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8章 寒门贵子(132)二更
    寒门贵子(132)

    蒋夫人看着丈夫,“你觉得呢?几个年长些的皇子还罢了,你想想几个小皇子还有皇孙们,尤其是皇家的女儿,我看着都可怜。”

    张阁老无奈的看了一眼自家夫人,“那位皇后,能结交夫人这样的朋友,也是她的福气。”这般的尽心尽力,真是叫人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蒋夫人嘴角一撇,“我要不是为了孩子,我还真不至于。说到底,这大明的皇家跟我有深仇大恨!我蒋家除了我这个孤魂野鬼还勉强活着,其他人可都死绝了。我们家的人就该死?他皇家的人就死不得了?叫他们死绝了又如何?要不是为了你,要早恨不能将他们千刀万剐了。你是我蒋家的女婿,这家仇你到底还管不管?”

    又胡搅蛮缠,自己怎么不管了?自己要是真不管,又何必当初跟赵王搅合在一起。

    一边是岳家的仇恨,一边是张家的清名。

    自己能怎么选择?

    蒋夫人哼了一声:“如今,你有两条路选择。要么好好的配合我这小友,叫这天下尽量少流点血,叫下面的百姓早点过上人过的日子。要么,我今晚就去将那些皇家的狗屁子孙全都捅了报仇去。你知道的,我有这本事的。如今,那些皇子王府哪里还有什么防卫?我都不动用蒋家的旧人,就自己一个人就能杀个三进三出,你信不信?你想做忠臣,等我杀了人,你就能撇开了?别忘了,就算是死了,我也是张蒋氏。张家还想要清名?门都没有!有本事你就休了我!”说着,恶狠狠的将碗筷一收,“不给你吃了!优柔寡断,娘们唧唧的。只想着你那看不见摸不着的名声,不想想我跟儿子。你说说,我当初怎么就嫁给你了?”

    张阁老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我哪里娘们唧唧了?怎么就后悔嫁给我了?你给我说清楚!”

    蒋夫人白眼一翻,这是重点吗?她提着食盒,“等你拿定了主意,咱们再好好的说你哪里娘们唧唧了。今晚,你在书房里慢慢想,本夫人还不伺候了!”

    张阁老看着‘哐当’一声被甩上的门,运了半天的气。

    结果门又被推开了,随从进来,手里端着木盘,里面放着一碟子包子,一碟子酱牛肉,一碗酸笋汤。“这是夫人叫老奴送进来了。说是怕老爷吃不饱,想不明白。”

    张阁老的气憋在胸口就这么又消了,包子是酱肉的包子,就着酸笋汤一点也不腻味。

    他慢悠悠的吃了这顿饭,这才起身去了内院。

    蒋夫人见他回来了,就背过身去:“不是说了,叫你在前面歇着吗?今儿心情不好,不想见你。”

    张阁老坐在她边上:“你啊!真是半辈子了,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要不是这两年乱糟糟的,媳妇都娶进门了,指不定孙子都抱上了。你怎么还是这脾气,一点都没改?”

    “嫌弃我了?”蒋夫人扭过身子,瞪眼道。

    “看看看!又来了。”张阁老拉着老妻不算柔顺软滑的手,低声道:“你现在就给你那位小友回信,我打发人去送。”

    “写什么?”蒋夫人问道。“你想要官啊?”

    张阁老一噎,自己哪里至于这么没品。他无奈的道:“不是这事!是叫他们跟殷三郎说一声,将咱们的意思告知他,只说愿意配合。另外,这不肯归顺的大臣及其家眷……”

    蒋夫人白眼一翻,打断他道:“才还说你糊涂,我看你是真的老糊涂了!人家连皇家子孙都容得下,几个迂腐的读书人,凭什么容不下。那黄芩老匹夫,在辽东吃着人家的,喝着人家的,拿着人家的银子发饷银,现在不也还打着大明的旗号吗?这样的人人家都能容下,还专门给粮草给武器的养着。这胸襟,还用的着你怀疑?你要是贸然提出条件了,将人家置于何地?你以后还要跟人家称臣呢?咱们不是做一锤子买卖,打这一次交道就不再交往了。悠着点吧。”

    该明白的时候她倒是不糊涂,可就是对自己,那真是讲理的时候不多。

    “行吧!”张阁老面色复杂的道:“你去信吧。”现在去信,但愿能赶上那位三爷的动作。

    蒋夫人这才一笑,“不用去信了。人家信上说了,相信你张阁老的品行。一定会做出对天下苍生最有利的决定的。”

    张阁老蹭了一下就站了起来:“这信是什么时候送来的?”

