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3章 寒门贵子(117)二更
    寒门贵子(117)

    而吕府的大门前,来了一辆不起眼的马车。马车才一停下来,吕府的门子就跑了下来,“贵客且慢着下车,我家主人明儿要早朝,因为今儿早早的就歇下了。不能见客。若是有名帖,交给小的就好,贵客请回。”

    车辕上驾车的汉子,看了那门子一眼,然后撩开车帘子。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里面一个老者的声音传出来,“将这个牌子给他,他家主子会见老夫的。”

    那汉子应了一声,回身就给了门子一个乌黑的木牌,上面写着一个古体的‘王’字。

    “请稍等。”门子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但拿给管家看看,也省的怠慢了贵客。

    等牌子一层层的传到吕恒的手里的时候,已经过去一刻钟了。

    吕恒摸着手里的牌子,无奈的摇摇头,面上露出几分苦笑:“这些人啊,永远都……罢了!罢了!谁叫老夫当年欠了人家的人情呢。请进来吧。”

    而他自己则坐在椅子上没有动。

    等那老者走了进来,吕恒才挥手,将人都打发了。

    “坐吧!”吕恒起身,去一边拿了茶具,“多年不见了,平遥兄身体看着还是这么硬朗。”

    进来的人正是住在白家别院的老者,王平遥。

    “不中用了。”王平遥摇摇头,“早已经不是当年跟吕兄游学时候了。”

    吕恒就一笑:“那是时候二十岁的人,如今都七十了。平遥兄一张口就是二十岁时候的事,可见您这心还真是一点都没老啊。”

    王平遥哈哈一笑:“吕兄也是愈老弥坚,如今贵为宰辅,一人之下,万万人之上,在下这一介布衣,又是垂垂老朽,还怕吕兄不认这故友呢。”

    吕恒摇摇头:“老兄的恭维,可是叫在下心惊胆颤啊。”他含笑说着,就递了一杯茶过去,“尝尝!味道如何?”

    王平遥捧着茶,闻了闻,然后抿了一口,在嘴里转了转,才慢慢的咽下去,然后双眼就亮了:“这真是好茶!竟是生平仅见的好茶。”

    “当真是好茶?”吕恒挑眉问道。

    王平遥又喝了一口,闭着眼睛感受了一下,毫不犹豫的点头,“确实是好茶。”

    吕恒又给他斟了一杯过去,“觉得跟王家的茶比起来,滋味如何?”

    世家传承下来的东西,每一家都有些珍藏。例如王家的茶,那是出了名的好。也只有在王家的主宅,才能喝到那么正宗的好茶。

    要不是吕恒手里的茶确实不错,否则,他这么问,是极为失礼的。

    王平遥点点头:“没想到吕家还有这样的绝品,真是大开眼界。”他赞了一声,但今儿他却不是为了喝茶而来的,也没有心情跟他在这里评茶论茶品茶。于是,将茶杯放下,“吕兄,今儿在下冒昧前来……”

    吕恒却举起茶杯,“老兄,您知道这茶是哪来的吗?”

    王平遥一愣,这是什么意思?围着个茶说的没完没了了。还让不让人说话?这也太不给面子了。他心里不高兴,但到底世家的涵养,叫他说不出恶言来。只得先打住话题,看向吕恒。

    吕恒却重新给王平遥斟了一杯:“您再品品。这茶啊,这是皇后娘娘亲自种的,亲手采的,亲手炒制的。我这里也就只得了二两。”

    王平遥端着杯子的手一下子就僵住了。他的眼睛微微眯了眯,重新闭上眼睛,慢慢的品咄。茶香袅袅,平和而安详。他此刻终于明白吕恒要说什么了。

    既然皇后能做出这样的茶来,那么她还是一个粗鄙的人吗?

    真正懂茶道的,都是世家中那些雅人。绝对跟粗俗不沾边。

    既然皇后不粗鄙,那么皇上就绝不是他们认知里的放牛娃。

    吕恒刚才问,这茶比之王家的如何。其实,他哪里是比较不出来,分明就是想告诉他,人家比王家强。

    这不过是顾着世家的面子,顾着他的面子,没把这话给撂在他脸上罢了。

    如果是这样,那么当初预想的计划应该已经完成了才对。这位大清的皇帝既然能看懂自己的意图,又为什么迟迟没有动静呢?

    他的心微微有些不安了起来。

    看着吕恒专注的品着茶,王平遥抬起眼,还是道:“吕兄啊,我这次来,你可以当做私交的拜访,也可以看做了公事。你如今是大清的第一辅政之臣,在下找你,这总没错吧。”

    吕恒抬起眼:“那平遥兄又要跟本官谈什么呢?”

