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1章 寒门贵子(115)
    寒门贵子(115)

    晚上,林雨桐早早的哄掌珠睡下了。四爷回来的很晚,但还是赶紧洗漱了,去看了看他闺女。

    林雨桐这边已经摆上饭了,“赶紧吃点。今儿你可没怎么吃饭。”

    四爷就瞪了一眼在一边头都快埋到胸口的吴春来,“多嘴!”

    林雨桐就赶紧摆手叫吴春来下去了,这位爷心里正不爽呢。百十来年都没吃过亏了,这心里正不得劲呢。

    等屋里就剩两人了,林雨桐才夹了一块排骨过去,“这不正好,说明咱俩还是人,不是神。做人这滋味多好啊,是不是?”

    四爷咬着排骨上的脆骨就跟咬着人的骨头似得,咯吱咯吱直响。等咽下去了,才低声道:“这都什么跟什么啊?爷都说了,爷没生气。”

    成!您说没气就没气吧。

    但打从这天,四爷就开始忙了起来,前面没完没了的见人。而林雨桐还要定时给孩子喂奶,也就不忘前面去了。

    却说三郎好几次想找林雨桐打听这事究竟怎么着了,但林雨桐能说吗?

    四爷吃亏上当这事,她才不会说呢。

    三郎就觉得这两口子是真的讨厌。

    见三郎萎靡,林雨桐心里一动,就道:“你也别跟我这打听这些有的没的,倒是在你新收的美人身上多下下功夫才好。可别她把你的老底子给掏干净了,你却对她还是一无所知。”

    三郎顿时就急眼:“娘娘,臣在什么地方都可能吃亏,唯独在女人身上不会吃亏。要是真的吃亏了,那也是臣愿意叫她们占便宜的。这点您放心,要不了几天,一准给您把这背后的人给挖出来。”

    说着,就拱手出了宫。

    心里却不服气!这背后特么的都是什么人啊。用女人冲锋陷阵的男人,在他眼里根本就不配做男人。

    一路回了府里,直接去月华阁去见盼儿。

    这女人也怪。别的女人要是跟他上床了,好歹还有几分热乎气,不管是真夫妻,假夫妻,露水夫妻,总归是女人看男人的眼神。

    这位呢?床上也不抗拒,可下了床就不认人。该客气还是客气,该疏离还是疏离。

    要不是知道现在这不可能有机器人,他都以为是未来世界的机器人跌落异时空了。

    身上跟装着个按钮似得,情绪的变化完全不是受感情控制的。

    这样的女人就是再美,其实天长日久的,也就失去了趣味了。

    “在这里住着可还习惯?”三郎笑着拉着她的手坐在床沿上,问道。

    盼儿微微低着头:“谢王爷关心,贱妾还习惯。”

    三郎摇头一笑:“那就走吧。”

    盼儿也不问,紧跟着三郎,说走就走。

    “你倒是个心大的,也不怕爷将你卖了。”三郎回头看了她一眼,“以后别傻乎乎的,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要是不愿意,就要说不愿意。要是想要什么,就要说想要什么。”他顺手拿了围帽,给她戴在头上,“别人家说脱衣服,你真的就脱衣服。就是在爷面前,也是一样的。你要不愿意,就要说出来。”

    说完,也不管盼儿有没有反应,就只拉着她往外走。

    上了马车,一路往最繁华的街道走去。

    路上见了糖葫芦,糖人,他都买来给盼儿吃。

    “酸吗?”三郎扭头问道。

    盼儿嘴里含着半个山楂,却久久都没动。

    三郎伸出手:“吐出来,我接着。”说着,轻轻的拍了她的背,她才呛出来。“傻子,酸就要说酸。”

    盼儿看着自己含过的山楂,被男人捧在手里,半点也没嫌弃,鼻子就猛的一酸。

    三郎扭头问道:“怎么了?”

    “酸!”盼儿轻声说了一句。不是不成熟的山楂酸,是不知道为什么,鼻子酸。

    三郎却把花仙子的糖人塞到盼儿嘴里,“现在呢?”

    “甜!”盼儿的声音轻轻的,“又酸又甜。”不知道说的是口里的滋味,还是说的心里的滋味。

    等三郎打发人买了半车厢的东西堆在马车上的时候,盼儿终于抬头掀开围帽看三郎了,“王爷,买了这么多东西是……”这车明显是往城外去的。她的面色慢慢的变白了,嘴里的糖人似乎也有些发苦。“您这是要将盼儿送回去吗?”

