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7章 寒门贵子(81)二更
    寒门贵子(81)

    跟朝廷,现在完全没有必要去维持这些面子情。但一些小人还是要应酬到的,因为在以后,你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用到他们。

    林雨桐低声跟程峰交代了一声,才打发他下去。

    又叫了黑七来,问了问搜集到的其他消息。

    “……今儿才得来的消息,漠北进入了八月,就开始飘雪了。之后商旅断绝,大雪下了好些天……属下接到消息的时候,听说雪还在下……”

    林雨桐的眉头就不由的皱起来了。塞外要是遇到这样的恶劣天气,那真是算是遭了灾了。牛马还不知道冻死了多少。所以,明春就算没有赵王的因素在里面,胡人也少不了南下劫掠一番的。

    这场大战只怕在所难免。不管是跟胡人,还是跟西北。

    “继续收集消息,不惜金银,不管是北边胡人的,还是南边朝廷的。事无巨细,我都要知道。”林雨桐看着黑七,“你行不行?”

    “行!”黑七毫不犹豫的道:“夫人放心,只要夫人想知道的,属下一定能给您打探清楚。”说着,他就跪下,颤抖着声音道:“夫人,幼娘……她有喜了。”

    “有喜?”林雨桐一下子就笑了,“这可是大喜事。回头我叫苏嬷嬷去瞧瞧。你放心,她那边我替你照看着,一定叫大人孩子平平安安。”

    黑七吸了吸鼻子,“谢夫人。”他是太监,谁能想到会有今天?不管这孩子是男是女,都是他的骨血。就为了这个,夫人叫他明儿去死,他都不会有任何犹豫。

    “行了。去吧。”林雨桐摆摆手。

    回头她就交代了苏嬷嬷一声,叫她照顾些就是了。

    刚才还担心塞外的风雪,谁想到京城紧跟着就是大风大雪。晚上都能听见树杈给大雪压断的声音。

    林雨桐睡不安稳,还不知道四爷在西山怎样了呢?

    正睡不着,就听见院子里起了喧哗之声,她当即面色一变,“来人,瞧瞧外面怎么了?”说着,就赶紧拿了披风,往身上一裹,就要下炕。

    “是我!”四爷的声音从外面传进来,紧跟着门帘子就撩开了,“是我,别起了。都怨我,没事先告诉你一声,惊着了吧。”

    林雨桐瞪了四爷一眼:“雪那么大,你回来干嘛?”路上要有个意外,真是不敢想。

    见她还要起身,四爷就赶紧拦了,“快坐回去。我洗洗,再来跟你说话。再不回来,就得被雪堵在山上了。京城要是真有什么事,爷也够不着啊。”

    说着,就进了里间。林雨桐到底是起来,给他送了干净的衣服进去。又叫苏嬷嬷去厨房叫饭。

    四爷出来,端起汤碗,喝了两碗菌菇汤,才挥手叫伺候的人下去,道:“不光是北方下雪了,南方也下雪了。”

    “啊?”林雨桐愣了一下,她还真不知道这事,“这可怎么得了?”

    北方即便冷点,可好歹还有取暖的设备,家家户户都有暖炕,都生炉子。只要房屋不塌,基本上是冻不死人的。可南方不一样啊。

    四爷摇摇头,“风不调,雨不顺,能怎么办呢?只怕明年,南边也安稳不了。”

    林雨桐将馒头递给他,“先吃吧。谁让咱赶上了呢。”

    这一年的新年,就在漫天白雪中到来了。

    而今年,唯一一件可喜可贺的事,就是黄芩打发人送了一封信,还有一箱子上好的皮毛来。

    四爷笑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这大半年的粮草供应,可算是把人家的心窝子暖热乎了。”

    林雨桐一笑,紧跟着眉头就皱起来了,“您瞧瞧这信。”

    四爷摆摆手,“不用看我都知道,这是给咱们预警呢。开春这一战,弄不好,要两线开战。如今最怕的就是,朝廷会趁着咱们跟胡人和赵汉山开战的时候,在咱们背后……这若是腹背受敌,就是长了八只手,只怕也挡不住。”

    刘叔权看向四爷,又看向林雨桐,低声道:“今年,是皇上的七十整寿。想来不会轻易动刀兵。以属下来开,倒不如按着臣子的本分,送了金银财帛和万寿节的贺礼去。只是如此一来,就相当于跟朝廷示弱了。这示弱……就免不了让四爷的威名受损……”

