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4章 寒门贵子(118)三更
    寒门贵子(118)

    作为钦差的三郎要南下了,在城外,送行的不少,送了一程又一程,直到了通州了,还能看见送行的人。

    就比如站在码头上的方长青,就叫三郎彻底的愣住了。

    这个人一直是比较高冷的,在皇上的身后就跟个影子似得。偶尔偷偷摸摸的看两眼皇后,那点子小心思,谁看不出来啊?

    三郎一直觉得,这方长青的品味有问题。喜欢什么样的女人不好,喜欢林雨桐那样的?

    先不管容貌,就只说一般的男人睡在他身边能安稳吗?不觉得做梦脖子都是凉的?醋性又大,别说多找几个女人了,就是多看别的女人两眼,估计那拳头就得跟眼窝子来一次亲密接触。

    喜欢她?喜欢她什么啊?就是她跟嫦娥长了一张脸,他也不敢恭维。

    不过方长青这小子胆色倒是不错的。觊觎皇上的皇后,胆子不是一般的肥。

    对于这种现实社会中的痴情种子,悲情男二号,他一般都把他们当做神经病看。人家又看不上你,你还非弄得离了人家不行的样子。哪怕看着她跟心上人恩爱,也要坚守在身边。想想都瘆得慌。

    方长青见三郎打量他的眼神带着怪异,就不由的低头,将自己身上重新打量了一遍,没有什么地方不妥当啊。

    “王爷!”他还是先拱手,行了礼。

    三郎摆摆手,直接伸胳膊搭在方长青的肩膀上。方长青整个人都僵住了。

    “王爷,在下来送送王爷。”方长青躲了躲,赶紧伸手从随从的怀里取过一个匣子,“这里面是在下写了几封信,请王爷代劳……”他轻轻的在匣子上拍了拍,“或许这些东西,对王爷此次的差事有些帮助。”

    三郎就放下胳膊,神色也正经了,他不接过匣子,而是警惕的问道:“什么东西?”他此次南下到底是干什么去的,四爷可没宣扬。这些人要不是嗅觉特别灵敏,就是脑子特别的好使。

    方长青看出了三郎的戒备,就笑了笑:“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是几封信……”

    “信?”三郎嘟囔道,“怎么又是信?”

    方长青一愣:“谁还给王爷信了?”

    三郎摆摆手,“没有,就是家里几个不省心的女人,老家在南边,托我给她们家带信。”

    方长青一笑,也不多问了。指将匣子往三郎怀里一塞:“您将这些信,亲自转交给当事人,他们对王爷一定会有帮助的。”

    三郎抱着个匣子,却皱眉问道:“你得先说清楚,这都是给什么人的?要不然,我可是万万不敢……”

    方长青一叹:“王爷也太紧张了。这都是给一些世家中比较开明的一些人的信。王爷,您此次去江南,为了什么,在下也猜出几分来。像是这样固守几百年的家族,不管外面怎么用力,一时半会也休想一击制敌。有句话,叫做百足之虫死而不僵。”他指了指匣子,“这些人,就是藏在虫腹的蛊虫。外面一时咬不破不要紧,叫他们从里面往外面咬吧。他们知道这百足之虫的真正弱点在哪。”

    三郎赶紧将匣子往怀里抱紧了些:“我说,兄弟,要是我没记错,你家也是世家吧。”

    方长青这才看向三郎,然后对着他郑重行礼,“这正是在下要求王爷的事。若是大功告成,请千万保全……”他指了指匣子,“千万保全这些人家。还有方家,别的不敢奢求,只求留下性命吧。”

    三郎赶紧将方长青扶起来,“快起来!快起来!我知道了。世家怎么处置,这是皇上才能决定的事。但我在这里给你发个誓,不会伤害世家的任何一个人,女眷也会得到妥善的照顾,不会叫人冲撞了。家里的家产,不能保证一点不遗失,但我尽最大努力封存。之后怎么发落,就是皇上的事了。兄弟,我能做的就这些了。”

    方长青没想到三郎这么敞亮,马上郑重的又是一礼。这才躬身送三郎上船。

    三郎直到做到船上,才打开匣子。看着一个个的名字,他的心就砰砰砰的跳了起来。

    如果世家是盘踞在江南的大象,那么四爷的信,就是招徕无数蚂蚁的蜂糖,他们聚集起来,一点点的啃食,总能咬死大象的。但是方长青的信,却成了召唤潜伏在大象体内的蛊虫的药引子。

    两厢配合,内外夹击,世家算是完了。这次的事情,可能比自己想象的还要简单。

    可是这两人又是怎么配合的呢?

    四爷主动开口说服了方长青?这种可能不大!

