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72章 寒门贵子(126)二更
    寒门贵子(126)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皇上和皇后都走了。唯一反应过来的,此时正撒丫子追着两人而去。

    林雨桐和四爷牵着手,走出了聚贤阁的门,才要上马车,就听后面又脚步声传来,急切的很,显然是追着来的。

    两人回头一瞧,就见康畅正在下台阶。

    “小民恭送皇上皇后……”康畅见追上了,两人还回头看他,一时之间就大喜,忙出声说话。可话还没说完,脚下一滑,‘啪叽’一声,摔在地上了。

    林雨桐和四爷瞬间就愕然,这还真是一个活宝。林雨桐有些想笑,但见对方窘迫,到底扭过头,强忍住了。

    康畅心里骂了一声娘,这人丢大了。

    四爷指了吴春来:“将人扶起来。”

    康畅赶紧摇头,“小民这是对皇上五体投地呢,五体投地。”

    说着,就站了起来。雪厚厚的一层,粘在身上一拍就下来了。他先是狼狈的将身上的雪都处理干净,才又仰起脸对着四爷和林雨桐谄媚的笑,“那个……皇上和皇后也挺难得出来一趟的,小民请皇上和娘娘吃顿饭吧。这都到了饭点了……”

    林雨桐愕然,她还真是从没遇见这么自来熟又自说自话的人。

    四爷倒是点点头,淡淡的说了一声:“好!”

    “呃……”康畅一下子就愣住了,他就是没管住嘴,随口这么一说,紧张过头了。想找皇上说话吧,一时之间被刚才那一摔,把准备说的话都摔没了,这才不知道怎么没管住自己的嘴。谁知道皇上还真答应了。

    林雨桐一笑,指了指前面,“我记得前面有一家涮羊肉,店面不大,味道却不错。就那吧。”

    四爷点点头,“好!就那了。”

    两人说了,也就不上马车了。直接抬脚就走。

    康畅一愣,蹭饭的比请客的还积极,这两位还真是够不客气的。

    他赶紧在后面跟上。风雪大,在外面也不好说话,一路上就这么沉默的走着。前面两个人手拉手,他跟在后面,心里老不是滋味了。正叫自己领着媳妇上街,也不敢这么明目张胆吧。等转过两个路口,拐角处还真有这么一家店。并没有门面,反而是一处院子。院子也窄小的很,做的应该是老主顾的生意。

    “您二位可有些日子没来了。”店主是位面色憨厚的大叔。这位有一点好处,就是记人记得特别准,只要在他这里吃过饭,哪怕吃过一次,事隔上两年,这位一样能记得。这家店,四爷和林雨桐来过两次,这是第三次。一照面,这不是就被认出来了。“还是上房的雅间,里面请。”

    康畅心说,这人幸亏不认识这两位真神,要不然,光是这两位的招牌,就能叫这店火起来。

    雅间很小,刚能摆开一张桌子。

    四爷先伸手,将林雨桐身上的雪给掸了。

    康畅心里就有些明悟,那些老家伙们,一心想着跟皇家联姻巩固关系。却没想到,没这心思的是皇上。一个男人是不是对一个女人用情,只看眼神就骗不了人。

    等三人都坐下,康畅才觉出了一丝不自在。自己今儿其实有点莽撞了。

    汤底在锅里翻滚,香味扑鼻而来。

    康畅抬眼看了看四爷,本来想说点什么的,结果一张嘴,便道:“您要喝两杯吗?”

    四爷点点头:“也好!这里的羊羔酒不错,去去寒。”说着对林雨桐道,“你要喝点吗?应该无碍吧。”

    林雨桐摇头。掌珠要吃奶呢,哪里能喝酒。这会子都已经有些涨奶了。

    赶紧吃完饭,吃完饭好回宫。这得亏是冬天,穿的多,要不然就该尴尬了。

    四爷秒懂林雨桐的意思,本来还想跟康畅说说话的,这会子只得打消这个念头。

    因此,一顿饭康畅都是蒙圈的。四爷答应跟自己一起吃饭,这肯定还是想给自己说话的机会的。但是真坐在饭桌上了,好似又没有说话的兴致。但看着,又不像是恼了,或者是不高兴了。

    这就叫他有些吃不准。羊肉肥美,吃到嘴里的滋味也是不错。但这会子,他完全没有心情细品。

    不说话,这饭还真就不费时间,四爷干掉了五盘子肉,林雨桐也吃了两盘。这顿饭就算是结束了。

    吴春来有些同情的恩看了康畅一眼,这悲催的,好容易有机会请皇后和娘娘一顿,谁知道娘娘涨奶了。他今儿回去估计得细细琢磨个几天几夜皇上的意思。但理由他是打死也想不到的。

    在吴春来看来悲催的康畅,这会子比他想象的更加的悲催。

    因为他出来的急,没带银子。

    这会子他一张娃娃脸,涨的比鲜血还红。这怎么说的,请皇上吃饭,发现没带银子,还能更逗比吗?

