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7章 寒门贵子(51)二更
    寒门贵子(51)

    内廷司,其实相当于以前的内务府。

    这也是离皇家最近的地方。凡是内廷司的大小官员,都跟着圣驾南下了。

    这里除了几个管事的太监和嬷嬷,就没有其他管事的了。

    再说着管事的太监嬷嬷,要真是有本事有门路,早就去了主子跟前伺候了,也不会在这里教导什么新人。

    说到底,这些人的本事肯定是有。但总有这样那样的原因不得志。

    林雨桐想在这几个管事的身上好好下下功夫。要真是能找到几个能独当一面的,那就真是轻省了。

    内廷司,一排排平房,塞着不少的人。只前院,当衙门用的地方,有三间的正房。

    苏嬷嬷看着吴春来,低声道:“你这旱烟也别抽了,身上带着这味,不着主子待见。”

    吴春来果然将烟袋锅子收了,“你说的对,是该收了。”

    一边的平嬷嬷却耻笑一声:“这就叫上主子了。我看未必。”

    苏嬷嬷看了平嬷嬷一眼,笑了笑,却没有说话。是不是主子这事,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得找一条活路。反正现在看着,能叫他们重新出人头地的也就是据说要来借人的这位主子了。

    她看不上人家,觉得人家是乡下的丫头,可哪朝哪代开国的皇帝出身高了?还不都是一水的泥腿子。

    现在说这些不咸不淡的话,有什么意思?等会子人来了,还不定怎么俯首帖耳呢。

    吴春来咳嗽了一声,“都小心着点,这位可是伸手就能把人的脑袋拧下来的住,说错一句试试……”

    屋里顿时就没有声音了。

    自从林雨桐前些日子镇压了要闹事的,如今市井坊间传的越来越离谱了。什么力大无穷,百发百中,一只手就能拧断一个壮年男人的脖子。就差没说她是三头六臂了。

    尽管都知道这是传言,可信度不高,但就算是打折扣了,这那城南被血染红的雪,结成的冰,却是做不了假的。

    总归一句话,就是这人真的会杀人。

    平嬷嬷有些不敢的挪了挪屁股,“我也就是说,这到底现在还只是个侯府……”以前京城那些老牌的侯府,谁家敢给他们脸子看。

    话还没说完,门就推开了,又进来一对三十来岁的男女。

    “都下头的那些小崽子们都说了,叫他们好歹收拾干净些,别叫主子觉得腌臜。”郑继和往火盆跟前凑了凑,这内廷司,如今就只有这一个火盆了。

    苏嬷嬷却赶紧问刚进来的周嬷嬷,“……这些丫头,你可看好了。有些不能用的,就赶紧剔除出去,别叫主子看见……”

    周嬷嬷笑道:“老姐姐,这话不用叮嘱。保准一个个的干干净净……”

    吴春来这才起身,“那就成了,把人都赶紧叫出来,都站好了。”

    郑继和就赶紧起身去搬了凳子,在凳子上铺上崭新的垫子,又伸手摸了摸壶里的水,确认是滚烫的才放心。这是一会子准备给主子沏茶用的。

    可等几人出来,苏嬷嬷就先皱了眉头,拉着周嬷嬷道:“你是猪油蒙了心了!”

    周嬷嬷白眼一翻,“老姐姐嗳,您以前是皇后跟前伺候过的,咱们都知道您心里有谱。可我也不是傻的。我这么安排总有这么安排的道理。”

    苏嬷嬷看着站在前面的姑娘,一个个的都是娇俏可人的,粗手大脚的,都站在后面。就气的不得了。真是自作聪明。

    吴春来一把拉住要发飙的苏嬷嬷,轻轻的摇摇头,才道:“行了,不管怎么站,都是一样的。”

    要真的不是个精明的,糊弄了也就糊弄了。要真是个精明的,人家该怎么选人,半点都不会受影响。再说了,她们心里看不起这位,不正是少了竞争的对手,何苦去提醒她,还落不到好呢。

    苏嬷嬷这才闭嘴不言语了。

    平嬷嬷和周嬷嬷相视一笑,多少有点得意。

    “来了来了!”大门外跑进来两个十三四岁的小子,“来了好几匹马……”

    骑马来的?

