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8章 寒门贵子(62)一更
    寒门贵子(62)

    好一张伶牙俐齿的巧嘴。

    什么叫做‘家里若是乱起来,比外人还狠上千倍百倍。’?

    她这话一出,可不就是实实在在的将了他一军?自己带着千军万马,干的可不就是‘让家里乱起来’的事!只防着外人杀人,害人,伤人,那么自己今日过来,难道不是为了杀人,害人,伤人?自家这个自家人是不是也比起外人会狠上百倍千倍?

    黄芩呵呵一笑,还真是个难缠的小女子。他回身,“传令下去,退出十里安营扎寨。”然后才跳下马,“既然请老夫进城,老夫还能怕了她不成?”

    竟然只带着亲随两人,朝城门而来。

    范先生咬牙骂道:“这个自狂自大的老匹夫,迟早会死在他的自傲之下。”

    林雨桐心里暗笑,别看范先生一口一个老匹夫,一声一个倔驴,心里对黄老将军可是十分亲近的。

    “先生,咱们也该下去迎一迎老将军了。”林雨桐说着,就一马当先,朝城下快步走去。

    黄芩进了城门,就愣了一下,除了城门附近,将士们枕戈待旦以外,城里的一切照旧,街上的门市照开,生意照做,街上的行人甚至还有好奇的在附近张望的。

    这叫他一时之间,有些皱眉。这驻守京城之人就是个蠢材。

    “大敌当前,却散漫至此……”黄芩面色冷凝。胡人要是知道大明的京城防御是如此,只怕再大的阻力也拦不住他们进取的野心。

    林雨桐站在黄芩的身后,被他的两个随从阻拦不能靠近也不恼,只笑道:“老将军,哪里有大敌?我怎么没见到?”

    黄芩这才扭头朝身后说话的人看去,“还真是个小丫头?”

    林雨桐对着黄芩行了礼,“殷林氏见过老将军。”

    黄芩点点头,“国公夫人多礼了。老朽可不敢当。”他说着,看向林雨桐的眼神就有些不善:“小小女子,怎的如此狂妄?连老夫这样的也不配做你的大敌不成?”

    林雨桐抬起头,展颜一笑:“老将军,您怎能是大敌呢?您带着边防营的兄弟戍守边陲,是咱们的第一道防线。没有您带着将士们流血,哪里有大家的太平日子过。今儿,京城的大门大开,迎的是恩人。何来大敌之说?”

    黄芩嘴角动了动,深深的看了林雨桐一眼,“老夫戍守边陲,奉的是皇命,报的是君恩。若能惠及百姓,那也是皇恩浩荡!”

    林雨桐也不反驳,“那就皇恩晃荡吧。老将军也有几年没有回京了吧。您该看看,这京城跟您之前见到的有什么不一样了。”说着,就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咱们边走边说。”

    街上见到林雨桐的人,也都远远地行了礼。虽然没有近前,却也不见害怕。

    可见,这殷家四郎在京城,还是颇得人心的。

    街上不及以前繁华,但人们也不见惶恐之色。每个人的脚步都匆匆,好似都有事要忙一样。

    “这就是你叫老夫看的京城?”黄芩冷笑道:“看这里的日子过得好不好,不是看着街道扫的干不干净,而是看街上有多妇人敢随意乱走,有多少孩子能肆意的疯跑。老夫看了半天,一不见妇人,二不见孩子。这些人都去哪了?满大街走的都是青壮年。还说什么没有大敌?小娃娃,老夫可不是好骗的。”

    范东哲跟在后头摇摇头,心里骂一声蠢瓜!一步步的进了别人的套里还不自知,真是蠢到家了。

    林雨桐仿若没想到他会这般说一般,脸涨的通红,“老将军,小女子以诚待您,您怎可如此怀疑和污蔑?”她的语气十分的愤然,“既然如此,老将军不妨随我来。”

    她说着,就大踏步的往前走。

    转过弯,在一处宅子处停了下来。黄芪跟着林雨桐近前,就能听见从里面传来的郎朗读书声。

    “您问我孩子去哪了?”林雨桐指着里面,“孩子都在里面。每条街道,都办了一个蒙学。免费教他们读书写字,中午,免费管一顿饭。也就是一碗清粥,一个二两的窝窝头。”