    王平遥向后一靠。低声道:“世家可在大清的隶属之下,但是……”

    吕恒摆摆手:“平遥兄啊,这但是还是算了。您到现在还没琢磨过味来吗?之前呢,世家和天子共天下。帝王可亡,世家不灭。朝堂上站着的都是世家推荐的子弟。后来呢,科举兴起,帝王不再靠着世家来治理天下了。世家子弟出仕为官的越来越少了。而世家,只能盘踞在那么点地盘上,经营自己的势力。平遥兄啊,如今的世家,哪里还是世家,哪里还有世家的风采。不过是传承久远,自命不凡的山大王罢了。昔日的世家,上能辅佐君王,下能安抚庶民。如今的世家呢,已经成了君王和黎民心里的毒草……”

    “住口!”王平遥一下子就站了起来,“吕恒,别忘了,吕家也算是世家。”

    吕恒耻笑一声。在自己发迹以前,饭都快要吃不起的世家算什么世家。要是守着没落世家的身份不科举,不出仕,吕家早就不存在了,自己早就饿死了。

    他无所谓的笑笑:“好!咱们不说自己,只说别人。开了科举,有了寒门举子。这些人可比只会跟帝王讨价还价的世家好用多了。所以,舍不下身份的世家子,就只能在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上徘徊。一如我跟平遥兄。当年才华横溢的平遥兄蹉跎了一生。我历经两朝,却依旧显赫。这就是差别。”

    “慢慢的,君王们就更加想不起世家了。文有仕子,武有勋贵。掣肘皇权的世家被抛弃了。再然后,君王们连丞相这个职位都嫌弃了,因为他分割了皇权。于是,有了内阁。”

    吕恒说到这里,就是一笑:“平遥兄啊,这么说你明白吧。您要是还是将世家看做是能与天子共天下的世家,我劝你一句,在皇上还没有清算以前,找个深山避世而居吧。你的条件,皇上别说答应了,听都不会多听一句。”

    一味的在暗处汲汲营营的算计,却没有冲锋陷阵的勇气。他们觉得自己了不起,能在棋盘上摆出精妙的棋局,可是怎么就不知道,这世上,还有直接掀翻棋盘的人。

    真是窝在小地方窝的时间久了,眼界和格局,就真的小了。

    小的叫人想发笑。

    王平遥感觉到了吕恒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不屑和傲慢,脸气的通红,一伸手,将桌上的茶具拂了下去。

    顿时,屋里传来清脆的瓷器落地的声音。

    吕恒连眉头都没皱一下:“平遥兄,这些话您听着不顺耳,但若不是曾经欠了老兄的人情,我是不会说这番话的。您要是听劝,就写一封投诚的书信来,我可以代为转交。要是不听劝,那么我也言尽于此。老兄请自便吧。”

    “好!很好!”王平遥转身朝外走,“我就不信,世家不会有往日的荣光。”

    帘子撩开,王平遥跟方长青走了个面对面。

    方长青鞠躬行礼,王平遥冷哼一声:“你也是世家子弟,规矩呢?在门外偷听,鬼鬼祟祟,成何体统?”

    这话叫方长青有些尴尬。吕恒是自己的老师,在吕府,他从来都是来去自由。家里没有他不能见的人,没有他不能去的地方。这跟规矩真是一点关系都没有。

    再说了,就算不是世家子弟,人家该规矩的人家还是挺规矩的。

    不是早几百年那种,除了世家,就都是粗人的时候了。

    他没有辩驳,垂手目送王平遥远去,才招手叫小厮进去将里面给收拾了。这才小心的走了进去,“师傅,这王家的家主到京城来?到底是想干什么?”

    吕恒摆摆手:“今日怎么过来了?”

    方长青叹了一声:“皇上是要对世家下手了吗?”

    吕恒失笑:“怎么?终于反应过来了?”

    方长青看了一眼吕恒:“师傅,您早就知道皇上的意思?”

    吕恒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看向方长青:“长青,什么是世家?如今,哪里还有真正的世家?皇上要动的,是跟当地豪强勾连在一起的地方势力,至于世家?”他拍了拍方长青的肩膀,“还真就未必被皇上看在眼里。”

    方长青就有几分恍然。世家跟当地的胥吏已经融为一体,就是朝廷派下去的官员,在这些地方也都铺排不开。要么被挤走,要么就被他们拉拢,拧成一股绳。他们扶持这样的官员,借着他们的手扩张自己的势力,俨然已经是国中之国了。

    那么,即便现在不对世家出手,以后还是容不下的。

    他突然之间明悟了,“师傅,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