    几人相互对视了一眼,就赶紧到门外迎接。

    苏嬷嬷远远看着,打头的一匹马上,坐着一位披着红狐狸毛披风的小妇人。她头戴红宝石做的发箍,简单到了极致,却也昂贵到了极致。耳朵上坠着一对金叶子,别人戴着是俗气,这位夫人戴着倒边的雅致了起来。身上的料子是缂丝的大红骑马装,脚上瞪着一双鹿皮靴子,全都是她没见过的样式,去却偏偏好看的叫人挪不开眼。她以前也是见过不少夫人的。可没有一位比这位亮眼,比这位张扬。没裹脚的夫人,她就只见过蒋夫人。但这样在外面骑马的,真没见过。

    就见她跳下马来,手里拎着乌黑的马鞭,手腕处,羊脂玉镯时隐时现。手指上,带着的不知道是什么宝石,透明的,闪着耀眼的光。

    浑身上下,就这么几件首饰,可却也搭配得当。一下子叫人觉得气质卓然。

    看着她下马走来,苏嬷嬷一时还愣住了,她以为又看见旧主了。不是长的想象,而是这位夫人跟已经亡故的皇后,气势何其相像。

    直到被吴春来拉了一下,苏嬷嬷才醒过神来。赶紧跪了下去。

    她的心扑通通直跳,她觉得她真是疯了,一个是贵为国母的皇后,一个是乡下郎中出身的村姑,怎么会一样呢?

    “都起来吧。”这个声音年轻,带着漫不经心。她从自己眼前走过,只能看到一双精致的靴子。

    原来女人不是只有三寸金莲才好看的。苏嬷嬷心里泛起这样的想法。

    等站起来,她果然看到平嬷嬷和周嬷嬷两人脸上的神色凝重。

    该!

    你们就作吧。

    几人快步跟到里面,林雨桐已经在事先准备好的椅子上坐了。刚一打照面,几个人的神情,她就尽收眼底了。她端起茶碗,轻轻的撇了撇茶沫子,却没有喝。

    平嬷嬷都一直看着她的动作,觉得这礼仪上有些不同,但却能感觉到,她的动作也一样优雅,跟粗俗半点关系都没有。

    于是,赶紧笑道:“夫人,您要看的人都已经召集了,现在要看吗?”

    林雨桐头也不抬,“那就叫吧。”

    这动作,这语气,这强调,跟宫里的主子们好似也没什么区别。

    这几个心里就打鼓了,难不成真有天命所归这一说,要不然解释不通啊。

    等林雨桐抬起头的时候,下面都已经跪满人了。“起来吧。都把头抬起来。”

    站在前面的,一水的好长相。

    林雨桐心里跟明镜似得,从两个太监和三个嬷嬷身上划过,随即就收回了。

    她抬手指了指,刚好指的就是吴春来和苏嬷嬷,等两人上前,她低声吩咐了一番,两人赶紧低头下去忙。

    周嬷嬷笑道:“夫人,老奴给您换杯热茶?”

    林雨桐摆摆手,指了指一直垂着头的郑继和,“你去吧,我尝着你泡了的茶味道还不错。”

    郑继和猛地抬起头,然后赶紧应了一声,去换茶了。他知道,这位夫人根本就没喝茶,而且茶还热着呢。之所以叫自己换茶,就是有选中的意思了。

    周嬷嬷眼里闪过一丝慌乱,有前程,谁愿意在这样的地方待着?

    可这夫人真的是看出什么来了,还是误打误撞,她有些拿不准。

    等回头再看,下面站着的人已经分成几对。

    丫头这边,凡是小脚的,都先剔除。然后在大脚的里面,再按照特长分。会打算盘,会认字的,会刺绣的,会厨艺的,会园艺的,会梳头的,会按摩的,分的十分仔细。

    而太监却只分识字和不识字的。

    然后五个人一组,到林雨桐跟前,叫她挑。

    面相周正,不小家子气,大大方方的,收拾齐整了,看上去像是读书人的,这是第一类。标准就是四爷以前身边的太监的模子。

    机灵的,看着有几分圆滑气的,这是第二类。跑腿应酬还真少不得这类人。

    再就是老实本分的,这类人用着叫人放心。

    挑挑拣拣的,丫鬟挑了八十来个,太监倒是挑了一百多人。

    管事嬷嬷却只交了苏嬷嬷,太监就是吴春来和郑继和了。

    林雨桐回了府里,先去了四爷书房。这会子屋里也没旁人,她就先坐下了。

    “这些人,爷也过过眼。”林雨桐还是更相信四爷看人的眼光。

    四爷就递了茶过去,“先暖和暖和。一会子我细细的看了,再安排差事。”

    这一个家里,得好几套班子呢。前后院还都不能搭着。繁琐又麻烦。

    林雨桐跟四爷掰着指头算,“这还缺了外院账房,内院账房,库房要配着的人。”

    以前当皇后,手里用的都是现成的。可现在呢?

    四爷就挠头,“咱们宁愿现在麻烦点,做到一步到位,也省的孩子们将来麻烦……”敛财人生[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