    这条路是通往白家别院的。

    三郎见她的手虽然放在膝盖上放的规整,但是指尖明显有些颤抖。证明她并不想回去。

    他拍了拍盼儿的手:“胡说!想哪去了?爷还不至于混账的将自己的女人送人。放心吧。”他指了指这车上的东西,“这好歹是你义父家,跟了爷,爷总得有点表示吧。咱们这是回门了。回门要带回门礼的。”

    “回门?”盼儿瞪圆了眼睛看三郎:“贱妾不用回门。贱妾出身寒微,身子不洁,不配……”

    三郎瞪眼:“胡说!以后别再说这话了。本来还想写咱们的生辰八字,但是你的,我还真不知道。等我问问你义父才好。虽说不能娶你做正妻,但也想正正经经的娶作二房。等过两年,看看皇上会不会赏赐,爷好请旨,册封你为侧妃。”

    “侧妃?”盼儿愕然。

    三郎却只笑笑,却不再言语。这些话是哄骗她,但也不全是哄骗她。若是她能心里向着他,把什么都说出来,给她一个侧妃,也算给这个可怜的女人一个交代。若是她的心还是收拢不回来,那就只当是逢场作戏了。窑子里的窑姐还和恩客拜堂成亲呢,做的了准吗?

    白家别院里,白鹤看着坐在摇椅上的老者,低声道;“那殷三郎来了。”

    那老者眼睛猛地睁开:“殷三郎?怎么会是他?”

    白鹤微微摇头,他等着这么长时间了,并没有等到殷四郎。这是不是说算计的一切都失败了。或者,跟自己预想的一样抛媚眼给瞎子看。那么复杂的布局,指望一个放牛娃去看懂他,岂不是痴人说梦吗?

    那老者起身转了转,才低声道:“你先去见见,看他想干什么?”

    白鹤只得转身,迎了出去。

    等见到三郎带着盼儿回来,他的脸色微微一变,“王爷驾临,真是有失远迎了。”

    三郎很客气的点头:“认真说起来,咱们也不算是外人,不用客套。”他笑的很和气,“今儿,本王就是带着盼儿回门的……”

    话还没说完,白鹤脸上的表情一点一点的龟裂了开来。

    给你这个美人,不是让你这么用的。

    而且,这也太不讲究了,这样的女人回什么门?白家的门第不容这么玷污。

    他的脸色顿时难看了起来,使了个眼色,叫下人拦住了不停往下搬东西的随从侍卫。

    “王爷误会!王爷误会!”白鹤阴冷的看了一眼盼儿,“这盼儿并不是白家的姑娘,这回门之礼当不起。”

    “怎么会当不起呢?”三郎见盼儿要跪下了,一把将她捞起来,搂着她的腰,“她是本王的女人,看不起她,就是看不起本王。前儿才说将令嫒给本王为妾,今儿回门却不认了。白先生,您这亲还真是想认就认,想不认就不认。这所谓的世家大族,还真是不讲究啊。”

    到底谁不讲究了?

    就是家里养的猫啊狗啊,都比这些个养出来伺候人的玩意金贵。

    准了她回门,就是真的认下这个女儿。白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白鹤深吸一口气,尽量压下自己心头的邪火,“王爷有所不知,这即便认义女,这义女跟义女还是不同的。记在族谱上的才算是正式的白家人。这位姑娘还真不是白家女。只是老夫可怜她,多些照顾而已。也仅此而已。”

    说着,就看向带着围帽的盼儿:“老夫说的,是也不是?”

    盼儿的浑身都跟着颤抖了起来:“是!义父……不是,是白先生说的是。”

    三郎拍了拍盼儿,扭头对白鹤道:“既然如此,今儿倒是本王冒昧了。那就不打扰了。告辞。”说完,就扶着盼儿往出走。

    白鹤想叫住,但叫住又不知道说什么。

    他这会子都糊涂了,这叫盼儿这个女人办的事到底是办成了没有?看三郎这架势,明显就是对盼儿爱若珍宝。女人,尤其是出身卑贱的女人,若是觉得碰上了一个她们眼里的良人,那可真是什么理智都没有了。为了男人,什么疯狂的事情都干的出来。

    他快速的奔回书房,这事得好好的说说。

    “如今看这个样子,事情只怕是有了变故。”白鹤低声对老者道,“第一,盼儿身上可能出了差错。第二,就是那个放牛娃根本看不懂咱们的意图。这对什么人说什么话,对莽夫,就得开诚布公的讲明其中的厉害关键。”

    那老者眼睛猛的睁开:“明儿,老夫亲自进城。拜访几位故人!”

    而四爷,此时正在灯下,亲自提笔,写着一封封书信。

    “这是给谁写信呢?”林雨桐抱着掌珠,问道。

    四爷头也不抬:“给上次来应试的南地举子。”

    啊?

    这是要干什么?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