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 寒门贵子(60)二更
    寒门贵子(60)

    “三郎那边,不能再拖了。”四爷回到后院,才低声跟林雨桐道。

    只有占有了更大的面积,更多的人口,才能谈其他。

    “赵汉山杀了上司而上位,没有引起大的波澜,但并不意味着就上下一心。他这段时间得整顿内务,且没时间顾得上其他。”

    “郑王盘踞西南,是朝廷的心腹大患。毕竟朝廷跟北边隔着大江这个天堑,所以,矛头不会对准咱们。下旨给爵位,就是安抚的意思。没想着叫咱们忠心,就是盼着咱们消停点,别捣乱,好腾出手跟郑王分出个高下来。”

    “只有中原地带,是个空隙。这一带受灾最重,也最乱。三郎在这一片活动。咱们不借机将中原收入囊中,等西北的赵汉山腾出手来,就不好办了。他手底下的可是原本就训练有素的西北军。”

    四爷手点着桌子上的地图,“所以,十日后,我也该出发了,这一次……”他的手指轻轻在地图上一圈,“中原!”

    林雨桐深吸了一口气,“好!我在京城。粮草的事情,你不要操心。一切有我!”

    四爷看了一眼林雨桐,“你也不能掉以轻心……”他的指尖划过地图,一路到了辽东,“这里,还驻扎着两万边防营。他们离京城太近,我这一走,就怕他们打京城的主意。这也是我为什么迟迟不动身的原因。兵工坊的第一批□□已经成了,全都留给京城。我此次去,不会遇上强敌,倒是你,留在京城还是有风险的。要是实在不可为,你不必强求。有这两千人,足够你突出重围了。咱们也可以在这里……”四爷的手一点,“长安,爷这次一定会顺利的拿下长安。其实在这里也未必就不如京城好。”

    林雨桐挠挠头,“自保我是没有问题,这你知道。只是,爹娘他们该怎么安置?”

    四爷一叹,“我那天已经跟吕先生提了,雾灵山不错,都搬出雾灵山暂住吧。”

    紧跟着,整个京城仿佛一下子就忙碌了起来。

    殷老二不愿意走,“你们还在,要我去哪?不行……”

    四爷赶紧道:“爹!别叫我分心成吗?”他把殷老二带到了地图跟前,“爹,儿子这回,要取这么些地方,涵盖了五六个行省,这不是开玩笑的事。这一走,没有大半年估计是不行……”

    殷老二的手止不住就颤抖了起来,“这……这得是要三分天下了!”

    四爷就止不住的笑:“没错,如果这一战成功,那么你儿子才真的有实力定鼎天下。”

    殷老二指着地图,“这是中原吧。”

    四爷点点头,“爹也能看懂?”

    “以前走镖的时候,见过。”殷老二的手在地图上流连,“不是戏词上说,得中原者得天下吗?你这占了中原……”

    四爷哈哈一笑,“世事无绝对,但中原的位置确实特殊,这就是儿子以后的资本了。”

    殷老二口干舌燥,还是忍不住咽了咽根本就唾沫。觉得浑身都发飘。他扶着椅子坐下,“四郎啊,你这真是要……”

    四爷扶着殷老二,“这样玩命的事,您千万不能叫儿子分心。所以,你和娘带着大哥大嫂,再加上林家。伺候的人带上,银子带上,粮食我已经叫人送去了。那里山水不错,您没事开两亩荒地,种种菜养养鸡。等儿子手里兵多将广了,咱们就谁也不怕了。爹娘也就不用再躲着了。”

    殷老二拍了拍四爷的肩膀,“好!我们不给你添乱。我们就去山里住着,哪里也不去。叫你媳妇跟我们一起……”

    四爷轻声道:“爹娘只管去。林氏那里儿子自有安排。”

    林雨桐在一边憋屈,自己如今都沦落为林氏了。

    送走殷老二,四爷就捏林雨桐的手,“不叫你林氏叫你什么?闺名能说给公公知道?”

    林雨桐这两天心里不自在,“一想起要分开这么长时间……我心里就不自在。”

    四爷拍了拍林雨桐的手,“只要有空,我就给你写信。传消息的时候,顺路就给你带回去。这样行不行?”

