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1章 寒门贵子(65)一更
    寒门贵子(65)

    外面干燥而冷冽的寒风,叫三郎狠狠的打了个冷颤。

    福安先生紧紧的跟在三郎的身后,说这件事四爷没避开他,就是希望他能辅助这位三公子将事情处理的利索一点。

    “先生,跟着我,让你失望了吧?”三郎扭头看了过去。

    福安先生愣了下,反倒坦然的道:“公子这么选择,也不算是错。”

    三郎这才苦笑一声:“我曾经在路上看见一只藏獒……就是獒犬。长的很威风,比狮子看着都威风。我真是爱到心坎里了。当时,我就想着,不管花多少钱,我都要把它弄回家。结果……”他看向福安先生,“先生,你知道结果怎么样吗?”

    “险些弑主?”福安先生扭头问道。

    三郎抽抽鼻子,呵呵一笑,“不愧是先生,就是聪明。没错,我险些被那家伙给咬死。它是一位瞎眼的婆婆在山上捡到的抱回来养大的。因为我出得起大价钱,那婆婆的儿子媳妇就背着老婆婆将它给卖给我了。我带不走它,就给它吃了迷药。可千辛万苦的带回家了,它一醒来就扑了过来,要不是家里的保……家里的人帮忙,我早就死了。”事实上,它也确实是被麻醉qiang给击中了。“那时候,我老……爹,就告诉我一个道理,自己掌握不住的东西,就千万别碰。因为那就是玩火。火能烧了别人,也能灼伤自己。要真是不小心点了火,发现自己扑不灭,就赶紧跑吧。等有能力的人扑灭了它,自己才算得救了。以前,我不懂这个道理,老觉得老头子啰嗦。直到现在,我好像隐隐约约的才明白这话的意思。”他一直都在玩火啊。

    “下面乱,我掌握不住。我想管,但没能力管。真要管,他们也不服管。不服管的结果,就跟买那只獒犬一样,人家不认主,我就会遭到反噬。为了保住小命……我就只能借助别人的力量了。”

    “再说,四郎比起别人更可信一些。看在兄弟的份上,他不会赶尽杀绝。只要我乖乖的。像我这样称帝过的人,在其他人那,就是个死。我也没有别的路可走了。”

    说着,他又吸了吸鼻子,扭头看一脸吃惊的福安先生,“您会帮我吧?”

    福安先生收敛了脸上的神色,“这个自然。”

    他觉得对这个殷三郎他很难定位。一时还真不好说他是个聪明人还是个笨人。

    三郎的心里却也滋味难言。过了这么长时间漂泊的日子,他真的想安逸了。想要一张柔软的床,想吃几顿干净可口的饭菜。晚上的时候,能安心的入眠,不怕半夜敌军打来,或是被属下摘了脑袋。早上醒来的时候,不管是晴还是雨,他都能自在的伸个懒腰。每天脑子也不必去琢磨怎么拉拢这个,协调那个。只想着今儿吃什么,玩什么,跟哪个朋友出去遛弯,跟哪个美女*。总好过现在这样,整天与狼共舞。这哪里是人过得日子?

    现在想想,从到了这个倒霉的世界,最安心的日子,反倒是窝在那个小山村,那个农家院的日子。舒服,惬意,安心。

    他低低的唾骂了一声,“小说都他妈是骗人的。古人一点都不傻叉。就是那些泥腿子,他都玩不过了。”要不然,一样的家庭环境,四郎为什么就比自己能干呢。瞧瞧他那些下属对他那恭敬样,就叫他不服不行。

    三郎悄悄的回到邯郸城内,内衙里,双儿还没睡,裹着大氅在院子门口焦急的等着。那些巡逻的亲卫,一对对的从她面前走过,然后就凑在一处嘻嘻哈哈,显然是对她评头论足。

    这些人也太大胆了。

    双儿有些不自在的将脚往里挪了挪,她怕再发生上次那种醉汉要掀开他的裙子看她的脚到底有多大的事。

    她知道这些人有多混蛋。不就是觉得公子看上她这种大脚的丫头稀奇吗?

