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3章 寒门贵子(97)三更
    寒门贵子(97)

    等大军归来,四爷要带着林雨桐去城外迎接的时候,林雨桐摇摇头,“我不去了。”她低头摸了摸肚子,“我应该是有了。我摸着脉象应该不会错。也用验孕纸验了,是阳性。而且例假过去三天了,没来。”

    四爷就愕然,“这么快!”

    林雨桐点点头:“你上次自己说要个孩子的,我就没避着。”

    四爷就拍了拍林雨桐的手,“没事!再过几个月就十八岁了。没事的!孩子会康健的。”

    人的一辈子太漫长了,没有孩子,生命里总是缺少色彩的。

    林雨桐看着四爷,就不由的笑了。每个孩子出生的时候,他都是这样,带着激动和欣喜。

    “只要别跟那三个小祖宗似得,一下子都跑来就好。”四爷抱了抱林雨桐,“不管是闺女还是儿子,都好!”

    林雨桐当然知道四爷才不在乎孩子的性别呢。只要健康就好。“知道。没事,你去忙吧。我在家里,就挺好的。”

    四爷点点头,叫了苏嬷嬷来,“好好照看夫人,外面冷,别叫在外面晃悠。”

    苏嬷嬷还不知道缘由,只看着俩主子,眼睛都亮闪闪的,就赶紧答应下来,应该不是坏事吧。

    四爷脚都迈出去了,突然扭身问道:“还想吃肘子吗?”

    林雨桐就不由的笑了,她也想起了那个雪天,四爷专门去给她买肘子的事。“想吃,你还亲自去买?”

    四爷眼睛越发的亮了,“好!等着。我去给你买去。”

    看着四爷大踏步的走了,林雨桐笑着笑着,眼圈却红了。人活得越长,心里的牵挂和放不下的就越多。要真是没有对方的陪伴,真不知道这漫长的生命是幸还是不幸。

    苏嬷嬷低声对林雨桐道:“四爷那么忙,今儿又有大事。您要想吃什么,就吩咐下面的人去买。”

    林雨桐摆摆手,“嬷嬷别管。叫爷去买吧。”这也是他的幸福。

    到了外院,人人都能看出,四爷今儿很高兴。当然了,这该高兴。

    整个大江以北,都归这个十八岁的青年人,他别说露出高兴的神色,就是露出更疯狂的神色来,也是应当的。

    短短两年时间,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农家小子,变成了能跟朝廷平分天下的枭雄,怎么表达喜悦都不为过。

    看着兵强马壮的阵势,猛将良才如云,再看看四爷的年轻的脸,谁心里能不感慨。

    可等欢迎仪式结束了,四爷却撇开众人,只带着吴春来,李剑和何茂,朝集市走去。

    京城里不少人都提起了心,怕四爷这是微服私访。不定就抓住什么人的小辫子了。

    谁知道四爷哪也没去,径直去了猪肉摊子,买了一个大肘子,就往回走。

    吴春来要接过来拎着,他还不让。

    到了家,大家这才知道,是夫人想吃肘子了。

    陈宏叫起了撞天屈,“夫人,您想吃什么,您给小的说啊。小的什么地方没做好马上改不成吗?”再说了,今儿厨下准备着肘子呢,而且绝对新鲜,怎么就又想起买肘子了。

    这折腾劲的。

    府里上上下下的,看着他的眼神都不对了。仿佛都在责备他没伺候好主子。

    可是天地良心,他精心着呢。

    四爷摆摆手,“行了!行了!去账房领十两银子,是赏你的。你伺候的好,爷还不能去转转了。”

    可有您这么转的吗?

    陈宏只得谢赏赐,然后转身下去了。

    “如今,已经没有大碍了,不行就把爹娘他们都接回来吧。你也有个说话的。”晚上,躺下以后,四爷才轻声道。

    林雨桐点头:“也是得叫回来了。只是这往后,爹娘跟咱们住宫里,只怕是……”不大习惯。可宫外,又不是那么好住的。除非有皇家的园林。

    “皇家园林倒是有。只是要重新修缮,还得银子时间。”四爷摇头,“横竖咱们有了孩子,他们也就不寂寞了。宫里地方大,又没什么人,想怎么折腾都成。”说着,就看向林雨桐,“听说你还夜探皇宫了?”

    林雨桐这才想起皇宫密道的事,“这要真住进去,咱们对里面的密道也不了解,就怕藏进个什么人来,那才真出乱子呢。说实话,要不是修建皇宫特别费银子,我都恨不能推倒重修。”

    四爷点点头:“这倒是小问题,赵王将皇宫密道的图纸已经交上来了。回头毁了就是。我是问你皇宫的格局怎样?”

