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6章 寒门贵子(80)一更
    寒门贵子(80)

    躺下了,林雨桐才问四爷,“爷要称王吗?”

    四爷愣了愣,反问道:“何为王?”

    林雨桐就看先四爷,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四爷就拉过林雨桐的手,在她手里写了一个‘王’字,“这个字,看似简单,可是分量却不轻。”

    林雨桐就举着手,看着根本就不可能留下痕迹的手心,“这话怎么说?”

    四爷将林雨桐的手拉回被子里,给她捂着,才怅然道:“这‘王’字,上面一横代表天,下面一横代表地,中间的那一横,代表的是苍生百姓。只有中间那竖,才是王。他得上顶天,脚踏地,中间眷顾百姓。要是做不到这一点,就不配做王。你觉得爷现在能眷顾的了这泱泱的百姓吗?”

    林雨桐一下子沉默了,他们现在还没有这样的实力。

    四爷拍了拍她,“所以啊,现在说这些还为时过早。等北方平定了之后,到那时再说吧。”

    “西北的事,打算怎么办?”林雨桐蹭了蹭四爷的肩膀,低声问道。

    四爷摇摇头,“还得再想想……还得再想想……”

    林雨桐见四爷皱着眉头,就不再说话了。静静的陪着他,慢慢的眼皮就重了起来。

    这日,四爷又在书房盯着地图看,刘叔权就道:“四爷,西北军别的还罢了,有一个东西却要格外的注意。”

    四爷转身:“哦?愿闻其详。”

    刘叔权皱眉道:“西北军中,当年配备了两百门火炮。这可是攻城的利器。”

    四爷眉头挑起:“火炮?”

    刘叔权以为四爷不知道何为火炮,就不免说起了这玩意。

    四爷只是没想到这个大明也有了红衣大炮。

    “如今这大炮的有效射程是多少?最远的射程又是多少?”四爷打断刘叔权说它的来历的话,直接问道。

    刘叔权一愣,没想到四爷还真知道这玩意,他收敛脸上惊愕的神情,“有效射程大约在五百米,最远的射程一千五百米。”

    四爷嘴角就勾起了笑意,如果是这样,事情反倒简单了。别说是后世的技术了,就是康熙年间改良过的火炮,有效射程都在一千五百米,最远射程大约五千米。

    “我知道了。今天先到这里。”四爷说着,就起身往外走。

    刘叔权却不知道四爷这是要去干什么。

    林雨桐见四爷急匆匆的回了内院,就忙迎出去,“这是怎么了?急匆匆的。”

    “给我收拾几身衣服,我要去一趟西山,这次恐怕得一两个月的时间。”他拉着林雨桐,交代了一声。

    “西山?”林雨桐看向四爷:“兵工坊?”

    四爷点点头,“赵汉山手里有红衣大炮。”

    林雨桐就懂了,她一句都没多问,赶紧去收拾衣服。四爷别的不说,这造个枪、炮什么的,绝对属于专家级别的。

    “今年冬天抓紧点,明年,他赵汉山不来,爷还想找他去呢。”四爷说着,脸上的神色就松快了下来。

    之后,四爷即便现在不在府里,这日常事务,也照样有人管着。遇上要紧的事情了,下面的人直接拿着折子来找林雨桐,等林雨桐批了,事情一样的往下办。

    等到第一场雪下来,小朱氏再次拜访,林雨桐才想起答应问三郎的事,到现在还没问。

    此时见了小朱氏,自然不能说是忘了,只道:“您不知道,我这一直没想好怎么张嘴?那边三郎先前不知道是娶的,还是纳的一个女子前段时间刚好要临盆了。你说着人家生孩子这当头,我也就没提。另外,也还想着,不管怎样,这朱家表妹,都跟我沾亲带故的。我还是得好好提醒一下,这三郎,还真不是个良人。”

    小朱氏顿时就觉得心里熨帖,妞妞不管怎么变,心还是善的。这时候能说出这话,也实在是难得了。

    事实上,也确实是如此,只要跟林雨桐沾着亲,贵仙的亲事就不用犯愁。

    “可谁叫这丫头死心塌地,一心全在殷三爷身上呢。”小朱氏叹了一声。

    林雨桐点点头,“那行,您先等一等,我这就打发人叫了他过来,问一问。”

    小朱氏看着林雨桐吩咐人,她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那丫头在家里不吃不喝的,绝食逼着她爹娘答应呢。我也就只能厚着脸皮了。”

    林雨桐摆手,“没事,又不是外人。”

    三郎来的很快,进来的时候,小朱氏已经躲到屏风后面去了。所以,他一进来,就看见一身家常衣服的林雨桐。

    他特别有分寸,并没有一上来就称呼林雨桐‘弟妹’,而是疏远又恭敬的叫了一声夫人。

    林雨桐叫丫头给他搬了椅子,“坐吧。也不是外人。”

    三郎也就笑着坐了,抬头问林雨桐:“夫人有什么吩咐?”

