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5章 寒门贵子(139)三更
    寒门贵子(139)

    郑王坐在书房里,看着墙上的地图,眉头紧皱,“本王早就该知道,这世上的事,除了自己,谁也靠不住。”这些世家,全都是墙头草。他原本还以为,多少能由着世家在前面多撑一些时候,谁知道,垮塌的这么快,说变天就变天。

    还有那个冯海,他到现在都不知道这老货,是个什么意思。要真是奋起一搏,金陵没那么快陷落。

    他原来的计划很好,从西南出海,在王家的海岛上补给,然后直接从塘沽口登岸,直逼京城。可是这造船需要的是时间,是充足的时间。

    他需要有人来拖住那个殷四郎。

    “时也命也。”郑王颓然的坐下,扬声问道:“子玉先生呢?”

    外面的随从低声道:“已经叫人去请了,想必一会子就过来了。”

    郑王淡淡的‘嗯’了一声,现在要紧的是,如何才能西南暂时稳下来。想办法再拖半年时间,只要半年时间,自己就还有机会。

    门轻轻的被推开了,带进来一丝带着潮气的风。

    郑王扭头,等看见进来的人以后,脸上焦急加恼怒的神情才慢慢的收了起来,神色一下子就柔和了。

    “盼盼,你怎么来了?”郑王起身,拉了盼盼的手,“手怎么这么凉,去园子里记得将披风裹上。”

    盼盼的神情微微动了动,“无碍!风一吹,才觉得人更清醒些。”

    郑王就笑了:“你啊,真是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

    小太监进来,上了热茶,看到郑王一脸温柔,早已经见怪不怪了。

    盼盼看了一眼墙上的地图,问道:“可是又忧心了?”

    郑王的手将盼盼被风吹乱的头发抿在耳朵背后,“万事有本王在,不管什么时候,总能保你安泰。”

    盼盼的眼圈就红了。

    郑王低声道:“还在为你姐姐的事情怪我?”

    盼盼嘴角动了动,却没有说话。

    郑王低声道:“留着她,也不过是徒惹你伤心罢了。”

    盼盼的心就更是一揪一揪的疼。

    王爷跟姐姐的事,不怪王爷,也不能怪姐姐。这是主上对自己不听话的惩罚。那一天一早起来,姐姐出现在王爷的床上,叫她心里构建起来的那点男女之爱瞬间就给击得粉碎。

    她只是一个舞姬,是她奢求的太多了。

    可王爷将姐姐送出去,看似是听从了子玉先生的建议,但也确实是因为自己。

    美人很多,姐姐只是其中之一。不是非她不可的。

    盼盼深吸了一口气:“只是想到金陵城破,不知道孩子……”

    这是说盼儿生的那个孩子。

    郑王淡漠的摇摇头:“个人有个人的宿命。”他摸了摸盼盼的肚子,“等稳定下来,就给你找好的大夫,终是能看好的。咱们也总会有自己的孩子。”

    盼盼的眼泪一下子就落了下来,她扑到郑王身上:“贱妾出身卑贱,王爷不值得为我……”

    “傻话!”郑王的手抚着盼盼的头发,“人到中年了,遇上盼盼,是本王的福气。”

    盼盼的手攥成了拳头,哪怕自己只是被他收藏的美人中的一个,也是最被珍视的一个。他给了她最妥善的安置,再不会颠沛流离,再不会遭遇苦难。她就是缠绕在他身上的藤蔓。如今,要亲手斩断这跟给自己依附的枝干,自己又能去哪里依附呢?

    屋里,两人紧紧的相拥在一起,门外却响起了通传之声:“王爷,子玉先生来了。”

    郑王将盼盼扶起来,给她擦拭了眼泪,低声哄道:“乖!先回去自己玩,本王处理一些琐事,就回去陪你,好不好?”

    盼盼强笑了一声,点点头,就福了福身,转身往外走。

    在出门的时候,跟一个二十多对的年轻人擦肩而过。两人的视线一触即分。

    盼盼回到屋里,一个人静静的坐着,怕人看出异样,连眼泪都不敢流。

    天色慢慢的暗了,门外的丫头进来禀报:“王爷请姑娘过去。”

    盼盼这才惊醒,不自然的笑笑:“也是,都到用饭时间了。谁陪着王爷呢?”

    “是子玉先生。”那丫头笑着回了一句。

    盼盼却僵了一瞬,才点点头,朝梳妆台走去。她重新整理了妆容,又从匣子底下,拿出了一个玳瑁的指甲套,小心的套在小拇指上。

    “姑娘今儿怎么带这个?”那丫头瞧了一眼,就笑道,“咱们汉家的女子,很少有戴这个的。”

    盼盼神色不懂的解释:“指甲折了,才想起把这小玩意拿出来……”

    那丫头才恍然,“没事!姑娘什么样都是美的。”

    美吗?

