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 寒门贵子(72)二更
    寒门贵子(72)

    四爷转着手上的扳指,细细的听着。不得不说,这位人称青田先生的刘叔权,是个人才。

    不光是眼光准,还真有几分急才。

    这边正想的出神,就见青田先生一拱手,“那些所谓的起义的义军身上都有这样的毛病。然四爷依旧是朝廷的镇国公,在下所说这些跟四爷所率之部,没有什么关系。听说在京城,四爷开设了学堂,教授蒙童。不论出身,一视同仁。这不正是‘有教无类。’不是尊孔孟又是什么?”他回过身,看向李季善,“师兄,你说是不是?”

    福田先生干笑了两声,朝刘叔权拱手。这个人,还是一如既往的讨厌,长了一张讨巧的嘴,每每吃亏都在于此。

    四爷摆摆手,“今日已晚,青田先生不妨就先住下,咱们明日再谈。”

    方长青赶紧起身,“四爷身上还有伤,理当早点歇息。”

    刘叔权和李季善忙惶恐起身,两人只顾着斗气,倒是把这一茬给忘了。

    刘叔权还要推辞,四爷忙道:“青田先生不要推辞,何茂那小子不是还没回来吗?且安心住着吧。我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咨询先生,切莫推辞。”

    刘叔权这才应了下来,跟着方长青退了出去。

    等屋里只剩下四爷,他才疲惫的趴下。问吴春来道:“那个何茂,伸手如何?”

    吴春来低声道:“倒是跟铁帅打的不分上下。”

    这倒叫四爷有些诧异,“明天领他来见见。”说着,低声又吩咐道:“一会你瞧瞧的叫了方先生过来,爷有事要吩咐。”

    方长青来的很快,“爷该安心歇着才是。”

    四爷指了指一边的椅子,叫他坐了。问道:“依你看,这个李季善如何?”

    方长青有些沉吟,相比去李季善,他当然更喜欢刘叔权这样的人。但四爷问他,就不是问他这个人的品行性情,而是问这段时间的搭档,此人理事的能力如何。“李季善这个人,倒是有些讷言敏行的意思。”

    就是说这个人嘴上功夫不行,大不了嘴炮。但是处理事情的本事还是有的。

    四爷心里微微点头,方长青看人,很少有掺杂个人情感的时候。这也正是他所看重的。有时候,就需要有这么一个润滑剂,俩调节各方的关系。“有空了,你可以跟他谈一谈,问问他,刘叔权是个长于言而短于行的人,他到底想做个什么样的人?”

    方长青一瞬间就明白了。刘叔权四爷也要用,是当谋士在用。这就是他的定位。而李季善想要出头,就得找准定位,四爷是想叫他踏踏实实的处理繁杂的事务。

    他一瞬间又想到了自己,四爷叫自己去传话,传的又是这样的话,那么这话其实也是对自己说的。自己的定位又是什么呢?四爷已经给自己选好了。叫自己去传话本身就是态度。

    他心里叹了一声,恭敬的应了,这才转身出去。

    四爷慢慢的合上眼睛。方长青能力本事都有,但就是少了一份棱角与坚持。

    每个人身上都有这样那样的缺点,端看怎么去用他们了。

    他眼皮越来越重,但心里却松了一下。到现在为止,他这个草台班子才算是基本搭起来了。

    紧跟着,他好像就看见林雨桐从远处的桃花树下走来。只是有些看不清楚容貌,好像是福晋的样子,又好像是穿着白衬衫牛仔裤的样子,他有些分辨不出来了。

    只有看到她的眼睛的时候,他才能确定,那就是她。她看着他,眼神总是暖暖的,叫人一直都暖到心心窝里去。

    等第二天醒来,他的心一下子就空了。

    “爷,哪不舒服吗?”吴春来小心的问道。就怕身上的伤有反复。

    四爷摆摆手,“没事!梦见夫人了。这边的事情尽快的理一理,咱们先回京城吧。夫人等着呢。”

    吴春来看了四爷的后背一眼,到底不敢言语。再着急,也该是先养好伤再说啊。

    林雨桐还不知道四爷已经打算往回走了。不过,她今儿依旧很高兴,因为千盼万盼,终于把秦毅给盼回来了。

    她早起在院子里练剑,苏嬷嬷就急匆匆的进来,“秦将军已经到了府门口了。还带了不少人回来。”

    带什么人回来不重要,重要的事秦毅的事情究竟办成了没有?

