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3章 寒门贵子(87)二更
    寒门贵子(87)

    “真有……有……有……有火药啊!”三郎仿佛受到了惊吓,说话都有些结巴。

    林雨桐白了三郎一眼:“得亏你提醒我,要不然我还真没往这方面想过。”

    三郎艰难的咽了咽口水,他心里有些后怕。自己这样的,连这个世界的模样都没看明白呢,就敢造反起义,这要是不是自己选择和四郎合作,那么结果真不敢想。他不由的问道:“赵汉山也有火药?”

    林雨桐点点头,“当然。不过配备也有限,二百门红衣大炮……”

    “那咱们没有,岂不是要吃亏……我跟你说,这玩意可怕着呢。”三郎赶紧站起来,头上都冒汗了。

    林雨桐摆手,“他有,咱们也有。这个你不用担心。”

    三郎张口就道:“出征那天我看了,并没有……”

    林雨桐白了一眼,三郎瞬间就闭嘴了。

    也对!不可能将什么底牌都露出来,叫敌人摸清楚了。

    “什么能说,什么不能说,你心里应该是有数的吧。”林雨桐瞥了三郎一眼。

    “我保证……”三郎举起右手,“我向毛……发誓,我绝对不会说不该说的。”

    林雨桐摆摆手,“那就行了。你去忙吧。”

    三郎应了一声,刚一转身,就想起什么似得道:“夫人,这些人是不是军中的人?”

    林雨桐挑眉:“怎么这么说?”

    “当兵当三年,母猪赛貂蝉。”三郎嘿嘿一笑:“这教坊司的女人可不少,那闹鬼一闹一整晚,还不都是这伙子禽兽折腾……”说着,就突然意识到不能在林雨桐面前这么口无遮拦,连忙拱拱手,一下子就窜了出去。

    林雨桐哼了一声,心思马上就收了回来。要是按这个思路推断,这些人进入进城,就是为了用火药给京城驻军一个重创。就算无法接近驻军,只要在城里对准平民,那也会造成恐慌和慌乱的。

    这事还真是棘手。

    她额头上冒了冷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

    要是换做自己是执行任务的人,自己会怎么做呢?

    完成任务,必须有两个先决条件,一个是火药能顺利的运进来,二是执行任务的人能混进来。

    既然如今人已经混进来了,那是不是说,火药也已经进了京城。

    可两个条件都满足了,又为什么没有行动,而是叫潜伏进来的人躲起来了呢。

    是不是可以认为,他们现在还没有能够靠近军营。

    如果是这样,那么自己现在该做什么呢?首先,得给这些人点希望,叫他们觉得想要靠近军营也是有机会的。省的狗急跳墙,他们在京城随意的点炮。等安排的人把他们吊住之后,再查找火药的下落。

    她细细的思量了一番,就叫人将林二哥请来了。

    林二哥在提调司,每天忙的脚不沾地。四爷之前偷偷的安排了林家兄弟还有殷家大郎,采买木材等物。这是为了造船做准备呢。南北迟早都有一战,过江就是个大问题。

    所以,林二哥被叫进来的时候,头上还带着汗呢。

    “二哥先歇会。”林雨桐亲自捧了茶递过去。

    林二哥接过来,一口喝了,“还不如白开水喝着过瘾呢。说吧,什么事?我看你最近总出去晃悠,怎么?街面上又不安生了?”

    林雨桐点头:“我找二哥来,就是为了这事。族里有没有机灵的小子,又恰好在护城营里当差的?”

    林二哥皱眉,想了半天才道:“这个……小辈倒是没有。只七叔在城北……”

    “七叔?”林雨桐皱眉,原主的印象里,好似没有这号人。

    “你不记得很正常。”林二哥摆摆手,“他十几岁因为打伤了人逃了出去,这么些年了,一直在外面飘着。你成亲的前两天才回来的。谁知道一回来,又恰巧遇上水灾……”

    林雨桐咬牙:“二哥,我想找个绝对可靠的……”

    言下之意,就是问林二哥这人能不能叫人放心。毕竟这么些年都不在老家,根底都不知道。

    林二哥反倒摆手:“多虑了,这个人要是信不过,还能信得过谁?他跟其他人有个明显的不同,就是在江湖上飘过,见过生死,不会乱了阵脚。而且,讲义气!他当年跟人打架,也受了伤,是爹偷偷给治的。临走,又送了衣服和银两。你成亲的时候,他送了你一只金簪子添妆。娘替你收着呢。当然了,现在你也不稀罕了。”

    林雨桐抿嘴道:“那等到晚上,二哥偷偷将人带来,我见见。”

    林二哥没多问,“成!晚上再过来。”

