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5章 寒门贵子(129)二更
    寒门贵子(129)

    “怎么回事?”方族长瞪着方长青。他心里不能不恼怒,这么要紧的时候,他怎么就偏偏出了岔子。

    方长青坐在椅子上,根本就没动地方。好整以暇的道:“不是遵照伯父的意思,打算给妹妹谋一个好前程吗?怎么?这不是伯父交代的?如今惹恼了皇上,又成了侄儿的不是了?”

    方族长眯了眯眼睛:“你好好的说话。我就不信了,你连个眼色都不会看,有些话,什么时候能说,什么时候不能说,你心里能没数吗?”

    方文青都有些听不下去了,“伯父,二弟不是这样的人。说到底,这事他受到的冲击最大,他犯不上为了阻止家里上进,先断了他自己的前程。”

    方族长嘴角动了动,露出几分冷冽与刻薄来,“这总有个缘故才对。到底是家里连累了他,还是他连累了家里,尚且是个未知数。那天,我也没说什么,为什么皇上皇后的反应那么大?是我说的话,不中听了?还是他先失了圣心,那天皇上只是借题发挥。”

    方长青挑眉,你还真是脸大,你当你是谁?

    方文青看了方长青一眼,就低声道:“伯父,皇后可跟一般女子不一样的。您来京城的时间短,没跟皇后打过交道。您是不知道她的深浅啊……”

    “你不用为他掩饰!”方族长嘴角一抿,看向方长青的眼神更加的厌恶。

    方长青嘴角一撇,一股子寒意萦绕在周身。

    只是还不等他说话,方族长就道:“你别以为我老了,眼睛就瞎了。那天,你在茶室,站在皇上的身后,你眼睛不时看的是谁?你心里到底是……”

    “住嘴!”方长青眼里的厉色一闪而过,“你最好管好你的嘴,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你心里要有数。别以为这是家里就安全了。谁知道哪里藏着一只耳朵,就给听去了。到时候,这罪责,不在我的身上。我再不济,还有皇上赏的爵位。而你连同方家,就只有万劫不复了。方家在那生意里占着的份子,看上的可不是一家两家了。到时候看看他们会不会一拥而上,将方家给瓜分了。”

    方族长一下子就闭嘴了。但是方文青的脸色却白了,看向方长青的眼神,有些惊疑不定。

    他此时心里有些恍惚,难怪呢,难怪白氏一直说给弟弟说亲,遭到的总是拒绝。他心里还以为,二弟这是不想跟白家联姻,他也就没往心里去。有自己跟白家的关系在,完全不必要浪费一个再结一门好亲事的机会。他还曾经一度细细的打听了如今新贵家的女子,想着哪个年貌相当,哪怕规矩粗疏一些,也没事。反正又不是宗妇,就算在自己这一房,也不是长媳,他一直以为弟弟也是这么打算的,谁知道这混蛋玩意,什么时候起了这见不得人的心思?

    方长青的嘴角抿得更紧,“心里是佛,眼里处处皆是佛。心里龌龊,眼里处处是龌龊。你这样的猜测,真是嫌死的慢。您说您的眼睛不瞎,难道皇上的眼睛是瞎的?”

    这话也对,属于自己的东西,若是被觊觎了,男人不会感觉不到。要真是有什么,皇上也不会留着他在身边一直待着。

    方长青见两人神色缓和了,心里才一松。自己表现的真的那么明显吗?其实他已经强迫压下心里的念头了。既然无望,给她带来的又是麻烦,他就更不会表现出来了。如今,还是叫人看出了端倪,看来,自己确实是修炼的不到家啊。

    这会子,他满嘴义正言辞的否认,可心里却苦成了黄连了。自己这点心思,只能就这么埋葬了,永远也见不得日头,见不得光了。

    自己心里不舒服,于是嘴上越发的不饶人,“大伯父要是觉得被侄儿连累,完全可以将侄儿逐出家族,到时候再看看,皇上会给您几分面子。”说完,他就指了指门外,“如今,我还是侯爷,这府里,还是我的侯府。现在,都请出去吧。本侯要休息了。”

    方族长这才想起,方长青身上这个爵位的意义。就算没有实权,可这个爵位也是保障。

    他想说两句软话,却见方长青已经闭了眼睛,一时之间倒也拉不下脸来。

    这边甩袖刚出来,就听见方长青高声吩咐,“关闭府门,本侯闭门思过了。从今儿起,谁也不见。”

    方族长的脸一下子就拉了下来了。就不信,离了你还不行了?

