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8章 寒门贵子(142)三更
    寒门贵子(142)

    盼盼划着船桨,不敢回头看。只能远远的听见那些人喊‘抓活的’。

    她的心犹如鼓擂。

    王爷,就走远了吗?

    王爷,盼盼要撑不住了!

    王爷,快点走!

    她心里一遍一遍念叨着,但浑身的力气还是一点一点在消失。可对方的喊声却慢慢的近了。她慢慢的坐下来,摸出袖子里的匕首。心中唯一的信念就是不能落到这些男人手里,不能!

    “郑王爷,您还能往哪里跑?”不远处的船上传来气急败坏的声音。那船头上的火把的光,似乎都能照过来。

    盼盼没有动,她不敢回头。

    “下水,过去请王爷过来一趟。”身后的船上又传来声音。

    紧跟着就是有人下水的声音。

    盼盼的眼泪瞬间就下来了,“王爷,盼盼先走了……”说着,就一脸决然的将匕首往胸口猛地一送,瞬间涌来的疼痛,叫她想起小时候,嬷嬷们用针在身上扎,然后将她泡在盐水里的感觉,就是这样,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的。

    但是她还不能倒,不能就这么倒了。她得撑着,多撑一刻,就能多给王爷争取一点时间。

    她的眼前花了,她觉得船在摇晃,不过也不确定,她不知道这是自己坐不稳了,还是那些追来的人已经要上船了。

    船猛地一晃,她险些掉下去。这是有人上来了吧。

    猛地,一双湿漉漉的手抓住了她的手,她想推开,可是一点力气也没有。

    “盼盼!”郑王看着低垂着头的盼盼轻声喊。他是将对方潜下水的人都杀了,才上来的。在对方还没回过神的时候,就得赶紧想办法离开。

    盼盼以为自己幻听了,她勉强的抬起头,然后眼泪就下来了:“王爷……”

    你怎么能回来呢?贱妾不值得!

    郑王这才看见盼盼胸口的匕首,“你……你……你怎么这么傻!”

    盼盼使出浑身的力气,一把将郑王推下水,“快走!”你能回来,我这一辈子就觉得值得了。

    郑王猝不及防之下,跌落在水里,刚要冒头,就见箭簇从芦苇丛里射出来。追着自己的两条船上的人瞬间就都被射杀。

    这是谁的人,他根本就来不及思考。满脑子,都是胸口插着匕首的盼盼。

    他翻身上了船,见盼盼趴在船舷上,等他颤抖着手将人扶起来,盼盼却早已经没有气息。

    “盼盼……”郑王觉得那匕首不光是刺在了盼盼的胸口,要像是刺在了他的胸口一般,一股子铺天盖地的痛苦席卷而来,“盼盼……你……你怎么不等等我……”

    他小心的将她脸上的发丝拂开,把人紧紧的抱在怀里,直觉得从里到外,都是冷的。心再也没有一点热乎气了。

    “郑王爷。”芦苇荡里划出一条船来,船上的人带着个大斗笠,“很抱歉,我们来晚了。请您节哀顺变!”

    郑王这才抬起头,看着来人:“你们是殷四郎派来的人?”

    黑七这才摘了斗笠:“黑七见过郑王爷。”

    郑王的眼神在黑七的脸上一转,就点点头:“听过,很有传奇性的人物了。”

    “请王爷跟在下回京城。”黑七看了一眼躺在郑王怀里的姑娘,“我们会好好的安葬这位姑娘的。”

    “安葬?”郑王似乎才第一次意识到盼盼已经死亡一样,“不!底下太冷了。盼盼说,她最怕黑!”

    黑七嘴角抿了抿:“王爷,逝者已逝,活着的人还得往前看。春城还有很多人等着王爷呢。”

    “等着我?”郑王摇摇头,“是啊!很多人等着本王呢。可是他们除了本王还有很多亲人,谁离了本王都能过的好好的。儿子们盯着爵位,女儿们盯着嫁妆。女人盯着本王,看本王什么时候能叫她们生个儿子,好有依靠。呵呵……本王对他们来说,不是最重要的。但是盼盼不一样。对于盼盼来说,本王是不可替代的,是她唯一拥有过的。如果,连我都不是他的,她还有什么?”

