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7章 寒门贵子(141)二更
    寒门贵子(141)

    盼盼这次没有斟酒,而是朝郑王走了过去。她眼里仿佛藏着千言万语,就那么静静的看着郑王。

    郑王苦笑一声,慢慢的闭上了眼睛。明知道现在的盼盼不是之前的盼盼,但看见她含泪的眼睛,还是会止不住心软。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闭上眼睛。不看,也许心就静了。

    盼盼看着郑王闭上了眼睛,只觉得一时间心如刀割。她绕到郑王的另一边,弯腰将冬青掉落的匕首给捡了起来,拿在手里,不停的翻转。

    “王爷。”盼盼的手抚上郑王的脸庞,“你睁开眼,看看盼盼,可好?”

    郑王摇摇头,“本王荒唐,竟会相信能焐热一个细作的心,可不是荒唐吗?”

    盼盼眼里的泪瞬间就滴落了下来,她反手,将匕首掩藏在袖中,却扑到了郑王的身上,挂在他的脖子上,哽咽出声。

    熟悉的人,熟悉的味道,再也没有熟悉的温情。

    郑王心里揪成了一团,彻骨之痛突如其来的从心底蔓延开来。这个女人都这么背叛了,为什么自己心里还要这么痛苦。自己还有王妃,还有侧妃,还有好些姬妾。王府里还有儿子,女儿,为什么傻傻的迷上一个明知道是奸细的女人呢。

    到底是什么让你坚信,能收拢一个女人的心?

    郑王的手握成拳头,微微摇头,“什么都不要说了。本王栽在了一个女人的身上,本王认了。但王家想占到便宜,也是休想。如此鬼蜮伎俩,本王宁愿将西南交给殷四郎。至少……他走的是堂堂阳道。成王败寇,这本无可厚非,但是将西南交给王家,本王不能叫这西南的百姓落在这样心里没有天下的人手里。所以,你别说。本王下不了手杀你,要不你杀了本王吧,省的你为难。”

    盼盼的眼泪一滴一滴的顺着脸庞往下滑,直落在郑王的脖子上。

    杀了您?盼盼舍不得!

    郑王只觉得脖子仿佛被什么烫了一般,火烧火燎的难受。

    盼盼趴在郑王的耳边,声音低低的:“王爷……听盼盼一言……”她的声音越发的低了起来,“刚才,盼盼倒的那两杯酒是有毒的。如今,时间差不多了……”

    郑王眼睛猛地睁开,浑身都跟僵住了一样。

    “别动,别动。”盼盼低声道:“外面都是他们的人,好几十个呢。在他们死之前,您别出声。”

    郑王狠狠的喘了两口气,“盼盼……”你的心是向着本王的是吗?

    这话,他问不出口,也觉得什么都不需要问了。

    “哐当”一声,酒杯落在了地上的声音。

    子玉先生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贱人,你给酒里放了什么?”他的肚子开始疼了,但是却一点力气却使不上来,想高声说话,都不能。

    盼盼这才站起来,惊疑不定的看着对方:“先生,你怎么了?”

    子玉先生眼里闪过一丝怀疑:“不是你?”

    盼盼赶紧摇头,满脸都是无辜。

    子玉先生这才转头看冬青,就见冬青头上的冷汗不停的往下落,也已经是毒发的样子。

    他心道一声坏了,看着盼盼和郑王就冷笑。马上站起来,朝背后的墙壁而去。

    郑王和盼盼不解其意,却见冬青猛地扑了过去,一把勒住子玉先生的脖子,然后焦急的看向郑王。

    郑王这才恍然,原来墙壁上有一个绳子,连着预警的铃铛。铃铛一响,必然惊动外面的人。他马上将盼盼推来,抓起桌上的筷子,顺着子玉先生的眼睛插|了进去。这样的疼痛,子玉先生本能的想喊,但是脖子被人扼住了,一声都喊不出来。

    盼盼将自己的手塞进嘴里咬着,才没有叫自己发出任何的声音。

    看着子玉先生就这么咽气了,郑王手里捏着筷子,看着冬青,在衡量是不是也尽快杀了这个人。

    冬青摆摆手:“我活不了了。但我现在还有用。外面还有几十号人,你带着盼盼就这么出去,是走不脱的。我去将他们支开……”说着,就放开已经咽气的子玉先生,扶着墙壁站了起来,他弓着身子,扭头看着盼盼,“要是有机会,见到盼儿,就说我也心悦她。我以为叫她太平安康的活着就好了……你跟她说,对不起……若是还有下辈子,冬青哥哥就是豁出命,也不叫她受到伤害……”

    说着,就深吸一口气,站直了身子,将身上的衣服,往平整的拉了拉,才抬腿要往外走。

    “冬青哥哥……”盼盼叫了一声,嘴唇不停的颤抖,“对不起!”