    方文青一脸尴尬的跟着方族长出来,果然出了大门,那门子二话不说,就将大门给关上了。

    “二弟他遇上这事,心里也烦。”方文青拱手道歉,“有什么做的不到的地方,还请千万见谅啊。”

    方族长愣愣一哼,“你们这些都是翅膀硬了。可要知道一句话,这鸟儿飞的再远,倦了累了,总要往回巢的。等没了巢,可就无依无靠,恍若无根的浮萍了。这话,你转告给他,叫他自己在心里慢慢的掂量。”说着,就上了马车,直到帘子落下,方长青还听到里面传来声音,“说是闭门思过,他也确实是该闭门思过了。”

    方文青看着马车晃晃悠悠的离开,就不由的苦笑。要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他当初又何必求了二弟硬是要给方家一个名额呢。真是自作孽不可活了。

    他回头看了一眼紧闭的大门,沉默了半天,还是去叩门,“开门,是我。”他得问问二弟,倒是对皇后是不是真的有不可告人的心思。如今,被人说到脸上了,那不管有没有,都得赶紧把亲事定下来,要不然,可不由着人猜测?他的年岁可真是不小了。

    谁知道里面传来门子的声音,“我家侯爷说了,谁也不见。”

    方文青一跺脚,骂了一声孽障。这才赶紧回去,还得赶紧叫白氏给出去相看相看,这亲事不能再耽搁了。

    “相看?”白氏把脸往下一放,“妾身早就提过,妾身的堂妹,人品模样性情都是好的。二叔呢?皇上身边的新贵,谁都不放在眼里。现在出变故了,下来了,出事了,想起我这个嫂子了。当白家的女儿是什么?这事,还是别提的好。我们白家这次被方家牵连,老族长已经恼恨的不得了了。这个时候,还是别找晦气。”说着,就看向方文青,“就算要相看,也不非得在这个时候吧?怎么?出什么事了?”

    方文青这会子脸已经掉下来了。怎么?白家的姑娘就那么了不得?你配给我还委屈你了?他站起身,摇头道:“我也不过是见你喜欢你堂妹,这才提起这一茬。之前,二弟正在风头上,就像是你说的,看不上白家女是正常的。这会子,遇到点坎了,要是白家愿意,二弟好歹看在白家不是势利眼的份上,说不得就答应了。如今你既然这么说,那就不用再提了。反正,这也只是我的意思,跟二弟不相干。”说完,抬脚就往外走,“你别等我了,今儿我歇在东小院了。”既然看不起方家,那就算了,也不必勉强。

    东小院,放着一个姨娘和两个通房丫头。

    白氏的脸上顿时一阵青一阵白的,眼里闪过愕然,继而,眼泪就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方家这点冲突,没人知道,知道了也没人在意。

    聚贤阁之所以会引起轰动,那是因为好死不死的,这个康畅正是这次被邀请的人。原来想要出仕,也不过是皇上的一句话的事。这叫他们怎么能不动心?这是从个人的利益出发的想法。

    要是从更大的方面看呢,又恰好是豪门出身的人代替了世家出身的人,这里面透出的意思就更加值得深思了。

    反正两天的功夫,本来相对和平的气氛一去不复返了。聚贤馆针锋相对,就差撸袖子干一架了。

    这事紧跟着就传了出来,说什么的人都有。

    “皇上应该打发人去将这些人都申斥一顿。”李季善皱眉,“都叫什么事?有辱斯文。”

    刘叔权呵呵一笑:“都是高门世家的事,您这样的寒门搅合进去做什么?咱们俩啊,都避开些就对了。只要跟高门有关的,就都闭口不言。不听,不看,不说,就出不了差错。。”

    李季善就惊疑不定的看刘叔权:“师弟啊,这是……何意?”

    刘叔权呵呵一笑:“师兄啊,这皇上好容易叫高门相互掐起来,你凑上去做什么?皇上最不想看到的,就是高门跟寒门的对立。你我一去,这高门马上就成了一股绳,矛头对准了咱们,您可就把皇上的谋划给毁了。”

    李季善面色一变,猛地一拍额头。真是糊涂了!糊涂大了!以为现在已经算是高门大户了,如今才知道,自己身上这层寒门的皮,没有三代的富贵是脱不下来的。

    而四爷一变抱着掌珠,一边问林雨桐:“听说,这康家有个未出阁的姑娘,你看说给大舅兄如何?”

    林雨桐一愣,叫林家跟康家联姻,这是什么路数?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