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5章 寒门贵子(59)一更
    寒门贵子(59)

    第二天,林雨桐还没来得及问四爷想好了没有,就被急匆匆的脚步声给打断了。

    “爷……”吴春来进来还喘着粗气,叫林雨桐一度怀疑内院与外院是不是隔得有点太远了。

    她示意樱桃给吴春来倒一杯茶,才道:“不急,天塌下来,有爷顶着呢!急什么?”

    四爷把手里的馒头掰开,夹了林雨桐亲手做的牛肉酱进去,才无奈的看了林雨桐一眼,扭脸跟吴春来道:“是啊,不用急。慢慢说。”

    吴春来将白开水喝了,才赶紧道:“爷,夫人,门口来了一队送葬的。拉了一口棺材在咱们府外……”

    这年刚过完,就有人拉着棺材来了。这是想干什么?

    找晦气啊!

    昨儿送龙椅,今儿送棺材。这是闹什么呢?

    林雨桐气的脸都变了,四爷脸上却没有任何变化,反倒边吃饭,边问吴春来,“说了他们是什么人吗?”

    吴春来低声道:“据说是钦差,棺材里躺着的是户部尚书范东哲范大人……”

    林雨桐有些蒙圈,连四爷都不由的看向吴春来。这是什么意思?

    朝廷派了钦差来了,可钦差却躺在棺材里。

    “死了?”林雨桐惊讶的问道。可这死了跟自家有什么关系,也不能将棺材拉到自家门口吧。

    吴春来一愣,才哭丧着脸道:“夫人,这就是没死他躺在棺材里才可怕呢。”

    林雨桐听着糊涂,四爷却有些明白了。

    “行了,咱们先去瞧瞧去。”四爷说着,就起身。

    两人直接往大门口而去。他就是真的钦差,这披麻戴孝的,也不能叫他进门不是?

    等到了门口,方长青已经在了。他现在正式的担起了幕僚先生的差事。

    门口一辆马车,马车边跟着五个精壮的小伙子,一身麻衣,头上戴着孝带。而另一边,有一个留着两撇小胡子的人正跟方长青说话。

    马车上一口黑漆棺材,棺材的一头露出一条缝隙,显然,里面有人。

    方长青跟那小胡子说的差不多了,才转身到了四爷身边,低声禀报道:“……皇上加封侯爷为镇国公……”

    四爷呵呵一笑,不由的看了林雨桐一眼,仿佛在说,这就是你猜测的倚重。

    林雨桐不由的撇撇嘴,低声道:“爵位倒是给的大方,实在的东西一点也没有。”她看向方长青,“还赏赐什么了?金银?珠宝?兵马?”

    方长青摸了摸鼻子,才又道:“赏了两坛子御酒,一顶八角官帽,还有金册和金印。”他指了指棺材,还有那几个披麻戴孝的人,解释道,“皇上叫范大人做钦差大人,可范大人将礼部准备的那些仪仗全都打发回去了。”

    林雨桐点点头,那些花花绿绿的东西,太招人了。这一路上都是难民,见了他们还不得以为是逮住肥羊了啊。

    “他不光不摆仪仗,还将原本的护卫全都打发了,只留了几个身强体壮的,准备了一口棺材,就这么上路了……”

    林雨桐笑道:“这样也对,哪里会有那么多送葬的?这样才不打眼。没人抢死人的银子……”

    方长青也有些敬佩的道:“御赐之物都放进了棺材里。本来这也能万无一失的到达。谁知道半路上一场风寒,范大人病倒了。为了赶时间,他们就将范大人安置在棺材里……”他指向马车边的小胡子,“那位是钦差副使,礼部的刘大人。”

    四爷就下了台阶,朝下走去。

    刚到了棺材跟前,就从棺材里伸出一只手来,紧跟着,那只手推了一下棺材板,然后就坐了起来。他面色青白,显然是病的不轻。

    他看起来很吃力,“叫侯爷见笑了。”

    四爷亲自过去,一把扶住范东哲,“范大人何出此言,适逢乱世,您能安然到京,实属不易。”

    说着,就招呼了一声,李剑和吴春来上前,将范东哲从棺材里捞出来。

    “背回府里,请大夫。”四爷吩咐了一声就往里面去。

    林雨桐就低声跟方长青交代道:“这几个人安置在驿馆,明儿就告诉他们,范大人病逝了。打发他们回金陵。”

    方长青一愣,“夫人……”难不成想杀了范东哲。不应该啊!紧跟着,他念头一闪,她这不是想杀了范东哲,而是想留下他。反正病了,又病的很重,弄个不治身亡,他就是不想留下都不行了。如此一来,范东哲的家眷在金陵也会十分安全。

