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6章 寒门贵子(140)一更
    寒门贵子(140)

    “冬青!”盼盼从郑王怀里露出头,愕然的看着一身船夫装扮的人,“你?怎么会是你?”

    郑王复杂的看了一眼盼盼:“你认识他?”

    盼盼脸上的血色一点点褪去:“是!他是……我和姐姐认识的朋友,是个唱戏的……”

    “朋友?”冬青哈哈一笑,“难得到了这个时候了,盼盼姑娘还认我这个朋友。”

    郑王看着这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你也是王家的人?”

    “到底是王爷,这点把戏,自是骗不过您的。”冬青呵呵一笑,深深的看了盼盼一眼,“盼盼姑娘,你今晚这样,主上可是要不高兴的。”

    盼盼不由自主的瑟缩了一下,猛地像是想起什么似得,突然道:“上次你离开,说是去金陵看我姐姐了……之后,我姐姐就去了京城……你到底跟我姐姐说了什么?”

    冬青嘴角微微一抿,沉默了良久才道:“你不需要知道,只知道这一切都是主上的安排就是。”

    “你混蛋!”盼盼等着冬青,“你故意接近我们姐妹,你知不知道……”姐姐她心里喜欢你。

    她的嘴唇颤抖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冬青似乎理亏似得,不敢看盼盼的眼睛,只扭头,避开火把的光线,才道:“我……也是为她好!她现在很好……”不管过程怎么,结果终归是盼儿得救了。

    盼盼颓然的靠在郑王的身上,眼里闪过绝望与黯然。

    郑王却一路再不曾说话。只看着船只划向更黑的黑夜。

    在一处芦苇遮掩处的简易码头,船只靠岸了。岸上,数十的火把亮着,站在灯火阑珊处的不是子玉先生又是何人。

    “王爷,有美同游,即便夜里,风景依然如故吧。”子玉先生笑着拱手,眼睛里带着几丝嘲讽和戏谑。

    郑王的神色数变,“你们倒是好手段,连本王的亲卫也被你们掌控了。”

    要不然子玉不可能出现在这里。

    子玉先生哈哈一笑:“没办法,谁叫王爷独爱盼盼姑娘呢。那么多美貌的歌姬舞姬,都被您赏赐给了下属。您还真是小看了女人,一个女人的力量,有时候就是这么可怕,可怕到了让男人奋不顾身的地步。”

    盼盼的脸色一变,浑身都泛起了冷意。

    “都说是红颜祸水,这话一点也不假。”子玉先生看着盼盼的眼神带着几分厌恶,“不管这个红颜本身是善是恶,但不可否认的是,她总会直接或是紧接的毁了挚爱她的男人。王爷的亲卫,在下最初,也是一筹莫展。可是谁叫王爷多情了半辈子,却突然痴情起来了。弱水三千独取一瓢,是您亲手将我们的人送到您亲信的床榻上。这又怪得了谁呢?连盼盼的亲姐姐都不能例外……”

    盼盼借着火光,看着郑王的侧脸,就见他飒然一笑:“是本王驭下无能,跟女人无关。”说着,攥着盼盼的手就紧了紧。

    “王爷!”盼盼的眼泪滚滚的往下落,却偏偏将头一偏,不敢朝他看一眼。

    子玉先生呵呵一笑,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咱们还是去里面谈。江风太大!”

    码头上倒是有两间木板房,此刻,门敞着,里面摆着酒菜。

    “王爷请坐。”子玉先生微微一笑,“今儿在万春园,饭还都没吃呢。咱们继续。”说着,就指着后面的冬青,“进来吧,多一个人热闹。”

    郑王就冷笑一声。

    子玉先生也不难为情,“知道王爷身手了得,没人跟着,在下这心里还真是不踏实。”

    四个人,一人一面。四四方方的桌子,就再也坐不下其他人了。

    “王爷,印鉴呢?”子玉先生斟酒递了过去,“只要您交出印鉴,咱们送你去海外。海上别的不多,海岛是尽有的。到时候,王爷就也能给盼盼姑娘在海外重修一个万春园啊。”

    郑王将酒接过来,哈哈一笑:“印鉴?什么印鉴?你要以为凭着印鉴就能调动西南,那可就太蠢了。”

    “印鉴不行,但是再加上我这一张脸呢。谁不知道我是您的心腹,能代表您的意思。要是身后再跟上您的几个亲卫,就更不会有人怀疑了。”子玉先生说着,就看向郑王,慢慢的道:“要不然,不管是您,还是您的盼盼,可就要遭罪了。您舍得您的盼盼被外面那些粗汉糟践……”

    郑王猛地将酒杯往地上一摔,“卑鄙!”