    林雨桐叫丫头上了茶,才道:“红娘也该出月子了吧。”

    三郎牵强的笑了笑:“是啊。多谢夫人记挂。”

    红娘生了个儿子,他那府里说什么的都有。洗三的时候,林雨桐打发人去看,红娘求到她跟前,想带着孩子出门立户,自己过日子,不叫孩子姓殷,只选了前夫的姓,坚决要姓曹。

    “红娘求我的事,你想必你也知道了。”林雨桐看了一眼三郎,“你怎么想的?要是你也愿意,就叫她们母子三个搬到之前的小宅子去。难听的话多了,那孩子在家里,也是乱家的根本。”

    三郎对红娘,肯定还是喜欢的。长得貌美的女子,他少有不喜欢的。而且红娘的性子,并不完全的依附于男人,这又是她跟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只是,对于叫孩子不跟着他的姓氏这一点,他心里也是有些别扭的。在他看来,这孩子是不是他的,根本就不是问题。当继子养着不就行了。可红娘执拗,偏偏不干。

    他叹了一口气:“按着她的心思吧。等孩子满月了,就搬出去。您放心,我不会亏待她的。好歹跟了我一场,总不会叫她没了着落。”

    林雨桐点点头,心里觉得红娘真是一个聪明人。三郎那后院,往后就是个是非场。她有儿有女,还能叫三郎因为愧疚,搭上一大笔钱。她有了这些,就有了立身的根本,早早的把自己摘出去,才是聪明人的办法。“这样也好。只是她这一走,你这后宅,连个当家的都没有。你可有什么想法?”

    三郎听这口气,怎么听都像是做媒的。以前他老娘叫他去相亲,就是这么一副表情。但现在跟以前又不同。现在这世道,简直就是男人的天堂。纳妾蓄婢是合理合法的。成亲也不会束缚他。既然林雨桐开口了,就没有不叫人把话说完就堵回去的道理。他不好意思的笑笑:“范氏至今也没有消息。这都已经一年了。要是有合适的,确实也该有个人打理后宅了。”

    林雨桐知道他会答应,却没想到他答应的这般利索。这家伙最大的有点就是识时务。她笑道:“我这儿倒是有个人选,你参详参详,行不行的,你自己看着办。”于是就将朱家有个女儿的话透给他。他要是愿意,就自己会上门提亲,要是不愿意,这事就作罢,只当是从来没提过。

    三郎听了林雨桐的话还真是诧异极了,这可真是盼什么来什么,先不说朱家跟林雨桐的关系,就只朱家这商户人家的身份,就是他现在急需的。权力现在已经没有了,以后也就是个虚架子。要真的过得好,还得有银子。这银子从哪来?还得想办法经商啊。自己要底子没底子,要人脉没人脉。可朱家这两样都有,要是娶了朱家的女儿,可谓一举双得。何乐而不为呢?

    “既然是夫人的表妹,那必然差不了。”三郎赶紧起身,“多谢夫人替我想着。回头就选个吉日,打发媒人上门提亲。”

    林雨桐狐疑的看了一眼三郎,这才端茶送客。

    要是她没看错,他的眼神里分明闪过一丝兴奋。这叫她想不明白,他到底又想干什么?

    小朱氏从屏风后绕了出来,“怪不得贵仙要死要活的要嫁给他,这长相确实是……”还有那笑,也太勾人了。

    林雨桐笑了一声:“如此,我也对大伯母有了交代了。”这边话还没说完,程峰又在外面露了个头。

    小朱氏知道林雨桐忙,也就跟着起身告辞。

    “您瞧瞧,大冷天的过来,连顿饭都不能留您。”林雨桐歉意的送她到了外院,才转身回来。

    程峰已经在屋里等着了,“夫人。”

    “怎么了?”林雨桐问道。

    “夫人,到了送年节礼的时候了。”程峰的声音有点粗粝,这是到了变声期了,“今年,咱们给宫里,给朝廷的那些要员们,送礼吗?方文青方大人,可是已经把年礼送了出去了。”

    林雨桐就不由的皱了眉头,“明处别送,但暗处,有些人还是要打点的。”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