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0章 寒门贵子(84)二更
    寒门贵子(84)

    “你说的殷三爷是哪位?”赵汉山抬头看向对面的人。

    小胡子就皱眉道:“就是白衣公子。”

    “是他?”赵汉山耻笑一声,“一个装神弄鬼的酒囊饭袋,殷四郎三两句话,就叫他缴械投降了,什么玩意?也就是在这脂粉堆里,充充英雄罢了。不能接来就不接来吧。另外找一个也行。听说那春熙楼的老、鸨子才是最有滋味的……”

    “殿下!”小胡子赶紧摇头:“那个人动不得。打狗还得看主人的。”

    “就是因为她的主人是谁,才想起打狗的。”赵汉山耻笑一声:“行了!这件事以后再说。等咱们得了京城以后,这女人还不是想怎么料理就怎么料理。你先说说,叫你打听的事打听的怎么样了?”

    “京城防卫极为严密,想要靠近,都需要口令的。”小胡子低声道。

    “口令?”赵汉山眼里闪过一丝沉重,“不要舍不得钱财,本王还就不信,有银子还怕撬不开别人的嘴?”

    “没用的。”小胡子低声道:“他们巡逻,都是随机的,每个人根本就不知道自己下一刻会被调到什么地方。而且口令也是不定期的更换。一旦对不上,格杀勿论。”这真的不是花银子能办成的事。看见银子动心的人很多,但即便收了银子,屁事也办不成,又有什么用呢?找的人多了,肯定会引起注意的。所以,根本就行不通嘛。

    赵汉山面上还是一副轻蔑的样子,但心里却真的沉重了起来。一个放牛娃,一个野郎中家的大脚丫头,倒是比他这个常在军旅中的人还深谙治军整军之道。他笑了笑,安抚下属:“不用急,是人就都有缺点。我就不信他们还真就把京城经营成铜墙铁壁了。”

    小胡子皱眉道:“殿下,您还是赶紧……在外面久留,终归是不安全的。”

    赵汉山点点头,“你放心,我再观察两天。回去吧,不到规定的时间,别来这里了。”

    小胡子嘴角动了动,只得转身出去了。

    第二天,林雨桐想了想,还是打算自己出去转转。

    她选了一身男装,给脸上稍微画了画,不是熟悉的人轻易不敢认。又给身上香囊,遮住了女人的脂粉气,这才转身出门。

    到了前院,不少人也都是愣了半天,才看出她是谁的。

    吕先生见这样的林雨桐,就先皱了皱眉头,才把身上的一块牌子给她递过去,“夫人是来借这个吧。”

    林雨桐笑嘻嘻的应了。外面大街上巡逻的人见到陌生人要问的。这吕家的牌子,在京城还是好使的。

    “就是去查看京城的防卫到底严不严。”她这么解释出门乔装的理由。

    府里的人对外都是熟面孔,因此,她谁也没带。

    按照黑七给的地址,林雨桐一个一个看了过去。最后脚步却停在了太学的门口。

    林雨桐也不知道当初是怎么规划的,这太学的对面一整条街,都是酒肆茶楼书店文玩店。极为文雅。这排巷子的后头,背对背的另一条巷子,却属于胭脂巷。

    她眼神眯了眯,在一家叫做汇文阁的招牌下停了下来。

    这里算是整条街最大的铺面了。

    还没进店,就听见里面的吆喝声,“……三爷,这是咱们的规矩。”

    汇文阁只接待文人雅士,要想进来喝茶,就得露一手绝活出来。不管是诗词歌赋,还是琴棋书画,总得有一样拿的出手,经得起掌柜的检验。

    想必,三郎也是被刁难了。

    林雨桐兴趣盎然的掀帘子进去。当堂站着的可不正是三郎吗?

    他扭头看见林雨桐就先是一愣,然后淡淡的点点头。

    林雨桐更不会去相认。

    三郎心里恼怒,哪里来的这么些破规矩。但面上却笑道:“成,那就做一首诗吧。”

    环视了一圈看热闹的人,三郎才咳嗽了一声,继而朗声道:“生当为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话音一落,上上下下一阵的叫好之声。

    林雨桐嘴角抽抽了半晌,这诗自然是好诗。放在如今这个情境下,再结合他曾经的身份,都没问题。只会给文人们追捧,觉得这才是有气节。

    可是到底是对朝廷仓皇南逃有些嘲讽的意思在里面,这又恰好是赵王的产业。没看见这掌柜的脸色都变了吗?

