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0章 寒门贵子(64)三更
    寒门贵子(64)

    四爷坐在帐篷里,看着京城捎来的信件。因为怕信件被人截获,两人用的是满语。

    满语的书写是后来才形成的。这个年代肯定没有。

    蒙语的话,这个有点说不准。关键是林雨桐蒙语不精通。

    其实汉语拼音和英语也都行。但谁叫这世上还有一个殷三郎呢。别人看不懂,他却未必看不懂。但是可以保证,他肯定看不懂满语。再加上书写格式特殊,他要真见了,也未必就知道这就是满语。

    两人这样传递消息,还是十分安全的。

    林雨桐在京城的表现堪称惊艳,只是这满文写的嘛,就有些差强人意了。

    吴春来掀了帘子进来,低声道:“主子,客人到了。”

    四爷将手里的书信收了起来,贴身放好,这才好整以暇的端起茶杯,“那就请进来吧。”

    吴春来应了一声,慢慢的退了出去,随后,就又回来,只是这次,身后跟着两个人。

    四爷抬起头,看着一身白袍的三郎,嘴角隐晦的抽了抽,才轻描淡写的道:“来了?”

    三郎面色有些复杂,“还真是你?四弟。”

    四爷伸手指了指对面的凳子,“坐吧,坐下说。”

    三郎随意的坐下,这才抬头朝四爷看去,这是那个跟自己进县城等在ji院外面的四郎吗?

    看着像,又不像。

    曾经的四郎是沉默的,不爱说话的。这个四爷也不爱说话的样子,但却不能用沉默来解释,只能说是内敛,稳重。

    见他斜靠在椅子背上,手里捧着茶杯。身上是名贵的黑狐皮大氅,手指上带着的是白玉做的扳指。

    他的神态闲适,坐姿懒散,完全没有大战之前该有的紧张。

    这是完全没有将他放在眼里的意思吗?

    三郎心里有些不是滋味。可自家人知道自家事,虽说现在的境况比之前好了很多,但是看着寒光烁烁的兵刃,他还是心里忍不住泛起寒意。

    “家里人……还都好吗?”三郎接过吴春来的递过来的茶,终于开口问道。

    四爷却朝三郎的身后看了一眼。

    三郎一笑:“没事!这是福安先生。不是外人。”

    四爷心道:这三郎还是一如既往的不靠谱。这才认识多久啊。摸清楚了底细没有都敢当心腹用。就算要笼络人心,却不能拿私事不避讳这个办法。现在的文人可不是后世的秘书。这些人不管什么出身,脱不了身上那些文人的毛病。做幕僚那也得是被人尊敬的幕僚,得当半个先生一样恭敬着。而后世那些秘书呢,都认为领导要是私事上麻烦你,那就是不跟你见外,看重你的意思。

    这个认知的偏差是致命的。

    四爷一笑,才扭头对吴春来道:“搬个凳子离火盆近些,请先生坐过去吧。”

    吴春来多机灵啊,不光搬了凳子,还给凳子上垫了一个大氅。这大氅是崭新的,沿途有人孝敬的。但四爷肯定不穿。如今拿出来正好。

    福安还真以为这是四爷的衣服,惶恐的连忙摆手,“不妥!不妥!”

    四爷摆摆手,“请坐吧。凳子在外面放的时间长了,凉的很。”

    三郎随意的道:“不用这么客气来客气去的。不就是一件衣服吗?”

    四爷没说话,只淡淡一笑。这个二货啊!根本就不懂里面的意思。

    福安先生面上有些尴尬。这可不是一件衣服,这跟亲自牵马拽镫是一样,这样折节下交,当得起一个礼贤下士了。如果白衣公子将他当做一个管家在用的话,那这位见第一面的四爷是给了他先生才有的尊重的。

    他嘴角抿了抿,另一边吴春来就在福安先生的手边,随意的放了几本书。明显就是怕他听了人家的私事而尴尬。拿着书,就是为了化解尴尬的。

    贴心到这份上,福安先生在心里一叹。三公子和四爷在称呼上就差着呢。

    四爷也就不去管捧着书看的福安先生,而是转头看向三郎,“家里的人都在京城,除了大伯和三叔不知去向,二哥没了。其他的人都在。”

    “二哥……没了?”三郎一下子坐起来。二郎是跟着他在县城,陷在范家的。“在……在哪没的?”

    四爷摇头,“到处的逃难,几个女人也说不清楚在哪没的?”