    可这手段也未免太过无赖。

    “就这么办吧。”林雨桐看了方长青一眼,不容置疑。

    范东哲确实病的很重,这病不是风寒,而是伤寒。若是再晚两天,还真就不好了。

    林雨桐看了大夫给开的方子,又偷偷的增减了药材,这才叫吴春来,“叫专人伺候,专人煎药,不得有丝毫的差错。”

    抬头却见四爷再摆弄手里的官帽,然后随手就扔了出去,“拿个空爵位来牵制人,也没多大的诚意啊。”

    林雨桐刚要说话,方长青就走了进来。

    “安置好了?”四爷问道。

    方长青点点头,“安置好了。”他看了林雨桐一眼,才对四爷道,“也已经安排了大夫,将范大人身体不好了消息递出去了。”

    四爷就看了林雨桐一眼,“按夫人说的办吧。”

    范东哲这个人,他听吕恒吕先生提过。他出任户部尚书,就是吕先生推荐的结果。“这个人能力上毋庸置疑,处事也灵活机变,不是迂腐之人。这样的能人,自然是见到了就不能错过……”

    等钦差离了京城,范东哲的病才真的慢慢的好了起来。听说自己被‘病死’,险些要气的背过气去。

    自己弄了一口棺材,如今好了,真的将自己给装进去了。

    林雨桐亲自端了药碗捧过去,“先生,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我先给您赔礼了。”

    范东哲瞪着林雨桐,胸口起伏。这件事是轻描淡写的一个错了就能过去的吗?

    四爷就道:“内子性情顽劣,先生要怪就怪我。不过,留下先生,也是我的意思。如今这时局,做钦差可不是什么风光的事情,这里面的风险,想必先生比我清楚。可为什么朝中那么多的大臣,偏偏派了您这么一位一品大员呢?真的是我这个国公的爵位如此重要。真要这么重要,就该是礼部尚书亲自宣旨,而不是您这位户部尚书了,是不是?”

    范东哲一噎,这话当然是没错的。没有人比自己更清楚,自己遭到了怎样的排挤。

    “听说,先生的外甥女是郑王的侧妃?”林雨桐突然问了一声。

    范东哲的脸色更加的难看,这还真是叫人有苦说不出。

    郑王的侧妃,名义上是他的外甥女。可他妹妹出嫁没半年就病逝了。这个侧妃是他妹夫的庶长女。之前是郑王的侍妾,后来郑王为了拉拢自己,就将这侍妾提为侧妃。自己那个妹夫,马上就将这个庶长女记在了自己妹妹的名下,这下,在礼法上,就真的成了自己的外甥女了。

    本来世家勋贵相互联姻,盘根错节是非常常见的。他也不过一笑了之。要真是为了这点关系而选择立场,不是开玩笑吗?别说是没什么血缘关系的假外甥女,就是亲闺女,在大事面前,也得再三考虑的。

    这要是正常状态下是这样的。可架不住郑王突然就反了。

    皇帝本来就多疑,再加上这样的事是宁肯错杀也绝不放过。要不是自己的位子实在紧要,不是随便能处置的,只怕皇上一怒,还不定怎么样呢。

    明着不行,暗地里小鞋这不是马上就来了吗?自己一向就看不上冯海之流的阉宦。这不,遇上这样的苦差事,自己就被推了出来。

    流寇肆虐,匪患横生,灾民造反。再加上一路上天寒地冻,连日奔波,这才病在了路上。要不是知道上面对自己的态度,下面的人怎么敢对自己如此敷衍,不延医问药,反倒将自己放进棺材里加紧赶路,这是嫌弃自己死的慢吧。

    四爷见他脸上的神色悲愤,就道:“先生留下来,不过是假死。真要回去,只怕就成了真死了。先生放心,我会尽快派人将先生的家眷接回京城团聚的。以前先生在京城的宅院,也都还在,留在家宅中的老仆,也都安好。先生要回去看看,也可。只是晚上再去,躲着点人。”

    范东哲面色复杂的看了一眼四爷,而后闭上眼睛,喃喃的道:“忠而见弃啊!忠而见弃……”

    林雨桐这才慢慢的退出去,嘴角含了笑意。

    等看见吴春来提着食盒过来,林雨桐就亲手接了,“给我,我亲自送进去。”

    刚要掀帘子,就听见四爷问范东哲:“先生最怕什么?”

    林雨桐听见范东哲低沉的声音,“经过这一遭,最怕的就是死了。”

    她顿时有些好笑,就掀了帘子进去。

    四爷半点不受打搅,又笑着问道:“那先生最爱什么?”

    林雨桐边将饭菜往出端,边竖着耳朵听。怎么感觉四爷像是在做心里测试似的。这是他t到的新技能吗?

    就听范先生咳嗽了一声,才道:“最爱的当然是财了。在下一个户部尚书,整天为银子发愁,不爱财爱什么?”

    怕死又爱财!

    这还真是个实在人!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