    四爷坐下,一时没有说话。

    刘叔权的意思他当然知道,不过是变相的求和的做法罢了。

    人都得要面子。这人跟人之间,也讲究个面子,要是主动认怂,普通人都轻易不会干这样的事。

    而刘叔权却叫四爷认怂,这个主意,确实算得上是冒犯。这个怂一旦认下,下面的人怎么看?有损威严是一定的。

    四爷和林雨桐经历的多了,哪里会为了一点子名声,一时的利益得失犹豫。

    就见四爷沉默了半晌,才道:“不仅要给朝廷送上厚礼,也得给赵汉山写一封信。给朝廷的上书,不妨直言抗胡之事。甚至可公开讨要粮食军饷。至于给赵汉山的信吗?内容也一样,就是邀他一起抵抗外辱。这信和奏折,都由刘先生来起草吧。你的文笔犀利,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人。”

    刘叔权一愣:“这……”这虽然也是示弱,但却站在民族大义的立场上。谁能说这人是孬种。“是,属下这就去办。”

    等屋里的人都撤下去了,四爷才扭头看向林雨桐,“这一次,我又得走了。”

    开春就要大战,此时也是不得不走。

    林雨桐心里有数,“等过了正月十五走呢?还是……”

    四爷摇摇头:“正月初十吧。初十就启程。”

    正月初十,天上还飘着零星的雪花。林雨桐给四爷将铠甲穿在身上,“放心,你只管朝前看。后面我给你盯着。出不了一点岔子。”

    四爷就抱了抱林雨桐:“等我回来。”

    这次,陪着林雨桐留守京城的,只有两位先生,吕恒和范东哲。

    因为年迈,两位先生都没有来送行。所以,最后,看着大军离开的,就只有林雨桐形单影只的身影。

    四爷回过头,突然鼻子就一酸。这次回来,再不会跟她分开,绝不。

    京城年节的喜庆劲还在,就被西征闹的,仿佛蒙上了一层阴影。

    而在同一天,京城的一家妓院的雅间里,一个面貌粗犷的男子猛地坐起身来,“殷四郎果然已经出发了?”

    对面一个长着两撇小胡子的汉子道:“是,汉王殿下!已经出发了。”

    “好好好!真是天助我也。”赵汉山哈哈一笑,“等那小子知道他的老巢被咱们占了,看他当如何。”

    “这……也不可大意。”那汉子道:“都知道这位夫人可不是等闲之辈。那也是个杀人不眨眼的主。”

    “哦?”赵汉山一挑眉:“听着倒是个母夜叉。那长相究竟如何?”

    那汉子嘴角动了动:“据说,也是极美的。”

    “美人?”赵汉山嘴角不由的翘起,“泼辣的美人,本王倒是想见识见识。”

    那汉子摸了一把头上的汗:“主子,您在外面耽搁了太长时间了,也该回去了。”

    赵汉山摆摆手,“不急。你真当本王急色吗?”他的脸上出现了几分厉色,“你只要办好你的差事便好,本王的事情,且不由你管。”

    那汉子应了一声,就慢慢的退了下去。

    赵汉山此时才收起脸上的戏谑,他不知道赵王为什么非要拿下京城,为此不惜以西北之地作为代价。可京城真不是那么好拿下来的。别以为靠着皇宫和城外的密道,能将人带进京城就能成事了。这京城的防御比想象的还要牢固。就是个面生的人走在大街上,都会遇上好几拨前来核实身份的人。根本就伸不开手脚。

    这些话,他也只敢在心里想想。却不敢露出一点没有把握的神色来。尤其是对着下属。

    可他的心里早就焦灼成一片了。

    赵王殿下,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有西北才有根基。这么偷袭京城,有什么用呢?即便成了,也会被回过头来的殷四郎包了饺子的。

    “当初要是再坚持反对一下,就好了。”他懊恼的端起桌上已经冷了的茶水灌下去,道。

    四爷刚走,林雨桐晚上就睡不着了。半夜的时候,苏嬷嬷来报:“黑七来了。”

    林雨桐马上起身:“请厅堂里坐。”

    黑七这次显得很焦灼,见了林雨桐马上跪下:“夫人,属下失职,请夫人责罚。”

    “起来。”林雨桐摆摆手,“老虎还有打盹的时候。说吧,出了什么事?”

    黑七低声道:“今儿,属下遇到了幼年曾在一起当差的兄弟。他是个结巴,没什么本事。所以,如今也还留在皇宫里,看守宫殿。他这次偷偷出宫,是想买点桃木剑黄纸香烛等物。属下一开始还以为他要祭奠什么人,后来再一想,这祭奠人也不用桃木剑,这是辟邪的啊。这才等到晚上的时候,叫人潜进皇宫。刚才得到消息说,宫里多个宫殿都在闹鬼。”

    林雨桐心里一跳:“你的意思,这不是闹鬼,是有人要闹鬼?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