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4章 寒门贵子(138)二更
    寒门贵子(138)

    其实,这事三郎不说,自己和四爷也未必知道。因为对他固有的印象作祟,并没有对他有多余的担心。却没想到,三郎也有下得去手的一天。

    而且,还说是他答应了冯海。看来,这段时间,三郎经历了一些人一些事,又成长了不少。

    既然绝育药下了,那就意味着他们将来生不出孩子了。

    可一旦生不出孩子,世人也只会以为叫人下手的是四爷。

    别人他也犯不上啊。

    三郎这事办得,不光是完成了他对冯海的承诺,也算是间接的帮四爷处理了麻烦。尽管这个麻烦四爷未必就会真的去除掉。但不得不说,不管这件事的起因是什么,经过是什么,结果都会是,也只会是四爷背了这个黑锅。

    林雨桐嘴角动了动,好半天才道:“没事!你能为了皇上冲锋陷阵,皇上就能为你背一回黑锅。”不背也不行啊,谁信三郎好端端的,失心疯了会给人家下绝育药。除非是上面的人暗示的。所以,解释也解释不清楚的。这算不算是黑了四爷一把。

    事实已经铸成了,再责备也没用了。大方一点,反正三郎十分吃这一套。这娃有时候就是这么单纯,容易被感动。

    果然,三郎嘴角动了动:“娘娘放心,以后上刀山下油锅,绝不皱眉。”

    林雨桐心说,那是因为你知道,死了远不是生命的终点。但还是点点头,“去吧!去喝酒吧。等着敬你酒的人都排成队了。”

    三郎刚要转身,就想起什么似得低声道:“娘娘,还有一事。”

    “你说!”林雨桐深吸一口气,她倒要看看三郎还有什么事情要办。

    三郎低声道:“还有……就是前明的小皇帝。”

    林雨桐一挑眉:“你不会要自己养吧?”

    三郎尴尬的笑笑:“臣答应了盼儿,要将孩子给她带回来的。”

    林雨桐就想怕他的脑袋,把前朝的最后一个皇帝养在府里,想过影响没有?刚才还说他长进了,可转眼,一遇到女人的事,又犯糊涂。

    她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才道:“这样,过上一段时间,对外宣称,小皇帝病逝了。然后,你再收养一个义子,就说是从育婴堂抱回来的。”

    他那府里本来就是王府,养着这个一个前朝血脉,对外没个说法,还不定将来怎么乱呢。

    三郎一拍脑袋:“怎么把这一茬给忘了。”他是真没想到事情还能这么处理。那孩子还在张家由蒋夫人养着呢。如今正愁这养小皇帝的可能性又多大,完全忘了,自己只是要给盼儿找回亲生儿子,跟前朝什么的不相干。

    于是,立马就笑着应了,谄媚的话滔滔不绝得往出蹦跶:“要么说是娘娘呢,什么难事到您这,都不是事。”

    林雨桐赶紧摆手:“忙去吧!忙去吧!”这话听着瘆得慌。其实,这事的处理跟智商根本没关系。

    等酒宴散了,晚上躺下,林雨桐才将事情在四爷这给报备了一声。

    四爷点头:“他这是长进了还是没长进啊?”

    林雨桐心说,这应该是选择性长进,但是有些东西却是根深蒂固的,怎么变也变不了的。

    以现在男人们的标准来衡量,三郎简直就是傻的冒泡。跟你个舞姬出身的姬妾谈什么言出必行,守什么诺言,简直可笑。

    林雨桐这么想着,就不由的一叹,手上却没闲着,将已经横在床中间的掌珠摆顺了。

    四爷翻了身:“没事,她想怎么睡就怎么睡。”

    林雨桐拿白眼翻他:“那俩小脚顶在我身上,她晚上一梦见走路,脚就不停的踢腾,我这肚皮上都被这臭丫头踩青了。”

    四爷就伸手撩林雨桐的衣服:“我瞧瞧。”

    林雨桐叫他摸得痒痒,“行了!行了!”看他今晚是喝多了,就催他睡。

    谁知他倒是蹭一下坐起来,跳下去叫奶嬷嬷将掌珠给抱出去。

    林雨桐就似笑非笑的看他:“这是打算干什么?”

    四爷过来,凑过去一下子就亲在林雨桐的嘴上:“你说呢?”

    瞧这高兴的!

    两人胡天黑地的折腾了大半夜,第二天难得的起晚了。四爷好容易心里放松了,也没急着往前面去。

    林雨桐隔着屏风问苏嬷嬷:“掌珠呢?”

    苏嬷嬷低声回道:“长寿院抱去了。”

    林雨桐也就不管了。打发了苏嬷嬷,就扭头问四爷:“这么高兴?”

