青衣的掌珠就朝怀恩笑了一下,“连银子都省了。你这张脸,真是太好使了。”

    谁知怀恩进去的时候,顺手塞了一把银票给小厮:“用不了就先放在账上,以后所有的消费从上面扣。”

    掌珠:“……”要不要算的这么清楚。其实三叔这人偶尔不靠谱一下是有的,但是大事上从来就不含糊。

    三人被请上了二楼,一个不引人注意的角落。

    等茶和果盘上来,怀恩就叫将隐晦的站在他们四周的小厮都起开。就这三两个人还想保护主子,小主子的身手,没几个人能比的上的。

    在这样的地方,肯本就不用担心。

    掌珠刚要说话,就被楼下的一个声音吸引了:“……难不成,如今只有儒生才算得上是才子。咱们这些杂学理工的学子,都算不得才子了?”

    “嗬!”掌珠端起茶盏:“真是好大的火气。”她说着,就斜睨了弟弟一眼:“掌域,你说呢?”

    掌域的眉头微微的皱了皱,“朝廷开设了十数年的杂学理工科,如今,也慢慢的有些基础了。爹爹和娘都重视理工科,理工出身的,又屡屡被重用。儒生岂能甘心。这场较量,迟早的事情。”但还是比之前预想的早的多。

    他如今,有点明白爹爹为什么叫他出来走走了。这样的对峙,一个闹不好,就是一场庭争和党争。如今,矛盾已经露出了端倪,怎么解决问题,才是他要考虑的问题。

    而掌珠却在一边问怀恩:“那个说话的人叫什么?”

    怀恩只看了一眼,就低声道:“李季,您该听过的。”

    “哦!”掌珠恍然,“就是做出齿轮那个,还做个一个大钟表,进献到宫里的?”

    怀恩点点头,“是他!逍遥王十分看中此人,听说一年给十万两银子聘用他做什么技术顾问的。”

    这边两人才说了两句话的功夫,下面就已经吵起来了。

    就听一个儒生道:“……在下提议,咱们该进万言书。将儒生和杂学理工生分开。礼部,吏部,刑部,儒生出身的学子优先。而户部,工部,则由杂学理工科优先。兵部,该有武举学子优先。如此,才能相安无事,再不起争端。”

    儒生学子听了此言,就立马起身,鼓掌应和。

    掌域就皱了皱眉,这看似公平,每个人都安排在适合自己的岗位上了。可事实上,却是进一步激化了矛盾。六部按照这样分配,就成了三比二比一的比例。儒生占了一半。

    所有的矛盾和不平都是由不公平而引来的。

    所以,这个主张,奸滑了些。

    果不其然,紧跟着就有人嚷道:“凭什么?你们儒生除了动动嘴皮子,摆摆官威,到底干了多少正事。别的不说,你只在这大堂里看看,那透明的窗户玻璃,那墙上挂着的钟表,包括各位身上穿的衣服,有谁身上的布料不是咱们改造过的纺织机制造出来的,不是咱们的印染机印染出来的。还有这大厅里铺的地毯,桌上保温的茶壶。这里哪一件,不是咱们这些人倒腾出来的。你们谁家没有玻璃窗户,谁家没有保温的茶壶。谁家买的便宜又结实的布料里面没有咱们的汗水。”

    这边的话才落,就有人接话道:“正是这个话。没道理咱们出的力最多,到头来,却成了人家嘴里的下九流。难不成照着诸位的意思,咱们就该退到匠作坊,做一辈子工匠……”

    这话没说完,众人顿时就三三两两的吵了起来。

    掌珠三人这边听三耳边,那边听两耳朵,这吵吵闹闹的,颠来倒去的就是那么一层意思。

    儒生认为,治理地方,应该多用儒生。杂学理工出身的学子,应该放在属于他们的专业性更强地方。

    而杂学理工学子则认为,不能由着一群什么也不懂的外行,来管理内行。应该给他们一定的管理治理职权。

    儒生认为理工学子侵占了属于他们的机会和利益。而理工学子则认为他们得到的跟他们做出的贡献是不相符的,要求得到公正的待遇。

    掌珠摸了摸鼻子,轻咳一声:“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儒家根深蒂固,轻易动摇不得。杂学理工的意义,又着实不可取代。这个矛盾,基本就是不可调和。”

    掌域将最后一口茶一喝,就站起身:“走吧!再听也就是这样了。”

    三人这才一溜烟的出来。

    等回了宫里,林雨桐和四爷正等着他们吃饭。

    林雨桐看见掌珠一身男装就皱眉:“说了你多少次了,穿女装出去也没事。你费那个劲做什么?一天到晚,换来换去的。”

    掌珠摇头:“我不是觉得姑娘家不该出去,只是我一穿女装出去,不管走到哪,都有人盯着看。烦人的很。想去听个曲儿,一群人看着我像是看把戏。我比那戏台上的人还招人眼。啥也干不了,净剩下打发没皮没脸贴上来的纨绔了。”

    这上哪说理去,漂亮姑娘到哪都有套词的。

    而四爷含笑看了一眼浑身都是活力的掌珠,却扭头问掌域:“今儿可有收获?”

    掌域伸手从桌上先拿了一块点心往嘴里塞,接着才道:“爹爹叫我看的,我已经明白了。这朝廷上,只怕又要起风了。”

    四爷就笑:“傻话,这朝廷上,风从来就没停止过。”说着,就递了一杯茶过去,“别噎着,慢点!这都要吃饭了,又塞点心。吃完这一个就行了。”

    掌域将嘴里的点心渣滓咽下去,才接着道:“儿子最初想,要是能将朝廷的各个部门,再进行一次细细的分工才好。今儿听了听这些儒生和理工学子的争论,反而觉得,这不是细化分工能解决的事,说到底,还得融合!世上从来没有一刀能切的干净的事。要是真把两者这么割裂的切开,才是后患无穷。”

    四爷的眼里就闪过一丝赞赏:“好!很好……”

    “好就吃饭。”林雨桐上前粗暴的打断父子俩的谈话,“只要这干活的是人,这摩擦就间断不了。急不来!”说着,就将点心盘子收了,催着父子俩上桌。

    四爷就笑:“行了,这家里家外,你娘的话永远得听。不管是你们还是我。都一样!”

    掌珠就拿着筷子笑:“爹爹,你知道那些大臣在背后是怎么说您的吗?”

    四爷摇头,这个他真不知道。

    掌珠就笑道:“人家都说,咱们皇上啊,充其量也就是个外当家的。”

    四爷一愣,继而就笑了起来,伸手拉林雨桐的手,上下的打量:“内当家的……”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