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2章 寒门贵子(56)一更
    寒门贵子(56)

    殷幼娘的事,自然要跟殷老二跟钱氏说一声。

    “成吧。”殷老二点点头,“能有个人搭伴过日子就行了。要能有孩子是万幸,要是不能有孩子,就收养个孩子,当亲生的养着吧。上无公婆下无妯娌,姑爷又是你们能拿得住的人,以后不会吃苦遭罪,也就行了。”

    两人把积蓄拿出来,都给殷幼娘添妆了。

    黑七跟林雨桐商量:“属下想把家按在府里后头的巷子里。”

    那里原本就是侯府的产业。只是给族人和府里成家的下人住的。

    “属下以后在府里当差的时候多,这里离家里近便。二一个就是,属下干的都是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她住的离侯府近,安全。”

    林雨桐点点头,“后面都空着呢,你尽管去挑吧。”

    有不少小两进的宅子,和不少四合院。要不了几年,就都住满了。现在住过去能挑个好的。

    林雨桐又给了两百两银子,给他安家之用,“尽快操办吧。出了正月,就正式将府里的事情给担起来。”

    黑七恭敬的应了,这才退了出去。

    林雨桐问苏嬷嬷,“去叫人看看,爷在忙什么呢?”

    四爷此刻面前坐着方家兄弟,两人是来拜年的。

    方文青第一次见这位四爷,一进书房,就被震慑了一下,“侯爷真是个雅致的人。”

    四爷一笑,猛地听见有人称呼他为侯爷,还真是有些新鲜。

    他摆摆手,“附庸风雅罢了。方大人坐吧。方先生就更用不着客气了,你是我这里的常客。”

    方长青叫了一声‘四爷’,这才坐下。

    “侯爷,此次下官出任……”方长青侧着身子,正要往下说,四爷就摆摆手,“大过年的,咱们清闲两日。整日里都是案牍之累,今日里咱们也说一说闲话。”说着,就转移话题,“方先生,都知道你是才子,却不知尊师是哪位大贤?”

    方文青就不由朝方长青看去,他本来进来想将衙门的事情,跟这位四爷沟通一二,没想到,人家压根就不接他这个茬。只盼着方长青是个机灵的,能将话题给兜回来。

    方长青仿若没看见他哥的眼神一般,自若的道:“在下的尊师,是吕恒吕先生。”

    “吕恒?”四爷手里转着杯子,“这个名字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

    方长青恍然失笑道:“四爷听过吕先生不奇怪。在下见四爷的书房里许多都是各部以前的档案,想必是在文档上见过吧。”

    四爷点了点方长青,“你一说我想起来了。我好似在刑部的案卷上见过这个名字,又好似在户部的案卷上也见过他的名字。看来,还真是为大贤。”

    “四爷好记性。”方长青笑道:“师傅他老人家两任刑部,三任户部,最后在吏部尚书上致仕。今年也六十有八了。”

    四爷心里就有了些惊喜,“刑部,户部,吏部转了小二十年吧。那这天下的律令,钱粮,人口,赋税,漕运,田亩,还有这大大小小的官员,都在他肚子里装着呢吧。”

    方文青心里愕然。这位一下子看看到了问题的实质上去了。

    方长青先是一愣,才苦笑,“四爷说的是,只是师傅他老人家喜静。这两年已经不问世事了。”

    四爷点点头,“看来吕先生还在京城?”

    方长青有几分为难的道:“先生在城外的……”

    “既然不远,如此大贤,更得登门拜访了。”四爷接口就道,“在城外什么地方?”

    方长青嘴角抿了抿才道:“在雾灵山。”

    四爷点点头,“改天一定拜访。”

    四爷说是拜访,就真的要去拜访的。

    “收拾东西,你跟我一块去。”四爷晚上回来就跟林雨桐道。

    还真是想起一出事一出。

    因为要出城,想当天赶回来,天不亮就得起床。

    两人也不带下人,一人一匹马,凌晨两点,就往雾灵山赶。

    到了山下,天还黑着呢。两人敲响了一户庄户人家,将马寄存了。这才往山上赶。带着礼物的车队,估计还没出城呢。

    林雨桐呼吸着冷冽的空气,抬头往上看了看,“走着!好长时间没登山了。”

    四爷就笑,“要是今儿天晴,咱们还能看一看这日出。”

    “要不是借着人家老先生的光,你还没功夫陪我出来走一走看一看呢?”林雨桐挽着四爷的胳膊,沿着满是积雪的台阶,往上走去。“你别说,这老先生的身体一定错不了。这整天上上下下的锻炼,呼吸着新鲜空气,绝对能长命百岁。”

    “是啊!”四爷看着被积雪掩盖住的山体,“人能长命百岁是福气。只是,爷这一趟,还是想请这位先生出山的。”

    “怎么?”林雨桐朝四爷看去,“您这是事先找了一位户部尚书不成?”

