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83章 寒门贵子(137)一更
    寒门贵子(137)

    正月十五这天,整个京城洋溢着喜庆的气氛。

    整个街道,到处都挂满了各色的灯。这要是等到了晚上,灯都点了起来,该死何等的绚烂。

    突的,人群远远的,就出现了躁动。紧跟着是马蹄声。

    不少人从街道两边的二层推开窗户往下看,就见驿马上的人背着明黄的旗子,一路风驰而来。每到人多的地方,他就勒住缰绳,大喊着:“大捷!大捷!金陵大捷!”

    路上,就不由的响起欢呼之声。

    而此时坐在二楼的白鹤,猛地面色一变。金陵大捷,这证明南地早已开战,那为什么家里没有任何一点消息传来。

    如果大明朝廷就这么烟消云散了,那么,世家的手里的筹码还是筹码吗?

    而此时,聚贤阁里,集体失声了。

    要是此时还不明白什么是调虎离山,就真的该蠢死了。

    方家的族长一下子站起来,“走!去侯府!”他急着要找方长青。

    方长青却急着出门。金陵一旦大捷,那么,南地平定,也不过三两个月的时间。

    自己这个第一人两江总督,还有很多事情要跟皇上商量呢。尤其是,那时刚好是两三月份,是春耕的时候。这中间根本就没给他喘息的时间。而各地的官员配置,他也有很多的想法。因此,披着大氅,皱眉直接往出走。

    到了门口,刚好跟方族长,碰了个面对面。

    “我这里一道折子,替我递到御前。”方族长将折子塞给方长青。

    方长青没接,而是躲了一下,不用看,他也知道,这是向皇上恭贺的折子。这折子一上去,就代表了投诚归顺的意思。

    见风使舵的本事,他可玩的真好。

    可越是这样,越是叫人看轻了去。

    方长青摇头:“不用,方家的事,我会跟皇上求情的。这是我为方家做的最后一件事。”

    方族长看着方长青远去的车马,面色尴尬又阴沉。只看着车马的去向,就知道那是朝皇宫去的。

    可见,方长青只怕早就知道这背后的算计。之前,也只是跟皇上在演双簧。

    “不肖子孙!”方族长狠狠的闭上眼睛,只能强压下心头的怒气。

    如今,说什么都晚了。不认这个失败都不行。

    四爷今儿很高兴,方长青进来的时候,四爷正抱着掌珠坐在一边的榻上,一手拿着捷报,一手托着掌珠。

    康畅在一边听着四爷的意思拟旨。

    四爷见方长青进来,就指了指一边的椅子叫他坐,然后嘴上却不停,都是对着康畅说的:“……叫逍遥王尽快返京,何茂留守。什么人该往京城带,全都由他做主。”

    “另外,拟旨给张阁老,请他举家进京,就说,朕和皇后亲自去迎接……”

    康畅一边听着,一边应着。手底下却不停。

    四爷还在想有什么遗漏的,掌珠却盯着方长青看。伸着胳膊要他抱。

    方长青先是愕然,然后,站起来手足无措。

    掌珠瞪着圆溜溜的眼睛,伸着胳膊,嘴上呜呜的个不停。

    方长青就不由的伸出胳膊,四爷这才回过神来,不免失笑:“她这是想往外面去。没人敢带她,她就瞅准了你。”说着,就将掌珠递过去,“在屋里转转就罢了,外面冷。”

    “遵旨!”方长青应了一声,才浑身僵硬的抱着掌珠,“大公主!”

    掌珠嘴上呜呜着,胳膊朝门外的方向一伸一伸的。方长青就抱着掌珠去了窗户前面,隔着窗户叫她往外看。

    掌珠脾气不好,伸手将窗户拍的邦邦响。

    方长青吓了一跳,“大公主,小心伤到手了。”

    那边康畅将拟好的旨意给四爷看,一回头看见大公主急着对方长青怒目而视,嘴里呜呜着,好似下面一秒就要变脸。

    他就笑着,将四爷摆在桌上的小金橘,从盆栽里摘了一个下来,递给掌珠。

    掌珠果然被吸引了注意力。

    康畅就拿着金桔,在左躲右闪的逗掌珠。不大一会功夫,掌珠就被逗的咯咯直笑。

    越发显得方长青不会看孩子。

    康畅得意的挑挑眉,拍拍手,果然掌珠就伸出胳膊,急着叫康畅抱她。

    方长青气的脸都青了,这个小人!

