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0章 寒门贵子(94)三更
    寒门贵子(94)

    “四爷想要建国了?”吕先生听了林雨桐对火药之事的处理,直接就说了这么一句。

    这话倒叫林雨桐愣住了,“先生怎么会这么想?”

    吕先生和范先生对视一眼:“不是这个意思吗?”

    林雨桐嘴角动了动,还真没办法否认了,“西北那边,倒不是问题,问题反倒是来自北面的胡人。”

    言下之意,若是今年这一战胜了,建国就算是具备了条件了。

    范先生就皱眉看向林雨桐:“夫人,这建国之事,可是马虎不得!定国都,定国号,还有册封祭天,最要紧的是,皇宫……这都得提前准备。若是今年就有这样的意向,从现在就得开始着手准备了。包括登基所穿的礼服,朝廷的朝服,官印,玉玺等等,这不光是时间紧迫,更要紧的事,咱们得预留一部分银钱出来。”

    林雨桐倒吸一口冷气,这都是烧银子的活啊。

    “省省,省一省也就是了。”林雨桐朝皇宫的方向指了指,“如今的皇宫我瞧着就挺好的。叫人简单的修缮一个,就能用了。没那么多讲究。再说了,这宫里也没那么多人,占不了多少地方。先把面子撑起来,剩下的都不要紧……”

    “夫人!”吕先生神情和严肃,“您和四爷能俭省,这是天下苍生的福气,但是,这不光是您的私事,更是一个国家的体面。有些事能省,有些事情,就根本不能省。”

    林雨桐挠挠头:“这事咱们先缓一缓,我得问问四爷的意思之后,咱们再商量。”

    吕先生这才不再追问,反倒说起了‘火药’的事,“……令人发指,确实是令人发指!”

    林雨桐点点头:“这些火药,根据所查出来的重量,足够炸毁半个京城。这是要几十万人的性命给他自己铺路。我已经去信给蒋夫人,想必张阁老心里也该有些权衡了。”

    范先生点点头:“那就按照四爷的意思,大张旗鼓的,销毁这些火药。”

    随后,京城就像是被点燃了一般,赵王原先的府邸,逗快成了粪堆了。什么脏的臭的,都往赵王府门口堆。

    就连方文山也受到了连累。不知道谁说这位是赵王派来的府尹,那这简直就是祸害的代名词,虽然他自从来了,压根就没有上任过,可也被打上了赵王的标签。

    白氏看着丈夫,“要是实在不行,叫妾身厚着脸皮去一趟……见见林氏……不是,是见见夫人。小姑跟林家大郎的婚事,看能不能重新提起来。”赵王已经完蛋了,小叔子又死心塌地跟着四爷。这就叫他们的身份变得更加的尴尬起来。虽然没有上任府尹,但也确实没有跟四爷低头的意思。

    这会子到了这份上,不低头不行啊。

    方文山摇摇头:“你去不行,得我去!如今,得赶紧想办法将家里人都接回来。金陵那地方,呆不成了。就怕不知道什么时候,一大家子的命都给搭进去。”

    白氏的脸都白了。

    对于方文山的拜访,林雨桐没有想到。

    “……实在是没有办法了,才不得不求助夫人……”方文山面色有些尴尬,叫一个大男人跟一个女人说软话,确实是挺难为情的。

    林雨桐一皱眉,这事不光是方文山,还有方青山,看着方青山的面子,这事也确实得好好的解决。

    “我知道了。”她点点头,“我会打发人去的。但是方家会怎么选择,就不是我能决定的了。”方家可是大族,他们这一支也未必就能说得上话。族里的事情,更轮不到他这个小辈做主。所以,林雨桐言下之意,就是叫他自己事先做好该做的工作。

    这日正在书房看折子,三郎来拜见,是来送请柬的。

    原来是汇文阁要重新开张了。

    不过这家伙真是恶趣味。竟然给汇文阁取了一个大家耳熟能详的名字——龙源楼。

    林雨桐的嘴角隐晦的抽了抽,就低声道:“你这名字,不是摆明了告诉人家,这地方跟皇家有关吗?还怎么打探消息?”

    三郎一愣,“大家现在都知道这原先是赵王的地方,四爷还没建国登基,大家想不到四爷的身上,只当是说因为赵王的缘故,才叫龙源楼的。当然了,您要是觉得不好,现在改还来得及。要不就叫……会宾楼?”他试探着看向林雨桐,“您觉得怎么样?”

    林雨桐一口茶水差点喷了,“你怎么不干脆叫花满楼!”