    不行也得行。如今,退无可退,只有往前走,原地停留就是等死。

    “我把方长青带走,将范先生给你留下。他经验老道。多听听他的话,错不了。”四爷又不放心的叮嘱了一遍。

    不管多不放心,该走还是都得走。

    这次,京城没有再分什么东南西北,全都由李方统领。连胡大都带去了战场。

    当然了,战场是个立功的地方,想要在战场上拼个前程的人大有人在。

    保守点说,四爷算是朝廷承认的国公,朝廷要是还在,这个也算是平叛有功吧。他们跟着,这功劳自然也是实打实的。

    这要是朝廷败了,那只要平叛成功,四爷也不是窝在京城的四爷了。天下必有他一席之地。也不吃亏。

    再现实点说,除了这里能混饭,哪里还能再混口饭吃。不去战死,就得饿死。没的选啊。

    所以,此次,四爷出征,带走了足足八万人马。

    京城守兵,老弱病残都算上,不足两万。

    “若有意外,守得住就守着,守不住就跑。”这是四爷交代给林雨桐的话。

    京城和整个中原比起来,根本就不用选择。

    范先生面色露出沉凝,问林雨桐道:“四爷认定了边防营会突袭京城。”

    林雨桐看向范先生,“我听闻这位黄老将军当年也是勇冠三军,如今依旧是老当益壮,不知道是也不是?”

    范先生点点头,“看来四爷也是下了功夫了。黄芩这老匹夫,端是一头倔驴。他认准的事,八匹马也拉不回来。他戍守边陲,可谓劳苦功高。而手下的将士,也都是百战幸存之人。但这人有一点好处,那就是忠贞。对朝廷绝对不会有二心。四爷如今还是朝廷的镇国公,黄芩就不会来侵扰京城。四爷只怕是多虑了。”

    林雨桐反倒心里跳了一下,“先生以为,我家爷是个忠臣吗?”

    忠臣?

    只要长着眼睛的都知道,他绝对不是!

    范先生明白了,正是因为这样的人认准了的事情就不回去转圜,那么他认定四爷有不臣之心,就必然不会改观。在他这位忠臣眼里,四爷这样的,算的上是窃国之贼。他瞅准机会,即便不用圣旨,也会想着抄四爷的后路。更何况,朝廷那些人可也不是笨蛋。一旦知道四爷的意图,能不下旨给黄芩吗?京城交给黄芩这位忠勇的老将,当然是值得让人放心的。

    他微微苦笑,“那么,夫人。您就早点做好逃跑的准备吧。不过你放心,黄芩绝对不是滥杀之人。京城百姓在他手里,可保……”

    “先生!”林雨桐笑道:“未战而逃,这就是您的主意?您放心,我虽然是一小女子,但也做不出这么难看的事来。”

    范先生摇摇头,“夫人……”

    “先生!”林雨桐正色道:“我知道先生顾虑什么?一边是刚刚训练没两个月的灾民,一边是久经沙场的悍将。不管是百姓遭难,还是那些抵御外族的英雄殒命,都是咱们的损失。您不欲看到那些在边疆流血的将士,将矛头对准这些实际上是灾民的兵勇。这些,我都懂!”她深吸一口气,慢慢的走出了屋子。

    怪不得四爷这次这么放心自己。原来他这是看准了黄芩的性子。自己要是跑,黄芩不会追。因为在他的眼里,自己是个女人。他不会跟一个女人计较。四爷说打不过就跑,如此撇下百姓而不担心。不也正是相信黄芪的品行。

    这样一个人,即便自己不跑,他也不会拿自己怎么样的。

    林雨桐对他倒是动心了。这动心跟男女无关,只是这样一员猛将,不正是四爷可望而不可求的。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别说四爷了,她自己都有点求贤若渴了。

    这会子倒不是怕黄芩来,她就是怕黄芩不来。只要来了,怎么才能将他留下,才是她要头疼的问题。

    苏嬷嬷将饭菜摆上,“主子,先吃饭吧。”

    林雨桐这才恍然,都已经是吃饭时间了,“给范先生送去了吗?”

    苏嬷嬷忙笑道:“您放心,范先生的饭菜,是咱们府里的头一份。”

    林雨桐这才动筷子,一碗粥,一个馒头,一碟子酱菜,叫吃完饭过来花厅跟林雨桐商量事的范东哲愣了一下。

    “夫人就吃这个?”他指着桌上的饭菜,有些不可思议的道。

    林雨桐一愣,才笑道:“如今,非常时期,到了秋收以后就好点了。”

    范东哲动了动嘴角,他刚才吃的可不一样,有鱼有肉,白米细面。还有一盘子素炒的青菜。

    他看了林雨桐一眼,这位夫人,也就比自家的孙女大两岁的样子。能做到这个份上,实属难得。

    他的心又不由的软了几分。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