    冬青却笑了:“是冬青哥哥对不起你们。要是当年,带着你们要饭,而不是贪图王家的一个馒头,也许,咱们的命运不会是这样的……”

    盼盼摇头:“不是的!不是的!冬青哥哥是想叫我们吃饱,你是不想叫我们饿肚子……”

    “别哭了!”冬青深吸一口气,将嘴角溢出来的鲜血擦去,“好好的活着……”说着,就抬步,笔直的朝外走去。

    郑王一把抓住盼盼的胳膊,握的牢牢的,失而复得之下,他一点都不想再失去。而眼睛却盯着外面,看着冬青的一举一动。

    冬青慢悠悠的走过去,看不出一点异样。

    就听见有了声音道:“我说,你这小子怎么出来了?”

    冬青笑道:“先生有令,叫将人都打发去西河口等着。”

    “都去?”那人的声音有些怀疑。

    “留上两个人就行了。”冬青笑呵呵的道,“一男一女,咱们再看不住,那就擎等着主上动家法了。”

    那人这才哈哈一笑:“成!就这位王爷,咱们只要守住盼盼姑娘,他就走不了……”

    郑王就见码头上的火把慢慢的减少,最后,只剩下冬青身边的两人,一人举着一个火把。

    冬青就笑道:“二位干脆也跟着进去喝两杯?”

    那两人哈哈一笑,就转身往回走,“娘的,这江上的风也太大了,浑身凉飕飕的。”

    冬青跟在两人身后,悄悄抬起袖子,擦了擦嘴角的血。

    快到屋子门口了,其中一个吸了吸鼻子,“不对啊,这味道怎么有些……血腥味?”

    另一个面色一边:“先生还在里面!”

    话音一落,两人就往屋里冲。

    等在屋里的郑王用碎瓷片瞬间就划破了其中一个的脖子,而另一个还反应过来呢,就觉得后脑一疼,冬青从背后用石块砸在了这人的脑袋上,紧跟着,眼前一红,接着一黑,身子就往下砸去。

    冬青猛地吐出一口鲜血,也摇摇晃晃的倒下了。

    “冬青哥哥……”盼盼哭喊了一声,“冬青哥哥……”

    冬青朝盼盼一笑,嘴里又开始往外冒血。却见他转向郑王:“带着她……走!快!”

    郑王点点头,拉着盼盼,二话不说,就往外飞奔。

    码头上还有两艘船,郑王二话不说,先将盼盼放到船上,然后自己跳上去,解开揽绳就走。

    却不想,被冬青砸破脑袋的人,悠悠转醒,他慢慢的朝屋里的桌子爬去,勉强着跪坐起来,拼尽了全力,将桌子上的油灯拂了下来。

    油灯一掉下来,灯油撒的到处都是,然后,木板房子瞬间就着了起来。江边的风大,风助火势,一会子功夫就烧了起来。

    在这暗夜里,这样的火势,十里外都能看见。

    “王爷!”盼盼惊愕的看着码头的亮光,指给埋头划船的郑王看。

    郑王抬起头,心里咯噔一下,“糟了!咱们得快点,刚才支开的人还没走远,只怕要回来了。”

    这话才落下,就看见不远处,有船头上带着火把的船朝这边靠近。

    郑王四下了看看,咬牙脱掉身上的衣服,“盼盼,将外面的大衣服脱了,下水!”

    盼盼看了看下面黑黝黝的水面,“我不会水。”

    郑王一愣,低声道:“没关系,本王带着你。咱们撑一撑就过去了。”

    盼盼看着越来越靠近的船只,咬牙道:“王爷,你先下水,将苇子杆准备好。咱们下水,靠这个换气呢。”她说着,就指着不远处,“那里有苇子,不过好像是个浅滩,船过不去。”

    郑王看了看,应了一声:“好!我很快就回来。”

    盼盼一把抓住郑王的手臂,眼里似乎有千言万语:“王爷……千万……小心。”

    郑王点点头:“你别吱声,他们一时半会,找不到这里。我去去就来。别怕。”

    盼盼笑了笑:“去吧!我不怕!”

    郑王这才小心的下了水,盼盼看着他进了水里,慢慢的游走了,眼泪才下来了,“王爷,你要好好……盼盼……不能……”

    她擦了一把脸上的泪,将郑王脱下来的衣服,往身上一穿。将自己的头发往头顶一盘,摇起船桨,就划了出去。

    划船走不了,下水自己只能是拖累。

    只有如此,才能给王爷赢得一线生机。

    “在那里!”远远的听见一声喊声。

    盼盼已经将船划到了河道里。

    郑王正在折苇子杆,听到声音,不由的扭头看去,紧跟着他面色大变。

    这个傻女人!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