    世家要处理,方家不能幸免。若是四爷主动叫方长青配合,以后还怎么处理方家。毕竟世家还在,平白叫人配合灭了自己家,然后再以施恩。这不是扯淡吗?

    四爷要真开口了,方长青心里能没有怨气?

    可要是不开口,这两人又是怎么配合的这般默契的?

    他挠挠头,有时候真是觉得,聪明人的脑子他不懂。

    等三郎离开京城,天也慢慢的凉快起来了。

    等连着下了两场雨,已经有了一些秋意了。御花园的菊花慢慢的开了一下,殷老二和钱氏推着三郎特意送的婴儿房车,在园子里逛。

    林雨桐远远的看见了,就笑了起来。她走了过去,“爹娘也真是的,累着就回屋子,哪里能事事都由着这孩子。”

    二老非说掌珠喜欢在外面待着,所以,总是陪着孩子在外面耗时间。其实林雨桐根本不知道两人是怎么从这个屁大点的孩子身上看出她的喜好的。

    殷老二摆摆手,“没关系,反正我跟你娘也没事。要不是有咱们稀罕,我们这日子还真不知道要怎么过呢?”

    林雨桐就笑,她把孩子抱出来,对钱氏道:“娘,我叫了几个大家的夫人姑娘进宫,您赶紧去换件衣服,一会子咱们去瞧瞧。”

    大郎的婚事一直是钱氏心里的疙瘩,林雨桐见不少人家都递了帖子,要进宫请安,干脆就都召集到一块,顺便叫钱氏见见。

    钱氏眼睛一亮,对林雨桐伸出个大拇指,然后脚下生风的拉着殷老二就走。

    “你这娘们,倒是慢点。”殷老二被钱氏拉着一个踉跄,“你去见人,又不是我去见人,你拽着我做什么?换衣服也不用叫我瞧啊,我瞧着你穿什么都一样……哎呦,你怎么还打人啊?生了个皇帝儿子你了不起啊……哎呦……怎么还打?没有我你一个人生的出来了吗?……哎呦!别打了……”

    林雨桐抱着孩子,就止不住的笑。

    然后就把已经迷糊的掌珠给吵醒了,她皱了皱眉头,睁开乌溜溜的眼睛看了一眼林雨桐,然后又迷瞪去了。还往林雨桐的怀里缩了缩,应该是闻见熟悉的味道了。她小脑袋在胸口拱了拱,也不管隔着衣服,嘴里根本就没沁住乳|头,只管嘴就一撮一撮的,吃的啧啧有声,好不香甜。

    “馋丫头!”林雨桐笑着,抱着孩子往回走。

    等喂了孩子,她重新梳洗,苏嬷嬷才道:“娘娘,各位夫人带着姑娘都来了。”

    林雨桐就起身去接钱氏,见她穿着宝蓝色的袄裙,倒也还好。

    她竖了竖大拇指,“娘别担心,您只管坐在上面看着,瞧着哪个姑娘好,您就叫丫头给哪个姑娘送一盘子果子我便知道了。”

    钱氏点点头,深吸一口气,由林雨桐扶着,往正殿里去。

    见钱氏紧张,林雨桐就笑道:“您啊,全不用管那些个什么大家族的规矩。这全天下,就您最尊贵,您的规矩才是规矩,她们得按着您的规矩来。”您连太上皇都敢打,您绝对是这天下第一人啊。

    钱氏眼里的笑意就越发的明显了。这是儿子带给她的荣耀,怎么得意都不为过。

    等婆媳二人进了大殿,只看到俯身的人,钱氏的心就更稳了。只要当个泥菩萨,她又不用说话,就不怕说错话,有什么可怕的?

    林雨桐扶着钱氏坐了,才在她身边落座。

    “都起来吧。”林雨桐抬抬手。

    等看着人群中有几个规矩礼仪格外规整的姑娘时,她的眼神就冷冽起来了。

    自己召集的人,可都跟世家没有瓜葛,这些礼仪规矩格外不同的姑娘,又是怎么回事?

    世家有一个通病,那就是敝帚自珍。家里泡茶的方法,做菜的菜谱,都是要传承的。连旁支都没有,更何况外人。这礼仪规矩可比那什么劳什子菜谱要紧多了,会随便传给别人吗?按照世家的规矩,旁支的姑娘要学规矩,都得送到主家才行。这事关传承,何等要紧?

    可偏偏的,今儿允见的人中,就混进了世家女。

    这叫林雨桐不由的奇怪了起来。

    这世家,还真是无孔不入。就是不知道,送这些姑娘到她的眼跟前,图谋的又是什么?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