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4章 寒门贵子(68)一更
    寒门贵子(68)

    第二天,林雨桐不光叫来了秦毅,还将范先生也给叫到了密室。

    她将古玩字画的箱子打开,请教范先生:“这些东西都是有传承的。之前的主人都是什么人,范先生可知道一二。别到时候送差了,再惹出麻烦来。”

    范先生纵使见过世面,也被这金子晃得眼晕。诧异的看了林雨桐好几眼,都不明白他们怎么会有这么厚的底子。

    等真的把古玩拿在手里了,才惊道:“这……这些东西怎么会在夫人的手里?”

    一时间看着林雨桐的眼神就有些惊疑。

    林雨桐挑眉:“这么说,您知道这东西原本是赵王的?”

    范先生点点头,“不光是我知道,只怕很多人都知道。夫人手里的美人图,就是两江总督前年送给赵王的生辰礼。”他走过去,将箱子盖给合上,“这东西不能见光,就这么放着吧。”

    林雨桐有些可惜的摇摇头,“看来只能用金子了。”有时候,古董字画比金子管用。

    秦毅赶紧点头,“用金子好啊,用金子挺好的,这玩意要是不顶用,就没什么顶用的了。”

    林雨桐只能道:“也行吧,盛世的古董,乱世的黄金。得用多少,咱们合计合计。”

    不管是行、贿还是买粮食,耗费都是一个巨大的数字。

    那么新问题又来了。

    这金子怎么运过去?

    林雨桐看向范先生,“还能再用一次棺材吗?”

    范先生提早了体验了棺材瓤子的感受,他脸上的表情就瞬间不好看了起来,“……棺材装上金子,这车辙印一眼就能看出不对来。上了船,船吃水就会很深。不行!”再说了,一棺材也不够啊。谁家死人死一堆。

    林雨桐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如今的路没有柏油路,偶尔超载看不出什么来。如今的船也不是大吨位的船,深一点浅一点也没人留意。这玩意一装船,老船工都能猜出来。关键是现在治安,江面上漕帮一点也不消停。这么多的金子,足够任何人铤而走险的。

    “这还真成了麻烦了。”林雨桐有些挠头。

    范先生看了林雨桐一眼,低声道:“咱们运不出去,有人有明目能运出去。”

    林雨桐拧眉,心里一急就催促道:“先生,您倒是快说啊,这人是谁?”她还真想不起京城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号人来。

    范先生一笑,一副高深的样子:“夫人怎么忘了方文青方大人……”

    “他?”林雨桐想了想还是不得要领,“他还有什么是我不知道的?”

    范先生看着林雨桐,接着摇摇头,“有些事,夫人可能不知道。皇上正在金陵城外修建陵墓呢。而负责修建陵墓的,也是方家的族人。算起来,是方大人的堂兄。听说,工期十分紧张。”

    都这个时候了,还想着修建帝王陵,这位皇帝,还真叫人不知道说什么了。这算是破罐子破摔吗?

    不过,这跟京城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吗?

    她没反应过来,秦毅却有点明白了:“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他的声音带着喜色,“京郊的皇陵……范先生是想说京郊的皇陵……”

    林雨桐这才恍然。京郊的皇陵从皇帝一上台就在修建陵墓,如今即便没有完工,也有许多东西准备的差不多了。而如今这番变化,叫皇上不能葬在京城,只能在金陵重新修建。那如果能将京郊外已经准备的差不多的东西运过去呢?这可就节省时间多了。而陵墓里的东西,最多的就是大块的石头,雕刻好的石头,绘着图画的石头。

    这东西沉重,量大,而且没有人会对这个感兴趣。

    夹杂在运石头上的船上,很安全,而且不会引人注意。

    林雨桐对着范先生就鞠躬,这为老先生的脑子,还真是不一般。

    范先生摆摆手,就往外走,“已经死了的人,就爱想点这个死了之后的事。”

    林雨桐:“……”是不是可以考虑叫秦毅这次顺便将范先生的家人也一并带回来。老先生有点幽怨啊。

    晚上,林雨桐去了方家。

    这可叫方文山和白氏吓了一跳。

    白氏的脸色十分不好看,“从来没见过一个女人大晚上拜访一个男人的事。到底是小户人家出身,一点规矩都不懂。”

    方文青跟白氏想的可一样,自从黄芩领着兵马转了一圈又走了之后,他就对这位林氏夫人另眼相看了。对这个女人,不能用女人的角度去看。

    “行了,别胡说了。”他起身,“这话可不能传出去,那位夫人,等闲了几个男人都不是她的对手。走吧,咱们去迎一迎。”