    那掌柜的拱拱手,“三爷请上楼。”诗作的水平越高,去的楼层就越高。受到的招待就越好。

    三郎朝一边让了让,好似要看后来人的热闹一样。林雨桐知道,他这是等自己。

    她上前,取了毛笔,“在下借花献佛了。尽管不知道这位兄台用了什么典故,但仅凭着前面两句,就足以当得起好诗了。”

    林雨桐怕字迹外漏,只选了梅花篆字,将三郎刚才所吟的诗写了出来。

    那掌柜的看了半天,才对林雨桐道:“想不到还有人会写梅花体。今日真是长见识了。公子楼上请。”

    三郎对林雨桐拱手,“兄台请。”

    林雨桐也生疏的道:“承让了。”

    两人一前一后上了楼。楼上就是一个又一个雅间。两人凑做一堆,被带进了天字号雅间。

    “夫……”三郎刚要说话,就被林雨桐抬手打断。她使了个眼色,才笑道:“快别提夫子,一提起夫子,我这脑袋都疼。”

    林雨桐四下看了看这雅间,从房间的内部面积和外部面积比较,可以肯定,这屋里的有暗室。绝对不是个说话的好地方。

    三郎马上哈哈一笑:“那咱们还真是同道中人。”

    林雨桐还要说话,雅间的门就从外面推开了,进来两个穿着黑斗篷的人。林雨桐不由的摸出匕首,却被三郎拽了衣袖。

    见他摇头示意,林雨桐才重新将匕首放了回去。

    门被两人关上了。就见从黑斗篷里先后伸出一双玉手,轻轻解了斗篷的带子,然后黑色斗篷就顺势滑落了下去。出现两个半luo的姑娘来。

    两人盈盈一笑,就走了过来。

    大红的肚兜,葱绿的亵裤,外面就是一层轻纱衣。

    还真是香艳异常。

    要说唯一不和谐的,就是穿着三寸金莲的小脚。别人看着是美,对两人还说,只觉得像是圆规,上下失衡,瞧着别扭。这要是换成一双玉足,用丹寇染了指甲,那才有看头呢。

    再说了,都是见识过三点式在海边,在泳池晃悠的人,这点穿着,在后世完全是可以穿到大街上去的。

    因此,两人的反应很平常。

    听了半天的曲子,两人就不动声色的出来了。

    “应该就是这里吧?”三郎扭头看了一眼汇文阁的招牌,“上三楼的应该不多,要不然这里面有绝色的消息早就传出来了。”

    “嗯。”林雨桐点点头,“还发现什么了?”

    “这里的姑娘对伺候人并不热衷。”三郎摇摇头,“给人的感觉,不像是到了窑子。”

    林雨桐不解的看向三郎:“这话怎么说?”

    三郎皱眉,好似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一样:“这窑子嘛,讲究个宾至如归。有些姑娘和恩客,还会弄那套成亲拜堂的把戏。老鸨子称呼恩客做姑爷。这么说吧,那苏三……那玉堂春……”三郎说道这里,就一顿。

    林雨桐知道,他是想说苏三,出口又想起自己这个‘古人’不知道这出戏。

    她笑了一声:“你说的意思我明白了。你往下说。”

    三郎这才松了眉头:“这窑姐,不管是为了银子,还是为了找一个为她们赎身的冤大头,最基本的就是得殷勤。就是先得把人伺候的舒服了,叫人下次还想来了,然后才想着办法看是套你的银子啊,还是套你的感情。可你看看今儿那俩姑娘,衣服倒是舍得脱,可脸上却全没有惑人的媚意。叫到身边斟茶,她必然在离咱们一尺以上的距离。即便最后给了打赏的银子,脸上的笑意却没半点惊喜。所以,今儿来伺候的,根本就不是窑姐。”

    林雨桐摸摸鼻子,“还有呢?”

    “还有,我说我出去方便一下,其中一个立马带着我去了屏风后。我就悄声问她,可愿意跟我去另一间雅间亲热,结果她说,二楼的空屋子最多。可今儿三楼除了咱们俩,还有别人吗?”

    “还有她那说话的语气,跟男人上床,完全没有半点娇羞,跟机器……不对,跟训练好的,单纯完成任务似得。”

    林雨桐不由的扭头看向三郎,沉默了半天才道:“你其实……真的算是个人才。”她深吸一口气,“我已经得到我想要的了。你也算是立了大功了。以后,你还得继续在胭脂巷里晃悠,不带任何目的,以打消暗处人的疑虑。”她伸手拍了拍三郎的胳膊,“人才啊!”

    “得了!我先回了。你继续逛吧。”林雨桐说着,就转身大步而去。

    留下一脸懵逼的三郎:“你倒是明白了,可我糊涂了。咱俩到底谁是人才?什么跟什么就明白了?能不能把话说清楚?”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