    “避着人点。”林雨桐又叮咛了一声。

    林二哥起身往外走:“你哥我不傻。”

    等林二哥走了,苏嬷嬷才进来:“主子,吃饭吧。您这样可扛不住。”

    林雨桐点头,匆匆的吃了饭,就倒在榻上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苏嬷嬷悄悄的将被子给林雨桐盖上,才守在边上做针线。

    这一觉醒来都天黑了。林雨桐揉了揉脑袋:“给范先生和吕先生,多准备点菜蔬。最近我怕是顾不上两位先生。这半拉子天下,多少事要处理呢。没有他们帮衬,累死我都干不完。”

    “夫人,您也该跟四爷学学,老奴就没见四爷亲力亲为的办过这些琐事。”苏嬷嬷递了蜂蜜水过去,笑道。

    “我没有爷那样的能耐。”林雨桐摇头。这用人也是有讲究的。四爷能拿捏的住人,自己还欠点火候。她没多解释:“传话下去,叫黑七来一趟。”

    苏嬷嬷赶紧应了一声,就转身出去了。等再回来,手里就提着食盒。

    林雨桐吃了饭,又看了一个时辰递上来等着自己批复的折子,这才等来了林二哥和林济民。

    “七叔坐。”林雨桐起身,让了座,亲自奉了茶。

    林济民二十来岁的样子,脸上有一道明显的疤痕,让本来俊朗的外面添了几分狰狞。他客气的接过茶,“谢夫人。”

    林二哥摇头:“七叔,在外人面前,您叫她一声夫人就完了。咱们自己人关起门来,叫妞妞就行。”

    “您还是叫桐桐吧。”林雨桐朝林二哥翻白眼,“妞妞这名字……我如今用着也不合适。到七老八十了,您再叫我妞妞?”

    林济民嘴角翘了翘,点点头,却并没有改口的意思,“这以后,尊卑总是有别的。还是叫夫人吧。这次叫我前来,是有事要吩咐?”

    林雨桐看了一眼林二哥,林二哥就站起身上,“成!知道你的规矩。我在隔壁等七叔,你们说话吧。”

    林济民就挑挑眉,这个侄女,还真跟外面盛传的一眼,是个了不得的人物。哪怕至亲,在底线面前,一点都不妥协,这可不容易。

    林雨桐见林二哥出去了,才正色的看向林济民:“七叔,我这次找你来,说到底,是想找个信得过,又有胆识的人。因为事关重大。”

    林济民坐正身子:“夫人请说。”

    林雨桐低声道:“京城里混进了奸细,他们可能会用火药炸毁军营。但因为咱们的防护措施到位,他们迄今为止,还没有找到机会。我希望你能将他们给吊出来。”

    “钓出来?”林济民面露沉思,“怎么一个钓法?”

    “想要胁迫人,无非是两种办法。一种是威逼,一种是利诱。”林雨桐伸出两根手指,“威逼吧?这个不可能。因为护城营所有将士的家眷都归府里的内府司管。都登记在册。能安排差事的都有差事,孩子也都进学了。即便有留守的,这街上的巡逻组每天也得检查两次,确认家里是不是有人。所以,想用家属威逼,这基本是行不通。”

    林济民心里愕然,以前他不知道内府司对家眷管理那么严格有什么意思,现在才明白,这既是监视,更是一种保护。女人没有上工,有专人负责记录。孩子没有上学,有先生询问。当天所有的记录,都得汇总。这就把所有的漏洞都基本堵上了。用家人威胁的办法,风险很大。

    林雨桐见林济民明白,就接着道:“那就只剩下利诱了。”

    “明白了。”林济民点点头,“您放心,到底该怎么做,我懂。”

    林雨桐点头,拍了拍手,紧跟着门外黑七就出来了。她这才道:“他会派人暗中跟你联络。”

    两人点点头,他们也算是彼此认识,因为都住在后街上。

    等林济民走了,林雨桐才吩咐黑七:“将各个城门这两月进出的记录给我拿来。尤其是年前的,一本都不能有失。我要看看。”

    黑七直到子时才精记录本给林雨桐搬来。

    “叫程峰来,给我搭把手。”林雨桐看着两大箱子,有些眼晕。

    程峰正睡得迷糊,就被扛来丢进书房。他揉揉眼睛,“夫人,查谁的帐?谁又贪|污了?”

    林雨桐摆摆手:“不是。帮忙翻一翻,把年前年后进入京城售卖烟花爆竹的商家都给我找出来。”

    她眯了眯眼,赵王这个时间点选的可真好。刚好过年,到处都是爆竹的声音和味道。这就是最好的掩饰。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