    三郎一下子就惊悚了,指着林雨桐:“你……你……你……”

    林雨桐后悔自己嘴快,但脸上的神色却没有什么变化,“我怎么了?我说的不对?你没打算弄一堆女人在里面?一个个人比花娇。不叫花满楼叫什么?”

    三郎擦了一把头上的冷汗:“原来是这么一个花满楼啊。吓死我了。”

    “不是这个还能是哪个?”林雨桐哼了一声,“行了,我也不管不叫什么了,爱叫什么叫什么吧。”

    “那就还是叫龙源楼吧。”三郎赶紧接话,将来等真的成事了。说不得,就靠着这个名字,自己的地位也能超然许多。再说了,花满楼这名字,他还真不想糟践偶像。于是解释道:“花满楼就算了,我没打算提供那个不健康的服务项目。咱们都是干干净净的交易。听曲说书行,其他的,不行!咱们这高雅,那是真的高雅。”他说着,就一顿,“再就是这人选吧,我打算从教坊司那些受害的姑娘里面挑选。能唱的唱,能跳的跳,都不行的,端盘子站柜台总行吧。实在不行,洒扫也是要人的。您看成吗?夫人。”

    林雨桐点点头,也就三郎这样的从后世来的,才能这么毫无心理负担的接纳这些人。不会歧视她们,嘲笑她们,践踏她们。只要好好干活,他还不至于对这些苦命可怜的女人太过苛待。“你能想到这些,很好!那天我不一定能去,我被禁足了。但贺礼一定送到。”

    禁足了?

    三郎的嘴角就不由的翘起,然后沉痛而又遗憾的道:“那真是太遗憾了。”

    林雨桐拉开抽屉,将房契地契一把扔给三郎,“想笑出去笑去,别憋着……”

    送走憋着笑的三郎,林雨桐泄气的窝在椅子上。想着四爷要是一去一整年,自己难道还真要窝在府里一整年吗?

    而被大家一致认为是去西征,剑指西北的四爷,却并没有继续往西,朝甘肃的方向而去。而是过了榆林卫,直接向北。

    “再往北可就是草原了。”李季善皱皱眉,“四爷这是要干什么?”

    刘叔权摇摇头:“君心难测!君心难测啊!”

    “我还当你是神仙,没有你不知道的事呢?”李季善毫不客气的挤兑了一声。

    刘叔权哼笑一声:“四爷这要不是想跟胡人打一仗,就是想跟胡人和谈。或者是先打一仗再和谈。持久的消耗,对咱们并不利。休养生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边关稳定很重要。”

    李季善点点头,深深的看了刘叔权一眼:“那咱们就看看,这次你猜对了几成?”

    晚上,四爷问起现在草原的政权问题。

    刘叔权道:“早几十年就已经名存实亡了。各个部族分崩离析,各自为战。这对咱们来说,既是好事,也是坏事。”

    好事就是说,没有一个强有力的领导,那么对付他们,就能逐个击破。

    坏事是说,没有谁能约束这些势力,很可能会刚按下水瓢,就又会泛起了葫芦。

    四爷点点头,“那就把这些部落的首领都请来,咱们先坐在好好的聊聊。”如今关外的都是满蒙部族。要说跟别人打交道困难,但是跟他们打交道,那真是太容易了。说到底,就是熟悉。要真是叫他将矛头对准这些部族,他心里先就过不去这一道坎。

    满蒙曾经能结盟,为什么现在他就不能跟这些部族结盟?

    只要利益足够,没有什么人是不能用利益的链条连接在一起的。

    刘叔权和李季善对视一眼,两人都有些沉吟。

    “四爷,非我族类,其心必异。”李季善斟酌了半天,才说了一句。

    四爷摇摇头,看向李季善,“这天下,最开始就是现在这个样子的吗?不是!不是的!不都是一步一步相互融合而来的吗?不是同族,难道就不能共存了?”他摆摆手,“你们不必多言,我心里自有计较。”

    见李季善还要说话,刘叔权拉了他快速的退了出去。

    “你怎么不叫我把话说完?”李季善甩开刘叔权的手,怒道。

    刘叔权看了一眼李季善:“我说师兄啊,你什么时候成了铮臣了?”

    “我是不是铮臣不要紧,关键是我现在才发现你就是个佞臣!”李季善指着刘叔权,“这种时候你不劝导……只顾着明哲保身。你就是个地地道道,彻彻底底的佞臣。”他冷笑一声,“我以为只有我这样的,会说话留三分。没想到我这清高的师弟,更胜一筹啊!”

    “哎呦,我的师兄!”刘叔权叫起了委屈,“师兄啊,我这真是为你好!察纳雅言固然是君上的好品质。但是别忘了,还有一条叫做——乾纲独断!”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