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0章 寒门贵子(54)二更
    寒门贵子(54)

    今儿来例假了,林雨桐睡的比较早。都已经迷迷糊糊了,苏嬷嬷进来,隔着屏风低声道:“主子,外院传了话来,方先生来了,要见夫人……”

    林雨桐刷一下就挣来了眼睛,有些烦躁的道:“这大晚上的……见什么见?多大的事?天塌下来了?”

    苏嬷嬷听见里面的声音,才亲自进去撩开帘子,服侍林雨桐起身。

    “先叫人请去书房坐。”林雨桐打了个哈欠,肚子倒是不疼,就是涨的有点难受。

    樱桃递了个热帕子给她,轻轻的擦了脸。山竹又给她将头发轻轻的挽起来。

    有人伺候,不用动手的日子真好。

    林雨桐带着人到前院的时候,方长青已经等了不少时候了。

    看着前呼后拥的林雨桐,他是越来越想不起那个女飞贼的样子了。明明才过去没多少天啊。

    屋里伺候的,只留下吴春来。

    林雨桐端起杯子,看到里面是姜枣茶,就端起来喝了,心里又添了几分满意。

    方长青等了半天不见林雨桐问,才低声道:“我大哥上任的事,我事先并不知道。”

    “赵王的意思?”林雨桐挑眉,看向方长青。

    “呵呵……”方长青带上了几分嘲讽的笑,“这也不是赵王的错。我也不能怨人家。是我先背主的,不能怨赵王不信任。”

    林雨桐看了方长青一眼,“背主嘛……你还真谈不上。认真算起来,你是给我们出谋了还是画策了?都没有吧。最多当了一个监察官,还是非正式的。做的,也都是给京城百姓服务的事,连俸禄你都没领。这算什么背主?在某种程度上,你对我们只是报以善念,但心其实还是向着赵王的,我想,我没说错吧。”

    方长青嘴角动了动。其实这份善念,他只是给予了她。其他人,他根本就不想低头,尤其是对着她的男人低头。

    他转着手里的茶杯,“我想让我大哥回金陵,这个府尹我来做,夫人以为如何?”

    林雨桐诧异的看向方长青,然后淡淡的笑了笑,“朝廷的任命可不是儿戏。方先生,对于方大人出任府尹的事,四爷自有计较。”

    与其叫精明的方长青来做,林雨桐当然更倾向于方文青了。

    从今儿这帖子就能看的出来,方文青大致的性情。

    这兄弟俩都傲气,可方文青的傲却浮躁的很。在林雨桐眼里,这样的人反倒是容易对付了。

    方长青眉头狠狠的皱了皱,“不管夫人和四爷怎么想,方家都无意与四爷为难。”他突然站起身,“在下家中还有一幼妹,今年刚刚豆蔻之年。林家大爷也堂堂一表人才,稳重厚道,堪为良配。不知……”

    林雨桐端着茶盏的手就顿住了。这是什么意思?要联姻吗?

    豆蔻之年是多大了,才十二岁吧?

    可林大哥今年都十九了。到了这个年龄没有成亲,是因为之前订过亲,可那个订过亲的姑娘染了时疫病死了。那一年染时疫的人多,也没传出什么克妻不克妻的话。再加上那家人也厚道,半点没说林家不是的话。逢人就说是自家闺女没福气。林济仁和金氏投桃报李,虽然什么话都没说,但还是把前来提亲的都挡回去。而且透出话,三年内不定亲。这对女方,算是极为尊重了。

    本来过了今年,也确实应该说亲了,可偏偏遇上如今这事。林大哥和林二哥的婚事,就变得不再简单了。

    方长青猛地提起这一茬,叫林雨桐在心里难免掂量了起来。

    好半晌,林雨桐才道:“方先生,你知道,我是当妹妹的,又是出了嫁的姑娘,这娘家的事,我只能提,却不能做决定。方家乃大族,林家却是小门小户。这事,还得我跟家里人商量了才好回话。”

    没有应承,但也没有拒绝。

    林雨桐没有用哥哥的婚事联姻的意思,但一口回绝,却也未免太打脸。

    许是方长青也是想表达一个态度,而自己不拒绝又何尝不是态度呢。

    再说了,林大哥和方家的姑娘相差了七岁,这个年龄悬殊,即便回绝,也有理由啊。毕竟按着年龄算,林大哥算是那种等不起的人。

    方长青果然就不再说起这个话题,反而掏出帖子,“本来家兄要亲自来一趟,只是这一路上奔波,着实辛苦,在下就亲自请命,替哥哥跑一趟。”

    林雨桐抬眼,叫吴春来接了,“方大人真是太客气。”

    方长青见林雨桐说话不咸不淡,心里知道,人家这是看破不说破。心里不由的泛起苦涩。大哥到底是用什么做依据,觉得乡下的放牛娃就没本事的呢。本朝的开国皇帝还是杀猪的屠户呢。谁比谁高贵了?