    四爷的手在林雨桐背上摩挲,“感觉是不一样的……”

    这是说打江山和守江山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吧。

    林雨桐把下巴搭在他的肚子上,“除了西南,大局已经是定下了。”

    “西南……”四爷轻轻的笑了一声,“快了……”说着,他低声对林雨桐道,“你现在应该想想,祭天的时候,你该穿什么衣服戴什么首饰。还有咱们掌珠,到时候也该一周岁了。爷要带着咱们的大公主去祭天……”

    而此时的逍遥王府,盼儿将三郎抱回来的孩子的看了又看,又看了身上的胎记,才确定这确实是自己的儿子无疑。于是,什么话也说不出来,直直的对着三郎跪下了。

    三郎将人扶起来:“爷答应你的事,已经办到了。你呢?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盼儿的手慢慢的攥起来,等看到儿子的睡脸,就慢慢的点点头:“爷……妾身是……是王家的人……”

    三郎有些了然:“那么你妹妹呢?跟你一样?”

    “是!”盼儿低下头,“妾身没有骗爷。只是,盼儿还个弟弟在王家,我们姐妹不敢不听调遣……”

    三郎点点头:“你进了府里,王家还联络过你?”

    盼儿紧张的搓着衣服角,“是!打听过爷南下之前,还说过什么要紧的话没有。”

    三郎就皱眉:“你都说什么了?”

    盼儿摇头:“爷也没跟妾身说什么,他们问,妾身就说不知。”

    三郎这才点点头,站起身来:“行了,孩子在你这里养着,跟爷的亲身儿子一样,以后就叫二少爷吧。”大少爷是红娘生的那个孩子。尽管红娘死活不叫孩子回来,但是他得记着还有这么一个孩子。

    盼儿的眼泪瞬间就留下来了,这个身份对孩子简直太重要了。她一把拉住三郎,“王家……在海外有海岛……别让他们跑了……”

    这却是之前不知道的消息。

    三郎点头笑笑,表示知道了。他从府里出来,直接进宫去见四爷。

    四爷听了三郎的话,一点也不吃惊,只点点头,道:“昨晚上已经收到消息了,王家的消息已经递出去了。只怕是郑王活不了多久了。”至于海岛,这个早就有白家告密了。

    三郎嘴角动了动,四爷还以为他要说什么呢,就听他开口却道:“可惜了那盼盼姑娘,不知是何等绝色……”

    这话才一出口,康畅正在整理条陈的手一滑,写了半页了,这下子全给废了。

    这位王爷啊,真是叫人不知道说什么好。

    四爷的茶在嘴里含了半天才咽下去,都说是江山易改禀性难移,如今自己把这江山都改了面目了。可是三郎这秉性,还真是十年如一日。

    只得轻咳一声,摆摆手,“你先回吧。你说的事,朕知道了。”三言两语,就这么将三郎给打发了。

    等三郎出去,康畅才小声道:“万岁爷,不管如何,这王家都留不得了。”

    四爷轻轻的‘嗯’了一声,心道:三郎跟其他人比起来,还是只能当做奇兵用。这脑回路,跟大众还真是不一样。

    康畅心说,得亏万岁爷能容得下那位殷三爷。这位实在是……好运道。换个君主试试,这样的,早被贬了不知道几遭了。

    晚上,四爷就叫了黑七,“你亲自去一趟西南,看看王家究竟是怎么行事的。”

    黑七应了一声,当天晚上,就带着人,低调的出了京城。

    西南春城,四季如春。

    这万春园里,花枝绚烂,开的如火如荼。

    蔷薇架下,一个容色绝美的姑娘,静静的站着。

    身后是个十一二岁的小姑娘,没什么特别之处。她的嘴角不停的翕动说着什么,那绝美的姑娘静静的听着,脸色却越来越苍白。

    良久,她才道;“你是不是听错了?”

    那小姑娘轻轻摇头:“不会错的。主上传来的消息是这样的。”她似乎有些不忍,低声道,“盼盼姐,你要是下不了手,还是让我来吧。”

    王爷对盼盼姐,千好万好,如今主上却说叫盼盼姐杀了王爷,这真是有些强人所难了。

    盼盼摇摇头:“不用!主上……的话怎么能不听呢?我弟弟还在……”说着,就深吸一口气,“你……找机会出府吧。这些事情,跟你不相干的。剩下的事情,交给我了……”

    这小姑娘一把抓住盼盼的手:“盼盼姐,跟我一起走吧。咱们去京城,去投奔盼儿姐姐。好不好?咱们在一起,总能挣出一条活路的。”

    盼盼却摇摇头,轻笑了一声,“这种时候,我怎能……”她将手腕上的镯子取下来,塞给小姑娘,“去吧!别管我。若是以后能见到姐姐和弟弟,将这个交给他们,也算是一个念想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