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0章 寒门贵子(74)一更
    寒门贵子(74)

    林雨桐将手盖在四爷的手上,手指一转,就向手腕上摸去。这一摸,她的脸色微微一变。

    知道她看出来,这是要发飙的前奏,四爷赶紧悄声道:“在外面呢,这么多人看着,给爷点给面子,好不好?”

    林雨桐又是心疼,又是无奈,白了四爷一眼。只得把这一口气给憋回去。

    可这幅样子看在外人眼里,明明是四爷附在夫人的耳边说了一句什么话,然后换来夫人一个白眼。不用问,大家都是过来人,都能想象两口子说私密话的样子。

    见林雨桐没发火,四爷赶紧转移话题,“最近在家都干什么了?”

    每天忙的要死要活的,能干什么?林雨桐低声抱怨:“可忙了。吕先生说灵雾山的菊花开了,叫我赏花,我都没时间。不过他叫人送了一盆绿菊来,开的可好了。”她用手比划了一下,“这么大的花骨朵,层层叠叠的。也就是吕先生那样的人物,养出的花儿也出彩。”

    四爷耐心的听着,一点也没嫌弃烦。只笑道:“回头找人给你养花就是了。喜欢什么养什么。”

    “那还是不一样的。”林雨桐掰着他的手指,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话题就又跳了过去,“你回来了就好了。我也好腾出手来。明儿我好带人出去挖野菜。”

    “怎么又想起挖野菜了?”四爷嘴上应着,眼睛却看向刘叔权等人,表达他歉意的意思。这会子没功夫跟他们说话。

    林雨桐这会子只顾着高兴了,“凡是能吃的东西,就得赶紧弄回来。今年还是会很紧张,咱们得起个表率作用吧。”

    四爷随意的点点头,“你说的是,不仅要懂得开源,还要懂得节流。”林雨桐要带头,就跟皇上要亲耕一样,态度而已。

    得到四爷的肯定,林雨桐更高兴了,“今年很多地方少了一季夏粮,秋里我叫人盯着,大部分都种了地瓜。今年的秋粮主要就是这个了。”

    就这么说着,话题就又被林雨桐跳开了,一会子问四爷平时都吃的什么,叫人捎过去的衣服合身不合身,各地都有什么风景。

    全都没有逻辑可言。天上一句,地上一句的。四爷也不见不耐烦。极其认真的回答。

    这样的耐心,别说小年轻了,就是上了年纪的人,有几个有这耐心听家里的老婆子絮叨的。四爷这样的,在他们看来,真的再也找不出第二个了。

    刘叔权和李季善默默的对视一眼,然后又瞬间分开。都是聪明人,马上就知道以后该如何面对这位夫人了。

    何茂羞的连耳朵根子都红了。这夫人也没比他大几岁,年轻女子他也远远看过,可像是这样的绝对没见过。

    相比起别人的震惊,三郎的表情则是在神游了。

    这人是四郎的媳妇吗?是吗?不会是换人了吧。

    林氏他见过啊,还一起坐过镇上的马车去县城。那时候的林氏是什么样子?他完全没有印象。他能想起梅氏的娇艳,能想起梅芳梅香的可人,能想起小何氏的柔媚,却唯独想不起林氏的样子。那样一个没有存在感,清汤寡水的人,是眼前这个热烈飞扬的女人吗?

    他身前坐着双儿,身后坐着小昭。三个人共乘一骑,在路上不知道多少人羡慕。可如今呢?跟人家两个人的样子比起来,他自己都觉得有些挤了。

    双儿低声道:“那位夫人的衣服真好看。”

    三郎点点头,要是以往,他一定会说,喜欢就去做一件。可这次,他只能装作没听见,那样的衣服根本不是双儿这样的丫头能穿的。

    即便叫她穿上,那也真是,穿上龙袍也不像太子了。

    双儿眼里闪过一丝委屈,低下头没有言语。

    小昭却低声道:“也不知道红娘姐姐生了没有?”

    这句话一下子就将三郎和双儿的魂给叫回来了。

    是啊,怎么忘了?京城还有个马上临产的红娘呢。

    三郎朝林雨桐看去,想问问红娘的事,却见林雨桐已经跟两位先生说起了话。

    她笑语嫣嫣,矜持又不乏亲和,仿佛天生就是贵人一般。

    当年一起进门的三个女人,范氏生死不知,小何氏成了寡妇,她却成了人上人。

    一年的时间而已,什么都变了。

    好半天,三郎才觑见林雨桐得空,上前问了一声,“……只怕快生了吧。”

    林雨桐在知道四爷对三郎的安排,就给殷家换了个大宅子。宅子双排五进,足够气派。见三郎问起,就笑道:“快了,就在这个月底了。只是最近千万别叫她劳累才是。”

    三郎赶紧称谢。现在他把自己的位置找的很准,该客气的时候,绝对不会莽撞的不知死活。

    倒是双儿隐晦的撇了撇嘴角,“还不知道怀的是谁的孩子呢?”