    林雨桐一叹:“不得不说,历史总有惊人的相似之处。这皇宫,我看跟之前的紫禁城,有颇多的相似之处。”

    四爷就了然,“我抽空去瞧瞧。”他拍着林雨桐,“睡吧,快睡吧。别劳神了。”说着,就把手放在了林雨桐的肚子上。

    不过两日,殷老二钱氏,林济仁和金氏就被接了回来。

    四爷并没有告知他们林雨桐有孕的事,因为大夫现在根本就诊断不出来。

    接回来为的,也就是建国的事。

    殷老二和钱氏坐在上首,两人都有点战战兢兢的。

    “这半拉子天下,真的就是咱们家的了?”殷老二愕然的问道。

    四爷点点头:“是。明年正月初二,是登基大典。我想跟爹商量的就是,既然咱们已经分宗了,那么追封的,也只到爹这里。剩下的,可就不能享受尊位了。”

    “这是自然。”殷老二面色一正,“不能跟他们牵扯上。以后殷家的事,就都靠着三郎吧,凭着三郎这一脉,他们也不会受欺负。就这么着吧。”

    “那你跟我娘,就只能跟我们住到宫里。进了宫,等闲就不能见外人了。”四爷看着钱氏一眼:“而且,娘啊,我大哥就得另外开府了。不能在跟着你们一起住了。”

    钱氏就皱起了眉头,伸出两个大拇指,一个竖起来,一个倒下。

    林雨桐和四爷就看向殷老二,他们一时之间不能理解这是什么意思。

    殷老二就低声道:“你娘是担心你大嫂。她那混不吝的。”语气十分的怅然。

    原来是在山里出不去,钱氏想着叫宋氏赶紧给添个孩子,就没给用药。结果宋氏几乎是三天一大闹,五天一小闹。宋家的亲戚还去了山里好几回,都是找上门,想给宋家人谋个官当一当的。

    “那口气,张嘴就要个一品的大官。”殷老二冷哼一声,“说是,咱们都是亲戚里道的,不跟那些官老爷一样,吃公的放私的,用着放心。又因着她那兄弟被四郎给砍了头,她寻死觅活的。”他摆摆手,“后来闹的过了,你娘叫她见了一回娘家人。之后倒是不闹腾了。老是叫人捎话给大郎,叫他回去。我听两人吵吵着,说着赶紧生了儿子下来,好过继给你们。”

    “这不是胡扯吗?”林雨桐皱眉道:“我这还不到十八岁,她怎么就认定我一辈子生不出孩子呢?”

    四爷的脸色却变了,“黑七!”他扬声朝外喊了一声。

    黑七应了一声,就赶紧走了进来,“请爷吩咐。”

    “去查宋家。”四爷深吸一口气,“去给我查查,往仔细里查!”

    黑七应了一声,赶紧退了下去。

    林雨桐朝四爷摇摇头,示意他自己没事。

    四爷估计是想到了巫蛊上了。如今两人都不信这一套,但如果真有这样的事,就证明这是有人心里有了歪念头了。一旦动了邪念,那可是乱家的根本。

    林雨桐不会容许任何人把歪心思打在孩子的身上。

    她不由的抚着肚子,轻轻的,一下又一下。

    钱氏看见林雨桐的动作,眼睛不由一亮,她的手环起来,比划了一个大肚子的样子,然后对着林雨桐‘呜呜’了两声。

    林雨桐就笑了。

    四爷点头道:“月份浅,我们谁也没说。”

    这下殷老二一下子就站了起来了,“这下好了。我这心也就踏实了。四郎啊,咱不能忘本啊。你别看你现在能耐了,了不起了。可这得有你媳妇一半的功劳。她在京城干的这些事,我都听采买的说了。你可不能对不住她。”

    四爷点头应了,“瞧您说的。我这要南征,还得她在后头看着呢。我敢得罪她吗?”

    殷老二搓搓手,对林雨桐道:“你好好养着,四郎要是不好,我揍他。另外,别听人家胡叨叨,这不管是孙子还是孙女,我跟你娘都只有高兴的。”

    林雨桐笑着应了。

    等黑七进来,其乐融融的场面一下子就变冷了起来。

    因为黑七的手里,拿着一个木偶,木偶的肚子上扎满了针。

    即便不信这些邪术,但看着还是叫人毛骨悚然。

    “那是……”殷老二指着黑七手里的东西,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那是……什么?”

    四爷接了过来,上面写的可不正是林雨桐的生辰八字。他看向钱氏:“娘,是不是宋氏要了我们成亲时候的庚帖看了?”

    钱氏点点头,白着脸看向那木偶。

    林雨桐心里一叹,权力迷人眼啊,这不,还没怎么着呢,就开始算计上了。这大概是四爷那句,‘没有子嗣,宁肯过继,也不纳妾’的话给闹的。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