    她二话不说,扔下手里的剑,就往出跑。

    “夫人!”秦毅看见林雨桐,赶紧行礼。

    林雨桐见秦毅整个瘦了一半,原来的大肚腩整个都没有了。。反倒显出几分儒雅来。她赶紧扶了他起来,“快起来,这一趟辛苦了。”

    “幸不辱命。”秦毅站起来,就对林雨桐大声笑道。

    林雨桐脸上的笑意一下子就绽放开来,“干的好!记你一大功。”

    秦毅转身,指着一排的马车,“夫人,您看我把谁给您带回来了?”

    林雨桐朝另一边望去,瞬间就惊喜了,“三哥!”

    那小伙子马上就转过身,“妞妞!”

    乡土气息十分浓郁的名字,叫林雨桐僵了一下。

    她飞快的跑过去,“大伯呢?大伯娘呢?”

    话音刚落,车链子就撩开,“我都说了,不要再叫妞妞了,妞妞如今是贵人,哪能这么叫呢?”

    说话的不是小朱氏还能是谁?

    林雨桐欢喜的去扶小朱氏,“大伯娘,你们来了,我们就不担心了。我爹我娘整天念叨,就怕你们在南边过的不好。”

    小朱氏下来,就扯着林雨桐,“还有人呢?你表叔表婶他们都来了。”

    林雨桐还没反应过来,秦毅就扶着林济世过来,低声解释道:“夫人,这次回来,在江面上没出事,多亏了朱家。”

    朱家,就大伯娘的娘家,也是林家老太太的娘家。自家老爹跟大伯就是在朱家长大。

    林雨桐秒懂,立马亲自去迎了朱家的人。

    然后请苏嬷嬷先将人带回府里安置。林雨桐亲自到了范家的车马前,以晚辈礼,将范先生的家眷给接了下来。

    整个府里一下子就喧闹了起来。

    林雨桐先打发人去接林济仁和金氏,然后才将秦毅请到书房。

    “……属下这次去,走的是马航的路子。但是并不顺利。出了咱们,好似还有什么人盯上了这些粮食……打听了好些日子,才发现影影绰绰的,好似跟赵王有关……属下还以为办不成了,不成想,张阁老暗地里倒是帮了咱们一把……本来,属下想着,一次性运输不便,想断断续续的做这个交易。后来,张阁老叫人暗示,像是说,此时不出手,怕是再想要可就没有了。我一想,这赵王既然盯上了,就不会轻易撒口……虽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但还是吃到咱们的肚子里更划算一些……要不是赵王的银钱不够,马航不肯撒手,只怕还真就轮不到咱们了……即便如此,属下带出的金子还是不够……”说着,他的声音就低了下来,“为了筹措银子,属下拜访了不少商家,承诺若是以后咱们……给予他们一定程度的便利……属下本来不知道朱家跟四爷和夫人的关系,冒昧的上门……谁知道朱家的大爷,二话不说,将家里的所有产业都卖了,将银钱交给属下……足足十万两……之后,朱大爷才说都是自家人的事……属下就寻思着,这亲眷在金陵,不怎么保险,这不就都给带回来了吗?粮食也已经走海路,过两天,就该到塘沽口了……”

    林雨桐的心一松,“行!这事办得好。你先回去见见家人,好好的睡一觉,塘沽口那边,还得你盯着……”

    秦毅也确实是累了。利索的退了出去。

    林雨桐心里却反复思量着秦毅的话。

    第一,赵王盯上了朝廷征收上来的税粮。可是,他要这么多粮食干什么呢?买卖?不对,他就是再傻,也知道这里面的风险。为了银子,他不值当。要是不为了银子,他又为了什么?用粮食养私兵?可这私兵又养在什么地方呢?她一时间还真有些想不通。

    第二,赵王想要粮食这事,并不是什么秘密。要不然,马航也不会坐地起价。可既然他的心思昭然若揭,朝廷为什么没有任何制裁的手段呢?难道私兵不是养在南边,不会威胁到如今的朝廷?

    第三,张阁老为什么会帮秦毅?是蒋夫人的缘故吗?林雨桐摇摇头,直觉告诉他,不是!可张阁老对朝廷一直抱有幻想,怎么会做出有损朝廷利益的事呢?

    第四,商家纷纷借银子给秦毅,可见朝廷在他们心里的位置了。连商人对朝廷都失去了敬畏之心。看来真是走到了穷途末路了。

    而朱家的反应,对林雨桐而言,是个意外。不否认他们有自己的私心,这个献上家产的契机把握的实在是好。但这也属于人之常情吧。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