    她的声音很小,三郎听见了,跟在周围的人也大概听了个音。

    林雨桐压根就没搭理,转头又问起何茂,“……那以后,成亲的时候,还得等着人家把姑娘从长安给送来?”

    何茂的脸色更红了。

    四爷低声道:“他这是身上有重孝,要不然我就做主,叫他在长安将媳妇娶回来了。”

    大家都说的是家常的话。林雨桐不时的问这些人的家事,家人,问他们不在,家里都是怎么安排的等等。

    “很该将人都接到京城。”林雨桐就低声跟四爷道,“城东的宅子,很多都闲置着。”如今不同以往,京城的权贵圈也该重新洗牌了。

    等到了城门口,跟范先生等人见了礼,才进了京城。

    “繁华多了。”方长青不由的道:“跟离开之前比,可真是繁华多了。”

    林雨桐指着秦毅,“这得多亏了秦将军,这些商家都回来了。不仅回来了,还将家眷也陆陆续续的接回来了。城西那些空宅子,都填满了七八成了。”

    四爷就转身夸秦毅,“做的好。晚上留下,一起用饭。”

    秦毅整个人都飘了起来,赶紧应了下来。

    府里的酒宴早就准备妥当了,一直热闹到快子时才散了。

    四爷喝的有点多了,尽管如此,还是不愿意露出一点醉态,依旧笑着,站的笔直的跟林雨桐往回走。

    林雨桐拉着他的手,他就不时的低头看她。

    等进了后院,林雨桐才上手去扶他,“醉了就醉了,逞什么强。”

    四爷不由的就靠了过去,“桐桐……”

    “嗯!”林雨桐应了一声。

    “桐桐……”他低下头,眼睛亮亮的盯着她看。

    林雨桐又‘嗳’了一声,“快别说话,躺躺就好。”

    进了里屋,林雨桐将他扶上床。他拽着她不撒手,“桐桐……”

    林雨桐被他叫的心都软了。她挥挥手,叫下人们都下去,才去给他解衣裳。

    “亲一下。”四爷一把拉住她,搂在身前,就那么看着她。

    林雨桐笑着应了,在他脸上亲了一下。“这下好了吧。”

    就听见他淡淡的嗯了一声。林雨桐轻笑着起身,给他脱了身上的衣服,一抬头,就见四爷已经睡过去。

    微微的打着鼾。可见是真的累狠了。

    林雨桐这才出去,叫苏嬷嬷给打了水进来,亲自给四爷擦洗身上。

    等看到背上的伤痕,她的手都跟着抖了。

    四爷挨过打吗?

    除了练布库时的摔打,他几时挨过打?

    可这身上的伤痕,明显是棒伤。

    吴春来隔着屏风在外面低声将事情说了:“……挨了六十棍棒,爷不叫老奴说。”

    林雨桐淡淡的应了一声,“你一路也累了,去歇着吧。”

    回头就开了方子,叫了苏嬷嬷来,“抓了药,每天熬三副。”

    林雨桐收拾妥当,才上床,窝在四爷身边,贴在他身上睡过去了。

    这一觉就是天光大亮。她猛的睁开眼,四爷一下子就翻身压上来,“想了没?”

    “想了!”感觉到他的气息,心就不由的痒了。赖在他身边哪里也不愿意去。

    四爷就笑,昨晚酒宴那么多人,她吃了两杯酒,就开始勾着他的手。一屋子的人都不好意思的瞧,就她还毫无所觉。她总觉得他喝醉了,其实她是沾酒就迷糊了。

    自己是喝的再多,脑子都是清醒的,她是看着清醒,实际上脑子都成了浆糊了。

    他昨晚实在是怕她动作太过分,才装醉散了的。

    不用想也知道她这是想他想的狠了。

    吴春来今儿也起晚了,急急忙忙到了正院,却见苏嬷嬷摆手,轻轻的指了指门里面。

    他就了然。少年夫妻嘛,难免的。

    紧跟着就见李剑也进了院子,“还没起吗?”他小声问道。

    吴春来也没法跟个没成亲的小子说什么,只道:“爷一路辛苦,睡的沉了些。怎么?有急事。”

    李剑摇摇头,“倒也不是急事,只是拜见的人都快把外院挤满了。几位先生应酬不过来,叫我来看看,四爷起了没?”

    拜访?什么人这么急切的想见四爷?

    吴春来就朝里面看了一眼,这个时候就去打扰,是要遭雷劈的。他眼珠子一转,指了指茶房门口咕嘟嘟的药,“爷喝了药就去。身上的伤还得调养。让先生们先等等。”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