    公子早说过了,小脚的都是残疾,他对残疾没有变态的爱好。

    这话她当然不会对别人说了。不过,这些人敢对自己这么肆无忌惮,说到底,还不是自己没名分。

    远远的看到三郎回来,她赶紧迎过去,“公子,你可回来了。”

    三郎心不在焉的拍了拍双儿的手,两人相偕往里面去。

    一个温顺甜美的姑娘,见两人进了屋子,就赶紧笑着将热汤递了过去。

    “辛苦小昭了。”三郎接过来喝了。看着两个美貌的丫头,心里恶狠狠的道,就是为了她们,他也得将这些饿狼给铲除干净,好换一个富贵的身份,安稳的环境。

    冷兵器这玩意,太吓人。

    他这回,召集这些属下,用的名义,就是招安。

    四爷围困了邯郸城,这又瞒不过人。而自己深夜出城,有心人自然知道。

    与其让他们猜疑,不如大大方方的,将人请来商议。这是福安先生给他的建议。

    前厅里,充斥着烤肉的味道。三郎对这个一贯不怎么喜欢。烤羊的手法太粗糙,简直暴殄天物。屋子里一股子羊肉的膻味。

    他手腕上挂着一个小香囊,里面是菊花瓣,他搁在鼻子下面闻了闻,下面坐着的两个大汉,立马哈哈大笑了起来。

    “公子就是公子,就是风流肆意上我等也是比不上的。”王大看这另一边的李武挤眉弄眼。

    李武撇撇嘴,“叫我说,这女人还不都是一个滋味……”

    “放屁!”另一边一个秃头的汉子骂道,“要是一个滋味,你怎么不稀罕你家那大脚的婆娘,反倒转挑人家乡绅的老婆闺女下手呢。香就是香,臭就是臭……”

    三郎好悬没恶心的吐出来。这些人就是这么没有下限。越发的张狂起来。

    “行了,各位老大。”三郎摆摆手,“都先吃肉喝酒,等人到齐了,咱们说正经事。”

    别看这些人都留在邯郸,看似无所事事。其实他们下面的兄弟,都已经分散到了各地。他各自的势力还是相当牢靠的。因为他们手下的人,都是同宗同族同乡,基础非常的稳固。这这些头领聚在一起,就是为了联手,为了合作的。他们每个人都不是最强的,所以希望通过这样的形式,拧成一股绳。同时呢,只要加入进来,就不会再被另一股人攻击分刮。

    而三郎,就是他们之间的纽带。平时联络彼此的感情,相互之间,为了地盘,为了利益起了纷争的时候,他来做这个调停者。

    这样一拨人,根本就没有同心同德的可能性。为了一个县一个乡,相互之间没少起争端。

    三郎早已经焦头烂额了。

    他这边话音才一落,门口又进来两个。相互撕扯着。

    “……他妈的,你这小子不地道,当初咱们可是说好的,开封城是咱们大家的,等开了春,就抢他娘的去。现在呢,你这小子身边的那个憨货,带着人去哪了?我的人看见了,他娘的就是往开封去了……”

    “你少含血喷人!我的人去哪了,关你屁事!我说,你没事盯着我干什么?我是睡了你老婆了,还是睡了你妹子了……”

    紧接着,就是拳拳到肉的声音。

    三郎如今已经能坦然的看着他们厮打,而眼皮都不抬了。

    “都住手吧。”三郎喊了一嗓子。

    但下面看热闹的还是在看热闹,幸灾乐祸的还在幸灾乐祸。

    三郎心里冷笑,声音却更轻柔了些:“别争了,争了也没用。朝廷要招安了。”

    招安?

    大厅里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怎么?不愿意啊?”三郎抬起头,“为了这个能给大家找个出路,我昨晚可是亲自跑了一趟城外的大营。”

    城外驻扎着朝廷的大军,这些人却毫不忧心。因为他们已经想好了下一站,那就是开封。

    这里不让抢,咱们换一家就行。都是这个德行!

    “招安?狗屁!”李武冷笑一声,“那日子能有兄弟们现在的日子舒坦?”

    三郎就笑:“被人撵的跟丧家犬似的乱跑,还舒坦呢?如今的富贵日子,就是偷来的。偷来的东西,我就没见过长久的。我倒是愿意换个长久的富贵,做个王爷侯爷的……”

    “真能当王爷?”王大忙问了一声,连呼吸都重了几分。

    三郎心里暗笑,一个个其实都跟那宋江似得,不管当土匪当的有多了不得,都想要个正经的出身。“也不是说谁都能当王爷,这还得看各自的态度,心诚不心诚?可这即便不是王爷,但是捞上一个侯爷,将军,哪怕是手下的兄弟,也能当个百户千户的,不比拿兄弟们的命去拼划算啊。”

    他们手底下可信的人都是同族的兄弟侄儿,折了谁都心疼。

    就是这伙人再恶,对待家人兄弟的心,也都跟普通人一样,真着呢。

    三郎说完,就朝大厅门口看去,见福安先生微微点头,他的心才算是放了下来……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