    四爷摆摆手,“人家未必愿意,能请回去当个先生,不管是筵讲还是清谈,都是好的。”

    林雨桐就懂了,如今的四爷在别人眼里,那就是大字能认识几个的粗人,他得摆出这个谦虚的姿态来,才能招徕读书人啊。

    “这个人啊,也确实是有能力。”四爷边走边跟林雨桐道,“位居高位二十年,还能顺利平安的致仕,尤为难得!”

    林雨桐就笑:“爷这想法倒是奇怪,不是应该‘工于谋国、拙于谋身’吗?这位吕先生,倒是十分‘工于谋身’呢。”

    四爷点了点林雨桐,“工于谋国,拙于谋身。这话是海瑞评价张居正的。一力主张改革的权臣张居正最后惨死,死后连一家老小也都没有善终。可与他同期为官的海瑞,却有了青天之名。这是为什么呢?偏偏,给张居正一个公正评价的,还就是这位海瑞。这不能不说是个讽刺啊。”

    四爷的话没有接着往下说,林雨桐也没问。两人就这么相互搀扶着,一路往山上去。

    脚踩在雪上,‘咯吱咯吱’的响,在这空旷的山里,更加的清晰。

    等两人一身汗的时候,还真登上了山顶。此时,天已经亮了,远眺,地平线上已经露出一丝红光。

    “还真是叫咱们赶上日出了。”林雨桐兴奋的指给四爷看,“这初生的太阳,照在雪地上可真好看。”

    四爷却看向另一边,“咱们扰了老先生的清净了。”

    林雨桐这才转身,朝另一边的亭子上看去,只见那里站着一个须发皆白的老人家。

    四爷含笑走了过去,抱拳道:“内子失礼了,惊扰到了先生。见谅!”

    林雨桐跟在后面福了福身,又默默的退到一边。

    那老先生回身,淡淡的笑了笑:“是镇北侯贤伉俪吧。天下景致,天下人共享,哪里有惊扰一说。”

    四爷含笑抱拳,“老先生认识我们夫妻?”

    “长青是老夫那不争气的徒儿,他是昨儿夜里才赶到老夫这里的。”他说着,就一笑。

    四爷就道:“还真是吕老先生。”说着,就又行了一礼。

    吕恒呵呵一笑:“不要多礼,老夫如今就是个白身,侯爷再这么客气,可真就折煞老夫了。”说着,他就转身,指着已经升到一半的红日,道:“侯爷瞧这旭日,想到了什么呢?在老夫眼里,这缤纷乱世,生死荣辱,功名大业,都犹如那半片草叶,一滴朝露,阳春白雪一般,转眼即逝。而只有这旭日,一日复一日,悠然升起,悠然降落。老夫已经到了坐观云起云落的年纪了,侯爷可明白?”

    四爷含笑微微点头,“没想到灵雾山还有这等美景。”

    竟是对之前请吕恒的事,只字不提了。

    林雨桐眨了眨眼睛,也没明白吕恒那一通感慨到底是想说什么。

    看完日出,两人随吕恒到了吕家在灵雾山的别院,又坐而论道半天,说的都是些云罩雾绕的话。吃过了午饭,四爷才起身告辞。

    此时,林雨桐准备礼物,也被李剑押送着送了上来。

    而临出门的时候,四爷手里多了几份信。

    见林雨桐好奇,四爷就递了过去,“是几封推荐信。吕先生推荐了几个人来。”

    林雨桐这才恍然,这就是被拒绝了呗。

    她撇了撇嘴,“说了那么多东西,不就是想说,他犯不着跟着冒险,蹚浑水吗?是这意思吧。”

    四爷就忍不住笑,“什么话到你嘴里,怎么听着这么别扭啊。”

    “这些文人啊,就是酸。”林雨桐摇摇头,“一个个那心肝脆弱又娇嫩。要用他吧,你还得哄着他。我是不爱跟这样的人打交道的。”

    四爷倒是不以为意的摆摆手,“都是书斋里读着圣贤书长大的人,讲究是那份清静、寂静、雅静。这纷扰的乱世,他们还真就未必玩的转。”

    “那这推荐的人呢?”林雨桐低声道:“还不一样是读书人?”

    “不一样!不一样!读书人跟读书人还是有不一样的地方的。”四爷一笑,“这可都是落榜的读书人……”

    落榜的读书人?

    少了一份清高,多了一份世故。少了一份清谈,多了一份务实!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