    “今天啊!”蒋夫人不解的道,“不过,信上也说了,你知道如何跟他们联络。”

    张阁老马上叫人:“去找送信过来的人!快去!然后悄悄的请进来。”

    随从在外面应了一声,赶紧出去了。

    蒋夫人就急忙追问:“怎么了?送信的不妥当?”

    张阁老心里则多了几分敬服:“这信啊……罢了!等会子你就知道了。”他说着,就拿了大毛的披风给蒋夫人披上,“你跟我去前面吧。去了你就知道了。”

    等两人到了前面书房,随从低声道:“老爷,夫人,人已经请进来了。”

    蒋夫人还纳闷呢,“什么人请过来了?”

    张阁老笑了一下,就抬步走了进去。

    里面坐着的不是三郎跟何茂又是谁?

    双方都是第一次见面,不由的都相互打量了一眼。

    张阁老心说,那位四爷还真是大胆,竟然将这么要紧的事情交给两个如此年轻的人来办?该说是年少轻狂呢?还是无知无畏?

    三郎跟何茂交换了一下眼神,就先拱手道:“张阁老,久仰。”说着,又看向蒋夫人,“在下常听皇后娘娘提起夫人,娘娘对夫人甚是想念。说是您是她唯一的闺中密友,情分非同一般。却不知道娘娘的闺蜜是这般的雍容高雅,真是恨自己晚生了这么许多年……”

    蒋夫人眉头一挑:“这却是为何?”

    “说句唐突的话,晚辈要是早生二十年,一准没有张阁老什么事了。”三郎不由带着几分遗憾的道。

    这话其实是有些轻佻了失礼的。但三郎从林雨桐的嘴里知道蒋夫人的脾气秉性,又加之他确实是觉得蒋夫人算的上是一位难得的气质卓然的美人。

    蒋夫人哈哈一笑:“你这小伙子哟……这嘴太油滑了。就是早二十年,我还是觉得我家老头子更好些。”

    三郎赶紧对着张阁老又拱手,笑着道:“小辈无状,您千万见谅。只当是逗夫人一笑吧。”

    张阁老心里就有数了。这人还真是有点别人没有的本事,比如,这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也真是能拉的下脸来。一上来就先把自己摆在晚辈的位子上。也得亏他一个堂堂的亲王这般的拉的下脸来。

    他拱手回礼:“王爷客气了。”真是没想到这位在妓|院消失了的王爷,会出现在自己家,来给自家夫人送信。可见,这封信,八成是在对方出京的时候,那位皇后就交托给这位王爷的。可见,对江南,大清朝廷是早有谋划的。“坐吧。坐下说。”他率先坐在主位上,看了蒋夫人一眼。

    蒋夫人这才后知后觉,知道这送信之人是谁。

    她笑着退出去,“你们坐着,我去给你们倒茶。”

    这是去外面守着了,叫三人在里面安心的说话。

    三郎和何茂赶紧起身行礼:“有劳夫人了。”十分的谦卑有礼。

    张阁老和蒋夫人心里就熨帖了。知道这是看在林雨桐的面子上,看来林雨桐说是看中蒋夫人倒也是真有其事的。

    等蒋夫人退了出去,张阁老才看着何茂问道:“不知这位少年将军是何人?”能陪着殷三郎,又敢并排而坐,证明身份可不低。而年纪又这么轻,他心里有些猜测。

    “小子何茂,见过世伯。”何茂躬身行礼。

    何茂?何坤的儿子。如今也是军机大臣了。

    不过这大清的朝臣是不是都厚脸皮啊。这一个军机,一个内阁,这还真是一个比一个会顺杆爬。张阁老跟何坤不是什么故交。但蒋家跟何家都是将门,应该是有交情的。人家非要这么攀交情,叫他一声世伯,他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以人家如今着地位,这也是给自己面子。

    可这面子给的人多少有点牙疼。

    他还只能点头回礼:“你父亲的事情,我很遗憾。”

    说了几句不咸不淡的客套话,这才转入了正题。张阁老先问:“信,老夫已经看了。要怎么配合,听二位的吩咐。”

    三郎却一笑:“张阁老何必菲薄,皇上出门前可是千叮咛万嘱咐,江南之事,我们二人听您的调遣。”

    张阁老一愣,不可置信的看向三郎和何茂:“二位,这可开不得玩笑。”

    三郎飒然一笑:“皇上说了,您这样的人若是都不能托付大事,还有谁能呢?”

    张阁老嘴里泛起苦涩,但胸腔却滚烫了起来,仿佛在这一瞬间,才发现自己的血还是热的……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