    林雨桐进来的时候,就见康畅和方长青围着掌珠逗,四爷倒在一边开匣子将印鉴拿出来,用印。

    这两个没谱的,都把正经差事给忘了。

    掌珠见了林雨桐这才停下玩闹,伸着手要林雨桐抱。

    林雨桐将孩子接过来,方长青和康畅才红着脸对她行礼。

    “没事!都起来吧。”林雨桐抱着掌珠,“这孩子有点皮,不爱在屋里待着。”除了四爷抱着她在屋里待着,她不哭不嚎,其他人想圈住她,那真是不行。这是慢慢大了以后,添了的新技能。要不然,也不会好好的将孩子放在御书房里。她无奈的点了点闺女的额头,“小没良心的。”殷老二和钱氏两人见不到孩子,急着抓瞎。这熊孩子除了她爹,谁也镇不住。如今,四爷带着大公主见朝臣,都成了一景了。

    她带着掌珠去内室喂奶,四爷跟方长青在外面谈江南的事。

    等外面谈完了,掌珠吃饱了,也睡着了。

    林雨桐将孩子安置好,这才转身出去,“怎么样了?”

    四爷点点头:“算是基本定了。”

    “郑王呢?”林雨桐不由的问道。

    四爷点了点林雨桐:“又问傻话。这京城里的世家,想要自保,想要出头,就得立功。郑王不用咱们动,他们争抢着,也会想办法要了郑王的命。”

    郑王一旦死了,那么,势力也会随之土崩瓦解。

    林雨桐这才松了一口气:“只不知道伤亡如何?”

    “在所难免……”四爷微微有些怅然,随后又道:“总好过用炮火轰……至少,受损失最少的,是老百姓。这就够了。”

    等三郎跟张阁老一家快要抵达京城的时候,已经是二月了,天气慢慢的和暖了起来。远远望去,护城河边的垂柳,已经有了些许的绿意。

    这一天,四爷和林雨桐带着文武百官,出城三十里,迎接三郎和张阁老一行。

    等探马来回的跑着,众人迎着风,翘首以盼。

    三郎先是打马到了近前,远远的就跳下马,将身上的兵器都解了,才小跑着一路过来。到了近前就跪倒,“……幸不辱命!”

    四爷亲手扶了,“办的好!办得好!逍遥王世袭五代始降。”

    三郎一愣,继而大喜。世袭五代,也就意味着五代都是亲王爵位,第六代开始是郡王,依次往下降。他心里一算计,都说江山是千秋万代,其实一个朝代的传承,也就几百年。这爵位足够后人挥霍了。

    当然了,这想法不能叫四爷知道。他面上一派欣喜的谢了恩。

    这才起身对林雨桐道:“张阁老和蒋夫人随后就到。”

    蒋夫人从马车上跳下来,抬头,就见不远处的林雨桐冲着她微笑。她的嘴角也不由的翘了起来。

    不等二人近前,四爷拉着林雨桐已经迎了上去。

    张阁老一看人家这态度,他心里就一叹,远远的就对着四爷给跪了。

    “罪臣拜见皇上。”张阁老的头贴在地面上,恭敬非常。

    四爷亲自将人给扶起来:“张阁老不是罪臣,是功臣。是南征的大功臣。”光是辖制着南地的兵马未动分毫,就是大功一件。

    林雨桐扶了蒋夫人:“可算将您给盼回来了。”她说着,就低声笑道:“每次路过那卖臭豆腐的地方,都觉得遗憾。没有个臭味相投的人,实在寂寞的很。”

    蒋夫人就不由的笑起来,“我出门方便,你出门也方便不成?”

    “您会爬墙,我就不会了?”林雨桐假意不服气的道:“要不然,咱们下次约个时间,再去尝尝。”

    说着,不由的都笑了起来。

    四爷十分大方,册封张阁老为国公,却没有让他进军机,而是入了内阁。

    由此可以看出,军机这个地方,容不得半点私心杂念。不是绝对忠诚的人,还是进不了的。

    宫里大摆筵席,给功臣接风洗尘。

    三郎却看着林雨桐得空的时候,凑了上来。

    “怎么了?”林雨桐问道。是有什么话不好对四爷说,要跟自己事先打招呼吗?

    三郎低声道:“臣答应了一个人一点事,臣一定得办到。所以,怕娘娘跟皇上不答应,臣就偷偷的办了。”

    林雨桐诧异的挑眉:“你干什么了?”

    三郎咬牙道:“前明皇室那些皇家子弟,都被臣带回来了。这您知道吧?”

    “知道。”林雨桐点点头,“皇上答应留下他们的性命,怎么了?你杀人了?”

    三郎摇头:“臣答应冯海,一定要叫前明的皇家断子绝孙。臣没杀人,也不杀人。但是,臣给他们下了绝育药了。不论男女!”反正,前朝宗室,留着也是祸患。如今留下他们的性命,是慈悲,也是无奈。他们或许无辜,但是要真是有了后代,也一样是麻烦。不知道多少人想借着他们生事呢。倒不如从根子上断了,大家都消停。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