    黄芩愕然。光是一顿午饭,就能保证这些孩子在这乱世里不被饿死。若是还能认几个字,那就是大幸。只要不是傻的,都会把没有劳动能力的孩子送过来的。

    他走了进去,朝里面一看。孩子们每人跟前放着一个沙盘,手里拿着粗细长短不一的枯树枝写字。

    这些孩子的年纪不等,男女都有,这叫他又愣了愣。

    林雨桐在一边解释道:“很多人家不想叫闺女出来抛头露面,可为了一顿饭食,为了给家里省点口粮,还是把姑娘家也送来了。这倒也是意外之喜。您放心,七岁一下的姑娘会和男子一起读书,但七岁以上的,另外安置了一个院子,不仅请了女先生教她们识字,还请了绣坊的嬷嬷,指点她们技艺。不过,现在学的,还都是怎么制作军服。其他的暂时没有教导。”

    黄芩嘴角抿了抿,然后微不可见的点点头。

    然后,随着林雨桐的脚步,走进了另一处大院子,进进出出的全都是女子。

    “女人们也都在这里,靠自己的双手,挣一口饭吃。”林雨桐指了指外面,“每条街道,都有一个被服所,一个蒙学,一个惠民所。这些地方,都是安置老弱妇孺的。男人们大部分都上了战场。剩下的精壮的男丁,也都各有差事。就是您在大街上见到的巡查队。”

    因为这里是女子呆的地方,黄芩只在外面看了一眼,就转身出来了。

    林雨桐低声道:“京城还没有恢复以前的繁华,但至少,从圣驾离京,就再也没饿死过人。这也是我敢大开城门的底气。”她指了指一派忙碌而又祥和的街道,“我不信,您会策马挥刀,亲手打破这片安宁。”

    黄芩的脸色一下子就僵住了,好半晌才目光复杂的看了一眼林雨桐。

    林雨桐毫不示弱的看回去。好似再说,今儿城门就是这么大开的。您要想要进城,好啊,您尽管进来杀吧。

    黄芩气急而笑:“很好!又将了老夫一军。”

    林雨桐还没有说话,范先生终于从后面走了出来,“夫人,府里的宴席已经准备妥当,您看是不是先回府?”

    这话算是给了两人一个台阶。

    “应该的。”林雨桐说着,就马上请黄芩。

    黄芩却看向了范东哲,“你这范老抠……你不是已经……怎么会在这里?”

    范先生苦笑一声,“一言难进!一言难尽!”说着,就主动携了黄芩的手,“听我跟你慢慢的说。”

    这才半拉半推,将黄芩请进了府里。

    一道红烧鱼,一道白切鸡,一道葱爆羊肉,一道红烧肉。一个凉拌粉皮,一个醋溜白菜。再加一个蛋汤。

    在如今的条件下,绝对算是奢侈。

    黄芩的脸当即就不好看了,“给老夫一碗清粥,一碟咸菜即可。”

    范先生却恼道:“你行了,别拿你以前那套出来丢人现眼了。这样的菜色,也就是今天为了你,特意准备的。往常哪里会这么奢侈?那一年,你们的军粮断绝,你到京城找户部。你忘了那些人是怎么样的排场?这会子,只怕夫人将粮食已经运到城外的十里处,给你们送去了。而对你,又珍之重之的相待。你还待怎样?人家将你当个人,你反倒拿乔!人家不拿你当人,你倒是贴的愈发的紧了。你说你这老匹夫,到底图什么!”

    黄芩看着范东哲冷笑:“你一个朝廷的堂堂一品,却假死脱身,在这里为心怀叵测之人牟利。对君上不忠,对朋友不义,哪里有资格跟老夫说话。休要开口!”一副不屑与之为伍的样子。

    范先生随即冷哼一声:“君上的恩情重,那当日你的军饷粮饷被扣下,君上是怎么说的?又是谁冒着被君上责难的风险,偷偷给你调拨的?对朋友不义?啊呸!老夫最初是因为什么跟冯海结下的梁子?别人不知道你还不知道?还不就是为了你这脑子一根筋的老东西!”说着,就将所有的菜盘子往怀里一拉,“你爱吃不吃,还不稀罕给你吃了。”说着,他手指着林雨桐,“你这老东西睁开眼睛瞅瞅,瞅瞅人家小丫头的年纪,跟你家的孙女比起来,谁大谁小?跟小辈计较,多能耐啊。你要是想要这京城,你说话。夫人已经收拾好行李了,马上就能走。只是,这京城给你,你能守几天?东北你还回不回去?朝廷难道不会派人来接替你?你能保证那些乌七八糟的人不把这满京城所有人的口粮给偷偷的高价卖了?你不怕城外的护城河填满饿死鬼?你要真不怕,老夫还真就不拦你。你马上叫你们的人进城,立刻接收京城。我们这就走!”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