    三郎眼里闪过一丝愧疚,“要不是跟我去县城,跟我住在范家,他或许不至于……”

    四爷倒是没有因为这个责难三郎,“这世道,躲得了今儿,躲不了明儿。”他看向三郎,“还有一个叫红娘的女子,怀着身孕,如今就在京城。”

    “红娘!”三郎愕然了一瞬,眼里的愧疚更深了,“没想到她去了京城。多亏有你和弟妹帮衬,要不然,她一个女人……”

    四爷摆摆手,“说到底,也都不算是外人。我难道还能见死不救。”

    “你救了她们母子三人,这个恩情……”三郎磕巴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往下说,好半天才道:“上次的事,是我不对!祖父……”

    “不提这个。”四爷无奈的一笑,“当时实属无奈。别人把刀架在老人家的脖子上……无奈的很……”

    三郎眼里的愧疚更深了。

    福安先生的余光一扫,心里就讪讪一笑,这位的心智还真是太嫩了些。几句和软的话,他这就动摇了。枭雄就要有枭雄的潜质。光是儿女情长,英雄气短这一点,就又输了一筹。

    帐篷外响起脚步声,紧跟着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道:“爷呢?”

    就见四爷朝吴春来点点头,紧跟着,吴春来才去掀帘子,外面就进来一个丰神俊朗的男子,一身青衣,披着灰鼠的斗篷。

    “爷!”方青山恭敬的行了礼,然后对三郎和福安先生点点头,就附耳在四爷身边嘀咕了几句。

    四爷点点头,“那你去吧。”

    方青山这才又退了出去。

    光是这驭下的手段,就叫福安先生眯了眯眼睛。

    四爷也就不再绕圈子了,转脸看三郎,“咱们兄弟,我是实在不想闹到这一步。”

    三郎面色一变,“你真要动手?”

    四爷就看向三郎,“那你觉得呢,我还有别的办法吗?就拿上次来说吧。我不放你走,你能走吗?我给了你机会,可是你呢?你下面那些人都是什么货色,你心里没数吗?之所以找你来,一方面是顾着兄弟之情,另一方面,就是不想造太多的杀孽。”

    三郎的拳头就攥起了,“你叫我归降你?”

    四爷的脸上就多了几分冷冽,“中原我势在必得!不能再叫你们这股流寇肆虐了。你看看你手里的那些人,原先有多可怜,现在就有多可恶。沿路上,害的多少人家妻离子散家破人亡。这原本是不必要发生的。我现在只想问你一声,这血淋淋的罪孽都是谁造的?你就一点都不愧疚!”

    三郎的肩膀一下子就垮了。他就是个纨绔,但真没干过祸害人的事。别说害的很多人家破人亡,就是害了一户人家,哪怕是无意间害了一户人家。他都能愧疚死。家里再有钱,觉得自己再某些方面再有特权,可从小受到的教育还是无法叫他对人命看成草芥。那死了的,都是活生生的人,不是游戏里死了还能复活的。他见过被人砍了脑袋的人,见过被他的部下jianyin而死的女人。他晚上也会整夜整夜的做噩梦。

    而这些罪孽的源头都是自己。自己的驭下无能才导致了这个结果。

    他只要想起那些惨事,头上的冷汗就往下流。

    福安先生一叹。

    狠,狠不起来。坏,坏不彻底。好,又少了诚意。

    有胆量,没见识。有雄心,没手腕。有想法,没实践。

    跟这位四爷比起来,可真就差了几分意思。看似人家都在拉家常,说的也都是家常话。可却抓住了对方心软多情的弱点,轻描淡写就击中了要害。谈正事的话,看似只有几句,可也正是这几句,一下子将对方给打倒了。

    他的自责,他的愧疚,他的无措,他的悔恨,就足以让他种下心魔。埋下软弱退缩的种子。

    说到底,想成为枭雄,得有一个强大的内心。

    三郎抬头看向四爷,“你以为我想,你以为我想吗?我看见那些人,我却救不了,比让我死了还痛苦。但是我要是有办法……但凡有一点办法……”他说不下去,眼圈却红了。

    福安先生狠狠的闭上眼睛,不光推卸责任,还将他驭下无能,无法掌控全局的短处暴露无遗。

    他都不忍心往下看了。

    四爷起身,拍了拍三郎的肩膀,“三哥!三哥!冷静点。我知道这一切都不是你的意思。可如今大错已经铸成了,唯一能做的就是挽救。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啊。这样的悲剧不能再有了。你……也别太自责,我这不是来了吗?三哥啊,你说,咱们将这些流寇彻底平了怎么样?只要定鼎中原,那么逐鹿天下还远吗?三哥,给你一个逍遥王,你觉得合适吗?”

    逍遥王?

    三郎眼睛刷一下就亮了。身份尊贵,有钱有势,天下谁人敢欺?

    别的不在行,这个……他在行啊!

    四爷心里无语,都不问这逍遥王是亲王还是郡王,是铁帽王还是世袭的王爷,就这么轻而易举的动心了。这孩子,还真是够白的。他都不好意思再欺负了。好半天才低声道:“那这事就这么定了。三哥去将这些流寇的头头脑脑以你的名义都约出来聚聚,咱们一块把这事了了吧。”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