    林雨桐就见他摸一摸左袖子,再摸一摸右袖口,双手在胸前一阵摸,才吭哧的道:“皇上,这次还是您请小民吧。”

    四爷抿了抿嘴角,他出来干嘛带银子。

    就连吴春来,这会子也把脑袋往胸前一埋,这事他出来的急,也没想到。

    林雨桐从空间里摸出金豆子出来,交给吴春来,叫他去结账。

    才扭头看向一边的康畅,“下次可得你请了。再不带银子,就把你压在店里刷锅洗碗抵债。”

    康畅赶紧点头哈腰的应了。

    此时外面的雪铺天盖地。四爷和林雨桐上了车,就往回赶。

    “您这是想用这个他?”林雨桐问道。

    四爷点点头:“方长青也得放下去了。”

    “放去哪?”林雨桐扭头问道。

    四爷斟酌道:“他也算是功勋卓著,这次南方的事情,他又是出了大力的。若是不在高位,难免要叫人觉得他这是被贬了。”但事实上,现在既然厌恶了方家,不管是为了方长青,还是为了叫人继续有这样的错觉,他都得做出迁怒方长青的样子来。但事实上,却又必须不能叫方长青寒心。沉吟半晌,才道:“南方一旦定下来,治理起来就有些麻烦。得有个绝对的亲信,能贯彻咱们的意图,又能力上佳者,非方长青莫属。两江总督,就他吧。”

    林雨桐点点头,“然后由康畅接替方长青?您这是想将他留在身边。”

    四爷点点头。这也是对这些豪门大族一个信号。他们的人,自己不但用,还大胆的留在身边听用。

    而这用豪门子替代了世家子,又该在豪门和世家之中掀起什么样的波澜呢。

    政策的指定上,动了他们的利益,这是不争的事实。

    引起不满也是在所难免的。但在这个节骨眼上,却不能叫他们相互勾连的闹起来。两股大势力的那点旧日恩怨,在利益的驱动下,就不够看了。他们之间需要新的裂痕。等意识到他们之间相互竞争的关系,就再难毫无戒心的合作了。

    所以,看似简单的人员调整,他背后所牵动的,从来都不小。

    这背后的意思,四爷没解释,林雨桐还真没看出来。还以为四爷就是为了找一个能替代方长青的人呢。听过就算了。

    回到宫里,刚一进后殿,就听见掌珠的哭声。殷老二焦急的哄着,“这么晚了,跑去哪了?看把咱们稀罕给急的。”

    孩子一天天大了,白天在哪都行。一到晚上就黏着爹妈。

    林雨桐赶紧进屋,就见钱氏抱着孩子转悠,殷老二守在边上哄着。

    “爹娘,我回来了。”林雨桐说着,苏嬷嬷已经上前,给林雨桐脱大氅了。林雨桐将接过丫头们递过来的手炉,暖了暖手,怕冰着孩子。

    这一声,叫老两口顿时松了一口气。掌珠听见声音,顿时不哭了。只红着眼眶,嘴一瘪一瘪的。

    可把林雨桐心疼坏了。

    “哎呦,小祖宗,娘再也不出去了。瞧把你委屈的。”说着,就把孩子接了过来。忙对钱氏道:“辛苦娘了。”

    钱氏知道孩子要吃奶,连摆手,拉着殷老二就往出走。双手一合,放在腮边,意思是说要回去歇着了。也叫她赶紧哄孩子睡觉。

    四爷回来的时候,掌珠还委屈的打嗝呢。林雨桐喂她吃奶,都心惊胆颤的,怕她呛到了。

    “学会粘人了,就证明我们家掌珠长大了。知道好赖了。”四爷说着,就伸手往被窝里摸了摸,才把汤婆子取出来,准备把孩子塞进去。看样子,今晚上,他是打算自己搂着孩子睡的。

    林雨桐的嘴动了动,到底没说什么。

    家里有孩子,就不能用熏香。孩子受不了这个味道。所以,不管是四爷还是林雨桐的衣服,都是不熏香的。林雨桐就担心,有那鼻子灵的,会闻见四爷身上的沾着孩子的奶味。这就太尴尬了。

    等伺候的下人都出去了,林雨桐赶紧拿出尿不湿来,给孩子系上。掌珠并不经常用这个,所以,她不舒服的哼哼。

    “孩子不习惯就算了。”四爷连忙制止,有些不解的看林雨桐。

    林雨桐心道:半夜尿了床,沾到你身上,可怎么得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