    她有时候宁肯不要这份美丽。不美,就能过平常人的日子,而不会像现在这个样子。

    这么想着,眼里不由的闪过一丝黯然。

    晚膳,摆在了湖心的亭子里。

    这叫盼盼的心一点一点的往下沉。这个地方只有一面跟岸上相连,湖上真发生点什么,救援都来不及。

    这是有人不放心自己,要自己动手了吗?

    亭子里,郑王和子玉先生相对而坐。盼盼进来,就给两人见了礼。

    她没有看子玉先生,而是看向郑王:“怎么选了这里吃饭。与其在亭子里,还不如在画舫上。咱们边游湖,边用饭。”

    子玉先生就含笑看了一眼盼盼,他不知道这女人只是随口一说,还是故意的。毕竟他是不会水的。

    郑王看了一眼子玉先生,就笑道:“你又淘气,子玉先生晕船。上了船,还让不然子玉先生用饭了?”

    盼盼嘴角微微一抿,不自然的对子玉先生福了福身:“先生见谅,玩笑话罢了。”

    子玉先生摇着手里的折扇,摆摆手:“姑娘多礼了。”

    郑王隐晦的看了二人一眼,就随意的一笑,拉着盼盼坐在他的身边,“都不是外人,不用这么客气来客气去了。坐下吧。”

    酒菜端了上来,郑王举起酒杯,对着子玉先生笑道:“先生,本王自问对你不薄,但奈何先生的心还是不在本王这里。”

    这话猛地一出口,叫两人都一愣。子玉先生面色一变,才道:“王爷何出此言?”

    郑王举着杯子:“本王意图对王家修建的海岛用兵之事,是谁透露给王平遥的?怎么?子玉先生不是密谋着取本王的性命吗?”

    子玉先生面色一下子就难看了起来,神色数变,才道:“原来王爷什么都知道?”

    “哼!”郑王轻笑一声:“王家永远都是这么上不得台面。这是知道手里没有力量阻挡本王吞并海岛,就想先下手为强。一面糊弄殷四郎,一面除了本王这个对海岛垂涎的人,是不是?”

    子玉先生摇摇头:“郑王果然是郑王。难怪家主说,别小看王爷,王爷也算得上是一时之枭雄。要是再晚上半年,王爷沿着海路,一路向北,不管是金陵还是京城,都阻挡不住王爷的脚步。王爷,时也命也,半点强求不得!”

    这话说的,带着点遗憾,带着点幸灾乐祸。

    郑王哈哈一笑:“但是你有没有想过,本王还有一条退路。”

    子玉先生面色一变:“你是……你要……”

    “没错!王家的海岛,本王现在完全有能力拿下来。之后再慢慢的图谋。”郑王一笑,“怎么?子玉先生没有想到吗?”

    说着,就拍了拍手,一对精壮的侍卫从亭子的底下跃了上来,瞬间,刀就架在了子玉先生的脖子上。

    紧跟着,亭子下划出一条小船出来。

    郑王拉着已经浑身僵硬的盼盼,“你不是想坐船游湖吗?走吧,一起!”

    等盼盼坐在晃悠悠的小船上,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小船顺着园子里的湖水,一路的往出水口划去。到了那出水闸处,下一半的墙体一下子就缩了上去。

    她的头被人按下,然后,小船就从墙下穿了过去。

    “这是……”盼盼回头,就见那墙,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她一直以为这个万春园是为了自己才修建了,原来不是!原来这是他留的退路。“王爷,既然王家……您已经知道了,为什么还要走?咱们还有西南……”

    “傻姑娘!”郑王看着身后的万春园,“这西南自是咱们的西南,只是,在殷四郎发兵之前,咱们先得把王家的海岛收拢了。如此,才算真正的有了退路!”

    盼盼一把拉住郑王:“王爷可以派人过去,您不能轻易涉险!再说了,王家既然要杀您,您只有在万春园才是最安全的。”

    郑王看着盼盼就不由的失笑:“你啊……给人家卖命,人家却什么也没告诉你。你难道不知道,这万春园下面,有王家派人挖的密道吗?要论起不安全,那里才最不安全。王家,永远都跟地老鼠似的,见不得光。”

    盼盼则面色一变:“糟了!王爷!既然有密道,那这湖边的暗门想来瞒不住人的。咱们出来,可就在别人的意料之中了……”

    “还是盼盼姑娘明白!”

    这一声唬了郑王和盼盼一跳,两人不由朝说话的船夫看去,面色都一变。

    郑王厉声道:“你是谁?”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