    “很晚了,就不打搅夫人休息了。”方长青只能起身告辞。

    林雨桐点头,叫吴春来亲自去送了。

    她这才由苏嬷嬷扶着回内院,躺下却怎么也睡不着了。想着这些世家大族的事。

    第二天起的就有些晚。

    方家的大夫人白氏上门的时候,林雨桐正在吃早饭。

    苏嬷嬷皱着眉头,“主子,这位夫人来的有些早了。”

    本来应该是提前下了帖子,然后在拜访的当天,早早的打发下人先来问,什么时候来主人家有空。这位倒好,紧着她的时间说来就来了。

    “请去花厅坐吧。”林雨桐慢条斯文的喝着碗里的红枣粥,半点都不着急,“上茶端点心伺候着,也就罢了。”

    她昨晚还有点生气,今儿连气都气不起来了。出身不高,这是事实。

    而花厅里坐着的白氏,脸上的神色多少有些凝重。从一进门,她就觉得,这一点也不像个粗鄙人家。下人们进退有度,行止端正。这绝对不是一般人家能有的。

    不管是方家还是白家,都是大家族。这里面的门道,她知道的很清楚,说到底,不过是主人家强,下人就规矩。主人家不强,就少不了被这些下人左右。

    她端着手里的茶,看着桌上的点心。就有些恍然,这个林氏,绝不是个好糊弄的。

    正想的出神,就听见外面有脚步声。门帘撩起,就见一个仆从簇拥的小妇人走了进来。

    浅粉的锦缎小袄,湖绿的裙。这样的颜色,在冬天穿,竟然也能压得住。就见那妇人头上只带着只珠钗,耳坠倒是红宝石的。她双手交叠着放在前面,盈盈走来。虽然没有一般女儿家的婀娜摇曳,但也步履款款,自有韵律。

    “这是大夫人吧?”林雨桐含笑道:“大冷天的,倒叫夫人跑一趟。”

    白氏这才回神,刚才盯着人家看,着实是有些失礼的,她温和的笑道:“想不到总兵夫人是这般模样,跟市井传言相差甚远,一时倒是失神了。还请见谅。”

    林雨桐一笑,做了个请的姿势,“咱们坐下说话。”

    白氏笑道:“该去给老太爷老夫人问安的。”

    林雨桐摆摆手,一点都不客气的道:“人来人往,他们嫌弃麻烦。”

    这话叫白氏脸色顿时就变了一变。这是无心说的一句实话呢,还是敲打自己呢?

    人来人往,这是说京城在人家的手里,上下都服帖。单单就自家想抗衡,这无异于痴人说梦。

    嫌弃麻烦,是不是也是殷四爷的态度,自家老爷就是被人家嫌弃的麻烦呢?

    要是这话是无心的,那这林氏也未免太没脑子。

    要是这话是有心的,这话说的又实在是不客气。

    白氏心里琢磨了一回,才笑道:“是啊,是挺麻烦的。我们这次回来,也都是没声张。就怕叫大家知道了,麻烦了自己也麻烦了别人。听夫人说话,也是个爽利的人。其实之前,我倒是很少跟夫人这样的人一处说话的。”

    林雨桐心里一笑,自己这样的人,是哪样的人。

    要是自己恼了,觉得她是在讽刺自己出身乡野,大概她马上回惊讶又愕然的辩解,文臣和武将家甚少来往的事吧,她会解释成,她说的是文武的差别。

    毕竟自家现在算是武将,而不管是方家还是白家都是书香世家。

    看来,收揽读书人,也该放在记事日程上了。

    林雨桐脸上的神色半点都不动,突然问道:“听说方家还有一未出阁的姑娘?”

    白氏面色瞬间一变,然后笑道:“没想到夫人也知道我家小姑。小姑如今年方十二,公婆想多留几年。等到及笄了,再办婚事。”

    林雨桐忙露出笑意,“定的是哪家啊?”

    白氏笑道:“还没定,但公婆的意思,也是想在知根知底的人家里找。”

    那就是说门不当户不对的,不在考虑的范围之内。

    林雨桐脸上的笑意不变,她倒是没有生方长青的气。只是通过这件事,叫她意识到一个问题,世家大族的事,绝不是小事。如果不能让其臣服,那么,是不是应该连根拔起呢?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