    白氏不自在的起身,“哼!这世道可变的真快,京城里的贵女有多少?什么时候轮到她……”

    方文青面色面色一变,“不想给家里惹祸,就闭嘴。”

    白氏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起来,到底不跟再回嘴,亦步亦趋的跟在方文青身后,朝外院走去。

    她平时在外面都是不怎么停留的。这次倒为了一个女人而破例了。心里越发的不是滋味。

    花厅里,一个一身男装的林雨桐背身站着。

    “夫人?”方文青不确定的叫到。

    林雨桐转身,看着这夫妻俩,就拱拱手,“大晚上的,冒昧来访,还望海涵。”说着,就朝白氏灿然一笑。

    白氏的脸一下子就红了。

    方文青回了一礼,然后请林雨桐入座,“夫人贵脚踏贱地,受宠若惊啊。”

    白氏将伺候的人都打发了,然后亲自端了茶壶过去,斟了茶。

    林雨桐也没客气,接过茶杯开门见山的道:“有件事,互惠互利,想来跟方大人商量一下。”

    方文青一愣,这说话的方式还真是叫人不能习惯。“不知道夫人所说是何事?”

    林雨桐转着手里的茶杯,轻声道:“我帮你运京郊陵园的石材去金陵,而你的船队帮我带几个人过去。”

    方文青脑子一转,就疑惑的道:“真的就只几个人?如果是这样,夫人还真不用如此大动干戈。”

    林雨桐嘴角一翘:“我说是几个人,就只能是几个人。方大人,我认为,你不会想知道我的人都去做什么的,对吧?”

    方文青面色一变,“夫人想叫方家在金陵安置此次派出去的人?”

    “不用这么麻烦,带到就行。另外有人接应。”林雨桐看了方文青一眼,“方大人,您的好奇心应该不重吧。您要非要探究,我也不拦你,只是上船容易下船可就难了。”

    这话可就有威胁的意思了。方青山虽然投效四爷,但是因为考虑到方家在金陵的难处,一直都是保密状态。

    “不用!”方文青起身,“不用告诉我夫人的人去干什么。正像是夫人说的,互惠互利而已。”

    他堂兄接手的差事实在不是什么好差事,一个不小心惹怒了皇上,是要连累全族的。皇上如今就是个喜怒无常的老人,方家还不想担这一份风险。

    “只是……”他说着,就打量林雨桐的神色,“这擅自从皇陵往出取石材这事……”

    “我担着!”林雨桐轻笑一声:“方大人只不过是从商贩的手里买来合适的东西罢了。剩下的你全都不知道。要出了什么事,你只管往我身上推。”

    方文青反倒不好意思起来,“如此,就对不住了。”

    林雨桐摆手起身,“没关系,反正我是小户人家出身,本身就不是懂规矩的人。再多几件出格的事,我也担得起。”

    说着,她将斗篷上的帽子扶起来,遮住了大半的头脸,“明儿会有人跟你详谈。就此告辞。”

    方文青亲自跟在后面将她送出去,看着她利索的翻身上马的远去,这才往回走。

    到了屋里,白氏有点讪讪的。

    方文青就叹了一声,“……女人要是有担当到这份上,谁还敢拿她当女人看。以后客气着些。有些人必须守着规矩,但有些人却不用。你千万记住了。”

    白氏低低的应了一声,见方文青还在思量着什么,她就再不敢言语了。

    忙忙碌碌半个月,林雨桐才将秦毅给送走。

    可这一去,究竟如何谁也说不准。

    林雨桐有些焦躁,等秦毅的消息死活都等不来。一直到天气慢慢的暖和,枝头的花儿都开了,也没见有任何消息递回来。而这时,四爷的消息却刚好到了。

    “已经离开去了洛阳。”林雨桐点着地图,“如果顺利,此时已经拿下洛阳了。”

    范先生也点点头,“要是再顺利点,接下来就该是长安了。给四爷去信,不管如何,止步于长安,再不要冒进了。修整整顿才是最紧要的。”

    林雨桐应了一声,这次不光将信送去了,连带着换季的衣裳,还有几罐酱菜一起,叫人给捎去了。

    四爷收到信的时候,人却已经在长安了。

    他刚把信看完,就听见急促的脚步声。来人是胡大:“四爷,四爷!出事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