    黑七愕然又不解的看向郑王,“您这是……”

    郑王一笑,伸手从脖子上拿下一个玉佩,顺手叫朝黑七扔了过去,“拿着这个,去找本王的长子。他知道该怎么办。本王只有一个要求,就是保住本王的家眷,叫他们平平安安的活到老。”

    黑七一把接住了玉佩,他把长子推出来,不就是为了叫他的长子立功,从而保住这一脉吗?他抬起头,“那您……”

    话还没说完,就见郑王猛地拔下那姑娘胸口的匕首,迅速的朝他自己的胸口插了进去。

    “郑王爷……”黑七赶紧摆手,叫船夫快划过去,要过去瞧瞧。

    郑王忍着疼痛,将盼盼抱在怀里,然后就这么相拥着慢慢的躺进船舱里。

    黑七过去的时候,人眼看就不行了。

    郑王看着黑七:“求……求你……求你点事……以后……本王……不进……不进皇陵……衣冠冢就行……本王跟盼盼……一起……葬在苍山之上……生同寝死同椁……”

    黑七看着奄奄一息的郑王,良久才叹了一声,终是点了点头。

    郑王的手轻轻的抚在盼盼的脸上,慢慢的闭上了眼睛。

    等消息传到京城的时候,已经是五月了。

    郑王的长子,率部归降,西南一统。

    四爷将黑七上的折子给林雨桐看,就算是上面写的不详细,但也够叫林雨桐吃惊了。

    “这郑王……就这么死了?”林雨桐不可思议的看向四爷。都说爱新觉罗家出情种,说是皇太极和顺治都是因为一个女人才死的。可林雨桐知道不是,那不知道是被多少人杜撰出来的故事。而现在,郑王就这么死了,是真的为了一个女人而死了。

    怎么反而叫林雨桐觉得不那么真实呢?

    以前都说是项羽打仗都要带着虞姬,一时一刻也舍不得丢下她。林雨桐觉得这个艺术加工有点过了。但现在又碰上这么一个郑王,她还真就有些相信那些传说了。

    “这是真爱了?”林雨桐拿着折子问四爷。

    四爷瞪她:“这是不负责任。”他轻哼一声,“大明的皇家怎么教导出这么一个混账来?”

    林雨桐叹了一声:“不过,估计郑王要流传千古了。”

    凡是流传着的爱情故事,都是断章取义而来的。在男女主角的爱情故事里,从来没有别人的戏份。

    “你说,咱俩在这唯美的爱情故事里,担当的是什么角色?”林雨桐要有兴致的道,“不会是反派吧?”

    “胡说八道!”四爷哼笑一声:“反派有人了。轮不到咱们。”

    紧跟着,四爷还真就把这个反派给敲定了。

    王家的事情,交给刑部去办了。抄没家产,成年男丁估计都活不成了。

    王平遥那老家伙在官差进门的时候,吞金自杀了。

    王家就这么消散了。

    而果不其然,坊间慢慢的流传开了郑王和爱姬盼盼之间生死不渝的爱情故事。

    林雨桐歪在榻上,看着以两人为原型的话本。四爷在一边却道:“凡是流传着的都是悲剧。两人要真是活着,却又未必能贴心贴肺。别觉得这样就是真爱了,这世上相守白头的夫妻哪个不是真爱?”说着,就把脸凑过去,压低声音道:“爷跟你过了几辈子了,你倒看别人的故事找感动去了。你看看爷,爷对你不是真爱?别瞎找了!”

    林雨桐被他搅和的无奈,就笑道:“郑王哪里能跟爷比?爷根本就不会叫我落到走投无路的地步。”

    四爷一下子就朗声笑了起来。

    这一声笑可了不得了,将正睡着的掌珠一下子给吵醒了。马上就周岁了,小丫头不光是会走了,还会叫人了。

    不过没睡饱的小人儿起床气也不小,这孩子,蹭一下从床里面坐起来,控诉的看着四爷,“爹爹……”

    一声就把四爷给叫软了,“爹爹不对!吵到我们大公主了。”说着,就伸出手,将掌珠抱起来,继续摇着,“睡吧,睡吧。爹爹哄你,好不好?”

    掌珠眨巴着眼睛看向一边靠在软枕上就是不搭理她的林雨桐,叫了一声:“娘……”一声三转,撒娇技能满点。

    她现在可沉手了,林雨桐不伸手抱她,只道:“叫你爹爹抱着,你爹爹抱着稳当。”

    掌珠的嘴又瘪了瘪,想哭不哭的半天,看着炕桌上的茶杯,突然小表情一收,手一拍:“奶糕糕……奶糕糕……”

    人不大,饭量不小。就不能叫她看见碗碟,一看见,就吵着要吃的。一天吃八顿,都好像塞不饱一样。

    四爷就叫人:“端半碗酥酪来。”

    林雨桐小声道:“喂两口,叫她嘴里尝点味儿就行了。”

    四爷笑道:“下面的人精着呢。”

    话音才落,就见苏嬷嬷端着比茶杯还小一号的碗过来了,这样的碗说是半碗,其实也就大人一口的量。

    掌珠现在还没有大小多少的概念,只闻见味了,就开始砸吧嘴。口水直往下流。

    林雨桐拿着帕子,起身凑过去,给这丫头擦口水,谁知一靠近,这奶味一冲,心里一股子恶心之气就翻江倒海的涌了出来……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