    盼盼的眼睑始终低垂着,这一下将她吓的站了起来,浑身都抖的不能自抑。

    子玉先生就看向盼盼:“你想想被那些男人……再想想你的弟弟……所以,你最好还是劝劝王爷。”说着,就伸手捏住盼盼的下巴,“忘了府里是怎么教导你们的?你真的要试一试家法……”

    “不!”盼盼猛地睁开眼睛,眼里满是惶恐,“不!”她的胸口起伏一定,手扶着桌子几乎站立不住。

    郑王要伸手扶她,她的手猛地往回一缩,深吸两口气。

    “盼盼!”郑王语气尽量平和,“你别怕,有本王在,不会让你有事。”

    子玉先生摇头:“王爷自身难保,痴心还是不改……”

    “先生!”盼盼叫了一声,噗通一下就对着子玉先生跪了下去,“先生,我错了。我再也不敢,我这就劝王爷……您千万手下留情,我真不敢了……”

    郑王的脸色顿时就青了:“你站起来,本王的女人不会这么卑贱!”

    子玉先生哈哈一笑:“她本就是个卑贱的人,不会因为王爷而又任何改变。她不敢背叛,现在叫她伺候王爷,她愿意。以后叫她委身在任何一个男人的身下,她都会愿意。这就是她们的使命,王爷……”说着,他就附身,捏着盼盼的下巴,“叫你伺候别人,你愿意不愿意?”

    “放开她!”郑王一下子站起身来。

    冬青却用刀直接架在郑王的脖子上,“您最好别动。”

    盼盼抬头,看了一眼郑王脖子上的刀,看着他脖子上有一丝血迹涌了出来,她的双手攥成了拳头,牙齿咬的咯咯直响,才道:“愿意!我愿意!”

    郑王眼里布满了阴霾,就那么一错不错的盯着盼盼的脸,“你就这么怕死?本王待你的情份,你竟是一点也没往心底去!”

    盼盼咬着嘴唇,满嘴都是血腥的味道:“都说□□无情,戏子无义,王爷期盼能在我这样的人身上看到什么情谊呢?”说着,就朝冬青一笑,“你说是吧,戏子!”

    冬青的嘴角动了动,到底是一句话也没说出来。

    盼盼扭头,看着子玉先生:“主上叫奴做什么,奴就做什么,不敢有丝毫违背。”

    子玉先生这才松了手,“还算知趣!你这张脸,还有大用。据说皇上年轻英俊,宫中也只有农家女出身的皇后,总会有你的机会的。谁叫你长了一张任何男人都无法拒绝的脸呢?你放心,不是英雄,还真配不上你这样的美人。”

    盼盼点点头:“是,奴听命。”

    “起来吧。”子玉先生淡淡的吩咐,然后缓缓的坐直了身子,看着郑王,“你看见了吧。王爷,你所谓的钟情,不过是一句笑话。亲信的背叛就算了,连女人都无法收服,王爷,不悲哀吗?”

    郑王只死死的盯着盼盼,眼里幽暗,仿佛掉下去就是万劫不复的深渊。

    盼盼站起来,颤颤巍巍的拿过酒壶,低声道:“先生,还是让奴,劝劝王爷。”

    子玉先生摆摆手,“也罢!也罢!谁叫咱们王爷就吃这一套呢。”

    盼盼没看郑王,而是先拿过一个酒杯,倒了酒进去,她的手颤抖着,酒杯都端不稳。小拇指上戴着的指甲套蘸到了酒杯里,都没有察觉。

    她端着杯子,先敬向子玉先生:“先生,这一杯是奴赔罪的。请您在王爷的面前,给奴最后这一点颜面。”

    子玉先生看着盼盼战战兢兢的,手都抖成一团了,就一笑,接了过来,毫不犹豫的就喝了进去,“好酒!从美人的酒杯里倒出的酒就是香。”

    盼盼紧紧的盯着子玉先生的喉咙,直到那喉结一滚,咽了下去,她的肩膀才松了下来。

    她笑了一下,接过酒杯,又倒了一杯酒,那个指甲套又不小心点在了酒里,就见她颤抖着端起来,递向冬青:“咱们自幼相识,时隔多年,能碰见你,我们姐妹欢喜不已。冬青哥哥,姐姐自小喜欢的人就是你。只想着有朝一日……能跟你相厮相守。能跟你重逢,姐姐欢喜欢坏了。只是……你们注定这辈子有缘无分……”

    冬青手里的刀,瞬间就掉落了下来:“你说什么?”

    盼盼看了一眼掉落的匕首,才道:“如今说什么都晚了。这杯酒冬青哥哥喝了吧。只为咱们这……命运。”

    冬青颤抖着手,看着盼盼的眼睛,像是透过她,看向另一个人。不由自主的将酒杯接过来,仰头将酒喝了。酒入肚腹,化作眼泪,瞬间就落了下来。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